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五章 羊皮地   
  
第五章 羊皮地

老劉頭拿著羅盤在這個布袋子旁邊測了又測始終皺著眉頭一不.

"劉先生到底有沒有問題?"秦戈有些焦急.

"這個東西……"老劉頭嘬了一下牙花子"這個東西有沒有問題不能確定!"

"什麼意思?"坐在旁邊的劉丹問道.

"我呆住了不動羅盤的針也不動我一換地方這針就跳一下……"老劉頭邊邊搖頭."警察沒這里面有啥?"

"沒!他們沒敢打開≈在偷這個包的偷堅信自己被詛咒了現在已經住進了醫院里查探長好象不願意透露細節而且不消我們與那個偷接觸."秦戈出人意料的點了根卷煙(以前都是抽煙斗)"劉先生這詛咒和咱們遇到過的降頭術有沒有共同之處?"

"不准……"老劉頭也把煙點上了"不過可以肯定這東西跟中國那些玩意不大一樣!"

"孫少爺敢碰為什麼咱們不敢?"艾爾訊一把拿過布袋子刷的一下拉開了拉鏈動作之快老劉頭和秦戈竟然沒來得及阻攔.

"我倒要會會這個什麼法老!看是他的詛咒厲害還是越南鬼子的沖鋒槍厲害!"艾爾訊站起身一把拿出了布袋子里的東西:一本地圖一塊古舊的羊皮,一個筆記本;另外還有幾頁文件紙記錄的都是車站,旅店一類的信息看似用途不大.

"好象沒什麼動靜……"老劉頭死死的盯著羅盤又抬頭看看艾爾訊.

正在這時劉丹忽然暴出一聲尖叫把在場所有人嚇的一激靈.

"怎麼了?"老劉頭從襪筒子里抽出龍鱗匕秦戈則一步竄到床上從枕頭下抽出了手槍.

"艾爾訊……他的影子……"劉丹嚇地眼珠子瞪得跟核桃一樣大"他的影子……不是和他一起站起來的!"

"阿耽你是不是看錯了?!"秦戈把槍插到腰里"影子是物體遮擋光線產生的♀是物理學的常識怎麼可能不和他一起站起來?"

"有況!大家快咬破舌頭!"就在這個時候老劉頭手里的羅盤一陣亂跳.

艾爾訊和劉丹雖然不知道怎麼回時.但看秦戈都皺著眉頭咬的嘴角冒血無奈也把心一橫把舌頭咬破了.

"艾爾訊別動!"罷老劉頭一個健步竄到艾爾訊身後噗嗤一劍插在了地板上位置正好是艾爾訊影子的中間.

"啊!"艾爾訊捂著胸口大呼一聲.頓時滿頭大汗.

"怎麼了?!"秦戈上前問到.

"沒時剛才劉先生一出手我胸口忽然一陣難受.就好象心要被剜出來一樣≈在沒事了……"

"這……好象就是……"老劉頭從地板中拔出匕現劍刃插進木地板的部分似乎有點熱用手一摸明顯比匕把的地方溫度高"我懷疑這就是那個瑟琳夫人所的引導人走向死亡的邪惡靈魂……"

"啊……!"劉丹又一聲尖叫."房頂!"

"什麼?"老劉頭一抬頭現房頂的牆面上仿佛有一個人的影子.

"這他娘的……這到底是啥……"老劉頭看著房頂的人影條件反射性的握起匕.

"這影子……是誰的?"面對房頂上這個莫名其妙的人影.就連秦戈也懵了.

"誰的個屁!"老劉頭嗖的一聲把匕飛向房頂"咱們都在地上站著人影怎麼可能到房頂上?這不是咱們的影子!!"

令老劉頭沒想到的是這個有年個兆毫好象知道這匕的厲害竟然唰的一聲躲開了"快關窗戶!"隨著老劉頭一聲吼秦戈噌的一聲竄到窗邊關上了窗戶.老劉頭緊隨其後噗噗兩口真陽涎吐在窗戶上伸出手指在玻璃上一陣嘩啦"他娘的想跑?!沒那麼容易……"

此時影子荏苒一動不動的呆在房頂上外面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誰?!"秦戈大吼.

"服務生您訂的意大利面!"外面的人道

"是……是我訂的……我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劉丹委屈道.

"對不起我們不要了!"秦戈大吼心這個服務生可真他娘的會挑時候.

"好的但這個要記在您的帳上!請問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外面那位仍舊不依不饒.

老劉頭差點被氣樂了面都不要了這老兄怎麼還惦記費啊……

就在這時候影子從房頂嗖的一下移動到了門的位置從門縫底下唰的一下失蹤了.

