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六十章 茅山五子   
  
第六十章 茅山五子

"國忠!別動…!千萬別動…!"老劉頭嚇了一身汗這可是真材實料的沖鋒槍挨上一下可就見師傅了…

"我很好奇掌教玉佩怎麼會在你的手上?"老者道"你這把劍是哪來的?馬思甲傳給你的?"

"這跟你有什麼關系!?"張國忠惡狠狠的看著這個看似和藹的老大爺鶴童顏滿面慈祥怎麼看也不像會干壞事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哦…!"老者拿著巨闕的劍柄猛的一戳張國忠肚子疼得張國忠差點吐出來眼珠子都沁出血絲了.

"早就跟我沒關系了但我好奇啊…"老者罷把劍的方向調了過來劍刃搭在了張國忠的脖子上"給你一個讓警察抓你的機會告訴我你是誰又是誰讓你們來的!"

"張先生…劉先生千萬不要動…!"張國忠和老劉頭的耳機里忽然傳來艾爾訊的聲音與此同時用槍頂著張國忠胸口的警衛的腦袋上出現了一個點"張先生我數一二三你有沒有把握躲開那老頭的劍?如果有把握你就咳嗽一下!"

實話張國忠並沒有把握能躲開這一劍所以也沒咳嗽而是用手慢慢地撥開了劍刃"你把矯開我告訴你…"就在老者剛把靳回撤的一刹那只聽砰的一槍警衛腦袋應聲開花腦漿濺了張國忠一身另一個警衛本能性的對著艾爾訊開槍的地方叮叮當當就是一梭子子彈只聽牆外撲通一聲也不知道艾爾訊是自己跳下牆的還是被子彈打下去的趁著這工夫老劉頭一把抽出龍鱗沖著老者分心就是一劍∨國忠下面則是一個掃堂腿只見老者嗨了一下往後一躥就是一丈多.把張國忠看得一愣這一躥的功底恐怕不在師傅之下.

"shit!"警衛大吼一聲轉過身對准了張國忠和老劉頭(此時二人站在一條線上).面對黑壓壓的槍口張國忠一閉眼心想完蛋就在這時候只聽門外忽然傳來一聲槍響撲通一聲張國忠感覺面前有人倒地.

"我死了?"張國忠摸了摸身上.好像沒受傷睜開眼現剛才的警衛倒在地上孫亭端著沖鋒槍站在門口槍上的照明燈正照在老者身上"李真巒先生你最好別動.我不想殺人…"孫亭呼吸急促顯然很緊張.

"你已經殺過人啦…!"老者緩緩轉過身子面對孫亭一只手假裝把巨闕當啷一聲扔在了地上另一只手卻偷偷的摸向了背後.

"不好!他要耍花招!"張國忠一步上前沖著老者的後背就是一腳老劉頭也躥了上來唰拉一匕直掃老者的脖子這兩招下的都是死手一般人挨上哪招都夠喝一壺的…

"張先生!別過來!"殺死警衛後孫亭本就緊張.心想這回可是真的殺了人了而且與自己無怨無仇的手本來就有點抖張國忠和老劉頭這一上前便更不知道瞄哪好了只見這老者根本就沒回頭看後邊身子往旁邊一閃便躲開了張國忠的腳轉而嘭的一把抓住了老劉頭的手腕子動作之快以至于老劉頭一點反應都沒有.只聽嘎巴一聲骨頭脫臼的聲音老劉頭隨之一聲慘叫龍鱗匕應聲落地"你真跟馬思甲學過?"老者不慌不忙抬腳一踹老劉頭瞬時便被踹出一丈多遠撲通一下摔在了地上連哼都沒哼便暈了過去.

"師兄!!"張國忠從地上撿起巨闕剛要揮手吹忽然感覺脖子上涼絲絲的.只見一把寒光閃閃的利燼搭在自己脖子上…

"把槍放下…"老者的語氣似乎總是不慌不忙"真是一窩不如一窩…"

孫亭也慌了滿地的橫尸遍野一個考古學家哪見過這陣式啊…本能的往後退了兩步看了看張國忠張了兩下嘴卻不出話來.

"孫先生!快開槍!"張國忠咬著牙道.

"我…把…槍…放…下…"老者深呼了一口氣慢條斯理道"不想看你朋友腦袋搬家吧…?"老者罷胳膊一抖一股鮮血立即順著張國忠的脖子流了下來.

"好…!好…你別亂來…!"孫亭低頭把槍放在了地上.

"亂來?殺了我的人偷了我的東西還怕我亂來?"老者呵呵笑了起來"過來!"

