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五十六章 塵封往事   
  
第五十六章 塵封往事

羅金明扯著脖子一通嘁後屋里可算有個中看人披著衣服出來了隔著籬笆牆一看是羅金明眉頭立即皺了起來:"怎麼又是你啊我爹不都不知道了嗎?".

"這是黃老的兒子黃中華……"羅金明轉身道"不是我……不是我……是這幾位"羅金明往身後一指"這幾位是專程來道歉的!"

"道歉?"中年人看了看張國忠父子和呂隊長倒不像是個壞人"道什麼歉?"

"是這樣的我就是考古隊的隊長前幾天你爹勸過我我沒聽現在真出事了所以我來給老人道個歉……我……我是代表政府來的!"呂隊長還挺會話.

"進來吧!"一聽政府兩個子中年人臉上地見了點光"爸!政府派人過來啦!(方)"

實在的雖然已經改革開放不少年了但黃老先生家可真不像是個現代家庭除了一台十四寸的彩電以外唯一的家用電器就是電風扇了四處破破爛爛連吃飯的碗都有豁子一進屋張國忠難免一陣心酸多少也算個老革命了人家自己不伸手地方上就不會主動一點嗎……?

一見呂隊長老爺子的臉立即沉下來了坐在炕上把頭一扭一不.

"黃老爺子……"呂隊長也不知道啥好"哎……那天人我眼雜我也是沒辦法啊……你的勸誠我很重視但上在有任務我也是身不由已啊還消您老能體諒……"

"哼!"老爺子狠勁一哼.嘰里呱啦了一堆這一話羅金明終于了解呂隊長當時為什麼聽不懂了因為自己也沒聽懂……

"我爹不聽老人必有心慌事!"黃中華翻譯道.

"哎?噢是!是!我現在就知道不對了!老人家教訓的沒錯!"呂隊長一臉堆笑但黃老爺子仍然一句話不盤著腿抽著煙看著窗戶外邊.

"老人家!我聽您♀里曾有道人設過道場!我想請問您一下當時的況!"張國忠細聲細氣的問道."我就是這些道人的後輩!"

張國忠這麼一不光是黃老就連羅金明和呂隊長都驚的大眼瞪眼.

"您看當年來這里的道人是不是這位?"張國忠暗自慶幸幸虧從乾元觀要到的馬老爺子的照片還隨身帶著.

接過照片黃老臉上終于看見笑了.微微點了點頭嘰里咕嚕了一通.

"我爹就是中間這個道長還有右邊這兩個左邊這三個沒有!"黃中華翻譯道.

"哦?您確信?"張國忠一皺眉頭照片上不是別人正是馬老爺子和他五個弟子的合影※據乾元觀的記錄這張照片掇于1935年由英國人李弗菜拍攝根據當年師傅所馬老爺子離開乾元觀時是帶著五個徒弟走的而黃老所指地右邊兩個徒弟是四徒劉真雨和徒弟戴真云.

"我爹記憶很深:"他還有一個年邁地道長°這張照片上沒有……"黃老長歎一口氣嘰里咕嚕的打開了話匣子黃中華當起了同步翻譯……

194o年5月棗宜會戰打響日軍集結第3第13第39師團第6和第4o師團各一部及第18旅團共計八十余個大隊的兵力(日軍一個大隊相當于當時國軍的一個師)在日本第十一軍司令長官園部和一郎指揮下向國軍第五戰區起猛攻企圖將第五戰區主力圍殲于棗陽,宜昌地區在國軍的殊死抵抗下日軍最終並未達成目標最後反而被我軍切斷了當陽,九的交通運輸線成了甕中之鱉(雖日軍最終沒有達到目地但國軍損失亦遠預計抗日我將,國民黨第33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上將亦在此戰殉國).

黃宗屬當時是黃家灣游擊隊的副隊長整個游擊隊有37個人組成其中還有兩個女同志專門負責與地下黨區委的聯絡棗宜會戰打響時游擊隊接到的命令是:動員一切可以動員的力量在力所能及地范圍內分散敵人的注意力盡可能破壞敵戰斗設施全力配合前線抗日.

