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四章 布袋中的詛咒   
  
第四章 布袋中的詛咒

"哎你這地球為啥是圓的啊!"飛機上老劉頭哈欠連天但就是睡不著覺老年人本來覺就少加上這幾天反反複複的時差變化干脆已經神經衰弱了.

"劉先生我也失眠."艾爾遜道."我擔心孫少爺的病."

"哦你跟他很要好?"老劉頭本來對這個滿臉國仇家恨的艾爾訊沒什麼好印象但此刻實在是找不著打時間的對象了跟他話總比跟秦戈話強吧……

"不他救過我的命所以我就算丟掉這條性命也要還他這個人……"艾爾訊開始談論起自己和這個孫少爺的淵源來.

老劉頭得知這個艾爾訊原本是一名偵察兵參加過對越自衛反擊戰身手不錯複員後分配到中柬邊境當了緝毒警還在全國公安系統散打比賽里拿過冠軍.

當緝毒警的時候艾爾訊還是個熱血青年天不怕地不怕五年里查獲了三百多公斤的毒品立過一次一等功三次二等功嘉獎更是無數.算是個緝毒英雄了.然而縱使其業績斐然但官場有句老話"想騎馬先拍馬"內向的性格給艾爾訊的仕途之路判了死刑幾年下來自己的幾任部下相繼都坐起了辦公室而自己卻還在一線耍單.工資雖然沒怎麼加仇家倒是增加了不少國內國外不少毒販子都想找機會除掉這個人.而最讓他不能容忍的就是自己昔日最信任的戰友竟然為了錢出賣自己.

羅毅是艾爾訊最早也是最信任的戰友.從越南前線時便一起出生入死.直到後來當警察也是分在一個隊里.後來這個羅毅忽然莫名其妙地辭職了是下海去做生意艾爾訊也沒往心里去但在羅毅辭職候的地二個月艾爾訊忽然接到一個電話羅毅在柬埔寨被綁架了讓他一個人前往柬埔寨不許聲張一向講意氣的艾爾遜竟然真的單槍匹馬去了柬埔寨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號稱被綁架的羅毅竟然冠冕堂皇的跟毒販子在一起喝酒.還充當起了客勸艾爾訊入伙艾爾訊哪里肯答應?把羅毅罵了一頓後就要走正在這時候周圍早就埋伏好的雇傭兵一擁而上十幾把槍立即頂在了艾爾訊的胸口上在此之後艾爾訊的處境便可想而知了.

"有血氣!然後呢?"老劉頭此時對艾爾遜的印象簡直是18o度大轉彎(老劉頭平生最恨的就是賣白粉的和抽大煙的就沖干緝毒警這一條艾爾遜便得到了老劉頭9o/的好感).

"我被裝在一個木頭籠子里吊在樹上.他們消我在餓死之前答應他們的條件."艾爾訊面無表

"直到孫少爺的探險隊救了我."

"這子還挺厲害.他不怕那幫毒販子?"老劉頭問道"對了他跑柬埔寨干嗎去了?"

"孫少爺知道柬埔寨那一帶不太平特意雇了幾名退役的特種部隊士兵"艾爾訊向空姐要了一杯冰水"他們是去尋寶的是中國最值錢的寶貝.因為那次救我所以他們的尋寶計劃也放棄了直接護送我回到邊境哨所."

"中國最值錢的寶貝?什麼東西?"老劉頭兩只眼睛眼睜睜的像貓頭鷹一樣.

"記不太清了……孫少爺提了一句……好像是什麼……蘭亭什麼東西."艾爾訊努力回憶.

"蘭亭序!?"老劉頭的哈喇子都快流到衣服上了.

"好像是……對就是那個東西是日本人侵華的時候帶出來的當時日本人在東南亞地區最高的指揮官叫山下奉文傳他曾經把日本在整個東南亞搜刮的寶貝都藏在了柬埔寨."艾爾訊喝了口水

"不過那次以後孫少爺得知他要尋找的地方正是毒販子的一個大據點對于那群毒販子的實力孫少爺也很後怕所以暫時打消了重返柬埔寨的念頭直到他出了事."

"他那麼肯定《蘭亭序》在被那個山下奉文藏在柬埔寨了?"老劉頭激動的都快尿褲子了心這次可真是一箭雙雕.

"他的消息來源我不太清楚但孫少爺做事很穩重我相信他是掌握了確切線索否則決不會去冒那種險.怎麼?劉先生你對那個東西也感興趣?"艾爾訊也來了精神"如果你能救活孫少爺我會服他再走一趟!我也有一筆帳要和那些人算!"

"救肯定救!"老劉頭腦門子上的青筋都暴出來了"古人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身為全真傳人豈有見死不救之理!?……鳩山設宴和我交朋友千杯萬盞會應酬……"老劉頭有個毛病

一高興救愛隨口唱兩段弄的整個機艙的人都在看他.

