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十一章 端倪初露   
  
第十一章 端倪初露

"劉先生!"秦戈和劉丹飛奔回剛才那個洞口下"阿訊!劉先生!你們能聽見嗎!"

"閃開點…!"洞內傳出艾爾遜的聲音"我把繩子打出去!"

"你打吧!"秦戈和劉丹後退的幾步只聽叮當兩聲一個鐵鉤子連著繩子從洞口打了出來彈在墓道牆上火星四射.

"秦教授往外拉!"艾爾遜喊道秦戈和劉丹抓起繩子拼命往後拉不一會一雙腳露出洞口先出來的是老劉頭.

撲通一聲老劉頭從洞口跳下秦戈在底下接著只感覺一股惡臭差點把胃酸嗆出來"劉先生!謝謝你!!"臭歸臭但秦戈還是激動的薄了老劉頭"哎行了行了!兩個大老爺們樓摟抱抱成何體統!?"老劉頭解開拴著腳脖自得繩子"快把艾老弟拽出來!……"

"劉先生!不不…劉前輩!劉叔叔…!"劉丹激動的抹著眼淚都不知道稱呼什麼好了"您能告訴我您是怎麼打敗那妖怪的嗎?"

"嘿嘿!"老劉頭把濕漉漉的煙盒扔在了一邊把秦戈身上摸了個遍一把從秦戈口袋里掏走了煙斗"拿來…"老劉頭朝秦戈伸手.

"什麼?"秦戈皺眉.

"煙葉子啊…!"老劉頭理直氣壯"沒煙葉子你讓我抽個屁啊!"

……

點著了煙斗老劉頭美滋滋地從濕漉漉的破布兜子里翻出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和幾個髒乎乎好像還帶著血的利齒遞給劉丹"你那有塑料袋吧?把干糧都拿出來把這個裝進去!救孫家少爺和艾老弟就指望這個了!"

"嘔……嘔……"劉丹剛往前一湊合一股臭味差點把鼻子熏掉了.只覺得一股酸水順著喉嚨湧到了嗓子眼哇哇幾口把早晨吃的東西全吐出來了"劉…劉叔叔…這是…什麼啊…這麼臭…"

"蛇膽啊還有毒牙…解鈴還須系鈴人麼…"老劉頭剛才在洞里呆了半天已經久聞不知其臭了"你要是嫌臭就把塑料袋給我我裝著…"

"劉先生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秦戈也很好奇老劉投在洞內的表現剛才那東西力大無比且行動敏捷根本就不是人的力量所能對付得了的.老劉頭被抓進洞的時候壓根就沒有一絲反抗的余地怎麼進了洞反而扭轉乾坤了呢?"劉先生洞里有什麼?"

"嘿嘿嘿!"老劉頭一陣*笑並沒有理睬秦戈的問題而是把頭扭向正在嘔吐的劉丹"丫頭你起初那玩藝是啥罪犯"

"不是罪犯!"劉丹吐得兩腿軟五髒六腑翻江倒海一屁股坐在地上"是阿皮范(apophis)古埃及傳中象征邪惡與破壞的神形象是人身蛇頭."

"埃及還有哪個神是畜生腦袋?"老劉頭笑呵呵地抽著煙.

"還有死亡之神阿努比斯勇氣之神荷拉斯萬物之神拉邪惡之神塞特智慧之神桑特挺多地…您問這個干嗎?"劉丹疑惑.

"嘿嘿別的我不知道但今天這個阿什麼范根本就他娘的不是什麼神而是個千年修行的畜生真身!這東西在中國叫人胄怎麼到了埃及反而讓人當神仙供氣來了?"老劉頭嘬著眼不停地用手抹擦滿粘液的臉"孫少爺中的根本就他娘的不是什麼詛咒!"

"劉叔叔您能詳細點嗎?"劉丹瞪大了眼珠子老劉頭的這些東西自己簡直聞所未聞.

"依我看這個城人去樓空根本不是受到了什麼詛咒而是讓這個人胄鬧的…"老劉頭把人胄的形成原因與特點跟劉丹講了一遍聽得劉丹剛剛過去的惡心勁又上來了"而且孫少爺中的根本不是什麼詛咒!還有他那幾個朋友沒一個是被詛咒死的!"

"那是什麼?"秦戈不解.

"現在是幾月?"老劉頭轉頭問秦戈.

"六月啊怎麼了?"秦戈不知道自己的問題和時間有什麼關系.

"下個月是幾月?"老劉頭繼續問.

