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三十二章 星吮台   
  
第三十二章 星吮台

由于此次意外三個人不得不更改了行程這秦戈雖比較怪但也是個講理的人此次闖禍的是他所以也沒什麼怨.

席子村離元壩鎮大概還有兩天的山路但如果直接翻山的話就要近很多翻兩座山就到了但深山里根本就沒有路越往前行進就越艱難∵了整整一上午就連老劉頭都開始喘粗氣了.

"張掌教你…真的准備去找那個瘋子?"秦戈對張國忠的決定很是不解.

"對我答應過李村長."

"那你准備去哪找?"秦戈往身後看了看一望無際的深山席子村那幾間破房子已經只有指甲般大了.

"爬到山頂看看這山里什麼地方可能藏汙納垢!"張國忠邊向上爬邊喘氣道"秦先生…你如果覺得累可以和我師兄在這里等我我去看清楚就下來."雖張國忠對宿土教與眾閣教的風水理論僅停留在"了解"的范疇但找出個"聚陰池"或"殍地"來還不是什麼難事.

老劉頭也不客氣聽見張國忠這句話立馬找了個石頭坐下了邊擦汗邊抱怨"你個娃子就懂吹批那個村長哪門子治撞客的事啊?可要了我這把老骨頭的命了…"

張國忠自己爬到了山頂放眼眺望實在的這是張國忠頭一次從這麼高的地方往下看腿肚子還真有點轉筋遠處層巒疊嶂風高云淡這張國忠本來就是個挺感性的人此時此刻倒是想吟幾詩抒懷了.

剛來了點感慨對的面山旮旯卻立即引起了張國忠的注意.

本來在張國忠覺得自己即使有古圖也不可能找到九台位置因為這些山在他眼里長的都一樣但此刻張國忠掏出了老劉頭照著古圖臨摹的山體地圖一對那個山旮旯就是九台中的"星吮台".

"你確定你沒看錯?"秦戈對張國忠的識圖能力表示懷疑.

"你看這邊兩座山中間有個豁口這個在宿土教中叫落宿崖宿土教認為這種地貌是天上隕落的星晨撞擊而成而在眾閣教的陣法中這落宿崖是山與山之間陰陽流動的通道圖里標的也是這樣的你看…"張國忠指著地圖上的山豁秦戈和老劉頭都湊了上來."這里…即使不是星吮台也應該是李二壯著道的地方好幾座山的陰氣都沉寂在這個山豁子里從山頂看只有這個地方可能埋著東西!"

其實秦戈也沒來過這里僅是聽父親描述過而已張國忠這麼一他也信了三個人一起朝著山頂爬這時張國忠忽然反應過來了心里開始暗罵這兩頭老懶驢早跟我上去現在都到了害我爬兩遍他娘的…

"沒錯看來咱們不用去元壩了…"山頂上秦戈用望遠鏡看了看山勢又從懷里掏出一個本子看了看確定這里就是地圖上標的地方.

看著近爬起來可不近到了山豁子底下天已經擦黑了.

"國忠啊晚上陰氣太重咱們還是在這睡一宿明天早晨再動手吧!"老劉頭此刻已經是氣喘籲籲了.

張國忠掏出干糧秦戈拿出睡袋在山豁子外面紮了營.

三人約定晚上輪流值班預防野獸與其他的東西.

"兩位…這樣打開閉對准目標…明白麼?"秦戈拿著手槍向張國忠他們示意手槍的用法老劉頭簡直不屑一顧到了極點從張國忠腰里一把抽出龍鱗鉚足了勁扔出砰的一聲龍鱗插在一棵樹干上刀身的一大半深深的插進了樹杆里.

"秦爺我知道槍厲害但對付某些東西槍……不好使…!"劉老頭邊邊走到樹杆前單手一較力噌的一聲又把龍鱗拔了出來♀兩下就連秦戈都暗暗佩服單就是把匕拔出來這一下的爆力少幾百斤.

三人商量秦戈值前半夜張國忠和老劉頭值後半夜秦戈值班的時候睡袋則讓給老劉頭用.

就在張國忠睡的正香的時候被一聲清脆的槍響忽然間驚醒"怎麼了!?"張國忠第一反應就是抽出了腰里的龍鱗匕翻身站了起來.

"噓…"秦戈手中的槍還冒著煙打著手電鬼鬼祟祟的示意張國忠不要話.

"咋啦?"老劉頭也醒了從睡袋里費了半天勁才鑽出來.

"我看見他了…"秦戈聲道.

"看見誰了?"張國忠聲問.

"那個瘋子…"秦戈用手電照著忽然間樹叢一陣晃動.

"別開槍!"張國忠用手握住了秦戈手中的槍"我去看看."

張國忠從包里拿出另一個手電一手緊握龍鱗慢慢的朝樹叢走過去.

"國忠!等等我!"老劉頭拿出羅盤用手電照著羅盤指針根本就沒反應.(羅盤其實是一種特殊的磁針根指南針差不多但比普通指南針靈敏得多對生物磁場與靜電磁場均有反應但幅度非掣微.)

"沒反應啊…"老劉頭低頭看著羅盤"你是不是看錯啦?"老劉頭回頭問秦戈.

這一回頭老劉頭手里的磁盤差點扔出去一個人影站在秦戈的後面從體型上就能看出來李二壯!