"老瘋子……"秦戈嘟囔著背過身繼續睡覺……

開羅國際機場.

一輛等候多時的轎車拉上四個人直奔一家名為漢斯先生的旅店(mr.HansHote1)根據埃及警方提供的線索這家旅店就是孫亭等人出事前居住的旅店.

秦戈,老劉頭和艾爾訊被安排在了所謂的"總統套房"根據旅店記錄這便是孫亭等人當時居住的套房劉丹的房間則被安排在了隔壁.

"請問那個孫先生退房後他房間里有沒有遺留紙張一類的物品?或是其他寫著字的東西?"秦戈問服務員.

尊敬的先生您所問的問題至少有十位警察已經問過了孫先生一直沒有退房他預付了一個半月的房租直到現在還沒有用完警察已經仔細的檢查過這個房間了沒有任何現如果您能證明您是孫先生的親屬我們可以把他預付的多余房租轉到您的帳上…….請問我還有什麼能幫忙的麼?"

"沒有了謝謝……"秦戈陷入了沉思."請問真的不需要幫助麼?"服務員仍然滿臉堆笑.

"這個拿走買糖吃……!"老劉頭拿出五美元塞到服務員手里雖然沒聽懂老劉頭什麼但美元這東西可是誰都認識"在開羅一切順利……"服務員嬉皮笑臉的關門走人.

"秦爺……"當老劉頭還是個紈绔子弟的時候就明白這個規矩下館子逛窯子哪個不需要費?"丟人啊秦爺……"

秦戈哪有心思搭理他自己一個人走進房間翻箱倒櫃的找了起來.

"秦爺你爺沒來過這?"老劉頭也開始賊眉鼠眼的四處亂瞅"人家警察都找不著°找個啥勁?我看咱們得找劉丹好好研究埃及曆史孫少爺能找到那個什麼金字塔的位置咱應該也能."

"我上次來的時候埃及警方還沒查到這個旅店"秦戈道"孫少爺找了兩年咱們只有兩個月的時間!"

房間里的每一個角落都找遍了兩人一無所獲.而外出打探的艾爾訊也沒能帶回有價值的線索就這樣一直過了三天幾個人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實在的此刻的老劉頭比秦戈還要著急萬一那個孫亭就此咽氣這蘭亭序可就沒日子找了.

第四天上午老劉頭和秦戈正大眼瞪眼的坐在屋里愁房間里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您好嗯我就是……好的我馬上到!"放下電話秦戈的臉上終于有了一絲笑容"埃及警方查到的重要線索!我得馬上過去一趟!劉先生請等我好消息!"

開羅警察局.

"你好我要見里查探長!"亂糟糟的警察局里秦戈這個東方人顯得格外特別"我們約好地."

"您就是秦先生?"接待員打量了一下秦戈"請跟我來吧……"

"里查探長很感謝你所做的一切!"秦戈微笑道"不知道你又查到了什麼線索?"

"我們抓到了一個偷!"里查探長點上雪茄"他光臨過孫先生的房間!"

"哦?"秦戈一陣興奮"他偷了什麼東西?"

"一個布包!里面有一些資料和地圖!"里查探長微笑道"那個偷本來以為這是裝錢的袋子後來他現里面並沒有錢就隨手丟掉了!"

"丟掉了?"秦戈瞪大了布滿血絲的眼睛"然後呢?"

"哈哈哈秦先生你可真是急性子……"里查探長從寫字台下便拾出一個髒兮兮的布包撲的一下放在桌子上"其實這個偷也很後悔偷這個東西……"

"為什麼?"秦戈不解.

"他他看了不該看的東西現在被詛咒了!"里查探長的神色忽然變得凝重"秦先生來這就職之前我的教官亨利先生曾經對我講過你的事跡我這次找你來是想警告你我不消我的轄區內再出現這樣的亂子了消你不要碰那些不該碰的東西!"

"里查探長孫先生還躺在醫院里……我消你能理解我的心!"秦戈恢複了往常的冷靜"我不想打什麼金字塔的注意我只是想救人!"

"秦先生我可以告訴你那個偷現在也躺在醫院里!"里查探長的語氣開始變得激烈"我不管你打的什麼主意我不消再有這種事生了!"

"他也進醫院了?"秦戈一皺眉"怎麼回事?"

"來話長也可能是巧合吧但那個偷堅信他受到了詛咒!他他夢到法老在怒視他!"里查探長道"他讓我們無論如何不要看袋子里的東西!"

"我……知道了……"秦戈皺著眉頭看了看袋子"里查探長我可以保證……不會給你們找麻煩!"罷秦戈占起身准備告辭.

