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三十九章 逆入乾坤   
  
第三十九章 逆入乾坤

張國忠用手電不鴕著石壁兩邊只見一邊密密麻麻刻的全是殄文而另一邊確是完全不同的東西似是地圖似是古印.

"這是什麼玩意?"一種強烈的似曾相識的感覺所有記憶在張國忠腦袋里飛閃過忽然想起秦戈掃描出的那兩張玉碹的照片浮現在腦海里.

掏出照片張國忠照著牆上的東西對了對"乖乖一模一樣…"張國忠暗道雖是什麼玩意不知道但跟玉碹里的東西一樣八成不是什麼正經東西.

"國忠啊這不會是腹背印吧?"老劉頭此刻也湊上來了用手電不停的照著石壁.

"腹背印"是一種利用法術制造的機關有傳是降教的東西也有是茅山教的東西其原理是利用"印"與"符"的位置關系生效用.(印為"彖印"符為"束魂符")

其中"束魂符"的作用是利用殄文咒語的某種力量將惡鬼冤魂束縛在一定的范圍內無法離開而"鎮妖印"只要與符上下相對且印在上符在下"束魂符"的效果則可以被正上方的"彖印"抵消但如果符與印左右而對則"鎮妖印"對"束魂符"無效兩者中間一旦出現帶有陽氣的東西"束魂符"的作用就會生效被其束縛的惡鬼便會被立即釋放.

由于這種東西近乎于傳所以老劉頭此刻也只是猜測如果猜測屬實那這東西便真應屬于茅山教而非宋末才出現的降教.

此時張國忠忽然回憶起了王忠健的給玉碹做了個紫檀木架子的事想必那玉碹的內部肯定也是刻的"腹背印"而中間填充的材料肯定不是單純的玉粉肯定還夾帶赤硝一類屬陽材料所以當玉碹平放且刻有"彖印"的一面在上時便相安無事一旦玉碹被立著放中間填充的材料便可激"束魂符"的力量挑撥周圍的惡鬼作祟這想必就是真仙台的鎮台處有凹槽玉看似需要立著插在那里的原因∏英國人不懂什麼玉石所以肯定是將玉平放著塞到哪個旮旯了而王忠健吃飽了撐的非得做個架子把玉立起來放再加上這本身就是一塊毒玉難怪家里老鬧鬼‰到這里張國忠心理也放下了一塊石頭至少王家的事算是解決了一半至于玉為什麼自己回回去可能是毒玉本身的某種特性或是王家還有什麼其他的東西在起作用.

"先試試再…"張國忠拿出一張生符團了個團啪嗒一下扔進石廊沒過3o秒的功夫只見生符呼呼的冒起了白煙.

"國忠看來這確實是腹背印…"老劉頭蹲下沉思滿牆的殄文除非挖洞挖過去否則就算飛進去也得著了道邊想老劉頭邊用匕往地上一紮堅硬的地面全部都是石渣子混著土單憑身上這把折疊鏟根本沒法挖.

與此同時張國忠也思量著此刻秦戈用子抹了一下臉衣服上立即曾了一下子泥.眼見這一幕張國忠腦袋里啪嗒一下來了點子.

"有了!"張國忠脫下衣服將後背部分割出了一片3o厘米見方的布."師兄朱砂和筆帶了麼?"

"嘿!好子!"老劉頭一看也明白了張國忠這是要他臨摹右側石壁的"彖印".

老劉頭三下五除二就臨摹完了"彖印"張國忠心翼翼的拿起把龍鱗握在手里咬破舌尖將布貼在了左側牆的殄文上.過了約莫有兩分多鍾屁股後面夾的生符並沒冒煙.

"好像管用!你們快過!"等老劉頭和秦戈都通過"殄文區"後張國忠也舉著布緩緩撤進了石廊內部.

老劉頭腰里纏著半截繩子秦戈把事半截繩子系在了自己腰里防止老劉頭中陷阱就這麼心翼翼的走了大概幾十米忽然前面出現了一尊巨大的坐佛便再也沒有其他路了.

"就是這里了!"老劉頭先是掏出羅盤看了看沒什麼事便開始專心的琢磨起這尊坐佛來.只見佛像高大概有8米左右似乎是借著山體雕出來的用手電仔細照了一通全身沒有一處裂縫不像有暗門的樣.

"秦爺你那還有多少炸藥?"老劉頭想干脆炸掉這尊佛像沒准藏寶室的入口就在佛像下面.

"等等…"張國忠仿佛想起了什麼從懷里掏出臨摹的地圖自己琢磨起來"秦先生…這好像是…寶藏的出口……"

"你什麼?"秦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看這里是兩條線一條連著佛像一條連著九個鎮台…"

"我這一路上也沒什麼機關埋伏呢…"老劉頭一陣郁悶"想這石敬瑭也沒那麼便宜就能讓咱們進去…"

秦戈仔細盯著地圖一句話不.此刻張國忠爬上了坐佛也想找找有什麼破綻.事實證明古代人的機關建造工藝還沒達到現代工業那種嚴絲合縫的精度在坐佛後面一個極其不顯眼的地方張國忠現了一條二個指頭寬的裂縫.

"秦先生!這里!"張國忠叫到"這個裂縫夠不夠插雷管…?"

