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五十五章 強弩之末   
  
第五十五章 強弩之末

老劉頭刻的不是別的正是一個大號的"泄陰符"要這茅山的"泄陰符"可真是個好東西時候打預防針流行肝炎打肝炎疫苗流行流感就打流感疫苗但有一種東西叫"免疫球蛋白"不管流行啥病打了都管用.在茅山術中這"泄陰符"就好比這個免疫球蛋白茅山術有云"人為陽鬼為陰畜牲于陰陽之間至陽則靈至陰則孽."意思就是"人的屬性是陽而鬼的屬性為陰畜牲的屬性介于陰陽之間如果陽氣過重就會成為靈獸陰氣過重則會成為孽獸."這泄陰符的原理也正在于此不管你有多厲害只要"泄"掉你的陰氣惡鬼變野鬼孽畜變善畜對付惡鬼畜牲都有效而眼下對于這種知之甚少的降術泄陰符無疑是最佳選擇.

刻好泄陰符老劉頭把地上睡的口水橫流的壁都拖到了符的輪廓上而後用匕把那個裝碎尸的箱子到了符的中間.不用看也知道老劉頭也要"借陽".

"隳降破了看你還有啥招…"老劉頭想罷用同前在箱子周圍擺了一個七關把箱子圍在中間從懷里掏出一把朱砂嘩啦一下撒在箱子上撲的一口真陽涎吐在了箱子里的碎尸上(箱子的皮面先前已經被老劉頭豁開了)此時只聽門外七叔出了一聲刺耳的叫聲隨後一個黑影噌噌的竄向老劉頭有如閃電.

"給我躺下吧!"老劉頭眼珠子里都瞪出血絲了卯足了勁一匕紮在了箱子中間噗嗤一下血漿于不知道哪來的黑水濺了自己一臉此時七叔忽然聽在了離自己僅有一兩米的距離上撲通一下倒地這回可不是睡覺只見七叔嘴里撲撲的往外吐起了白沫.

撲通一下老劉頭也坐在了地上只感覺眼前一陣模糊用手抹了一下嘴角在手電光下一照老劉頭心一涼——剛才的真陽涎顏色是黑的……

黑血不看則以這一看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剛才確實是意志力制勝老劉頭忽然感覺腦袋一暈視野逐漸模糊了起來呼吸也漸漸困難.

吱的一聲一兩吉普車停在廖家大門口張國忠秦戈從車上下來跑進了大廳只見老劉頭和七叔都躺在一個履行箱的邊上嘴里滿是白沫∵近旅行箱張國忠倒是沒什麼感覺(真仙台的"闐鬼"可比這個惡心多了)只不過秦戈連連干嘔只見一箱子的碎尸連腦袋都切成了兩半中間插著把匕黑水濺的四下都是.

"張掌教!"秦戈和張國忠分別抱起七叔和老劉頭"這里生了什麼!?"

"不知道!想必師兄和趙昆成對著干來著…"張國忠扒開老劉頭的眼皮只見老劉頭連眼睛里都沁著黑水."師…師兄!!唉!都怪我…!"張國忠從包里掏出一塊死玉塞到了老劉頭嘴里.

依秦戈的豪邁看七叔的傷勢倒沒什麼反倒這老劉頭脈象孱弱隨時都有生命握.

"張掌教我現在去叫醫生!"秦戈一把抄起茶幾上的電話.

"不用了!秦先生你先幫我看著點周圍萬一那個趙昆成來了!就殺了他!"此刻張國忠看到了老劉頭脖子上的傷痕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只見兩條黑印順著兩個破口一直延伸到了胸口.

"他娘的這筆賬老子豁出命也要跟你算!"張國忠恨的牙根癢癢繃著一臉青筋用匕挑破了老劉頭的七脈然後用銅錢在他周圍擺了起來.

隨著張國忠一聲大吼老劉頭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黑水黑血不斷從七脈往外湧張國忠干脆撕開老劉頭的衣服開始用嘴吸老劉頭的傷口以及七脈忙活了近半個時七脈的破口終于流出了色的血刺啦一聲張國忠把身上的衣服撕成了條直接給老劉頭包上了此時阿光晃晃悠悠的坐起來了看見眼前的景磕磕巴巴竟然一句整話也沒出來.

