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十七章 引龍符   
  
第十七章 引龍符

此時秦戈的處境並不比老劉頭強多少腳脖子已經快被第二只人胄拽斷了腰也快被繩子勒折了不用老劉頭秦戈自己也在想盡一切辦法解開繩子由于拉力過緊身子又不由自主想用手解開繩子是不可能的急之下秦戈甚至開始用沖鋒槍打繩子.

這時候抓著秦戈的人胄似乎已經到地方了被捆在一起的老劉頭和人胄在距離水道大概僅有1米多一點的地方停了下來由于剛才的拖拽此時老劉頭和人胄的上下位置已經倒了個人胄在上老劉頭在下.

"劉…先生…你堅持…"艾爾訊三竄兩竄追到了地方照著人胄身上就是一槍(照明彈的主要材料是鎂燃燒瞬時溫度可達一千到一千五百攝氏度)隨著一團耀眼的強光就連這看似刀槍不入的人胄竟然都被燒的渾身痙攣身上纏著的繩子嘭嘭嘭幾聲全被熔斷(此射繩槍是一種輕便式氣動拋繩槍繩子材質為尼龍熔點僅為幾百度).

隨著繩子的熔斷受驚的人胄蹭的一聲跳起老高三下兩下竄到了十幾米之外渾身痛苦的抽*動著其後背上的照明彈仍在燃燒似乎已經溶進其身體了.

"這玩意管用!!再給一個!"老劉頭也顧不上渾身的劇痛了一翻身從地上站起來"他娘的敢拿老子開刀…"

"好…"艾爾訊裝上一枚溫度更高亮度也更高的長效照明彈瞄准人胄嗖的一下打了出去但是照明彈這東西度跟子彈是沒法比的人胄吃過這東西的虧眼看著又一團亮光沖著自己過來了嗖的一下躲開一躍爬上了柱子三躥兩躥消失在了柱子與房頂交彙處的黑影里.

"劉先生…!!"這時候墓室中間傳來秦戈的嘶吼一向沉穩的秦戈還是頭一次出如此驚懼的喊聲"救我!!"

"快!"老劉頭抄起匕一把拽回了正想"乘勝追擊"的艾爾訊"先別管那東西了救秦爺要緊!這道水溝能跳過去不?"

"這個…溝…不用助跑…應該就能跳過去…"艾爾訊和老劉頭來到溝邊上掙大了眼睛仔細的目測

"劉先生…你身上有沒有被那東西…"

"差點…秦爺再晚救我半分鍾就懸了!"老劉頭往後退了兩步助跑了一下蹭的竄過了水道借著照明彈的亮光一眼就看見了被人胄按在棺材上的秦戈人胄腔子里的長蟲正在往外爬.

"劉先生!快救救我!!"秦戈不怕死但眼前這景無疑比死更可怕.

"秦爺!挺住!"老劉頭拎著匕大跨步奔向墓室正中這具棺材就在這時候身後忽然傳出撲通一聲悶響緊接著就是一通肉搏的聲音.

"他娘的秦爺你再挺會兒!"老劉頭回過頭只見剛才那個被照明彈燒過的人胄仿佛從天而降般把艾爾訊壓在了下面與秦戈不同的是長蟲好像並沒有從腔子里往外鑽的意思而是吐著信子仿佛要制艾爾訊于死地(艾爾訊身上已經被一個人胄產過卵了所以其他人胄不會再往他身上產卵此時這個人胄攻擊艾爾訊可以完全是為了報複).

"他娘的別得寸進尺!!"老劉頭揚起手剛要把匕飛出去照明彈又燒光了墓室又恢複了黑暗手電的光照在前方霧蒙蒙一片能見度根本達不到艾爾訊出事的地方.

真他娘的!處理品吧!!!"老劉頭喘了一口氣緩緩放下手一股隱隱的絕望湧上心頭只怪當初自己太貪為了破玉杯又惹上這種倒黴的官司唉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一點不假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團強又把墓室照亮了順著亮光一看人胄被燒得嘶嘶直叫正在墓室里亂竄艾爾訊身上也著火了正在地上來回的滾.

"嘿好子…!"老劉頭一躍跨過水道一把拉起了艾爾訊"快!秦爺快交代了…"艾爾訊雖身上著了火但少了一魂三魄感覺麻木的很也沒怎麼覺出疼來暈乎乎站起來後助跑了兩步跟著老劉頭跨過了水道.

此時人胄中的長蟲已經把尾巴伸進秦戈的嘴里了艾爾訊一看二話沒拔出信號槍照著人胄身體就要開槍.

"住手!"老劉頭一把按下槍口"不想留秦爺的活口啦!現在對那東西身子下手你想讓它把秦爺鼓搗死當身子是不!?"罷老劉頭來到棺材前拔出匕猶豫了兩下但始終也沒敢下手此時人胄的尾巴已經伸進了秦戈的嘴里倘若擅自破壞其身子恐怕會傷到秦戈用這龍鱗削上去所造成的效果和摔一下可完全不一樣.

