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六十二章 瓶子   
  
第六十二章 瓶子

不看則已這一看確實把老劉頭嚇出一身汗順著李瑞雪手指的方向一線灰綠色的云團飄向天邊借著月光顯得格外別扭.在民間這種綠色的云團曾一度被人們認為是"地震云"傳在唐山大地震前幾個時有一些郊縣的農民就看見天邊飄著這種綠色的云彩但在茅山術中此云名為"血舌"或"血喉"確是血光之災的前兆.

"你怎麼不早!?"老劉頭也顧不得畫圖了三步兩步竄上了石崖子"國忠!!回來!國忠!!!"一手電照下去黑漆漆的一片不見張國忠的身影.

"嘿!"老劉頭一跺腳恨自己心不細未觀天象但此時前方就是十八冥丁的脈眼沒有那塊死玉作"敲門磚"自己也不敢硬闖只能咬著牙退到了剛才的草從.

"秦爺…這個給你…"老劉頭非常非常非常不願的把自己淘汰的"斬鐵"匕遞給秦戈"現在開始你們幾位千萬不要離開草地秦爺你拿著這個看見邪門歪道一律當草人砍…還有這個每人一張…"老劉頭又給每個人分了活符,五心符各一張然後用匕在地上畫起了圖.

老劉頭這次在地上畫的符和往常不一樣先用匕剔槽而後以朱砂撒進去(此符名曰"陰陽符"俗稱"兩界符"原理與前文提到的"雷池"相似.但正好反著惡鬼牲畜會把符內錯認為是白天輕易不敢進入)待符畫完後秦戈,宋寬,李瑞雪三人完全被亂七八糟的朱砂圖案圍了起來.

"別出來…我等會回來……秦爺這里……交給你了!"老劉頭撇著嘴第一次跟秦戈抱了個拳.

按古代的"敲門磚"這東西往往都下過特殊的符咒有雙刃劍的效果.既能保平安又能挑怨氣.之所以剛才有事就是因為這個"敲門磚"而之所以張國忠沒事也是因為"敲門磚"此刻張國忠雖然安全進去了但是否能夠安全出來還是個未知數大多數"敲門磚"只管"敲門"不管"送客"拿了寶貝之後敲門磚可能失效此時如果十八冥丁未破張國忠很可能連尸都找不到.

秦戈注視著這位從來沒有恭維過自己的老戰友微笑著一點頭從腰里拔出槍遞給宋寬"阿寬這個你拿著…"宋寬接過槍熟練的打開閉對這四外瞄了瞄.

"你…你…們…這…不會是…真…真…真槍吧……!?"此刻的李瑞雪只覺的兩腿軟普通一下癱在地上心里暗道倒黴這群祖宗不但到處招神惹鬼身上還帶著槍自己這到底是作了什麼孽啊!跟這幫爺爺湊在一起當初要是早知道這樣別給2oo塊錢就算給2oo個金元寶也不來啊……

其實對破這個所謂的十八冥丁老劉頭心里也沒底(連趙昆成老趙家自己的嫡傳子孫都不知道怎麼破老劉頭一個外人怎麼會知道?)因為一來此陣無定數死者的死法不同埋葬地點不同破解方法就不同二來而此刻正是凌晨四周一片漆黑看山體走向也是不可能所以也只能憑借羅盤走一步看一步了…

帶著死玉張國忠高一腳低一腳得走了也不知道多久終于順著道進了龍潭.

"這都哪對哪啊他娘就…"張國忠用手電照著四周試圖將地形和地圖上標的對上號但此刻兩旁的山壁正像自己先前估計的那樣越來越寬手電的照亮范圍已經漸漸不夠了……

罵著罵著張國忠忽然感覺腳底下忽然被什麼東西一絆撲通一聲摔了個大馬趴手電一下子摔出了老遠.

"日他娘!擺陣還不夠還他娘的整絆馬索……!"張國忠罵罵咧咧的用手一摸腳底下感覺絆自己的東西疙里疙瘩一大片或者見棱見角或者軟軟囔囔好像還有金屬的東西.

"你娘的…"張國忠膽子雖是墳地里練出來得但此時此刻也不免一身冷汗因為眼下這個東西越摸越象一具枯骨.

"這位大哥我要是能活著回來再…"張國忠往前摸了兩步黑揀起手電往回照了一下頓時汗毛根都立了起來剛才絆倒自己的是一具枯骨沒錯但這具枯骨死象也太邪了顯然是死前中了什麼東西只見死者右手從肋骨間插進左胸的心髒的位置指關節直接從左後背插出而左手則是從肋骨的底部直接豎直向上穿過胸腔關節一直捅到下巴.