"七月……劉先生…我是認真的…"秦戈快被老劉頭氣死了心想就算幼稚園的朋友也不至于用這麼簡單的問題考啊…

"嘿嘿七月…七月是啥月份?"老劉頭眯縫著眼睛繼續問.

"這…"秦戈也傻了不知道老劉頭到底想什麼.

"七月是長蟲下蛋的月份!科學上叫繁殖!"老劉頭忽然厲聲道"你們真以為孫少爺心髒上那塊東西是什麼腫塊?"

"啊!!"秦戈吸了口冷氣如夢方醒"劉先生你是孫少爺心髒里是一枚蛇蛋?"

"不是長蟲蛋!但也會長出長蟲子崽來這可不是普通的長蟲!現在艾老弟身上也已經被弄上了剛才我也差點…"老劉頭看了看艾爾遜正*在墓道牆上昏昏欲睡"不過艾老弟你放心!既然知道是啥玩藝了我就有把握把它除了現在你暫時不會有性命之憂了!"

"劉先生!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剛才洞里到底生了什麼?"劉丹越聽越糊塗"孫亭為什麼會丟魂?既然是這里染上的……蛇蛋…為什麼會昏倒在開羅街頭?"

"傻丫頭我不是過麼這可不是普通的長蟲蛋也不是普通的蛋這人胄把蛋產在人的心里生出長蟲崽子就會爬到人的腦袋里!"老劉頭皺起眉一步一步的分析"人胄的蛋在人身體里育需要人的精血供養所以在蛋孵出長蟲崽子之前人是不會死的但身體里長出這麼一個東西人會很痛苦就跟長了個瘤子一樣肯定會把人弄得生不如死!"

"所以疼得丟魂?"秦戈問道.

"不是疼得丟魂而是在感覺疼之前魂就已經丟了…"老劉頭頓了頓又嘬了口煙"人有三魂七魄隨著這個蛋在體內的育這三魂七魄會一個一個的丟直到一魂一魄都不剩!每丟一魂或一魄人的感覺就麻木一點不會察覺身體有異相!艾老弟已經丟了一魄但剛才我施了一針鎖魂針封住了其余三魂六魄他不會再丟魂魄了其實咱們在開羅看見的那個影子我懷疑就是附在羊皮上的一個魂或一個魄!也不知道是那個倒黴蛋地讓我當妖精給打散了…"

"您是埃及傳中沒有影子的人實際上並不是真的沒有影子而是沒有了靈魂?"劉丹問道"難道他們都是被這人胄產過卵的?"

"很有可能!"老劉頭道."這長蟲崽子長出來以後會爬進人的腦子里那個從河里撈上來的老兄腦漿弄得跟橘子汁似的恐怕就是那長蟲崽子的功勞!這東西長大需要陰氣!水是屬陰的泡在水里陰氣就跟咱們現在在這幾十米的地下一樣甚至還要重所以那東西長的更快!孫少爺之所以到現在都沒什麼事完全得益于現的早飛機坐得早現在躺的地方高!"老劉頭繼續分析一切一切的來龍去脈"天屬陽地屬陰一上飛機陽氣太盛一下就抑制了那東西生長而且現在孫少爺躺在樓上基本沒有什麼陰氣所以那東西長得很慢基本上可以沒長!"

"那我們現在該怎辦?"秦戈問道.

"這個墓里應該是有什麼吸魂引魄的寶貝這個什麼閻王爺的兒子也不是白當的艾老弟的魄離身也就幾分鍾我再招已經招不到了我懷疑這個墓里有什麼東西能吸魂引魄魂魄在這里一旦離身就會被吸過去孫少爺的魂魄很可能就是這樣丟的……"到這里老劉頭稍微猶豫了一下"按理…孫少爺能回到開羅…這證明…這證明孫少爺至少到了開羅還有一魂一魄…這就怪了為什麼出了這個金字塔…魂魄還是找不到?莫非…"

"莫非什麼!?"秦戈瞪著眼珠子腦門上冒出汗來此時秦戈並不在乎孫亭丟魂的原因而是擔心在漢斯先生酒店被老劉頭除掉的那個影子就是孫亭本人的魂魄如果真是這樣那孫亭恐怕一輩子都甭想恢複了"劉先生魄的樣子難道你以前沒見過?酒店那個影子…"

"中國古代曾有一種秘術叫'離魂術’是一種將人魂魄分離的邪術但誰都沒見過…魂魄分離後無魄之魂稱為'無臚’無魂之魄成為'伾臠(pi1uan)’但不論是哪種三魂或七魄都是分別在一起的而且只是附在死人身上單獨的魂或魄誰都沒見過那個影子是魂是魄還是什麼別的我也只是猜測…"老劉頭的眉頭皺得越厲害"秦爺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這點大可不必就算那影子真是一個魂或魄也不是孫少爺的…"

"那個箱子里刻的東西不是那個什麼邪神有自己的軍隊麼?"老劉頭問劉丹.

