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三十一章 追蹤   
  
第三十一章 追蹤

其實不用老劉頭提醒憑張國忠的本事已經感覺到不對勁了撞客的症狀先可以從表確定鬧撞客的人不眨眼睛臉部肌肉就仿佛失效了一樣雙目不斷流淚且目光呆滯就算用手迅的擊出一拳到他眼睛前o.5厘米的地方迅吐他連眉頭都不皺一下這明他當時是失明的.而此刻的李二壯雙目如電不斷的眨眼而且眨的很刻意嘴里非但不流口水而且嘴唇的肌肉緊繃著就好像和誰有深仇大恨一樣.

而李二壯此時也仿佛感覺到有握的臨近睜大了眼緩緩的伸長脖子慢慢的轉動前胸的角度打量周圍的人.

"爺爺他們是誰?"這話的聲音仿佛比他爺爺老上十倍聲音里帶著顫抖透著一股比秦戈還要陰冷百倍的腔調.

張國忠來之前就把龍鱗別在腰帶上了用衣服蓋著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准備李二壯這句話還是把張國忠出了一身雞皮疙瘩本能的將手握在了匕把上.

此時李二壯的媳婦從西屋過來了看到這種場景也沒敢再往里進.李村長也慌了偷偷把嘴湊到張國忠耳邊"不…不知咋的一個多月沒事了今…今天咋又來勁了…?"

正在李村長和張國忠嘀咕的時候秦戈抽冷子到了李二壯跟前嘭的一聲抓起了李二壯瘦得跟火柴棍差不多粗細的手腕子老劉頭連個"別"字都沒來得及.

"裝瘋賣傻…"秦戈並不相信什麼鬼神更是自以為是的厲害這次找老劉頭和張國忠也是沖著他們對古代眾閣教陣法的了解秦戈甚至認為守護寶藏的並不是什麼鬼神而是某些以眾閣教的風水理論為基礎的機關埋伏.

本來秦戈懂些醫術在他看來李二壯是得了某種寄生蟲病所以想抓起手腕給李二壯號脈♀一抓不要緊李二壯的胳膊從秦戈手里刺溜一下就縮了回去然後把頭迅轉向秦戈度之敏捷猶如某些動物或昆蟲.

這老劉頭雖然看秦戈不順眼但秦戈畢竟是人李二壯此時是不是人很難肯定老劉頭跟了馬真人十年此刻應該幫誰還是明白的."親爺快回來!"著老劉頭上前一步去拽秦戈的胳膊但已經晚了只見李二壯嗷的一聲咬住了秦戈的手瞬間鮮血淋漓這一下連秦戈都沒反應過來等感到疼一條胳膊已經麻了此刻張國忠已經竄到了李二壯跟前一只手嘭的一下捏住了李二壯的腮幫子虎口一較勁(張國忠這兩根手指可是能捏碎核桃的)手掌往上一托嘎巴一下把李二壯的下巴摘了"環"(就是人為造成下巴脫臼.秦戈此時立即抽回手只覺得整條胳膊迅由麻轉痛繼而由痛轉為劇痛黃豆粒大的汗珠子啪嗒啪嗒的從腦門子上往下掉.

"萬…萬…萬宗真身…"老劉頭睜大了眼珠子立即把旁邊舀水用的瓢抄了起來對心理學有所了解的人應該明白這種毫無意義的舉動就是恐懼的體現.

"張…掌教他究竟是怎麼了?為什麼我的整條胳膊都在疼?"秦戈咬著牙每個字仿佛都是從嘴里蹦出來的.而此刻李二壯竟然用一只手托著下巴嘎巴一下自己把下巴"環"掛上了.

"這東西…自己會掛上下巴…"張國忠觀察著李二壯的舉動右手偷偷的摸出了龍鱗匕"已經修成萬宗真身了…"

此時秦戈疼的實在不行了從兜里掏出了一個藥瓶一只手擰開往嘴里塞了一大把藥片.(此藥為含鹽酸曲馬多成分的中樞神經鎮痛藥吃多了有類似于毒品的作用在醫學上屬于嚴格處方藥此刻秦戈往嘴里一抓就是一把其疼痛程度可想而知.)

前文提到過萬宗真身簡稱真身是惡鬼和畜牲修仙的最終狀態那個李大明身上的清朝進士僅僅修到了幻身與真身之間的程度便已經需要馬真人用蒸壽的七星釘魂鎮收拾了而眼前這個東西儼然修到了真材實料的真身.

