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九章 阿皮范   
  
第九章 阿皮范

嗖的一聲一根熒光棒被扔入墓道深處取下護目鏡艾爾遜戴上了夜視儀.

"我看見他了……"艾爾訊舉起了沖鋒槍突突突就是三點射夜視儀中一個像壁虎一樣趴在墓道深處牆壁上的白影子忽然刷的一下就消失了.

"奇怪!我應該打中他了!"艾爾訊喊道"大家心它仍然在周圍!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劉丹早就嚇得兩腿軟了艾爾訊這一開槍劉丹只感覺膝蓋一軟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額頭不時的往外冒冷汗干了這麼多年的考古本來以為所謂的詛咒只是些以訛傳訛的無稽之談但這幾天的所見所聞結合著老劉頭真不真假不假的嚇唬似乎真的感覺有一種自然之外的力量在垂涎著自己的生命.

"啊!"劉丹一聲尖叫連滾帶爬的跑到了秦戈的後面"有東西……!"

"什麼!?"秦戈退出彈夾從另一個口袋里拿出了一排新彈夾頂入了槍膛這個彈夾與剛才的略有不同貼著色標簽子彈頭的顏色也略有異樣從彈頭裸露的鉛心不難看出這是秦戈在巴山的時候使用過的達姆彈不過這次的達姆彈比在巴山時又有了新的改善此次秦戈隨身帶的1oo多達姆彈是結合著道教常識特意定做的子彈彈頭中填充了大量的赤硝在子弟擊中目標的一霎那彈頭中的赤硝會隨著彈頭的綻開而噴出來秦戈深信這種子彈會對某些自然的東西產生作用.

女人的感覺的確很微妙隨著劉丹一叫四束手電光立即集中到了劉丹剛才癱倒的地方只見在花崗岩質地的牆根有一個洞.

"奇怪……埃及人……修金字塔甚至連刀片都塞不進去……這里怎麼……怎麼會有……洞……"劉丹心跳加連句話都不整了.

"這個洞的大和形狀好像在哪見過……"一絲似曾相識的感覺迅湧上艾爾訊的心頭."好像是……好像是那個骷髏腦袋後面的……洞!"憑借著多年的破案經驗艾爾訊迅從記憶中找到了答案.

"這里有啥……?"老劉頭蹲下身子用手電往洞里一照只見洞深處有兩個亮點在手電光下像貓眼一樣反著亮光但沒有貓眼大.

"他娘……!!"老劉頭嚇得蹲著往後退了好幾步差點一屁股坐地下"秦爺我看一切都得從長計議咱們先上去再!"罷站起身直奔下來的繩子.

"大家先上去!"秦戈雖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卻深知這老劉頭不同于張國忠沒把握的事是從來不硬上的此刻老劉頭既然慌成這樣想必是現什麼棘手的東西了"阿訊快回來!"

此時的艾爾訊正打著手電在墓道四外亂照聽到秦戈一喊剛一轉頭要往回撤忽然感覺腳脖子被人一把抓住了撲通一聲就摔了個大馬趴手中的槍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聽到聲音秦戈一回頭只見艾爾訊趴在地上邊掙紮邊被人往墓道深處拖移動度比巴山的千魂魈還要快身體素質夠得上特種部隊標准的艾爾訊甚至連喊都沒來得及喊就被黑暗淹沒了."阿訊!"秦戈大喊臉上青筋暴露"劉先生!阿訊不見了!"

老劉頭此刻已經爬上繩子了聽秦戈一喊氣的直罵娘硬著頭皮下來一看不遠處是一把沖鋒槍秦戈兩手端槍左顧右盼劉丹眼里含著淚水手里拿著一把比玩具槍還的左輪手槍戰戰兢兢的躲在秦戈身後.

"艾老弟呢!?"老劉頭怒視秦戈"人呢!?"

"被…拖走了!?"秦戈滿臉是汗手里的手槍微微顫抖"我會把他…找回來!阿丹你和劉先生上去等我…"

"就憑你?饒了我吧你!"老劉頭拿出羅盤用手指啪的一下把指針拔了下來掏出匕割破手指把血滴在了指針上然後用血在盤子四周劃拉了一通.