"但願如此……秦先生不要對別人這個東西是我給你的……"里查探長抽了口煙"足好運!"……"哎你這地球為啥是圓的啊!"飛機上老劉頭哈欠連天但就是睡不著覺老年人本來覺就少加上這幾天反反複複的時差變化干脆已經神經衰弱了.

"劉先生我也失眠."艾爾遜道."我擔心孫少爺的病."

"哦你跟他很要好?"老劉頭本來對這個滿臉國仇家恨的艾爾訊沒什麼好印象但此刻實在是找不著打時間的對象了跟他話總比跟秦戈話強吧……

"不他救過我的命所以我就算丟掉這條性命也要還他這個人……"艾爾訊開始談論起自己和這個孫少爺的淵源來.

老劉頭得知這個艾爾訊原本是一名偵察兵參加過對越自衛反擊戰身手不錯複員後分配到中柬邊境當了緝毒警還在全國公安系統散打比賽里拿過冠軍.

當緝毒警的時候艾爾訊還是個熱血青年天不怕地不怕五年里查獲了三百多公斤的毒品立過一次一等功三次二等功嘉獎更是無數.算是個緝毒英雄了.然而縱使其業績斐然但官場有句老話"想騎馬先拍馬"內向的性格給艾爾訊的仕途之路判了死刑幾年下來自己的幾任部下相繼都坐起了辦公室而自己卻還在一線耍單.工資雖然沒怎麼加仇家倒是增加了不少國內國外不少毒販子都想找機會除掉這個人.而最讓他不能容忍的就是自己昔日最信任的戰友竟然為了錢出賣自己.

羅毅是艾爾訊最早也是最信任的戰友.從越南前線時便一起出生入死.直到後來當警察也是分在一個隊里.後來這個羅毅忽然莫名其妙地辭職了是下海去做生意艾爾訊也沒往心里去但在羅毅辭職候的地二個月艾爾訊忽然接到一個電話羅毅在柬埔寨被綁架了讓他一個人前往柬埔寨不許聲張一向講意氣的艾爾遜竟然真的單槍匹馬去了柬埔寨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號稱被綁架的羅毅竟然冠冕堂皇的跟毒販子在一起喝酒.還充當起了客勸艾爾訊入伙艾爾訊哪里肯答應?把羅毅罵了一頓後就要走正在這時候周圍早就埋伏好的雇傭兵一擁而上十幾把槍立即頂在了艾爾訊的胸口上在此之後艾爾訊的處境便可想而知了.

"有血氣!然後呢?"老劉頭此時對艾爾遜的印象簡直是18o度大轉彎(老劉頭平生最恨的就是賣白粉的和抽大煙的就沖干緝毒警這一條艾爾遜便得到了老劉頭9o/的好感).

"我被裝在一個木頭籠子里吊在樹上.他們消我在餓死之前答應他們的條件."艾爾訊面無表

"直到孫少爺的探險隊救了我."

"這子還挺厲害.他不怕那幫毒販子?"老劉頭問道"對了他跑柬埔寨干嗎去了?"

"孫少爺知道柬埔寨那一帶不太平特意雇了幾名退役的特種部隊士兵"艾爾訊向空姐要了一杯冰水"他們是去尋寶的是中國最值錢的寶貝.因為那次救我所以他們的尋寶計劃也放棄了直接護送我回到邊境哨所."

"中國最值錢的寶貝?什麼東西?"老劉頭兩只眼睛眼睜睜的像貓頭鷹一樣.

"記不太清了……孫少爺提了一句……好像是什麼……蘭亭什麼東西."艾爾訊努力回憶.

"蘭亭序!?"老劉頭的哈喇子都快流到衣服上了.

"好像是……對就是那個東西是日本人侵華的時候帶出來的當時日本人在東南亞地區最高的指揮官叫山下奉文傳他曾經把日本在整個東南亞搜刮的寶貝都藏在了柬埔寨."艾爾訊喝了口水

"不過那次以後孫少爺得知他要尋找的地方正是毒販子的一個大據點對于那群毒販子的實力孫少爺也很後怕所以暫時打消了重返柬埔寨的念頭直到他出了事."

"他那麼肯定《蘭亭序》在被那個山下奉文藏在柬埔寨了?"老劉頭激動的都快尿褲子了心這次可真是一箭雙雕.

"他的消息來源我不太清楚但孫少爺做事很穩重我相信他是掌握了確切線索否則決不會去冒那種險.怎麼?劉先生你對那個東西也感興趣?"艾爾訊也來了精神"如果你能救活孫少爺我會服他再走一趟!我也有一筆帳要和那些人算!"

"救肯定救!"老劉頭腦門子上的青筋都暴出來了"古人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身為全真傳人豈有見死不救之理!?……鳩山設宴和我交朋友千杯萬盞會應酬……"老劉頭有個毛病

一高興救愛隨口唱兩段弄的整個機艙的人都在看他.