"不好!"老劉頭一步跨到門口咣的一聲拉開門這一下用力過猛連門上的防盜鏈都拽斷了.

"哦!親愛的先生!您是不是又改變主意了!?"服務生先是一愣臉上立即便恢複了堆笑"我可以把這個送到您的屋里但門鎖也要記到您的帳上……"

老劉頭可懶得跟他扯皮.低頭找了半天"他……他的影子呢……?"老劉頭一句話讓緊隨其後的秦戈和艾爾訊不約而同的向後退了好幾步低頭看了一眼這個服務生竟然真的沒有影子!

"退後!(英文)"秦戈舉起槍"放下你手中的東西!(英文)"

"啊!救命啊!"服務生手中的意大利面應聲落地邊喊邊跑.可是跑的方向卻是秦戈的方向.

"退後!"秦戈端著槍往後倒了好幾步打開了閉就要開槍(在中國李二壯被沖身的景對秦戈來仍曆曆在目)就在這時.旁邊的艾爾訊抬起一腳把服務員踹倒在地!

"影子在他身上!"劉丹尖叫道只見這個服務員身上有灰蒙蒙的一層燈照在他身上的光線明顯暗了一層.

"按住他!"老劉頭撲的一口真陽涎噴在了服務員的臉上此時他身上的一層暗影立即移到了旁邊"劉先生接著!"艾爾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把插在房頂上的龍鱗匕拿了下來了一把扔給了老劉頭.

"在這吧你!"老劉頭抄起龍鱗撲的一下插在服務員旁邊的地板上同時屋子里又傳來砰的一聲.

"真他娘的懸……"老劉頭站起身抹了一把汗"有天破!這埃及的東西跟中國的差不多也有陰陽之分但好象不會沖體.也沒啥能耐……!"

"生了什麼事?!"此時一群聽見了動靜的服務員已經湊合到了門口驚愕的望著屋里.

"沒事!我們在做游戲……!"秦戈撒謊道.

"哎……沒錯我們在做游戲一種東方游戲很有意思……我已經入迷了……"服務員滿臉堆笑一只手悄悄的把艾爾訊塞過來的一厚打子美圓鈔票塞進了兜里.

"我們沒有惡意!"眾人散去後秦戈對服務員"我們知識精神太緊張了……"

"消你下次不要這樣……"服務員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如果您沒有其他吩咐我先失陪了"

"今天的事消你避!"艾爾訊上前又是一打子美圓.

"哦!當然我當然會避!"服務員收起美圓"很榮幸為您服務……"

"奇怪"一旁的劉丹看著羊皮上的東西眉頭緊皺"這上面標的是哈夫拉金字塔的內部結構圖♀是怎麼回事?!"

"哈夫拉金字塔?"秦戈的臉上也不免一陣奇怪哈夫拉金字塔是世界第二大金字塔早就向游客開放了哈夫拉金字塔的導游圖開羅隨便哪個紀念品店都有賣的而此時這張羊皮地圖似乎有年頭了.而且好象還有什麼詛咒孫亭帶這個干嗎?

"這其中有詐!"老劉頭皺眉道"劉同志你知道瑟琳夫人的電話嗎?!"

"我知道!什麼事?"秦戈道.

"劉同志麻煩你幫我聯系一下瑟琳夫人我覺得事不像咱們想的那麼簡單!"老劉頭看了一眼秦戈故意又朝著劉丹道.

"有詐……是什麼意思?"劉丹道"莫非瑟琳夫人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我懷疑孫少爺根本就不知道那個代得夫拉的金字塔在哪!"老劉頭道"剛才的那個影子好象就是所謂的什麼詛咒雖不怎麼厲害但由此看來孫少爺的事絕不是咱們想象的那麼簡單!瑟琳夫人既然除過埃及的靈想必對這些東西也有點了解!"

撥完號碼後秦戈直接把電話聽筒給了老劉頭.

"你好!請問是瑟琳家麼?"老劉頭的英語還蠻流利"哦我是劉鳳岩咱們在美國見過面!"

"你好劉先生有什麼能幫忙的麼?"瑟琳夫人對這位身懷絕技的中國同行還是蠻尊敬的.

"我想請問你除了圖坦卡蒙的詛咒你還解除過哪位法老的詛咒?那些詛咒在你看來是否都一樣?"

"我解除過圖坦卡蒙和納爾麥的詛咒他們各不相同."瑟琳夫人道.

"您能詳細形容一下嗎?您看到了什麼?"老劉頭道"我們碰上了一件棘手的事對方只是"影子"我想知道這是否是法老的詛咒."老劉頭罷用手捂住聽筒"劉同志納爾脈是干嗎的?"……

上篇:第四章 布袋中的詛咒    下篇:第六章 失落的古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