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六十七章 人陣合一   
  
第六十七章 人陣合一

雖心中暗到詭異但此時畢竟沒時間計較這些旁門左道的東西把連同瓶子在內的一堆東西放在旁邊的石太子上張國忠開始琢磨戰術.其實細細琢磨起來在這地洞里任何陣都不難布因為地洞本身就是負海拔的在地下地洞的牆壁便相當于地面.

一切陣局雖對"孽魄"而用途不大但如果開門磚塞錯了封在和氏璧中的三魂放出與其七魄合而為一成為惡鬼的話那應該還是有作用的‰到這張國忠觀察了"孽魄"也就是那個"圭鬼"的位置決定在除觀音像那面以外的三面洞壁各布一個"定魂樁(民間墓葬時防止尸變的方法大體上以雞喉或等效材料輔以天干五合圖布之如果死者下葬前有尸變的儉那麼在其墓不遠處肯定會有一處定魂樁如果死者大怨大孽那其墓周圍可能會有兩根或更多傳當年太平天國名將石達開被清軍處死後其墓側竟布了九處定魂樁)"萬一圭鬼成厲鬼這三根"定魂樁"應該能定他個幾分鍾沒問題.

布好定魂樁張國忠深呼了一口氣開始琢磨這三條凹槽"如果我是趙明川我會將正確的一方布在哪呢…?"畢竟塞對死玉的話便能大搖大擺的走出去了要比指望"定魂樁"安全得多.

用手電照了半天張國忠現這三條凹槽的其中兩條都有一個奇怪的共同點那就是在凹槽的中心同樣標了一個符號好似殄文中的某個字符但另外一條卻沒有.

"看來…是這個吧…?"張國忠把死玉心翼翼的塞入了那條沒有符號的凹槽當死玉完全塞入後只聽觀音像啪的一聲從胸口部分裂開了一條縫隙縫隙中不斷有水流出.續而是一陣吱呀呀的聲音仿佛多少年沒關過的鐵門強行開合一樣刺耳至極伴隨著這陣響動整個密室仿佛開始抖動此舉似乎觸動了什麼機關洞內的積水立即開始上漲.

"…塞錯了!??"雖那圭鬼沒什麼動靜但眼前這景象顯然是觸動什麼機關了張國忠此刻已經顧不得觀察定魂樁的效果了飛身上前掀開了玉盒一把抓過裝傳國璽的木盒揣在了衣服里.

然而此刻洞內的水位上漲度出奇的快等拿完傳國璽後至多二十幾秒洞內的水已經由最初的齊膝蓋變為齊胸了跑過去已經不可

能了正在張國忠從腰里擄起登山繩准備往洞口游的時候忽然聽見洞內啪啪幾聲刺耳的響動好似天破但分貝要上很多幾根原本插在岩石縫隙里的雞喉全都飛射到了對面的岩壁上彈入水中也不知道究竟是因為洞內陰氣太重還是這東西太厲害這三根定魂樁硬是連一分鍾都沒撐住.原來還在水中露著個腦袋的"圭鬼"隨著這幾聲聲響的結束撲通一下縮入了水底.

"水漫金山…這姓趙的真是比曹操還*…"張國忠邊問候老趙家祖宗邊拼了命的往洞口處游就在這時候忽然覺得左邊腳脖子忽然被一只手狠狠拽住"啊…"連口氣都沒來得及換張國忠便被拽入了水下.

"我去你娘的…"水下能見度並不是很好張國忠把手電咬在了嘴里借著手電光抽出趙昆成父親的那把短津對面那團黑乎乎的東西分心便刺只感覺撲的一下仿佛對面的東西並沒有躲閃短劍其根刺入了對方的身體水底頓時彌漫起一股黑霧抓著自己腳脖子的手也松開了.

"這劍還挺厲害…"此時密室內的水位已經完全沒頭頂了張國忠無心戀戰占到便宜後用繼續向洞口游.

就在游到洞口正下方剛准備擄出腰間的繩子往上爬的時候忽然覺得身邊一陣水波緊接著便是刺啦一"爪子"正撓在拿木盒的那只胳膊上.

張國忠只覺得一陣鑽心劇痛轉瞬即逝一只胳膊頓時沒有知覺了裝傳國璽的木盒撲通一聲掉進了水里.

"嗯!!!"張國忠咬著手電悶哼著抽出短劍掄圓了照著對面湧出水面的東西又是一劍撲的一下也不知道對面那位被砍中哪個部位了撲通一聲便又沉了下去趁這機會張國忠把劍插在腰間一只手抓住繩子往上爬就在雙腿即將離水的時候只見水中那東西又竄出了水面一口咬在了張國忠的腳上."唔!!"張國忠疼的險些休克急忙抽出短劍咔嚓一下直接把那家伙的脖子砍斷了只見那東西事的半截身子掉在水里撲騰了幾下便不動了而腦袋卻仍然咬在張國忠腳上.

