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四十九章 以命斗命   
  
第四十九章 以命斗命

"這是香港不是深山…"秦戈邊開車邊遞給張國忠一把槍"我不相信香港也會有那些東西…"

"秦先生你太低估這個趙昆成了…"張國忠謝絕了秦戈的槍而是仔細釘著前邊的路"秦先生慢一點…"張國忠一擺手只見路邊立著一個"幡"(一種民間葬禮時用來給死者招魂的器具)剛才回去的時候還沒有.

"快停車!!"張國忠一揚手汽車吱的一聲停在路當中二人下車現有點不對勁"這…這是開到哪了?"秦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車里看明明是去廖家祖宅的路但下了車卻現自己在一個黑漆漆的盤山公路上再往前幾百米就是施工的斷橋橋下是幾十米的懸崖倘若不是張國忠及時察覺二人此刻已經死于非命了.

"張掌教…"秦戈抽出了槍"這…是怎麼回事?"

"這子…要玩命…"張國忠來到了路邊的"幡"下仔細看著"幡"上亂七八糟寫的一些篆字.此刻秦戈也湊了上來"命…逡…天…仲…果…"秦戈逐字嘟囔"張掌教他寫的這是什麼?"

"是蹁降…"張國忠喃喃道"看來這子要玩命…我知道七叔的兒子怎麼死的了他一定是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事所以才被這種惡降弄死…"(據七叔講兒子的死因是開車以接近二百公里的時撞在了一個遠離公路的野地里的廢棄高架橋橋墩上死于非命後經尸檢並無酒後駕車的儉.)

"張掌教你的蹁降是不是指降頭?我查過資料這種法術不是需要人的頭或隨身物品才能施嗎?"秦戈雙手握槍警惕的盯著四周.

"你的那種降頭術是最初級的降頭…"張國忠摸出匕用手試探秦戈車子的漆皮硬度"這個趙昆成用的是真正的洛降用你摸過的東西就能害你…"張國忠邊邊開始用匕在秦戈的車門上刻開了.

張國忠邊刻邊跟秦戈講述了自己的看法在張國忠看來這個趙昆成用的是正宗的"洛降"所謂"洛降"也稱"北降"或"元降"就是"降教"的祖師爺洛有昌明的降頭術這是一種害人致死的惡毒降術但也是折壽折的最厲害的法術相傳"洛降"已銷聲匿跡近千年眼前這個"蹁降"從理論上講應該屬于傳下來的最厲害的降術了.而剛才老劉頭中的降頭應屬于"滇降"是從云南傳過來的降術威力不是很大至多算是惡作劇式的法術但基本不折壽根據張國忠的分析這個趙昆成的目的仿佛不止是"錢"那麼簡單.此前施在廖家祖宅的那個"骸陣"是一種"瀆神戲鬼"的法術施一次少折陽壽十年而此次二人中的"蹁降"不但陽壽不少折而且弄不好施降者自己還有精神失常的握(用句時髦的話就是走火入魔)看來破"鬼門陣"的事已經引起了趙昆成的高度警惕已經不惜血本想要掃清障礙了.

不出五分鍾張國忠在秦戈的車門上刻出一個奇怪的圖案"好了但願有效…"張國忠收起匕"這是對付畜牲沖體用的降術的原理和畜牲沖體差不多但願有效…"張國忠邊邊跟秦戈打了個手勢汽車調頭向廖家祖宅駛去.

"秦先生你不如去廖先生的住處協助我師兄吧…"張國忠在車上檢查了一下身上的材料.

"我不會怕他的."秦戈微笑"張掌教要不要報警?"

"警察會相信這些東西麼?"張國忠問秦戈搖頭.此時車已經開到了廖家祖宅的門口.

"張掌教你有沒有想過趙昆成為什麼不惜折陽壽來做這件事?"秦戈抽出手槍.

"為了錢?或是…"張國忠想了想"聽七叔這個人在孤兒院長大莫非七叔害過他父母?"張國忠抽出匕走到了秦戈前面"秦先生咱們最好什麼都別碰這個地方已經有人來過了…"只見二人臨走時房間的燈已經被人關掉了.

秦戈若有所思並沒有反駁張國忠對趙昆成身世的看法握著槍心翼翼的跟在張國忠身後.

"電被人斷了…"張國忠按了門庭的電燈開關但沒反應"看來趙昆成今晚…"正在著忽然覺得一束熟悉的強光一個手電被遞到自己手里還是去巴山時的美國手電…

沒了老劉頭張國忠還真有點心虛雖這趙昆成的伎倆遠不及他老祖宗趙三格但此刻畢竟是活人對活人先自己對于降術這個東西了解畢竟不多其次趙昆成的智商畢竟比那些惡鬼高了不知多少不定還有槍茅山術縱然高深但若碰上槍八成也得認栽.

"張掌教這里被施了法術麼?"秦戈問道.

"不曉得…"張國忠剛想繼續往里走忽然秦革拽了一下張國忠的衣服"張掌教你看那里…"張國忠順著秦戈的手電光看去牆上印了一個血手印.