這一招叫"包眉(也被戲稱為'描眉’或'畫眉’在茅山的理論中天屬陽地屬陰在地表正是陰陽交會的地方羅盤的指針也正是利用這種敏感的交會來指點陰陽陽盛或陰盛都會影響指針的效果例如在高空或在地下指針的靈敏度便會下降當年在大巴山的時候雖山洞里的陰氣也很重但畢竟是山腹之中屬于正海拔區域如果沒有過于強烈的氣息(例如八仙局的那個怪胎局眼)指針的靈敏度還是能接受的而此處距離地面近四十米屬于純粹的負海拔所以指針的靈敏度會很差如果對方的氣息不是很強烈且沒有什麼爆性的氣息指針根本就不會有反應.

"包眉"則是利用人體的陽氣中和地下陰氣的一種方法即使是在負海拔的地方也可以讓指針保持敏感不過一旦回到地面這盤子可就算廢了所以這是種殺雞取蛋的做法再好的盤子一經"包眉"處理也會變成破爛兒.

實在的老劉頭這個羅盤是當年師傅給的少得兩百年往上了除了三十年前在嶗山的一位道友那見過一個當年康熙爺禦賜的盤子比這個更好以外老劉頭還真沒把那些港台半仙們奉若至寶的老盤子放在眼里(馬真人傳給張國忠那個除外)而此時這一下"包眉"算是把自己這看家的寶貝毀了沒辦法誰讓他喜歡艾爾訊這孩子呢…如果換成是秦戈被拖走了可能這個寶貝盤子就薄了…

把指針插回盤芯後這"眉"過的盤子果然不一樣了指針開始嘭嘭嘭的亂跳時不時的還有轉圈的現象.

"我倒要看看你是哪路大仙!"老劉頭拿出黃旗杆子往地上一立啪啪啪幾枚銅錢拍在地上眼看著黃旗杆子就要斷寂靜的墓道里劉丹甚至聽到了旗杆將折時的吱吱聲.

"劉先生…阿訊他…會不會有事…?"劉丹戰戰兢兢的問老劉頭閉著眼一不.

"變陣!"老劉頭忽然一聲爆吼鏘的一聲將龍鱗匕插在了黃旗杆子旁邊能把匕插進堅硬的花崗岩且不這把古代寶刃的硬度與鋒利程度單就這一下所需的臂力而就連秦戈也開始自歎不如了.

就在龍鱗入地的瞬間地上銅錢嗖嗖的自己換了幾個位置秦戈雖然已經見怪不怪了但劉丹的眼珠子卻險些掉出來雖握尚未解除但卻忽然有一種安全感湧上心頭原本以為老劉頭就是個跳大神的風水先生但現在看來這個人似乎還另有厲害的特異功能…

啪嗒一聲黃旗杆子雖然沒折斷但卻仍舊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老劉頭睜開眼滿腦門子的汗.

"劉先生!"秦戈有點沉不住氣了"咱們還在等什麼?"

"知己知彼方可百戰不殆…那東西可逃不可戰…"老劉頭道"從盤子上看艾老弟現在沒事而且…剛才那個東西好像把它放在某個地方就走了…!""剛才那是什麼?"秦戈問.

"我還想問你呢…!"老劉頭"嘭"的一聲拔出匕"跟緊了!艾老弟離咱們不過百步!"

所有設備都在艾爾訊身上沒有了艾爾訊也就沒有了夜視儀,沒有了沖鋒槍和炸藥(秦戈根本就不相信沖鋒槍會有效反而對自己手中的大口徑夾心達姆彈很有信心索性把沖鋒背在了身後…)甚至連照明彈也沒有三個人只能依靠手電的有限照明心翼翼的往里走.

依靠先頭給每個人的那一塊死玉老劉頭判定艾爾訊距離出事地點至多百步而幾個人越往前走老劉頭眉頭皺的越厲害.