就在這時候只聽轟隆一聲整個密室的底部塌了下去原來密室下是一條湍急的地下暗河與原來密室的地面大概有二十多米的落差雖水流很湍急但聲音並不大這密室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陷阱.

爬到地面張國忠頓感一種不出的委屈和窩囊抽噎著用短劍剃掉了那個咬在腳上的腦袋好歹往傷口敷了點"鷹甲(就是大家熟知的魚骨粉混合雞喙的粉末拔陰毒的效果要好于米)"沒精打采的往回走去.

對于一個曆經千難萬險卻眼看著即將收獲的果實從自己手中滑落的人而傷口的劇痛遠不如心中的痛楚來得厲害一邊走著這個三十多歲的大老爺們竟然嗚嗚的哭開了.

與此同時龍潭外.

李瑞雪和人胄已經打鬧了好幾個回合誰都沒注意老劉頭在旁邊繞著圈的忙活♀時只見老劉頭一臉的猙獰舉起一根雞喉釘著一張泄陰符狠狠往地上一插這李瑞雪和人胄同時一顫仿佛被電擊了一樣分頭往兩個方向竄去但沒竄兩步就好比撞在了厚玻璃上一樣被彈了回來.

"五星鎮彩光照玄冥.千神萬聖護我真靈.巨天猛獸降伏五兵.五天魔邪亡身滅形.所在之處萬神奉迎.急急如律令!!"老劉頭手中握著龍鱗緊閉雙眼口中念念有詞此刻只見李瑞雪和人胄周圍莫名其妙的刮起了旋風而李瑞雪和人胄好比沒頭蒼蠅一樣不時的四處亂撞悲鳴和嚎叫不絕于耳.

就在這個時候張國忠挎著破包有如逃兵一般哼哼唧唧的從龍潭里出來了不遠處的哀號讓張國忠心中立即湧出一股不祥的預感.

"師兄莫非…"張國忠滿腦袋胡思亂想一瘸一拐(剛才那東西咬這一口傷到了骨頭腳疼的幾乎不能沾地.)的順著哀號聲望前"跑"沒出幾步就看見了老劉頭舉著匕正在比劃著什麼.

"人陣合一!"張國忠瞪大了眼睛這可以茅山術里的玩命招這陣布在地上同樣也刻在施法者的身上兩個冤孽此刻好比在老劉頭的身體里困著談及這個"人陣合一"馬真人生前曾囑咐過此乃茅山至奧之術不到萬不得已十拿九穩千萬不要用如果失敗輕則引鬼上身重創元氣重則筋脈寸斷當場斃命.

張國忠不敢叫老劉頭怕他一分神破了真氣而是偷偷的走道草坡底下用銅錢在自己旁邊擺了一個"詐陽陣""陽"指的是太陽或是陽氣顧名思義"詐陽陣"是偽裝太陽或陽氣聚集點的陣法本是嚇唬人用的但張國忠將曾將此陣加以創新和"陽怒陣"的瞬間爆不同這"詐陽陣"在張國忠的創新下已經變成"引法者之陽以詐移法者之氣以攻"的東西也就是這個陣法此刻已經具備了強烈的攻擊性.

草坡子上面的老劉頭並不知道張國忠已經出來了而且就在對面此刻慧已開只感覺陣中的兩團黑氣越來越暗而自己胸口卻有兩團黑氣越來越濃"開!"老劉頭察覺時機已到揮起匕照著自己的胸口就是一劃與此同時陣中人胄嚎叫了一聲隨著一聲刺耳的天破之聲那個黃鼬的腦袋連同半截血淋淋的畜牲身子撲的一聲便從下面的腔子中噴了出來兩團黑乎乎的東西一大一在地上掙紮了兩下便不動了.

人胄雖然除掉了但陣中李瑞雪似乎還是精神頭十足此刻儼然擺出了破釜沉舟的架式人胄倒地後李瑞雪一反了剛才四處亂撞的舉動忽然安靜下來兩只貓一般亮的眼珠死死的盯著老劉頭身邊不時也刮起了風而老劉頭的跟前被雞喉釘在地上的泄陰符忽然斯拉一聲碎成了紙屑慧中老劉頭忽然感覺胸口的另一股黑氣開始快膨脹想壓已經壓不住了.

陣中的李瑞雪似乎也有意識的開始和老劉頭較勁泄陰符飛散之後並不著急進攻而是高高仰起雙手一下下的砸地每砸一下圍陣的銅錢都飛幾個砸到第四下干脆連老劉頭面前插的雞喉也嗖的一聲被崩起老高.

雞喉在"人陣合一"的陣法中代表脈眼也就是陣法的核心作用點雞喉崩飛就意味著此陣已破.老劉頭暗道完蛋只覺得嗓子一甜一口鮮血噴在了胸口慧中眼前一團黑氣越來越濃不斷朝自己慢慢逼近……

上篇:第六十六章 死玉的秘密    下篇:第六十八章 遺憾山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