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六十三章 觀音像   
  
第六十三章 觀音像

"他娘的瓶子……"擰干了衣服張國忠拼命的琢磨現在看來那些瓶子絕不單單是"施降用品"那麼簡單很可能和整個十八冥丁的破解有很大關系趙昆成的老爹身為趙氏傳人不可能不知道十八冥丁的威力如果此人在沒拿到"敲門磚"的況下敢只身獨闖明其至少在理論上已經找到了十八冥丁的破解的方法只不過在實際操作時出了差錯而已.而此時自己手頭上的這個所謂的"敲門磚"在拿到傳國璽後還管不管用仍是個未知數眼下最穩妥的辦法就是破掉十八冥丁以絕後患而事到如今唯一的線索只有那些惡心人的瓶子.

穿上濕漉漉的衣服張國忠決定再回趙昆成老爹的尸身處走一趟仔細檢查一下那些瓶子.

與此同時龍潭外.

拿著羅盤老劉頭找到一棵參天大樹指針的跳動仿佛就是因此而起.

這十八冥丁並未在名門正派的文獻中記載過僅有一些民間雜冊的手抄本傳于現世且不同的雜冊描述得也不一樣什麼的都有.起初對羅盤的過于依賴讓老劉頭也沒把這十八冥丁放在眼里看羅盤指針的擺動充其量和三五十年的修仙畜牲差不多但剛才自己與泰戈宋寬同時中降的一幕讓老劉頭不得不加了十二萬分心.

扒開腐爛的落葉老劉頭現大樹的根伸到此處便被人為的砍斷了斷根之外的地面其平整程度和周圍土地有很大地不同顯然被動過.

"就是這了…"老劉頭摘下背包取出一塊死玉心翼翼的擺在了斷裂的樹根前之後用匕輕輕的在土上挖了起來.按老劉頭的想法這十八冥丁應該和"八仙局"有類似的地方最可行的破解方法便是化解怨氣先讓惡鬼成野鬼再度進輪回.故此應該先擺一個"地火陣(這是一種以赤硝為原料的陣法本來成本很高民間也很難弄到這種東西但宋寬可是中科院的專家沒費什麼力氣便找地質所的同志要來了一大瓶子按份量算足有一斤多足夠十幾次地火陣的.)"先把惡鬼逼入死玉然後以桃木盒裝起死玉在遠離脈眼的地方造一個"鬼塚(和衣冠塚一樣鬼塚葬的並不是死者的尸身而是魂魄)"如果惡鬼怨氣太重就直接布七關困之再以符經反複泄其怨氣最多一個時辰也應該成野鬼了.而當魂魄度完畢進入輪回以後桃木盒子和死玉還可以再利用.

想的是挺天衣無縫的但實際況卻讓老劉頭出冒出了一腦袋的霧水.

沒幾下便碰到了一個硬梆梆的東西埋地很淺看來這就是十八冥丁中的脈眼("冥丁"的尸身)深挖了幾下老劉頭現自己挖到的是腿骨便掉過頭來算好了長度開始挖另一面可這匕剛往地上一紮便砰的一下碰到了什麼硬東西埋藏的深度比腿部淺了不是一點半點.

"怪了…—非這人是斜著埋的?而且還他娘地有陪葬?"老劉頭也不知道下面埋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但聽聲音不象是人的骨骼倒象是陶瓷或玻璃器皿.

"這他娘的是什麼玩意?"剝掉爛樹葉子老劉頭現這是個玻璃瓶子.映著手電光往瓶子里一看里面裹的仿佛是一個人耳朵.

就在老劉頭看的時候忽然感覺迎面一陣陰風刮的很不自然.

"誰!!!?"老劉頭也是一個激靈用手電往前一照啥都沒有.但眼睛的余光仿佛看到瓶子里的耳朵自己動了一下♀一下可把老劉頭嚇壞了趕緊又把瓶子埋了回去.

"他娘的不碰你這邪門行子了.∪布我的陣再…"老劉頭剛想往下挖忽然又覺得不對勁按理趙明川應該生活在清末民國初的年代那個年代應該沒有這種密封性良好的玻璃瓶那麼這個脈眼旁邊的玻璃瓶很可能是後人放進去的……?

想到這里老劉頭和張國忠一樣立即聯想到了趙昆成和他那個一去不反的爹.但是……如果按泰戈的分析趙昆成和他老爹都沒拿到傳國璽既然沒拿到東西放這個東西干什麼用?此刻老劉頭站了起來沒敢再繼續挖"或者他們已經拿到了傳國璽十八冥丁已破?不對呀剛才老哥仨連吭都沒吭一聲就被摞倒了明這個十八冥丁還是余威尚存的而且如果趙昆成已經拿到了傳國璽還拼了老命拿那個敲門磚干嘛…"老劉頭越想越亂這個憑空蹦出的瓶子好象讓當初所有順理成章的假設又開始前後矛盾了.

