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三十七章 以毒攻毒   
  
第三十七章 以毒攻毒

早在拜師初期馬真人給張國忠講過一個茅山教相傳已久的故事按現在的話應該叫"經典案例".

明朝初年有一位名叫宋可金的知府其父病逝後本想葬于祖墳之位但因河流改道便被迫埋在了距離祖墳一里外的地方入葬後宋可金每天都會夢見父親被人用鞭子抽在陰間泣血終日開始宋可金以為自己做的夢是思父過度所致可一年來日日夢得此景把這個宋可金折磨的生不如死.後來一位叫孫仕德的道士來到了其父親下葬的地方在不遠處找到了一處元朝蒙古貴族的墓葬正處在宋父墓葬邊主安甯的云棲位上當即斷定這個元朝墓葬就是宋父不得安甯的罪魁禍.

宋可金本想挖出父親棺材移葬他處但在古代挖棺是對死者的大不敬更何況還是自己父親的棺材?正在宋可金一籌莫展的時候孫道士給他出了個注意讓他找一位窮凶極惡的殺人凶犯然後和凶犯談一筆交易倘若凶犯答應宋可金自己死後保護其父親便許諾問斬以前酒肉厚待問斬後更可得厚葬燒紙錢百斤.

雖也是將信將疑但天天夢見父親可是真格的無奈之下宋可金很快與一個身背十幾條人命的江洋大盜程松達成協議並立定字據♀程松也被搞蒙了以為天上掉下餡餅來了天下竟然有這麼糊塗的官很痛快便答應了宋可金的條件吃了一個月的好酒好菜後當了個撐死鬼.

程松被問斬後宋可金果然按其生前契約挑上等棺材將其厚葬而後給程松燒了一百多斤的紙錢連同程松生前立下的字據也燒了.

按孫道士的安排程松就被葬在了宋父墓葬邊上主陰昌的素骱位自此之外還以程松的墓為陣眼布下了一個"釋艮陣"地脈之中的陰氣被源源不斷的輸送到了程松的棺材中本來這"釋艮陣"是救人驅鬼用的這次卻用在了死人身上也實數茅山教的突破創新了.

果然宋可金在程松下葬當晚忽然夢見父親一臉微笑衣冠工整的站在自己面前沖自己點頭而在父親後面一個黑臉大漢正恭敬而立正是程松此後宋可金便再也沒夢見過自己父親挨鞭子.

這個故事雖為傳但也屬"以毒攻毒"的先例而且故事中孫道士的做法在理論上是完全行得通的.

這次老劉頭竟然和張國忠想到一塊了雖不知道手中這塊毒玉本身是什麼東西但里面不是還封著一個"千魂魈"呢麼倘若把鎮台和毒玉分別當作墓葬把毒玉也擺在鎮台的素骱位周圍布上"釋艮陣"這"千魂魈"的力量再加"釋艮陣"聚起來的陰氣就算那個鎮台里住的是大羅神仙也奔撂倒.

現在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如何能讓這兩個東西打起來.理論上講毒玉里封著的"千魂魈"和鎮台里的東西屬于同類只有讓他們相互認為對方是活物才能達到目的.

活符,假人這些初級的方法不用也沒用在"千魂魈"或是更厲害的東西面前堅持不了1分鍾∨國忠不斷扇著扇子忽然聞到一股香味出門一看李村長正在燒香拜菩薩.

"張同志俺給你們求個平安啊!你們積德行善一定會逢凶化吉的!"李村長的十分誠懇.看到李村長牆上貼的觀世音畫像一絲火花在張國忠腦袋里閃過.

"菩薩…佛祖…坐佛…地圖…瓷瓶…趙樂…火熾局…火熾局…"張國忠越想越有門道…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就像當初在李村看出殍地一樣張國忠大叫著進了屋正在睡覺的老劉頭抄著刀就坐起來了"咋啦?誰又沖上啦…?"

張國忠從席子村找了輛大車到元壩找了個石匠刻了六個柱子乃是一套"六地火"石樁"黧木"找不到就用桃木代替做了個木盒子赤硝沒有就用朱砂弄到了這些東西又與老劉頭制定了一套萬無一失的計劃吃飽喝足後由陳三來帶著來到了"柿子嶺".

"柿子嶺"是一個山峰地勢異癡要老劉頭在這看了一眼連道奇怪此乃山中正陽之位而按地圖上的記載"坤殂台"就在嶺上♀個趙三格布陣可是太匪夷所思了理論上講九台都應布在山中致陰之位這個正陽位的鎮台不知道被哪路神仙守著.但當三人進了"坤殂台"後徹底傻了這里哪是什麼鎮台?明明就是個古代戰場白骨累累斷劍殘戈也不知道雙方人馬是什麼來頭基本上沒有一具尸體是完整的不是沒頭就是缺胳膊少腿而且還都穿著明朝風格的盔甲像是朝廷的正規軍.而這個鎮台的底座上也已與前兩座台一樣空空如也.

