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六十五章 圭鬼   
  
第六十五章 圭鬼

龍潭外.

看著轉圈的羅盤老劉頭咬著牙強忍著腿上的劇痛出于本能的向後緩緩的移動臉上黃豆粒大的汗珠吧嗒吧嗒的掉在地上.而對面那個人胄的注意力似乎已經完全不在他身上了退了兩步後人胄佝僂著身子一陣悶哼身體周圍很快便又冒出了一團霧氣.

趁著這機會老劉頭從包里翻出了針灸和紗布一針刺入了自己的鎖骨但這次仿佛沒有上次那麼靈了腿傷的疼痛雖減輕了一點但還是難以忍受.

此時只聽草叢里嘩啦一聲跳出來一個人;准確的其姿勢有點像動物園里的猩猩手腳都著地但走路還是用腳手雖然也著地但仿佛不承擔身體的重量.

"不出所料……"老劉頭苦笑草叢里跳出來這位不是別人正是李瑞雪.

此時的李瑞雪已經不再是先前那個膽怕事的車老板了老劉頭用手電晃了一下現其雙眼沒有黑眼球在手電光下像貓一樣閃閃反光;嘴里的牙好象也已經變成了尖牙雙手是黑色的手電光下仿佛雞爪子一樣皮包著骨頭.

"他娘的這是中了啥了……?"老劉頭邊用匕刺破七脈放毒血邊在腦海里搜索自己所知道的沖身類型但憑他的見識還真就沒見過這種沖身的東西"莫非……是中了十八冥丁?"以前老劉頭曾經在一本民間雜冊的記載中讀到過一種法就是"冥丁上身"但並沒詳細解釋這所謂"冥丁上身"的起因與症狀.

李瑞雪慢慢往前走了兩步與人胄和老劉頭之間形成了一個等腰三角形.由于人胄歸根到底應該算是"活物"而老劉頭此時身中陰毒且已挑破七脈,陽氣大衰所以李瑞雪此刻呆在原地不動仿佛是在猶豫應該先拿誰開刀.

人胄畢竟是有一些智商的雖自己身邊有霧氣護身但自己仿佛也知道這霧氣畢竟只對"活物"有效而對李瑞雪這種被沖了身的"准同類"基本上沒什麼作用所以在李瑞雪又緩緩向前走了兩步以後人胄嗷的叫了一聲轉頭便跑.而李瑞雪一看人胄要跑噌的一聲便竄到了人胄的前邊揚手就是一"爪子".人胄伸手一擋只聽咔嚓一下這支遮擋的手立即掉在了地上比用刀削得還快——這一幕看得老劉頭也是一驚按理這人胄也算是個厲害東西了而在李瑞雪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這"冥丁沖身"到底是啥原理?怎麼這麼厲害?

然而讓老劉頭沒想到的是人胄的手掉了後事半截胳膊里立即噴出了一團黑霧李瑞雪被黑霧包圍後立即出一聲悶嚎開始像沒頭蒼蠅一樣在地上掙紮著亂滾(黃鼬的看家本事就是在遇到強敵的時候釋放異味麻醉敵人而後伺機攻擊或逃跑.而此時人胄的這個招數顯然是由黃鼬本身的習性演化而來的只不過此時的黑氣顯然不單單是異味那麼簡單了.).

借著這股黑氣人胄警告般的咝咝了兩聲蹦達著又要逃跑≌跑出沒兩步李瑞雪從地上爬起來又跳到了人胄的前邊不過這次他好象也長心眼了並沒有像剛才一樣直接進攻而是哼哼著繞著人胄左轉右轉.而人胄這時則充分顯示出了動物的本性時不時的用腦袋對著李瑞雪嗷嗷嚎叫示威但卻不敢主動出手攻擊.

李瑞雪和人胄彼此僵持的同時老劉頭一狠心干脆把腿上被撓破的傷口連皮帶肉一股腦用匕割了下去好歹用紗布一包從包里抓了把礞石粉撒在了自己身上以掩蓋陽氣咬著牙開始在這兩個東西旁邊折騰了起來……

此時的密室內張國忠又心翼翼的走到了對面的死尸跟前打開手電仔細的觀察了半天.

"莫非是……看錯了……?"張國忠不停安慰自己"他娘的趕緊拿東西走人……"是死是活他娘的先出洞再‰罷兩三步趟到了玉盒旁邊伸手去拿玉盒可是一用力才現這玉盒干脆是和觀音像連在一起的.

"算了……"張國忠就這點不好愛沖動見玉盒拿不下來干脆一匕挑開了玉盒伸手拿出了里面的木盒還挺沉.

剛要把木盒往包里裝張國忠忽然聽見身後嘩啦一聲很大的水響.

"啊!!"這聲響嚇得張國忠手一哆嗦木盒啪啦一聲掉進了水里因為重量比較沉所以雖是木盒卻沉了底.

"你娘的要麼就來個痛快的!要麼就別……"張國忠大罵著一回頭渾身的毛孔立即收縮了——只見對面的碎石堆上空空如也剛才的死尸已經不見了.

"出來!!"他邊低頭在水里摸木頭盒子邊大吼壯膽就在自己一蹲下時忽然感覺有什麼東西滴在了自己的腦門上用手一摸黏黏糊糊的趕忙抬頭用手電一照嚇得渾身一激靈——只見洞頂上貼著黑糊糊一片正是剛才的尸體.