後來由于宜昌失陷聯絡員犧牲游擊隊與地下黨的聯絡曾一度中斷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隊長陳健便率領游擊隊與國民黨第18軍取得了聯系並開始配合18軍開展對日軍第三師團的抵抗起初國民黨軍隊對游擊隊很是不屑一顧基本上只是讓游擊隊隊員從事一些後方工作這讓那些身經百戰的游擊隊員很是不服氣後來隊長陳健與國18軍199師一位姓王的團長打賭如果游擊隊能在三天內端了日本人設在宜昌縣城的軍火庫便給游擊隊分配大任務如果三天之內端不了游擊隊就要給199師打一年的雜陳健隊長性比較魯莽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可到了宜昌縣城地軍火庫附近一看才傻眼原來這個軍火庫地處宜昌市外圍所以對于日軍的意義也比較特殊戒備相當森嚴距離軍火庫3oo米以外就開始有人晝夜巡邏了別五天就算有五十天的時間挖地道也挖不到啊︿

也趕上游擊隊命好就在還差兩天就到期限的時候國黨第二集團軍殺過來了日本人在宜昌一喧留守的兵力本不是很多所以那些在3oo米以外巡邏的閑了全被調到前線去了軍火庫留守的人只有兩個隊左右(日軍一個隊編制約為四十人上下)除去換班休息的站崗的也就3o多人1對1硬拼都富裕了這下可把隊長陳健樂壞了在最後一天晚上便帶上所有人馬突襲軍火庫.引爆炸藥前琿繳獲了不少94式手槍和手榴彈整個游擊隊不但一人未傷反而用上時髦裝備了.

軍火庫被炸.可謂是給日本人來個釜底抽薪國18軍與第三軍團均下了嘉獎令可卻不知道要嘉獎誰軍團所有下轄的師,團都不知道究竟是誰炸了日本人的軍火庫最後還是這個王團長上報了指揮部.國軍地高級將官才知道敵後還活躍著這麼個驍勇善戰的游擊隊.

這件事以後.指揮部對于這支游擊力量不得不刮目相看逐漸開始給游擊隊下放一些比前線戰斗難度更大的任務例如什麼炸倉庫啊,火燒連營一類地一直到棗宜會戰結束游擊隊與地下黨重新取得聯系為止.就在棗宜戰役即將結束時游擊隊接到了這麼一個任務.便是配合工兵去秘密搭建兩個法台....

"法台?"張國忠眉頭一皺.

"對法台.....'黃老漢一個勁的點頭這兩個字倒是能聽懂.

根據黃宗屬回憶當時下達任務的並不是國民黨將官而是一位奇怪的人.所謂奇怪並不是長相或舉止而是年幻很奇怪據是19o3年生人按理也就3o多歲但怎麼看怎麼像快六十的對于一個游擊隊此人手上拿地竟是國民黨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的親筆命令:資遣令貴部接受全權調遣.見此令者如見德鄰(李宗仁字德鄰)÷面則是鮮的印章.看來這道親筆命令就好比古代的尚方寶劍一樣只要是李宗仁的手下見誰都有效至于這位神秘的持令人則由當時那個王團長親自引見.

當時宜昌市已經被攻陷而游擊隊地隊部就設在敵占區內所以一切進行起來都相當的冒險為了掩人耳目江南法台的搭建被偽裝成了民間的儀式由游擊隊組織數百老百姓做掩護而江北的法台因為離鬼子地巡羅點比較近所以干脆就挖在了地下所有活都是晚上偷著干的游擊隊里有四個兄弟家里祖傳的石匠手藝法台的所有方磚都是由這四兄弟親手鑿的據花紋是按道爺的圖一絲不差鑿出來的江南江北兩個法台一共是三百六十塊石磚足足鑿了三天三夜因為時間緊迫四兄弟竟然活活累死了一個而搭建法台的石柱子則是被裝在棺材里(棺材里確有死人柱子就在死人下面)從外地運來地究竟是來自哪里就不知道了.

"施法當晚風云大作江水倒流!'黃中華一邊翻譯一邊冒汗甚至連自己都不相信"往江里扔一個樹杈子都會原地打轉!"

在黃老漢的記憶里有一天晚上除了游擊的隊員外所有村民都被告誡不要外出而游擊隊的隊員則與一個衣著便裝的國民黨偵察兵分隊一起負責守護法台為此王團長還派人給游擊隊隊員每人配了一把當時最先進的卡賓槍要知道這可是連國民黨王牌軍都很難保證人手一把的時髦槍械剛交到游擊隊時大家伙連閉在哪都找不到.

"我曾經和照片上那個道長有過一面之緣想問問他們到底想干什麼當時大伙雖然迷信但也分得清輕重緩急日本鬼子都打到家門口了有修法台的錢不如我買幾挺機關槍打鬼子啊!"黃老漢雖然年幻不口齒含糊但思維卻非常清晰"道爺告訴我"天下本無清靜之處無牽無掛是以清靜也然天下遭劫蒼生塗炭縱死焉能無掛邪?"我當時聽不懂便找人把這話寫了下來想等到道爺做完法好好問問也結果...."到這黃老漢竟然老淚縱橫一話也不出來了.

"結果怎麼樣...?"張國忠迫不及待.

"我負責的就是江北按道爺交代不管生什麼事都不許進去我們一直在門外守了三天後來覺得實在不對勁這才進去現道爺他...他已經七竅流血而亡了..."黃中華給父親擦眼淚邊翻譯"後來我們派人回去報信才知道那邊的道爺也捐軀了不過是坐著死的.也是七竅流血因為南邊太平點鄉親們就把道爺連帶法台一起葬了.北邊這位道爺死的太慘了我們只能把道爺的尸體偷著運到江南再葬..."