"阿光先生!"張國忠忙活著給老劉頭包紮"醒的正好快幫我去弄點米來!"

"…噢噢明白!"阿光抬屁股剛要走忽然被絆了一跤低頭一看"老…老爺…!?"

"阿光先生!七叔沒事!麻煩你快去找米!"張國忠心急如焚雖然老劉頭的傷口已經出血了但傷口周圍的肉還是黑的明陰毒還沒完全排出去.

不一會阿光手忙腳亂的拿著好幾袋子東西過來了"張…張先生…我也…搞不清哪個……是米你…"張國忠用匕挨著口袋割了一下還不錯真有一袋米.

抓出一把米張國忠站起身拿過茶幾上的茶壺用茶根把米攪和了一下將就著敷在了老劉頭的傷口上.

此時只聽門外的吉普車動的聲音"誰!?"秦戈和阿光抽出槍直奔門外只見吉普車轟的一聲向前竄去"站住!"秦戈瞄准吉普車砰砰的開槍阿光更是來恨的照著吉普車叮叮當當就是一梭子子彈.

不知道是打中里邊的人了還是槍彈打碎了風擋玻璃阻擋了視線只見吉普車筆直的朝著房子一處突出的部分撞了過去哐當一下不動了.

此時張國忠也從屋里跳出來了抬頭一看二樓七叔的屋子窗戶開著這子擺明了就是沖著這塊死玉來的看屋里的形像是想讓七叔和老劉頭同歸于盡.

"出來!"秦戈舉著槍湊到吉普車跟前一把拽開車門只見一名白老者靠在駕駛椅上奄奄一息嘴角不時往外淌黑血.

"趙昆成?"秦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上次在廖家祖宅迷迷糊糊的看見趙昆成現其已經老的跟自己差不多了當時還以為是自己神志不清時的錯覺而此刻的趙昆成比上次還誇張看臉上的皺紋歲數儼然已經和七叔不相上下了.

"哈哈哈哈…"看來這趙昆成的確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嘴里一邊淌黑血一邊笑"秦戈…我應該第一個除掉你如果不是你干擾我殺那子現在躺著的應該是廖七…"

"你的目的是什麼?錢?"此時張國忠已經站到了七叔旁邊恨不得一刀戳死眼前這個老不死的.

"哈哈哈…"趙昆成滿臉的不屑"你們以為…贏了我就能達到目的?…我知道你們想要的是什麼…那是我趙家的東西…你們一輩子別想得到…一輩子別想……一輩子…"趙昆成著著一口黑血吐了一身前胸一挺一命嗚呼…

"唉!"秦戈氣的用手狠狠一砸車門本以為還有消的線索又斷了…

兩天後…

張國忠被一位姓黃的律師從警局里帶了出來"張先生你也太傻了!"黃律師擦了一把汗"他們問什麼你什麼…你知不知道這樣做後果會很嚴重?"

"後果?什麼後果?"張國忠一臉無辜"我實話實而已我又沒殺人…腳正不怕鞋歪啊!"張國忠以為香港也實行"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呢.

"我知道你沒殺人!"黃律師哭笑不得"照你的話再下去會被送去青山醫院的(精神病院)!我跟他們解釋你有輕度妄想症才勉強把你帶出來記住啊以後見到律師之前一句話都不要!"

"律師?"張國忠聽過這麼個職業但按自己的理解律師好像應該在檢察院或公安局上班工作性質大概是在法庭上跟檢察院的同志或民警一起審訊罪犯到香港可真是長見識原來律師還能站在自己這邊…"原來您是律師!?"張國忠就跟見了電影明星一樣"幸會幸會!"黃律師都快哭出來了費了半天勁對面這位竟然不知道自己是干嘛的…

在伊莉莎白醫院的一間私人病房中張國忠見到了剛能下地的七叔和還插著氧氣管子的老劉頭.

"師兄…"張國忠坐在老劉頭床邊眼睛濕潤潤的"我對不起你…"

"別他娘喪氣話!"老劉頭斜眼看著張國忠"那個姓秦的呢?都他娘是他出的餿主意把它叫來讓我罵一頓!"看老劉頭這精神頭好像完全不像有必要插氧氣管的人.

