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十章 夙印   
  
第十章 夙印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傳來砰的一聲槍響對面人影的腦袋(看不到)的一下開了花一股濃濃的惡臭夾帶著赤硝的味道彌漫在墓室中.

砰砰砰…緊接著又是數夾心達姆彈劈頭蓋臉地砸在人影的頭上和身上倘若換作是普通人早就被打成篩子了然而對面的人影在槍聲結束後卻只出了嘶嘶幾聲仍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緩緩地把頭轉向另一邊.

"秦爺快躲…!"老劉頭知道大事不好竄上去時來不及了右手一抖龍鱗匕嗖地一下飛翔人影而人影在匕飛出的一刹那那人應忽然一晃飛一般的飛向了子彈打過來的方向.

當啷一聲匕飛在了墓道的牆上激起幾點火星後彈到了地上."秦爺!"老劉頭一把從劉丹手里奪過手電飛身撿起匕.

"劉…劉…先生!"對面的黑暗中傳來一陣肉搏時獨有的摔打聲緊接著是突突突地沖鋒槍聲…

"秦爺!!丫頭你撿上手電追我!"老劉頭也顧不得劉丹了三步兩步朝墓道深處追了過去.

劉丹的腿肚子早就朝前了哆嗦著爬了幾米摸著老劉頭的手電扶著牆勉強站了起來剛沿著墓道走了沒幾米忽然感覺一陣陰影從頭頂掠過用手電一招原來是剛才那人影從上面拎著老劉頭正竄向剛才那個洞.

"啊!!"劉丹一聲尖叫剛能使上勁的兩條腿又軟了.

"阿丹!"秦戈一瘸一拐地從對面跑了過來"快給我繩子!"

"我沒有繩子!沒有啊!繩子在阿訊包里!"劉丹一邊哭一邊手忙腳亂的大喊…

"嘿!!"秦戈用手一砸牆絕望地癱倒在地……

老劉頭被這東西抓著覺感覺就像打秋千一樣忽忽悠悠兩耳生風.想掙紮根本使不上力氣.眼看著被拽進了那個洞進洞之後老劉頭才知道為什麼艾爾遜會被從這麼一個洞里拽進去:原來這個洞四周洞壁上有一層厚厚的粘液就是剛才滴到自己臉上的那種奇臭無比的液體滑不溜秋的加上那東西力氣也大索性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就被拽進了洞.

"我沒有繩子!沒有啊!…"聽見劉丹的哭喊老劉頭也絕忘了心完蛋』想到今天就要見師傅了…起師傅老劉頭心里也是有無數的感慨與愧疚:當年師傅對自己還是不錯的有什麼好東西都是想象著徒弟後來自己半路下山.師傅也沒什麼.臨走時還送了個寶貝盤子……最難受的就是師傅死之前自己竟然沒能見上一面唉以前從來沒想到過這些現在忽然想起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跟師傅見面了…

想著半截老劉頭忽然感覺身體被拽出了洞一下子被扔了出去也不知道到底有多深只覺得一陣下落後便撲通一下掉在水里水的深度大概能沒腰若沒有這水這一下沒准也就摔死了.

睜開眼老劉頭現有亮光特別象是自己剛才那的軍用手電.

"莫非是艾老弟?"老劉頭站起身一瘸一拐的王亮光的地方走剛走沒兩步忽然啪嚓以下一個人影落在前面的水里嚇得老劉頭渾身一激靈連忙倒退了好幾步喘著粗氣舉起匕.

還沒等老劉頭反應過來人影忽然上前死死抱住了老劉頭力氣之大就猶如被鋼絲繩捆上了一樣.

"他娘的這個埃及人胄…怎麼還有這麼一手…"從看見這東西第一眼起老劉頭就認為這東西是個人胄但比起霧靈山的人胄這東西的度與力量明顯強了不止一個量級而且身體周圍沒有霧氣(這點老劉頭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人胄的本事與入體畜牲的種類有很大的關系霧靈山的人胄是黃鼬入體所以有噴煙吐霧的特長而眼前這個人胄大概是蛇入體既然是幾千年前金字塔里的人胄成了真身也不足為怪)不過雙手抱人這一招不知道是不是由蛇得天性而來.

正在這時更讓老劉頭尿褲子的一幕生了只見這個人帚抱起老劉頭噌噌兩步就來到了出手電光的地方而後渾身上下開始蠕動.

"唔…!"老劉頭邊掙紮便借著余光朝腳下瞟了一眼握著手電的人正是艾爾遜."艾老弟!醒醒!!"老劉頭大吼但這艾爾遜就像死了一樣嘴邊的水被呼吸的氣流吹得直冒泡但就是不省人事.

低頭喊著半截老劉頭忽然感覺這人胄的上半身有動靜抬眼一看頭蓬的一下全立起來了只見對面人胄的蛇頭正在緩緩的往外爬.

