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五十四章 雷池   
  
第五十四章 雷池

此時窗外一陣混亂的沖鋒槍聲阿光端著槍心翼翼的走到窗口探出腦袋向下看了看只見樓門口此刻被射燈照的亮如白晝外面幾名私人警衛已經湊到了一塊端著槍四外察看.

"劉先生…"七叔掏出手絹擦了擦汗"這…到底是意外還是趙昆成又來找茬了…?"

老劉頭盯著羅盤並沒回答"阿光帶著七爺跟我到樓下…"從上次"八陽陣"集體中降的況看茅山術這種對付惡鬼的陣法對于降術來好像不怎麼有效.

聽了張國忠上次用"群陽陣"對付趙昆成的經過這幾天來老劉頭也一直在琢磨對策但此刻的況不必當時誰也不知道這個趙昆成這些日子一直打鬧搞的究竟是什麼名堂.

"他娘的跟我斗?老子出師那會你個娃頭還沒出世咧!"老劉頭一邊叨叨一邊隨同七叔到了樓下.七叔剛在沙上坐穩忽然整個宅子的燈光全滅了幾名壁的心本來就提到了嗓子眼加上燈忽然一滅甚至有的人沖著四周就是一梭子子彈樓上傳來一陣陣女傭們的尖叫.

"不要亂!"老劉頭大喝"這不是邪術!電閘被拉了而已!"老劉頭把龍鱗攥在手里深呼吸了一下"七爺千萬別害怕虛張聲勢罷了他現在沒什麼能耐了…"其實老劉頭這也只是口頭上的安慰並沒透露羅盤所顯示的實際內容(此時羅盤除了亂跳外還有轉圈的儉這和前不久巴山藏寶洞中的某些現象十分吻合明來者不善)."大伙看好七爺我去看一下!"此時七八個手電已經亮了起來四處亂照老劉頭順手從一名壁手里拿過一個手電順著羅盤指示的方向一步步的網前蹭.

"他娘的…怎麼會是外面?"老劉頭邊走邊嘟囔理論上講拉電閘的話這趙昆成應該在屋里但此刻羅盤卻顯示這股子邪氣在屋外.

"七爺!您家的電閘究竟在哪?"此時老劉頭已經走到了門口回頭一看心里立即一涼原本的七八束手電光都沒有了七叔和剛才一群壁竟然全睡著了!

"趙昆成!!"老劉頭大吼"是條漢子就出來讓老子看個全身!別總是藏者掖著的!"老劉頭實在是不耐煩了.

四周還是死一樣的寂靜.

"他娘的…"老劉頭一把拉開大門現外面的壁也都躺下了而屋子的正門門口卻擺著一個大號的旅行箱.

"他娘的除了鼓搗人睡覺你你他娘還會干啥?"老劉頭照著門里嚷嚷了一句三兩步走到了箱子邊"他娘的啥玩意?"看了一眼羅盤現指針不時開始36o度轉圈按藏寶洞的經驗引起羅盤轉圈的東西就應該是這個箱子.

"擺個箱子難不成想用東西換那個死玉…?"老劉頭收起羅盤抽出匕心翼翼的豁開了箱子.

此刻趙昆成家門口.

"秦先生我有不祥的預感…"張國忠這會一直在盯著羅盤只見羅盤的指針猛烈的跳動了一下而後又恢複常態了按羅盤指針跳動的方向正是七叔家的方向.

"怎麼?"秦戈邊盯著趙昆成家門口邊問"你和劉先生有心靈感應?"

張國忠並不知道什麼是心靈感應但卻有一種感覺雖是經常失靈的新羅盤吧但剛才跳這一下也絕不簡單(即使失靈也沒有這麼跳的).按秦戈開車的時間算這趙昆成家和七叔家的距離至少二十公里以上此刻羅盤這一下劇烈跳動肯定是有什麼大事生."秦先生!咱們得回去!"張國忠咬著牙萬一趙昆成沒搞定反倒把師兄搭進去了回去怎麼和大嫂交待?

老劉頭心翼翼的用匕尖豁開了皮箱子"他娘的這是啥?"只見探入皮箱子內部的匕抽出來後一個勁的往下滴血.

茲拉一聲老劉頭把整個皮箱子的面全豁開了眼前的一幕讓老劉頭捂著嘴一通干嘔只見這個皮箱子里裝著一具血淋淋的碎尸.

"他娘的…瘋了…"老劉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這具碎尸應該是施了"隳降".道教認為人死後的第七天靈魂才會相信自己真的死了所以在這七天內冤死者的怨氣會停留在尸身上這種降術就是利用死者新死的尸身施降七天之內尸身的怨氣要比單純惡鬼的怨氣大得多.

按傳中的描述施"隳降"應該把死者切成肉片或剁成肉醬然而此刻皮箱里裝的雖然僅為碎尸可能是趙昆成迫不及待也可能怕朵成肉餡怨氣太重自己也控制不了但總而之除了"隳降"外似乎沒有更合理的解釋了厲害是肯定的.

現在不比後晉那種兵荒馬亂,命如草芥的年代現代社會施這種法術是犯謀殺罪(大陸稱故意殺人罪)的!就沖羅盤那種36o度的亂跳這具尸體想必也是被活著分尸的"幸虧沒用手碰…"老劉頭暗自慶幸從破兜子里找出一把香點上立在了皮箱周圍准備給這位倒黴的哥們度一下怨氣經度散去這個降基本上也就算破了.