看著羅盤上蹦蹦跳跳的指針老劉頭只能硬著頭皮開一次慧眼了雖然不大擅長但此刻別無他法.

盤腿坐在地下閉上眼睛老劉頭不斷的深呼吸以求平心靜氣少過了二十多分鍾坐的老劉頭腿都麻了這慧眼才勉勉強強的開開此時只見一團暗灰色的霧氣集中在剛才埋瓶子的位置而埋尸身的位置並沒有什麼異常看來問題就是出現在瓶子上而那些灰霧並不象是一般惡鬼惡降而象是一種修仙的畜牲所出的氣息.

"難道是畜降?"睜開眼睛老劉頭再次剝去了瓶子上面的浮土……

撿起了剛才的瓶子拿出羅盤湊到瓶子眼前現羅盤有一點微弱的反應.但稍微離遠一點指針的反應都會消失好象不是什麼厲害的玩意或者不經過降師施術根本就沒什麼害處.

在枯骨周圍找了半天張國忠並沒有什麼新的現索性把這四個瓶子也裝進了包里趙昆成的父親帶著的東西不准真能起點作用呢……

熟悉了路線張國忠干脆裝起了羅盤快步返回了白龍溝"他娘的還得再下水……"張國忠很不願的二次游過水溝從對岸順著白龍溝向上游走去.

約麼走了半個來時張國忠抬頭看了看星象掏出羅盤對照著宋寬根據古圖照片精確定位的山體地圖把那個"廟"的范圍確定在了三十米左右見方的一片區域打起手電大概一照百分之百的野山窩子沒有任何人工修築的痕跡除了一棵半大不大的樹外全是荒草和亂石頭唯獨這棵樹顯得鶴立雞群.

來到樹下張國忠確定這是一棵棗樹以前在農村不少社員都在自家院子里種.

"棗樹?"張國忠感到很是奇怪棗樹長得慢以眼前這棵棗樹的粗細少也得有個五六十年的樹齡這麼多年的開花結果樹下竟然沒長出一個樹苗明棗樹的種子在這里根本就不可能天然芽而且更奇怪的是這棵棗樹怎麼看怎麼象以前社員院子里種的家養品種不象是山里的野生品種.

"莫非…"張國忠在樹下仔細的找了起來此刻對于這棵棗樹唯一的合理猜測解釋便是由趙明川或者趙昆成的父親所栽其目的很有可能就是藏寶地的坐標.

果然在離樹五六步遠的地方張國忠很快注意到了一塊大石頭從外觀看體積不但張國忠用手搬著一較勁竟然能挪動看來石頭內部已經被鑿空了.

搬開石頭只見一個直徑不到一米的黑窟窿仿佛一口井豎直通了下去用手電照了照下面仿佛還有水扔下一個石頭張國忠聽了聽聲音好象並不是很深.

從包里掏出繩子拴在棗樹的樹干上張國忠把匕叼在嘴里順著繩子緩緩地下了窟窿.

洞內的水僅到膝蓋.兩腳著了地張國忠用手電照了下四周現這原來並不是一個人工的洞穴而是類似于巴山藏寶洞那樣的半天然半人工洞穴洞穴面積不是很大也就三十多平米洞壁三面是天然的一面則由人工修鑿在人工修鑿的洞壁中央是一尊借著岩石的天然凸起雕刻的觀世音菩薩坐像大跟真人差不多但與廟里供奉的觀世音象卻不大一樣:這尊觀世音像手中拿的並不是玉瓶而是一個玉盒.

"莫非是這個?"張簡單觀察了一下石洞現沒什麼可疑的地方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把繩子系在了腰里心翼翼的走向玉盒……

此刻龍潭外.

老劉頭正琢磨著忽然聽見遠處傳來一連串清脆的槍響.

"壞了!"老劉頭也顧不得琢磨了好歹收拾了一下東西三步並兩步開始往回狂奔剛跑沒多久便看見兩束手電光從不遠處搖搖晃晃的迎面而來.

"秦爺……!是你嗎?"老劉頭大吼.

"劉……"對面的人顯然是秦戈喊了一聲劉字手電光忽然一晃光點一下子就落到了地上緊接著就是一聲慘叫和好幾聲槍響.

"秦爺!你堅持住!"老劉頭想不通秦戈他們所處的那個相對安全的草坑子此刻為什麼也出事了難道和自己挖出那個瓶子有關?那自己為啥沒事?……

上篇:第六十二章 瓶子    下篇:第六十四章 人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