"嗯是的上面記載到俄塞里斯的軍隊強迫俘虜吃一種東西然後俘虜會變成俄塞里斯的奴仆力大無窮!"劉丹回憶箱子上的圖案道!

"嗯那就對了…"老劉頭一撇嘴"都聽我這個墓里有兩樣東西古代人認為這兩樣東西是一伙子的但在我看來這兩樣東西似乎一點關系都沒有給人喂藥的就是人胄已經被我除了但讓死人複活的可能還有另外一樣東西是什麼不好不過要是古代人認為那東西是什麼邪神的頭頭恐怕比人胄厲害孫少爺身體里的腫塊可能使人胄給弄的但魂魄找不倒很可能就跟那東西有關…"

"比人胄還厲害?那會是…什麼?"剛鼓起點勇氣的劉丹又虛了"您剛才是怎麼戰勝那東西的?"這個問題劉丹已經好奇半天了老劉頭一直就沒正面回答.

"哈哈哈哈…!"老劉頭大笑著站起身把手上的粘液往牆上蹭了蹭"世間邪靈之道煞者為王,惡鬼次之,人居當中,畜生最次之此次這個人胄雖有千年的修行但我喚出個惡鬼對付它在加上我這個人量他也不是對手!"老劉頭長出一口氣.(那個人胄雖力大無窮但比起被沖了身的艾爾遜還是差了一截沒幾個回合干脆讓艾爾遜一把直接把蛇身子從人身子里硬拽了出來本來這人胄的看家本事是毒牙正常人挨它一口絕活不過十秒鍾但艾爾遜被沖體以後渾身上下像鋼板一樣堅硬那人胄咬上也就是一道白印,最大的本事是不出來力氣和度又比不上對手還有個老劉頭在旁邊又是擺陣又是噴血的湊熱鬧起哄縱使這人胄有千年道行還是被艾爾遜抽出了身子讓老劉頭一匕削掉了腦袋…)

"惡鬼!!"平時老李頭什麼鬼啊邪啊的劉丹還能接受但在這個鬼字前頭加一個惡字實在是……

"不是有吸魂引魄的東西麼?怎麼你喚出來的惡鬼沒被吸走?"秦戈的思維向來縝密.

"貼身而附不走空啊當然吸不走!"老劉頭解釋道…

"那孫亭的魂魄會不會也是貼身被弄走的?"秦戈問道.

"這……!?"老劉頭恍然大悟"對啊!難道孫亭身上帶著什麼東西…!?我怎麼走出了古墓魂魄還是沒了呢!很有可能他在他身上帶的什麼東西!很有可能就是從這墓里帶出去的!當時現他暈倒的地方有沒有什麼東西?誰第一個報的警?!"

"不知道!"秦戈歎了口氣"現他時他身上什麼也沒有而且沒有任何目擊者…"

"我這里有…炸藥!"打了半天瞌睡的艾爾遜終于話了"實在不行就把那個法老的墓室連鍋端了!我就不信它比炸藥厲害!"

"不用炸藥!"老劉頭開始用匕在墓道的牆上刻起字來"大概是什麼東西我心里有數!世間萬物邪靈煞鬼唯道者是尊!"匕在墓道的牆上刻的火星四射亂七八糟一片也看不出哪國字.

"劉先生您刻的是什麼?"秦戈問道.

"殄文給鬼看的字有點道行的畜生也能看懂…把水給我…"老劉頭從劉丹手里拿過水壺喝了一口水混合著嘴里的殘血撲的一口噴在了刻完的字上墓道里頓時憑空刮起了一股陰風把劉丹吹得直打寒戰.

"你怎麼會這個?你寫的什麼意思?"秦戈也很好奇這老劉頭什麼時候學會這個了?

"三尊下界逆亡順昌!這叫敲山震虎…"老劉頭寫完字只見地上刮起了一股股的旋風其實這墓道里可能到處是不成氣候的畜生剛才老大被干掉已經嚇跑了不少老劉頭這殄文一出大體上起到了"戒嚴"的作用…

"埃及的鬼和動物…也知道三尊…?"劉丹哆嗦問到.

"呵呵人有國界之分那些東西可沒有…!走!去會會那個閻王爺的兒子!"罷老劉頭把匕往腰里一別打起手電大步流星往墓道深出走去……

上篇:第十章 夙印    下篇:第十二章 代得夫拉之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