"祖師爺保佑…"張國忠咽了口唾沫湊到枯骨的近前只見枯骨身上還有一些殘留的布絮但大部分衣冠已經伏侍殆盡看不出是什麼年代得人.其腰間別了一把比匕稍長的短劍枯骨處不遠還有另一個頭骨但看骨骼的腐蝕程度其死亡年代顯然比這幅枯骨要久遠不少從頭顱下面的脛骨的切面看像是被利刃一刀斬斷的然而在頭顱的周圍卻沒有尸身.

"難道…這是趙昆成的父親?"從腰間的短劍看眼前這幅枯骨顯然也是個行家里手這讓張國忠不得不聯想到了把兒子扔在孤兒院自己一去不複返的趙昆成的父親但如果他真是趙昆成的父親為什麼要硬闖十八冥丁?難道他不知道敲門磚這回事?或者有其他原因讓他胸有成竹但行至此處卻遇到了沒算計到的玩意?再或者莫非這只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同行誤闖了十八冥丁?

蒙著一腦袋的霧水張國忠把枯骨掀到一邊現其身子下邊有個早已腐蝕得不成樣子的皮兜子打開皮兜子只見里面裝了一堆密封玻璃瓶接著手電光張國忠在一陣干嘔中很快確定了死者的身份:就是趙昆成的父親!因為這些玻璃瓶中放的不是別的全是人的眼睛手指或內髒都泡在一種粘糊糊的液體中張國忠數了數一共四個瓶子隨時隔多年但這些瓶子密封甚好內部的髒器連帶那些半透明的液體看上去都沒有變質如此惡心的東西想必也只有"趙氏降術"才用得到……

"他娘的活該…"張國忠把這些密封的玻璃瓶扔在一邊啪嚓一腳揣碎了枯骨"度就免了呆會老子回來給你安排個永不生的法事…"罷順手將其腰間的短劍扯了下來別在了自己腰間這短劍雖在此刻沒有功夫鑒定但應該也是一等一得古貨沒准比問天還好也不定呢……

打起手電張國忠繼續擦著黑往里走此時亦可從山縫里斜著長出來的大樹擋住了去路屬下傳來了潺潺的溪水聲.

對照著地圖張國中放撫摸到點門道了按李瑞雪的法如果圖上的兩條線不是路而是水的話那麼要錢的這條溪水肯定就是兩條白龍溝的其中一條再往前看應該還有一條溪地圖上所謂的廟就應該在兩條溪的中間只要順著溪水往上游走就能找到那個所謂的廟也就是最可能藏著和氏璧傳國玉璽的地方.

挽起褲腿張國中糖入了溪水.知覺的冰冷刺骨剛走沒兩步忽然前腳一空撲通一下整個人再到了水里.

原來這條溪雖看上去並不怎麼寬但也絕對沒有張國忠想象中的那麼淺不是挽起點褲腿就能趟過去的等落水後張國忠才現此溪至少有兩米寬且水下的暗流也比較湍急.由于冷水的忽然刺激張國中不但嗆了一大口水最要命的連手電也沉到溪底了深山的夜晚伸手不見五指沒有手電是不行的雖溪水冰冷刺骨張國忠還是咬著牙一個猛子紮到了溪底去撈手電.

溪水很清澈借著手電的光張國中在水中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忽然覺得溪底手電掉落的地方也就是那棵山縫里長出的大樹的樹冠正下方十分特別明顯要比溪流的其他地方寬出許多且由人工修繕的痕跡就連溪底也比其他地方平整最怪的就是溪底平坦區域的中央有一個用石頭搭成的台子看石頭的外表粗糙程度明顯是從岸上搬下來的好像是用來固定什麼東西的而且看石頭的大和溪四壁的人工痕跡也顯然不屬于同一次工程所造.

浮上水面換了口氣後張國中又一次紮進了溪底用手搬起了壓在市台子最上面的石頭用手電一照頓時糊塗了.市台子里固定的不是別的東西而是一個瓶子和趙昆成父親的那個皮兜子里裝著的瓶子一樣瓶子里黃乎乎的不知道裝的哪個器官.

上了岸張國忠滿腦袋的問號這個趙昆成的老爹到底想干什麼?是想來取寶貝還是給他老子加固城防?往溪水底下放個瓶子到底是什麼意思?他包里還有好幾個一樣的瓶子跟這個藏寶地或者跟鎮寶的十八冥丁到底有什麼聯系?那個沒身子的頭顱是怎麼回事?他的死又跟這些破瓶子有什麼關系?…

上篇:第六十一章 敲門磚    下篇:第六十三章 觀音像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