就在老劉頭把香一根根往箱子四周擺的時候忽然覺得背後一陣陰風.

"嗨"的一聲吼老劉用盡了吃奶的勁往前一竄跳出了門口只感覺後背斯拉一下衣服被劃開一道大口子伸手摸了摸還好沒見血.

"他娘的…誰!?"老劉頭一揮手電只見對面站了一個人"七爺!?"老劉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剛才從背後撓了自己一爪子的正是七叔.

此時的七叔眼神就跟那個席子村的李二壯沒什麼區別在手電光下亮閃閃的哈喇子不斷從嘴里流出來.

這下老劉頭可傻眼了心想他娘的這個趙昆成可忒損了竟然用七叔來對付自己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那厮自己不行了竟然又想出了這麼個陰招看來這幾天趙昆成的打鬧是有用意的降術可以單施也可以疊施先用對自己傷害,折壽少的"呆降"把人弄暈再在中"呆降"的人身上施厲降就比直接在正常人身上施厲降要省事的多而這幾天趙昆成不停的在眾人身上釋"呆降"人的身體一旦適應了呆降再中其他厲降也就容易的多.

"他娘的又被涮了…"老劉頭往地上吐了口唾沫舉起龍鱗往前晃悠了一下只見七叔並不害怕龍鱗照樣緩緩地哼哼著向老劉頭靠近.

"三十六計…"老劉頭緩緩後退"走為上!"老劉頭往門口貼了一張活符轉頭便跑七叔根本就不在乎活符沒兩步便噌的一下跳到老劉頭前面檔住了去路動作跟那個李二壯一樣敏捷哼的一聲撲向老劉頭.

這一下來的太突然了老劉頭本以為活符能拖一陣的沒想到這麼快就追上來了眼下想躲是來不及了便想後退一下泄掉這一撲的力量結果沒想到這一撲的力量太大自己干脆被順勢撲倒匕也當啷一聲掉在了邊上.

"哎嗨嗨喲…"七叔噗嗤一聲坐到了老劉頭身上險些把個老劉頭壓冒了泡只覺得身上像壓了一個石頭人一樣任自己怎麼使勁上邊的七叔紋絲不動.

騎在老劉頭肚子上七叔嘴里的牙和手上的指甲眼瞅著長了一寸來長雙手嘭的一下掐住了老劉頭的脖子黑色的指甲撲哧一下插進了老劉頭的肉里.

"呃……!"老劉頭咬著牙一聲悶哼感覺一陣刺骨的劇痛從脖子向全身蔓延這一疼可算是激了老劉頭身體的潛質右手也不知道哪來那麼大的勁竟然掙紮著從邊上的草叢里摸到了匕.

"我去你娘的…"老劉頭臂給勁把匕一挑仿佛刺到了七叔的屁股只見七叔嗷的一聲從老劉頭身上躍起落在了四五米外老劉頭掙紮著爬起來好在屋外的射燈沒有滅借著射燈的亮看七叔的臉仿佛是青色的.

"他娘的…"老劉頭從隨身的布兜子里摸出針灸一針刺進鎖骨一寸多脖子瞬間不疼了(管聯到人體中樞神經的穴位現代的"針灸麻醉"便是利用此類穴位實施)晃悠著龍鱗匕掏出銅錢在地上擺起陣來七叔嘗過了龍鱗匕的利害此刻也不敢靠前了哼哼著在老劉頭旁邊徘徊.

畢竟此刻老劉頭是活人有思維而七叔沒有繞來繞去老劉頭竟然用銅錢在地上圍著七叔擺了一個圈."你給我死這吧…!"老劉頭掏出一張"泄陰符"啪的一聲按在地上掏出一根雞喉噗嗤一聲釘在上面把這個銅錢圈的出口封死.

這個銅錢圈叫"鎖鬼陣"俗名"雷池"是專門用來禁錮惡鬼的方法.按《周易》的理論日屬陽夜屬陰惡鬼是只能在夜間活動的古人觀星時將整個夜空分為二十八個星區稱之為"二十八宿"其中每宿包含若干個甯P而"雷池"的布法便是在惡鬼周圍布上28個銅錢人為劃定一個假的"二十八宿"銅錢數陽所以便給惡鬼造成了越"雷池"一步則入"陽境"的假象這個陣法對惡鬼沒有什麼傷害只能起到禁錮的作用禁錮的時間視惡鬼力量的大與智商的高低而定(惡鬼也不能一點智商都沒有冤死者智商相對較高而慘死者智商普遍偏低而此刻沖七叔之體的東西明顯是慘死之鬼想必這個"雷池"還是能抵擋一陣的).

隨著"泄陰符"落地七叔也開始察覺周圍不對勁叫喚著剛想往門的方向躥就好比被什麼東西燙了一下一樣嗷了一聲退了回來老劉頭往後走了兩步這七叔又想撲向老劉頭結果又被擋了回去.

趁著這工夫老劉頭轉頭來到了客廳(此刻箱中惡鬼已經沖了七叔的體度也沒用了)從阿光的手里拿過一個手電抄起匕直接在大廳地上刻了起來…

上篇:第五十三章 夜守趙宅    下篇:第五十五章 強弩之末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