"他還在警局呢…"七叔湊上來了"劉先生真不知道怎麼謝你好!"你的事阿光已經和我了…

"阿光?"老劉頭瞅著七叔"我救你的時候他還做夢哩!你是不知道啊!當時我……"老劉頭指著自己脖子上的傷口一通添油加醋把七叔聽的臉都白了"劉先生!你可是我廖家的恩人啊…"著要給老劉頭鞠躬…

由于傷口過于怪異老劉頭又被留院觀察了十來天養的滿面光又轉移到七叔家喝參湯了.有錢人就是不一樣此刻趙昆成已死七叔也不再有什麼顧及了僅僅1o天功夫祖宅便又被打掃一新所有的仆人加壁拖家帶口已經又搬回祖宅了.

"師兄秦先生應該從局子里出來了吧?怎麼不見他人影?"張國忠覺得奇怪這不像是秦戈的作風啊雖這個人總是神龍見不見尾但那塊死玉里顯然還藏著大秘密他不可能不感興趣的…

"鬼知道…沒准上哪喝悶酒去了唄…聽那個趙昆成的意思咱有生之年是看不見和氏璧嘍…"老劉頭也是一番惋惜從巴山到香港費了那麼大的勁還是撲空了.

"張先生劉先生老爺請你們過去一下…"二人正聊天阿光進屋了.

"張先生你這次不會再有什麼事了吧?"七叔最後找張國忠確定"你挖出來那塊東西不會招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吧?"

"七叔我用腦袋保證…"張國忠微微一笑"絕對不會有事您祖宅的風水在我看來在香港是數一數二的絕不會有問題."

"這個是一點心意咱們萍水相逢你們卻舍命相幫我非承動!"著把一張紙塞到了張國忠手里.

張國忠也是一陣激動心想可算拿到勞務費了可仔細一看又傻眼了這是什麼?

"七叔這是…"張國忠認得支票但眼前這張花花綠綠的東西密密麻麻清一色全是英文還真沒見過.

"張先生劉先生你們救了我廖家現在我的命都是你們給的我也不知道給你們什麼好那把匕咱們有在先我就送給張先生你了這是一張五千萬的渣打銀行本票…"(銀行本票是由銀行簽署的現金兌換票據不用出示任何證明或辦理任何繁瑣手續可直接無條件從銀行提取現金.)

五千萬!張國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去了趟大巴山險些全軍覆沒才從王子豪那連蒙帶嚇唬敲竹杠敲出了五百萬不到就覺得這錢已經花不完了這次等于是一下敲了十個王子豪啊!且不這銀行本票到底是干什麼用的但單就五千萬這個數額而就算是日元都夠本了.

"這…"張國忠還有點不好意思.

"張先生這是你們應得的對了我聽劉先生喜歡收集字畫我以前附庸風雅過一陣也收集了一些但現在也沒心思弄那些了這點東西聊表寸心…"七叔邊邊拿出一個講究得有些誇張的裝畫軸的紙筒"這是我從大英博物館買的我認識博物館的一位理事了半個月好話他們才肯賣給我…"畫軸打開山水磅礴云淡風高等七叔將畫軸展開到落款老劉頭又笑了這個名字太熟了……吳道子(唐代著名畫家唐玄宗曾感歎道:李思訓數月之功吳道子一日之跡皆極其妙)看來正堂的李思訓那幅鎮宅之寶可以往邊上靠靠了…

"如果二位不嫌棄…消能在這里多住幾日…"七叔忽然支支吾吾起來"那個…那個…"

"七爺您放心我們肯定會幫你找那個什麼地契的!"老劉頭此刻心級好別是找地契有了這幅吳道子的畫讓他再跟趙昆成打一架都行…

七叔一聽臉上立即笑成了一朵花連聲道謝在七叔眼中這兩位不是人是神仙天底下有神仙找不到的東西麼?

干就干兩人各帶一隊人馬從祖宅兩邊往中間開始找起.

話回來論降妖除怪可能兩個人還在行但就找東西而張國忠和老劉頭跟那群女傭沒什麼區別偌大一個廖宅打著羅盤找"馭鬼樁"尚且要做半個月的打算找地契這種毫無指向性的東西豈不是要找到來年過年?

二人正愁阿光又湊合過來了"二位秦先生來了現在在老爺屋里有要緊事事找二位…"

上篇:第五十四章 雷池    下篇:第五十六章 秦戈的發現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