聽見喊聲秦戈趕忙湊上去掏出一根雷管比劃了一下整整好好.秦戈一笑"張掌教真有你的!"

轟隆一聲巨響最後的三根雷管被一其用掉三人上前坐佛背後被炸出了一個大縫一個活人鑽進去完全沒問題裂縫後面是一個黑漆漆的秘道用手電往里一照光柱消失在茫的黑暗中不見盡頭.

"我先下!"張國忠身先士卒把秦戈的繩子解下來纏在自己腰里抽出龍鱗第一個鑽進裂縫.

"下來!"張國忠示意好像里面沒什麼握三人下到密道仔細用手電找了找四壁除了人工修砌的痕尖沒有任何符咒或雕刻.

擦著黑三個人慢慢往里走很快的密道前後都成了茫的漆黑進來的地方也看不見了.

"國忠啊你既然是出口應該沒什麼機關吧?"老劉頭消張國忠能給個肯定的回答壯壯膽但他這句話還沒完只見張國忠一擺手"停!"只見地上由石板路忽然變成了方磚路大概有六,七米的樣子每個方磚上都刻有天干十位與陰陽五行的字眼過了這個方磚鎮模糊糊的好像是一個牌坊.

"他娘的誰的貞節牌坊咋立這來啦?"張國忠道"師兄你看這地上是什麼陣啊?"

老劉頭跪在地上用斬鐵剔了剔方磚的縫隙稍微撬了一下磚好像是活的."國忠啊…這他娘的不是什麼陣這是個密碼機關啊!"

"密碼?"張國忠一陣郁悶要驅鬼鎮邪自己還在行這怎麼又蹦出來個密碼…?

"必須按著機關設定的順序走走錯一步咱哥三沒准今天就得交待."老劉頭站起身看著秦戈外之意"撤吧老哥…"

秦戈並不在乎老劉頭的話"張掌教依你看這應該是個什麼密碼?"

"不知道!"張國忠想了想"有天干有五行應該與天干五合有關…很不好確定…"(所謂天干五合即"甲己合化土,乙庚合化金,丙辛合化水,丁壬合化木,戊癸合化火")

秦戈轉過身又擦了一把汗"我去試試…!"

"你他娘瘋啦!?"老劉頭指著秦戈腦門子"你自己想死不要緊別拉著我和國忠!我告訴你厲鬼還算好的沒准漏下去就是刀坑箭陣包你落不下全尸!"罷氣的拽起張國忠胳膊"國忠!跟我回去!"

張國忠絲毫沒有被拽的心理准備被老劉頭這一把拽的一摘歪就在這時候秦革抄起殺豬刀打著手電竟然真的走進方磚路了.原來這秦戈也知道天干五合但五合顧名思義有五種就這個石板陣而正確答案僅是其中的一種就算再資深的機關破解大師不知道答案也得靠蒙.如果這真是條出來的路那麼這天干五合就應該是反著走的秦戈稍微由于了一下:藏寶洞里放的是金銀金生水……就憑這種簡陋的推理秦革一腳踩在了"水"字上然後一閉眼…

張國忠想拉已經來不及了老劉頭回頭一瞅冷汗立即就下來了秦戈一只腳已經踩在了"水"字上.

三分鍾過去了三個人各有各的迎敵姿勢但好像沒什麼動靜秦戈也不像要沖體的∩對第一塊第二塊第三塊就好了一步邁到"辛"字上下一步邁在"丙"字上很快到了方磚路的另一面.

"呵呵?"老劉頭哼的一聲冷笑"真是他娘的傻人有傻福啊讓這老子蒙對了…"罷也要邁步過石板路.

"先別…"張國忠這句話已經晚了老劉頭一只腳已經踩在了"水"字上這一踩不要緊只見"水"字這塊磚忽然往下下沉了三寸多把老劉頭差點晃個跟頭隨後只聽他們進來的方向轟隆一聲巨響張國忠趕忙回身快步上前觀瞧只見一個千斤巨石將出去的路封的死死的.看來這天干五合的密碼並不想秦戈蒙這一下那麼簡單每過一個人好像正確的密碼都會變可能這次是"丙辛合化水"下次就成了"丁壬合化木"其中好像有某種順序.

"秦先生!你還有沒有炸藥?"張國忠跑回來氣喘籲籲的沖秦戈喊.秦戈搖頭.

"他娘的你…你…你…都是你…!"老劉頭指著秦戈氣的都磕吧了.

"是你自己進的."秦戈一聳肩.

"你個老…"老劉頭剛要作忽然一想不對勁是啊是自己主動走過來的啊…"他娘的今天出門沒看皇曆!真他娘是鬼催的!"

"老什麼?啊…"秦戈到來勁了.

雖千斤石已經掉下來了但張國忠還是提心吊膽的蒙了一次不知道是蒙對了還是沒有其他的機關了自己走過去並沒有觸什麼別的東西.

三人來到那個牌坊下現牌坊後面是一排向下的石階不算很陡但深不見底.

老劉頭則用手電照著牌坊"他娘的秦爺不是我打擊你確實有人比咱先來過看!"

上篇:第三十八章 巴山藏寶洞    下篇:第四十章 人皮邪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