"劉先生我能問一個問題麼…"劉丹戰戰兢兢的"剛才您讓大家撤退您看見什麼了…"

"我不能確定是不是…"老劉頭邊看羅盤便敲牆"好像是中國一種玩意不能確定…盤子"眉"過也沒反應但我肯定那東西是活的…!"

"還有多遠?"秦戈握槍四處看著.

"就是這!停!"老劉頭用手電照著四周的墓道不斷用匕把敲著旁邊的牆壁.

"劉先生您這是在干什麼?"秦戈不解.

"艾老弟就在這!"老劉頭指了指牆里邊"不過五步遠!我能肯定他沒受傷!但***他是怎麼進去的?"

"劉先生!你肯定!?"秦戈也開始用沖鋒槍的槍托敲牆壁但好像沒有空心的儉"阿訊!你能聽見嗎阿訊!"秦戈大喊.

"這有個大洞!"劉丹喊道順著劉丹手指的方向三束手電光會聚到了墓道上角的一個臉盆大的圓洞上.

"他會不會是從這個洞里進去的?"劉丹皺著眉這話連自己也有點不相信艾爾訊一米八五的身高膀大腰圓這麼一個洞比當年巴山真仙台的那個盜洞還要上好幾圈別艾爾訊劉丹想進去都費勁.

"不管是不是咱們有必要看一眼!丫頭得委屈你一下!"老劉頭面色凝重盯著劉丹.

"劉先生你是讓我進去?我…"劉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與其讓自己一個人去鑽這種妖怪洞還不如在外面就一槍自己了結算了…

"不是讓你進去…"老劉頭和秦戈對了一下眼神巴山的招重現在埃及了…秦戈在下劉丹在中央老劉頭在上將將能踩到洞口.老劉頭這把干骨頭雖沒什麼分量但劉丹還是覺得鎖骨要被踩斷了…

剛到洞口老劉頭忽然覺得有一滴液體滴在了自己的臉上用手一摸粘乎乎的放在鼻子跟前一聞嗆的差點從劉丹肩膀上栽下來"這他娘是什麼玩意啊!他娘的…我日他娘…"老劉頭也算是見過世面的人什麼腐尸惡骨沒聞過可就單單今天這一鼻子夠自己記一輩子的出道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被熏的罵街.

"他娘的…我就……啊!!!"老劉頭用手電往洞里一照嚇的差點就休克了只見一張蛇臉從洞里正往外探後邊還有干癟的身子兩只手像鳥爪子一樣摳著洞壁嘴里不斷吐出的信子差兩公分就舔到自己臉上了.

"唉呀媽呀…!!"老劉頭也不顧腳底下還有倆人了本能的往後一躥撲通一聲就摔在了墓道里褲子也磨破了腿上也見血了手電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順著墓道的斜坡滾出了七八米實在的老劉頭出道以來素以穩重著稱沒把握的不來把握的出陰招每每總是鎮定自若還從沒被嚇成過這樣.

剛從地上爬起來劉丹晃晃悠悠沒站穩撲通一下也栽下來了正砸在老劉頭身上把個老劉頭砸的差點就見了師傅了秦戈反應倒是快盡管此刻墓道里黑咕隆咚的啥也看不見僅憑著記憶中的位置沖著洞口砰砰砰的連開數槍一股赤硝的味道頓時在墓道彌漫開了.

迷迷糊糊爬起來一把抓過手電劉丹第一件事就是照洞口手電光剛一過去只見一個人影蹭的一聲從洞口竄到了地上度之快就好像被彈弓彈下來的一樣.

"啊!!!"劉丹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老劉頭一聽也顧不上腿上的傷了咬著牙抽出匕噌的一下橫在了劉丹前面.

"阿…阿…阿…阿皮范…"劉丹抽噎著已經快不出話來了.

"丫頭別怕…"老劉頭一口真陽涎噴在了龍鱗匕上和人影正對著拉開了架勢"丫頭你這玩意是啥犯?"

上篇:第八章 冥界之梯    下篇:第十章 夙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