秦戈又郁悶了張國忠一通勸才勉強打起精神來到了下一座"真仙台".

"真仙台"和"星吮台"一樣修在一個溶洞里離"坤殂台"只有5里不到是兩座的鎮台老劉頭步了窺天陣黃旗子紋絲不動便從一個細洞口進去越走越寬敞但越往深處走越不對勁只見洞兩邊不時有三三兩兩的古代人被嵌在了牆里.由于溶洞的濕潤環境與強烈的陰氣這些人腐爛都不十分嚴重.但最怪的就是有幾個牆上的槽中的尸體腐爛嚴重而且鐵條也斷了尸體側躺在槽中像是被拖出來過不知是當初修鎮台的時候就這樣了還是後世被破壞的.

"囚殉…"老劉頭拔出了匕"怎麼到了唐朝還有這玩意?"

囚殉是宿魂法的一種相傳起于隋朝雖厲害但由于其工程量不亞于修機關所以很少有人用此方法守墓在宿魂法的應用記載中僅屬曇花一現.

囚殉的方法是將牆上鑿出一個個的人形的凹槽然後把活人捆起來嵌到凹槽里凹槽要比嵌進去的人一號所以人被活活嵌進去是十分痛苦的鑲嵌完畢後凹槽外面用鐵條釘上然後就不管了簡直缺德到搞笑.而這些在擠壓與饑餓中死去的人俗稱"闐鬼"是最難纏的惡鬼之一.

"怪了…"張國忠緊握龍鱗"其他幾個鎮台都是就地殺死怎麼這個鎮台搞起費時費力的囚殉來了?"

"秦爺別著急…"老劉頭道"這個鎮台看樣是沒人來過…黃旗子不動不知道啥意思可能不碰鎮台就沒事吧…?"

秦戈也是又高興又緊張老劉頭讓李村長到元壩鎮上把屠戶的殺豬刀借來了雖搞笑但卻著實比他那把手槍有效的多.

通道大概長5o米左右兩邊密密麻麻有三四十個囚殉老劉頭也是越走腿肚子越軟一個"千魂魈"尚且如此難纏這至陰之處的囚殉有幾十個倘若都成了"闐鬼"恐怕祖師爺來了也得認栽.

走廊的勁頭是一個僅有3o平米見方的石室以前這里肯定是一個巨大的天然溶洞但四周都被人工修上了牆老劉頭用匕把敲了敲石壁似乎很厚.

石室的鎮台座非櫥顯就在石室中間秦戈一揮手電便照到了鎮台只見台上空空如也啥也沒有.

"秦爺別著急咱去下一個…"老劉頭也有點不好意思了這秦戈雖招人討厭但總打擊人家也不太好.

"這…"秦戈好像並不著急而是蹲下身子仔細觀察著鎮台."張掌教你能把你那塊玉給我看一眼麼?"

張國忠不解但此刻不敢打擊秦戈只好把裝毒玉的盒子心翼翼的遞給了秦戈啪的一下秦戈掀開盒蓋仔細看了看毒玉的外觀又看了看鎮台底座然後拿出了毒玉想擺到鎮台上.

"住手!!"老劉頭臉都白了"現在往鎮台上擺這個你是不是活膩味了你?"秦戈此刻也是一愣剛才太投入了怎麼會產生這種初級的想法呢?不過…

"張掌教這個好像才是真正放這塊玉的鎮台你看…"

順著秦戈的手電光張國忠確實現石頭鎮台座上被鑿出了一個凹口和這塊毒玉的側厚十分吻合如果毒玉真的是鎮台則應該是立著插在這個凹口里的.

正在此時忽聽洞外啪的一聲像是什麼東西繃斷的聲音.

老劉頭立即掏出羅盤只見指針怦怦跳著並時不時出現大面積的偏移.

"姓秦的!!"老劉頭實在忍不住了"看你干的好事!!"用手電朝通道照過去光柱中仿佛有三三兩兩的人影.

"快!擺陣!"老劉頭喝道憑星吮台的經驗在這種至陰的地方殺生煞刃是不管用的.此刻唯一的消便是事先計劃的"以毒攻毒"的方案了.

"不行!來不及!"那方法本來是用來破鎮台的鎮台如果固定不動這邊的"釋艮陣"便有充足的時間從地下拔取陰氣但此刻遠方的人影明明在走動"釋艮陣"根本來不及吸陰氣敵人的位置就會變根本就行不通.

張國忠握緊龍鱗跑幾步到了石廊口撿起一粒石子狠命往不遠處的人影扔去只聽噗的一聲石頭仿佛打在了什麼軟囊囊的東西上.

"實心的(茅山教行話沖身的惡鬼叫空心的活尸則稱之為實心的)…!"張國忠邊環視周圍環境邊道"媽的師兄咋辦!?"只見3o來平米的山洞四周石牆直上直下別跑連個藏的地方都沒有.

上篇:第三十六章 猜測    下篇:第三十八章 巴山藏寶洞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