"我日你娘!阿!!來人啊!!艾爾遜你他媽快給我起來!!"老劉頭此刻也弄不明白這人帚到底想干什麼但此刻自己雙腳離地上邊下邊一律是不上勁只能干著急.

"艾爾遜!!你他娘快給我起來!!!"老劉頭急中生智手腕一抖龍鱗匕唰的一聲直奔艾爾遜大腿實在的老劉頭的腕力是練過的雖飛刀需要的是臂力但在此生死時刻這依靠腕力飛出的匕其力量和臂力其實不相上下.

撲哧一聲龍鱗匕插進艾爾遜大腿一寸多"啊"的一聲慘叫艾爾遜如夢方醒般坐了起來(此時的艾爾遜已經不僅僅是沉睡那麼簡單了但龍鱗匕也不是一般的物體為什麼用龍鱗匕會喚醒艾爾遜不久即將提及).

"快想辦法!!"老劉頭大吼!

"劉先生!!"艾爾遜站起身用手電一照竟然是老劉頭立即抽出軍用匕對著這人胄的身上一陣亂捅動作顯得有點呆板木納但每一刀捅下去都好似捅在了棉花套上軟囊囊的根本豁不開口.

"對了你胸脖子上那塊玉!快掰開!!快!!"此時蛇已經爬到了老劉頭身上吐著信子一點一點往下繞.

"哦!"艾爾遜翻了翻胸前的衣服把玉佩拿了出來"是不是這個!?"

"就是那個!快掰開!!"老劉頭渾身已經被勒得死死的呼吸都困難了.

啪一下艾爾遜掰開了玉佩"劉先生然後怎麼樣啊!…"著半截艾爾遜忽然全身一哆嗦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劉仙長饒命!劉仙長饒命!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你他娘把纏著我這玩藝弄掉我替你度!!快!!"老劉頭呼吸都困難了

"遵命!"只見艾爾遜的臉上頓時青筋暴露兩只胳膊頓時粗了一圈掄圓了照著人胄的腰就是一胳膊也不知道這一下究竟有多大力量這人胄抱著老劉頭撲通一聲就飛進了水里老劉頭心里這個罵呀俗話惡鬼無心一點不假…

半年前在天津郊區有一戶農民因挖菜窖挖出了明朝棺材而著了到撞客鬧了一年多才找到老劉頭而老劉頭並沒像馬真人那樣犧牲陽壽去擺什麼七星釘魂陣而是使了個陰招刻了個"夙印"簡簡單單的就把這怨孽收了所謂"夙印"就是人與鬼之間達成的協議凡冤魂必有怨氣而"夙印"的目的就是承諾幫冤孽平息這種怨氣.比如冤魂生前因張三而死(被張三害死)那麼只有殺死這個張三或其轉世,才可平息次冤魂的怨氣……

剛一被撲到水里剛才還死死抱著自己的雙手經過這一下後竟然分開了纏著自己的蛇也一下子回到了那個軀體內部噌的一下離開了自己.

挺身站起老劉頭現剛才艾爾遜站著的地方僅有一個手電還亮著人早就沒了抬頭看上邊黑咕隆咚什麼也看不見.

"艾爾遜!!"老劉頭走到水邊拿起手電扯著脖子喊喊著半截忽然聽見撲通一聲只見艾爾遜和人胄扭做一團掉入水中續而呼啦一聲人胄被艾爾遜一腳攔腰踹起飛起水面一米多啪啦一聲拽在了對面牆上而艾爾遜則從水中站起出了嗷嗷的怪叫…

……

"去把洞口的繩子割下來!"洞外秦戈站起身兩只眼睛像雕塑一樣木納.

"秦教授!那我們怎麼上去!?"劉丹拉住秦戈得手.

"我們能上去!我會救出阿訊他有繩槍!"秦戈猶豫了一下"阿丹你先上去然後把繩子割給我…如果我五個時內沒回來…"秦戈深呼吸了一下眼睛微微閉上"那麼你就一個人回去!"

"秦先生!"劉丹兩眼含淚"我不能丟下你們!"

"聽話!"秦戈換了一排夾有赤硝的新彈夾把沖鋒槍也上了拴"阿丹你聽著!"罷秦戈從口袋里掏出了筆在衣服上寫了一行字擦拉一聲把寫過字的衣角給撕給了劉丹"如果我沒回來那麼你要再去一次中國!…這個人是唯一能救孫少爺的人…"秦戈歎了口氣一把抱起劉丹將其送上繩子.

"不!我不上去!死也要死在一起!"剛才還是一攤爛泥的劉丹忽然二目圓瞪幾下就掙脫了秦戈的手啪地一下落在墓道里"秦教授你上去把繩子給我!…"

正在爭執著忽然墓道深處出了一線耀眼的光華"是照明彈!是阿訊!"秦戈幾乎不能自已"阿丹阿訊和劉先生還活著!……"

上篇:第九章 阿皮范    下篇:第十一章 端倪初露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