"老瘋子……"秦戈嘟囔著背過身繼續睡覺……

開羅國際機場.

一輛等候多時的轎車拉上四個人直奔一家名為漢斯先生的旅店(mr.HansHote1)根據埃及警方提供的線索這家旅店就是孫亭等人出事前居住的旅店.

秦戈,老劉頭和艾爾訊被安排在了所謂的"總統套房"根據旅店記錄這便是孫亭等人當時居住的套房劉丹的房間則被安排在了隔壁.

"請問那個孫先生退房後他房間里有沒有遺留紙張一類的物品?或是其他寫著字的東西?"秦戈問服務員.

尊敬的先生您所問的問題至少有十位警察已經問過了孫先生一直沒有退房他預付了一個半月的房租直到現在還沒有用完警察已經仔細的檢查過這個房間了沒有任何現如果您能證明您是孫先生的親屬我們可以把他預付的多余房租轉到您的帳上…….請問我還有什麼能幫忙的麼?"

"沒有了謝謝……"秦戈陷入了沉思."請問真的不需要幫助麼?"服務員仍然滿臉堆笑.

"這個拿走買糖吃……!"老劉頭拿出五美元塞到服務員手里雖然沒聽懂老劉頭什麼但美元這東西可是誰都認識"在開羅一切順利……"服務員嬉皮笑臉的關門走人.

"秦爺……"當老劉頭還是個紈绔子弟的時候就明白這個規矩下館子逛窯子哪個不需要費?"丟人啊秦爺……"

秦戈哪有心思搭理他自己一個人走進房間翻箱倒櫃的找了起來.

"秦爺你爺沒來過這?"老劉頭也開始賊眉鼠眼的四處亂瞅"人家警察都找不著°找個啥勁?我看咱們得找劉丹好好研究埃及曆史孫少爺能找到那個什麼金字塔的位置咱應該也能."

"我上次來的時候埃及警方還沒查到這個旅店"秦戈道"孫少爺找了兩年咱們只有兩個月的時間!"

房間里的每一個角落都找遍了兩人一無所獲.而外出打探的艾爾訊也沒能帶回有價值的線索就這樣一直過了三天幾個人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實在的此刻的老劉頭比秦戈還要著急萬一那個孫亭就此咽氣這蘭亭序可就沒日子找了.

第四天上午老劉頭和秦戈正大眼瞪眼的坐在屋里愁房間里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您好嗯我就是……好的我馬上到!"放下電話秦戈的臉上終于有了一絲笑容"埃及警方查到的重要線索!我得馬上過去一趟!劉先生請等我好消息!"

開羅警察局.

"你好我要見里查探長!"亂糟糟的警察局里秦戈這個東方人顯得格外特別"我們約好地."

"您就是秦先生?"接待員打量了一下秦戈"請跟我來吧……"

"里查探長很感謝你所做的一切!"秦戈微笑道"不知道你又查到了什麼線索?"

"我們抓到了一個偷!"里查探長點上雪茄"他光臨過孫先生的房間!"

"哦?"秦戈一陣興奮"他偷了什麼東西?"

"一個布包!里面有一些資料和地圖!"里查探長微笑道"那個偷本來以為這是裝錢的袋子後來他現里面並沒有錢就隨手丟掉了!"

"丟掉了?"秦戈瞪大了布滿血絲的眼睛"然後呢?"

"哈哈哈秦先生你可真是急性子……"里查探長從寫字台下便拾出一個髒兮兮的布包撲的一下放在桌子上"其實這個偷也很後悔偷這個東西……"

"為什麼?"秦戈不解.

"他他看了不該看的東西現在被詛咒了!"里查探長的神色忽然變得凝重"秦先生來這就職之前我的教官亨利先生曾經對我講過你的事跡我這次找你來是想警告你我不消我的轄區內再出現這樣的亂子了消你不要碰那些不該碰的東西!"

"里查探長孫先生還躺在醫院里……我消你能理解我的心!"秦戈恢複了往常的冷靜"我不想打什麼金字塔的注意我只是想救人!"

"秦先生我可以告訴你那個偷現在也躺在醫院里!"里查探長的語氣開始變得激烈"我不管你打的什麼主意我不消再有這種事生了!"

"他也進醫院了?"秦戈一皺眉"怎麼回事?"

"來話長也可能是巧合吧但那個偷堅信他受到了詛咒!他他夢到法老在怒視他!"里查探長道"他讓我們無論如何不要看袋子里的東西!"

"我……知道了……"秦戈皺著眉頭看了看袋子"里查探長我可以保證……不會給你們找麻煩!"罷秦戈占起身准備告辭.

"但願如此……秦先生不要對別人這個東西是我給你的……"里查探長抽了口煙"足好運!"……

上篇:第三章 阿努比斯之子    下篇:第五章 羊皮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