此時秦戈已經走到了那個血手印前仔細看這這個血手印"怪了…"秦戈道只見這個血手印有六個指印好像有兩個大拇指而且兩邊是對稱的看不出是左手還是右手.

正當秦戈看著忽然覺得一陣頭暈但立即又恢複了正常.

"張掌教!?張掌教!?"秦戈大喊只見後面空無一人."怪了…"秦戈拿好手中的槍向門口走去可是走了半天門口離自己始終是那麼遠仿佛自己被困在了原地."古怪…張掌教!?"秦戈大喊此時只見對面閃出一個人影.

"張掌教!"秦戈用手電照過去…"爸爸!?"秦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對面的人竟然是自己去世已久的父親.

"裝神弄鬼…"秦戈揚起手砰砰砰幾槍打了過去沒想到對面的人竟然真的中槍鮮血濺了一地立即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爸爸!!"秦戈立即撲到近前抱起自己的父親只見懷里的人竟然不是自己的父親而是七叔.

"我在做夢?"秦戈掐了自己一下有疼痛感…此時環顧四周大堂的景象已經變成了自己的別墅……

"秦先生!!"張國忠抱起秦戈只見秦戈白眼上翻在手電光下瞳孔完全變成了白色."唉!!"張國忠後悔自己沒有拉住秦戈原來牆上的手印只是擺設而真正要命的地方是秦戈的腳下!只見秦戈腳下有兩個用白色粉末撒成的圓圈.

"這他娘…"張國忠趕忙讓秦戈平躺在地上扒開衣服刺破七脈用跟破老劉頭身上"呆降"的方法試了一遍銅錢並沒有像先前一樣立起來而當張國忠的匕插進同錢擺成的人形秦戈也沒任何反應♀可是當年馬真人傳下來破降術的招此刻竟然不靈了…

"遭瘟的道道…"此刻張國忠開始思索按當年師傅的法如果不是以死人怨氣擺的"降局"或"降陣"而單單是普通降術的話大體原理和畜牲沖體是差不多的理論上講畜牲沖體和惡鬼有著本質上的區別惡鬼沖體大多是來真格的當事人力大無窮喪失理智而畜牲沖體大多是以讓人產生幻覺為主當事人要麼胡八道滿地亂爬要麼人事不省基本上沒什麼力量.

想到這里張國忠的熱血不禁又沖上了腦袋."他娘的你會玩命老子也會!"想到這只見張國忠放下秦戈一個人走到房子外在大門外的地上用匕畫了起來點上香一根根的往地上插……

于此同時七叔家…

老劉頭穿好衣服下地用雞血在沙周圍畫了一個"八陽陣"(八陽陣又稱"金鍾罩"是一種防止惡鬼或畜牲沖體的陣法有點類似于借陽當八個活人站在陣眼上時每個人都擁有整個"八陽鎮"的力量等于是用八個人共同的陽氣來守戶這八個人但此陣也有缺點倘若來者的道行壓過這八個人的陽氣那麼這八個人一起玩完不過老劉頭還是有把握的這趙昆成畢竟是個普通人不是什麼千年惡鬼想必還沒能力破這"八陽陣")然後讓七叔找了八個壁站在八個陣眼上"七爺實不相瞞…"布完陣後老劉頭把龍鱗匕砰的一下插在陣中央"這是下下策…那兔崽子看來要玩命…"

"此話怎講?"聽老劉頭這麼七叔腦袋上立即冒汗了"那姓趙的莫非要對我下毒手?"

"七爺…"老劉頭把嘴湊到七叔耳邊聲嘀咕了幾句.

"什麼?內*?"七叔把除了這幾個壁之外的所有傭人都打走了壓低聲音道.

"對您家的那個地板質量夠棒"老劉頭也坐到了七叔旁邊"我和國忠連砸帶撬折騰了足足一宿才把那塊地板撬開那動靜…十里地以外都能聽見您…不知道?"

七叔皺起眉頭若有所思"劉先生那該怎辦?"

"您沒出過屋吧?"老劉頭不慌不忙點了根煙.

"沒有兩個月我最多是在花園里走一走…"七叔道.

"那就好料那子沒那麼大本事您不用怕這個陣只是以防萬一咱哥倆在這下盤棋明天早晨國忠回來一切見分曉…!"老劉頭罷從自己隨身的破兜子里拿出一幅帶磁鐵的旅游象棋這還是李二丫上班的廠子里生產的呢…

"劉先生以前我請的每位先生對我講的都不一樣我想聽你一句實話依你看這趙昆成到底什麼來頭?"七叔此刻也泛起了嘀咕.

"七爺他究竟什麼來頭我不太清但我可以肯定趙昆成會的這套東西和什麼日本馬來西亞的東西不一樣這完全是他老趙家自創的東西打後晉就有了…"老劉頭道.

"後晉?"七叔不解.

"就是唐朝剛散伙的時候."老劉頭剛要給七叔解釋後晉那個趙三格的事跡忽然嘭的一下鞋帶斷了.

"這……!"老劉頭趕忙抄起羅盤現屁事沒有."難道…是國忠他…"

上篇:第四十八章 中計    下篇:第五十章 千鈞一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