"他娘的…這…他娘的也只能這樣了…!艾老弟你跟我過來!!"看著秦戈瞪的如同核桃一般的眼珠老劉頭仿佛做出了一個破釜沉舟的決定一把拽起艾爾訊來到了水道的下水口刷的一下抽出一張黃紙"艾老弟有媳婦沒?"

"沒啊…"艾爾訊此刻雖暈頭轉向但意識還是清醒的不曉得老劉頭在這種生死關頭為什麼還有心思打聽別人的私生活.

"過對象沒?"老劉頭心急如焚瞪著眼看著艾爾訊.

"沒啊我以前工作忙總是不回家掙的又少談過幾個都沒成…"老劉頭這麼一問艾爾訊還真有點不好意思了.

"把手給我!"老劉頭一把拽過艾爾訊的手用匕尖撲哧一下紮破了艾爾訊的手指頭"啊!!!"艾爾訊疼的聲音都跑調了(龍鱗之傷茅山術謂之"煞傷"對于三魂七魄不完全的人而這種傷痛跟一般的皮外物理傷害有著本質的區別三魂七魄若不完全則人更近于鬼此時以"煞"擊之則可有痛若斷指之感比三魂七魄完全時造成的同等傷害要疼上百倍)"劉先生你這是干嘛?"

"不把這兩個東西除了咱們誰都別想從這活著出去!"老劉頭用手握住艾爾訊被割破的手指唰唰幾下在黃紙上畫了亂七八糟一大團艾爾訊雖也見過幾次所謂的符但還真沒見過如此亂糟糟的圖案"劉先生…這…也是符?"

"這是引龍符!必須用童子眉來畫!"松開艾爾訊的手老劉頭緊閉雙目口中念念有詞單手高舉引龍符在空氣中晃了兩圈然後猛的把符拋向水里"青龍出海天地尋蹤乾光洶湧霸邪亡命…"

艾爾訊都看傻了只見水道的激流之中這張符竟然浮在水面上絲毫不動就好像有線橋一樣.

"艾老弟!我干什麼你就跟著干什麼!"老劉頭知道人胄完成產卵過程至多需要三四分鍾時間剛才已經耽擱了一多半如果秦戈身上也被弄上長蟲蛋那麼那兩個人胄的下一個目標肯定是自己真到那時候可就真完蛋了眼下的做法雖握性很大但總比爭著眼等死強.

"好!"此時照明彈又熄滅了艾爾訊打開手電站在老劉頭旁邊只見老劉頭抽出匕刷的一下割在自己胳膊的靜脈上鮮血頓時像噴泉一樣流到了水道里.

"劉…劉先生…這…這不是自殺嗎…!?"艾爾訊萬萬沒想到這茅山術里還有這麼玩命的招.

"少廢話!快!!"老劉頭把匕插在腰里快摸出了針灸袋.

"好…"艾爾訊將信將疑拔出軍用匕也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子鮮血嘩啦啦的往水道里流要這艾爾訊的"童子眉"可比老劉頭的血管用多了鮮血一下水這水道中立即旋轉起了漩渦本來無聲靜流的水道竟然泛起了不的波濤而一直漂浮在原地的引龍符竟然開始逆流而上從水面上往水道的入水口快漂去短短幾十秒的功夫符咒已經從剛才的出水口逆流漂到了水道的入水口借助手電光觀察水道中的水仿佛已經完全變成了色漩渦翻滾仿若沸騰的開水.

"行了!"老劉頭拔出兩根針灸一根插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一根插在了艾爾訊的肩膀也不知道這老劉頭插的哪個穴位只見血流如注的傷口立即由噴血改成了淌血繼而由淌血改成了滴血.本來艾爾訊就已經丟了一魂三魄了頭暈的就跟喝了二斤白酒一樣這一放血連腿肚子都軟了全靠意志力勉強維持站立老劉頭這一行了艾爾訊忽然覺得兩腿一抽筋竟然撲通一聲癱在了地上"艾老弟你先睡會!我去救秦爺!"老劉頭抽出匕打起手電向剛才棺材的方向躥了過去.

墓室的霧氣中手電的能見度也就幾米就在老劉頭剛消失在黑暗中的時候一團黑影忽然從天而降啪的一下落在了艾爾訊的正對面艾爾訊掙紮著用手電一晃正是剛才被自己用照明彈燒過兩次的那個人胄."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吧…"已經連胳膊都抬不起來的艾爾訊一閉眼心想當初孫亭救過自己現在自己為救他而死也算還他一個人…

上篇:第十六章 法老墓室    下篇:第十八章 墮落之井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