這尸體被手電光一照哼了一聲直接就撲了下來∨國忠趕快就一蹬地整個人向後橫著飛了出去哐當一下就撞在了洞壁上手電也啪啦一下掉在了洞壁的一個石台子上.而尸體嘩啦一聲撲了個空大字型拍在了水里之後迅又站了起來.

手電在石台上光線剛好照著對面正好給張國忠騰出一只手.他緩緩的站起身干脆把短劍也抽了出來喘著粗氣觀察對面那東西的動靜.

僵持了大概一分鍾對面這位黑爺爺就站在自己撲下來的位置一動不動∨國忠心翼翼的走到了這東西旁邊冷不丁揮出一短劍撲騰一聲這東西的腦袋落到了水里簡單的連張國忠都沒想到.

掏出羅盤現指針沒什麼動靜"怪了……"張國忠揚起一腳把對面的半截尸體踹翻在水里回頭取回手電繼續回到原來的位置找木盒.

撿起木盒張國忠的心簡直就要跳出來了當年皇帝老子都無緣一睹的傳國寶璽此刻就在自己手里!無數奇人異士追逐了數千年的寶貝此刻竟然被自己找到了!這種興奮的心讓張國忠已經把眼前的握忘得一干二淨全部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在了手中的木盒子上.

掀開盒子張國忠用手電仔細觀察了一下雖受光線所限看不出玉石內部的質地但單憑其表面那種引人垂涎的光澤分析這傳國璽就比先前王子豪的那塊毒玉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玉璽的一角確實與傳中的一樣為黃金所補拿出玉璽一看"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八個蟲鳥篆字赫然醒目.

"滄江(長江)滄曾(長城)黃三(黃山)黃河在我心中重千斤……"把玉璽放回木盒裝進背包張國忠甚至開始學著歌手的語氣哼哼起流行歌曲了.幾個月的死里逃生,艱難險阻此刻終于有了結果中國最大的千古之謎即將被自己揭開不定自己還能留名青史呢!此刻雖然還身處險境但所有的潛在握早已被張國忠拋于腦後.

就在張國忠美滋滋的回到了洞口准備順著繩子往上爬的時候忽然被一雙手死死的抱住;而後往後一躍唰的一下就跳回了觀音像的旁邊∨國忠掙紮著一回頭嚇得險些沒尿出來剛才明明被自己砍掉腦袋的死尸此刻腦袋竟然又回來了而且還多了兩排牙——這張臉早就看不出哪是眼睛哪是鼻子了但在大概是嘴的位置上卻比剛才多出了兩排鯊魚般的利齒呼呼的往外滋著黑氣.

"啊!!!"張國忠使出了吃奶的勁想掙脫抱住自己的雙手但這雙手就猶如鐵索一般任由他怎麼使勁仍然抱得死死的.然而最讓張國忠絕望的並不是這雙抱著自己的手而是這雙手上的指甲此時竟然飛快的長了出來幾秒鍾的功夫就長了兩三厘米長;指甲生長的方向正是自己的胸口.

齜著牙張國忠拼了命的拽出了問天噗噗的往身後亂紮;但此刻自己的胳膊被死死的抱住只能用上手腕的勁紮了三四下後面這位壓根就沒有反應眼看著指甲就要紮進肉里了.

張國忠也瘋了雙腳拼了命的一蹬地撲通一聲就和後面這位一起倒在了水里.

倒在水里後張國忠又是一陣郁悶身子底下這位黑爺爺並沒松手而自己的臉反而被水沒了拼命抬頭才能呼吸不過倒是有一點好胸前的指甲倒是不長了……

"***不讓我帶走是不是?"張國忠終于明白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了.在中國古代曾經有過"圭鬼"的傳.圭指玉圭是戰國時期大臣"朝勤禮見"時用以區分等級與職能的禮器;在當時大臣死後入葬時往往有"奉圭入槨"的禮儀就是手里拿著玉圭裝入棺槨而一些不願放棄生前高官尊位的"官迷"大臣其魂魄有時會宿寄于玉圭之中就會變成所謂的"圭鬼"♀種鬼本不屬惡鬼但如果尸身手中的玉圭被拿走的話就要另當別論了.

在曆代的盜墓者中曾經流傳著一種法叫"甯拾糠秫不攜圭"意思就是甯肯撿一團糟糠回去也不能把(死者手中的)玉圭拿走其原因就是害怕由此激怒"圭鬼"引起起尸.雖不是每一個手里拿著玉圭的死者都會因玉圭被拿走而起尸但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這種敏感的東西還是不動為妙.

"他娘的真夠狠的……"張國忠暗道倒黴在現在看來這趙明川肯定是將下面這位大叔的魂魄封在了傳國璽之中而後人為的制造了一個守璽的"圭鬼"如果不以某種正確的方法拿璽則肯定會被這個圭鬼纏住.

"冷靜……"張國忠又想起了師傅的教誨遇到握一定要冷靜只有冷靜的思考才能找到破解危機的方法.

強伸著脖子換了一口氣後張國忠開始在這幾個月的經曆中尋找線索……"玉璽……玉圭……"張國忠恍然大悟會不會是……

上篇:第六十四章 人胄    下篇:第六十六章 死玉的秘密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