"您知不知道他們這麼做地目的是什麼?"張國忠眼圈也泛起一絲潤.

後來我才知道道爺做法那晚鬼子有一批援兵連帶武器**(看不清)要走水路運到宜昌.道爺是豁出性命掀翻了鬼子的船啊!"黃老漢淚眼朦朧悲歎不已."早知道是這樣我賣聞房子也得給道爺打口好棺材啊!可異啊我回去找那個下命令地早就走啦連兩位道爺叫啥名字都不知道啊...!"

"好像確實有這個記錄!"呂隊長一邊搭腔"棗宜會戰即將結束的時候一只日本運輸船隊在長江上全定覆沒!好幾個大隊的兵力與上千噸的武器彈藥及戰略物資葬身魚腹這讓武漢方面的日軍也傷了元氣很難再組織大規模地增援了當時當陽,九的陸上交通線已經被國軍切斷了盤踞在宜昌的日軍進退兩難.所以他們准備從武漢走水路被給宜昌當時國民黨的江防力量已經很薄弱了如果不是這支運輸隊中途遇到風暴而沉沒整個戰役很可能會因此而繼續拖下去!倘若日軍趁這段時間調整部署打通陸上運輸線路里應外合的話整個第五戰區主力很可能會被拖垮!"

"對了伙子你是那位道爺的什麼人啊!"黃老漢問張國忠.

"哎!"張國忠眼圈潤"他是我師叔...!對了黃老≤不能帶我去那位道爺的墳看看?"

"早沒啦!我記得當時那墳就是江邊我年年去後來有一年去現都改成挖沙子地了讓挖子那船給挖了!"

"啊?挖砂子的給挖了!?那麼..."張國忠跟羅金明不約而同的一對眼"莫非酒店的那個遺骨...是馬老爺子的!?"

......

臨行前張國忠把黃中華叫到院子里伸手從包里摸出五千塊錢遞了過去.

"張兄弟你.....這是干嘛?"黃中華一把堆回了張國忠的錢.

"黃大哥你別誤會這是我給老爺子的錢老爺子年年去祭奠我師叔我也沒什麼好孝敬他老人家的今天就帶了這麼多!改天一定再登門道謝!"

"唉!"黃中華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錢收下了"其實政府年年來人給錢給東西我爹他什麼也不要不能給國家添麻煩這兩年江里魚也少了...對了張大哥那們道爺...叫什麼名字?"

"這個..."張國忠猶豫了一下"姓馬道號思甲字...馬思甲!'

"對!對!絕對不要挖了怎麼挖的怎麼給我埋回去!"呂隊長在旁邊拿著張國忠的手機一個勁的嚷嚷"報告?那個我不管理由你們自己編什麼沒有掘價值啊什麼並非古跡啊你們自己編!對!告訴牟局長要挖讓他自己去挖就我的..."

......

一出門張國忠第一件事就是給英尊酒店的祁經理打電話詢問那塊帶有人骨的圍牆是如何處理的.

"鷹(扔)到江里的啦!"祁經理回答的很干脆.

"扔...扔到江里啦!?"張國忠後悔為什麼告訴他扔江里這個方法倘若埋了還能找人挖出來這扔到江里了去哪找啊.不愧是王子豪的手下怎麼省事怎麼來啊...

"張先生你不要擔心我系站在那個長江大橋地中間鷹下去地!保證系扔到那個最新(深)的地方系絕對不可能有銀撈到的啦...!"這個祁經理倒是蠻有信心的張國忠在電話這邊都快哭了...

清晨武漢長江大橋.

"毅城啊你給我背幾描寫長江的詩!"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張毅城站在江邊一揚手放飛了手中的鷂子碧藍的天空中這只鷂子展翅高翔喳喳的沖著江中叫個不停.

"知道是誰寫的麼?"看著滔滔江水張國忠沖著張毅城微微一笑.

"李白啊爸你怎麼了?"

"我再教你一聽好了..."張國忠並沒理會兒子的問題而是自已吟起了詩"青山難阻洪荒湧唯以血肉鑄長堤.三尊座下難複命蒼生得度慰我軀..."

"哎爸這誰寫的啊?這是描寫長江的詩嗎?"此時鷂子又飛了回來落在張毅城手里.

"毅城啊你知道什麼叫英雄嗎"張國忠道.

"爸這話什麼意思啊?"

"等你長大了就明白了"...張國忠看了看腳下的滾滾江水拉起張毅城向漢口方向走去....

這就是中國也許可以占領但永遠不可能被征服.

上篇:第五十五章 黃老漢    下篇:第五十七章 護道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