"秦爺後面!"老劉頭大喊秦戈心里一驚看都沒看一個前滾翻立即回頭只見李二壯嗷的一聲朝自己撲過來.

秦戈可沒有張國忠那麼仁慈照著李二壯連開了好幾槍但這槍打在李二壯胸口上似乎和打在了棉花套上一樣一點效果沒有秦戈手也抖了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真的恐懼因為面前這個東西實在是太邪了.

就在李二壯離秦戈就還差最多1米遠的時候一道寒光直奔李二壯的胸口這李二壯的反應度簡直比普通人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刺溜一躲飛刀擦著他肋骨而過但這一刀似乎也傷到他了只見李二壯又是一陣慘叫飛快的向山豁子方向竄去消失在了黑暗中.

張國忠快步跑了過來此時秦戈還保持著剛才開槍的姿勢握槍的手微微顫抖.

"我打中他至少4槍…"秦戈的語氣已經完全變了.此刻秦戈對自然事物的懷疑已經完全像張國忠當年那樣土崩瓦解了.

"現在怎辦?"老劉頭拿著羅盤也跑了過來"不能睡覺了這個瘋子對咱們來很握."秦戈擦了一把汗.

此刻張國忠也為難了現在看來活捉李二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三個人就這麼睜眼睜著一直到了天亮.雖是夏天但山里的夜晚還是涼的要命又沒睡覺清晨三個人決定由張國忠值班兩位老人先睡一會准備等到午時陽氣最盛的時候進山.

雖是午時但山豁子里還是陰的要命.三人仿佛特種部隊一樣張國忠拿著龍鱗在前老劉頭拿羅盤居中秦戈舉槍在後緩慢的在山豁子里行進.

"停!"正在山豁子越來越窄快到頭時老劉頭一聲喊三人吐只見老劉頭手上的羅盤指針微微的顫抖著.

老劉頭緩緩的走向山豁子左邊的峭壁越是靠近指針抖的越厲害∵道懸崖底下老劉頭抬起頭看了看上邊在離地面大概十幾米的峭壁上有一個裂縫大概不到一米寬.

"就是這!"罷老劉頭把羅盤往身後的包里一放第一個爬上了懸崖.

是懸崖也就是針對角度而山崖上雜草叢生抓手踏腳的地方有的是以三個人的身手很快爬到了裂縫秦戈掏出手電往里照了照裂縫並不深三個人爬進了裂縫果然有一個一米見方的空膛竟然有樓梯.

三人打開手電把所有的家伙都攥的緊緊的此刻可不比野外萬一李二壯從這里竄出來跑都沒地方跑.

石頭台階往下修了十來米通入了一個天然溶洞前方一片漆黑用手電一照光柱消失在了無盡的黑暗中頭頂不停的有水珠滴下來.

"別進!"老劉頭一擺手三人停在了台階口只見老劉頭從包里拿出了黃旗插在了地上然後又從懷里摸出七個銅錢用一根針紮破了手指將銅錢上蹭上血在黃旗周圍擺了個奇怪的圖案.

當老劉頭的七個銅錢剛一落地只見黃旗的杆咔嚓一下折為兩截張國忠和老劉頭的汗珠子與此同時就掉下來了.

"怎麼了?"秦戈並沒注意張國忠額頭上的冷汗而是專心于這個折了的黃旗杆子反而覺得很有意思自從他開始逐漸相信自然現象後這是第一次看見張國忠和老劉頭人為的制造出自然現象還以為這旗杆子一斷是消滅了什麼東西.

"秦…秦爺…這洞…進不得…"老劉頭磕磕巴巴連句整話都快不出來了.

"為什麼?"秦戈以為老劉頭在開玩笑.

"回頭我們再跟你解釋現在快走!"張國忠邊邊幫著老劉頭收起半截黃旗和地上的銅錢動作之狼狽就跟當年國民黨逃跑一樣轉頭就要出洞.

"張掌教玩笑開大了吧?"秦戈現張國忠和老劉頭並不像在開玩笑.

此刻張國忠和老劉頭已經把東西裝進包里轉頭朝台階上面走了.

祖孫三代的努力如今自己終于踏進了這傳中的後晉寶藏距離夢中的和氏璧傳國璽僅差一步之遙中國最大的千古之謎的答案就在自己眼前怎能就此退卻?

想到這雖然昨天晚上的恐懼一幕油然在心但秦戈還是咬了咬牙抽出手槍一步邁進了溶洞.

張國忠和老劉頭上了一半台階覺得不對勁回頭一看秦戈沒了.

"唉!這個人!"張國忠無奈轉頭往回.

老劉頭知道張國忠這個人的脾氣事到如今也硬著頭皮跟著下來了.

"秦先生!!"張國忠鉚足了勁在洞口一聲大吼洞內黑咕隆咚沒有任何回音.

"秦爺!秦爺!!哎喲我的親爺爺…!"老劉頭急得直跺腳撤也不是進也不是.按理秦戈應該是打著手電的而且按時間算最多也就走出十幾米但此刻洞里卻一片漆黑沒有半點亮光.

張國忠搜的一聲抽出龍鱗"師兄你出洞等我我進去找他!"

"國忠!你…唉!"老劉頭一拍大腿無奈抄起折疊鏟打起手電跟張國忠戰戰兢兢的走入了黑暗.

上篇:第三十一章 追蹤    下篇:第三十三章 宿魂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