"別聽他的!"張國忠怒道這句話剛一出口忽然感覺肚子撲的又挨了一下跟剛才用劍柄捅的還是同一個位置"啊喲…!!"

"嘴上痛快了…皮肉就要受苦…"老者把頭轉向孫亭"你好象懂中文啊!我讓你過來!"

"你不要傷害他…"孫亭心翼翼地靠近老者剛到離老者一米左右遠的時候只見老者忽然抬起一腳直踢中孫亭的胸口撞牆昏厥前的一瞬間孫亭甚至聽見了自己肋骨斷裂的聲音…

"不知好歹…"老者收回了劍微笑著看著正蜷在地上掙紮的張國忠"我真的不想殺人這會有損我的聲譽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這塊玉佩…哪來的…?"

"我…師傅給的…"

"哦?你師傅?"老者好象有點不信"是誰?"

"馬…淳…一"張國忠捂著肚子連呼吸都有點困難了估計這兩下可能把腸子打壞了尤其是第二下.

"哈哈哈哈……!"老人仰天長笑臉上的慈祥終于不見了"嚇死我了…我以為還有活口…你是現在的掌教?"

"嗯…"

"年輕人這些人里你命最好."老者忽然又恢複了慈祥"因為我決定送你去見那個老不死的…"罷老者舉劍就要下手.

"慢!!"張國忠咬著牙喊道"我死之前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究竟是誰?當初到底是怎麼回事?"

"唉…呀!"老者舉起的劍又放下了不停的嘬著牙花子"可惜呀我以為你要求饒呢…"

"我不會求你不殺我但…我求你告訴我…"張國忠掙紮著想爬起來但剛一動肚子又挨了一腳遭了瘟的竟然還是剛才那個地方…這次算是徹底起不來了…

"問別人問題自己就要老實!"老者忽然嚴厲了起來就像私塾先生教育學生一樣"哈哈哈…掌教大人親自過問不敢不呀!也好!讓你死的難受點也好!"老者背過身歎了一口氣"既然你們都認為我是李真巒我倒真有心讓他替我背這個黑鍋的…"

"你不是李真巒!?"張國忠邊搭腔邊伸出右手偷偷去夠巨闕.

"右手干嗎呢?故事還想不想聽啦!?"老者雖然背著身但卻知道張國忠的一舉一動"我姓王知道是誰啦?"

"王真江!?"張國忠喘著粗氣道.

"咳!馬思甲這個有眼無珠的竟然准備把掌教之位傳給李真巒這個又聾又瞎的廢物!"一到這王真江原有的和藹可親立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不出的狠毒與嫉恨"當年茅山五子最有名的是我殺日本人最多的是我論學,論道,論術哪個有我強!?不讓我當掌教讓李真巒當我呸!"王真江猛的把頭轉了過來用手指著張國忠"難怪如今的掌教會是你這麼個廢物!"…

"又聾又瞎?"張國忠還真不知道李真巒是有感官缺陷.

"廢話!"王真江怒道"我救了他馬思甲的命!他卻要把掌教之位傳給那個廢物!"

按王真江的法當時茅山的五個徒弟在道門號稱茅山五子也算是有名氣本來大徒弟李真巒鐵定的是掌門繼承人這本也沒什麼法可有一次布陣嚇唬日本軍營的時候忽然被日本人現了動靜這李真巒急之下竟然把八卦圖擺倒了最後不但沒嚇唬成日本人反而真氣倒流引惡鬼上身把自己弄了個又聾又瞎王真江是二徒弟見大師哥如此不但沒有一絲的悲傷反而挺高興心想這麼一來掌教之位可算是十拿九穩了等有朝一日日本人打跑了坐在乾元觀里號施令的人就是自己了每次一想到這心就難以抑制的悸動還時不時就把李真巒的掌門大弟子玉佩偷過來玩幾下正可謂多年的媳婦熬成婆啊!

可誰知後來事與願違馬思甲竟然鬼使神差的把道觀拱手送人了甚至就連那些弟子徒孫們都劃到別人旗下了而且看馬思甲的勁頭好像帶這五個徒弟出來就沒打算活著回去這還不算什麼更讓王真江郁悶的是既然事都到這一步了馬思甲竟然還告訴這五個徒弟如果自己哪天有個三長兩短的大局便由李真巒主持如果抗戰結束後師徒平安的話便要尋仙山建新觀廣納徒自退掌教之位大局由掌門弟子承之外之意掌教還是李真巒的.

按王真江的話當時真是"傷透了心"啊隨著抗日戰爭的日益白熱化把日本鬼子打跑的消似乎越來越渺免王真江也便開始盤算起了後路……

上篇:第五十九章 業余特工隊    下篇:第六十一章 血債血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