真身歸真身但好像對著把龍鱗匕還是蠻害怕張國忠手里拿著匕往前晃一點李二壯就往後退一點就這麼堅持了半分鍾在這半分鍾里張國忠不斷將渾身真氣集于右手只見張國忠的右手與龍鱗匕冒出了類似于夏天柏油馬路上那種遠遠望去的蒸騰之氣(這實際上就是人的陽氣茅山術的最大奧秘就在于激出人體最大的陽氣以西壓制惡鬼畜牲的陰氣加上這把煞氣十足的利刃煞氣加陽氣足夠制住惡鬼).

此刻老劉頭也沒閑著閉著眼一個勁的想開慧老劉頭想的挺美自己開了慧找到惡鬼與人之間的"三寸(三寸也稱為陽隙惡鬼附身並非是真的侵入人體通常是在人的背部或胸部在背部居多在農村有的孩子看到某某大叔整天背著個人就是惡鬼已經附在了人身上只不過力量不足以鬧出撞客而已然而人身上總是有陽氣的所以惡鬼不能貼身而附需要與人的身體保持三寸的距離這個距離便直接成為三寸或陽隙)"指揮張國忠一刀揮過去就萬事大吉了然後畫個"活符"引其入之最後隨便找個什麼東西把這東西先封起來再.

但想歸想這老劉頭這輩子最頭疼的事就是開慧第一次開慧張國忠用了一個時他用了一個月.開慧需要良好的心理素質必須做到泰山壓頂還能心平氣和慧才能開但此刻老劉頭心慌意亂越想開越開不開.

"國忠啊把刀給我你來開…"這老劉頭此刻也顧不得丟人了慢慢移動到張國忠跟前想把匕換過來.

就在這一換刀的功夫只見李二壯飛身躍起直撲老劉頭動作敏捷之至老劉頭想躲已經躲不開了只見老劉頭一不做二不休咬破舌尖"撲"的一口就把血就噴在了李二壯的臉上只見李二壯慘叫一聲在地上打起了滾♀招叫真陽涎當年馬真人克降墓的時候也用過但馬真人是童子且有借陽之陽而老劉頭年輕時就是色狼早八輩子就不是童子了這兩種真陽涎的威力是沒得比的.

李二壯在地上滾了兩圈張國忠剛想趁這機會開慧李二壯已經滾到了李村長的腳下沖著李村長的大腿就要咬此刻秦戈的疼在一把止痛藥的作用下已經稍稍緩過來點了看見這景飛起就是一腳踹在了李二壯的肩膀上秦戈好歹也練過但只覺得這一腳仿佛踹在了石頭上險些把腿扭了.

但這一腳李二壯多少也被踹的一晃悠李村長此時已經嚇傻了秦戈一出腳剛反應過來"惠琴!快給我喊人去!!"罷歪歪斜斜的出了屋此時張國忠一把將漸漸進入昏迷狀態(鹽酸曲馬多藥物吃多了的症狀)的秦戈推出了屋子自己拿著龍鱗橫在了門口.

前有張國忠後有嘴角正在淌血的老劉頭李二壯被堵在了屋中間.此時張國忠真是後悔當初為什麼沒問問李村長這李二壯究竟是挖到哪家哪戶的棺材才染上的這毛病應該先去出事地點看一眼對了這李二壯跟當初的李大明可太不一樣了李大明每次僅對一個人下手而且不動嘴這李二壯可是來狠的逮誰咬誰這他娘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張國忠手上有龍鱗匕李二壯始終不敢靠近而老劉頭剛才的一口真陽涎雖救了自己一命卻也漏了老底這東西已經摸清老劉頭幾斤幾兩了所以掉過頭奔著老劉頭慢慢的走(准確的應該是像猴子一樣手腳著地的爬)了過來老劉頭此刻除了手里攥著個瓢便再也沒有別的家伙了李二壯這一緊逼老劉頭趕忙後退沒兩步就退到了床邊張國忠雖不想傷及李二壯但此刻已經別無選擇了揮刀照著李二壯屁股就是一下這一下張國忠並沒下什麼狠手只想吸引一下李二壯的注意力而以但他忘了他手里拿的不是普通的西瓜刀而是龍鱗只見李二壯原本堅硬如鐵的皮膚被刀割氣球般割出一道口子一股黑血噗嗤一聲噴了張國忠一胳膊.

李二壯出了一種沁人心脾的嚎叫也顧不上老劉頭了飛身上炕蹭的一聲竄出了窗戶.

張國忠追出了屋往四下里看了看天色已晚四周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此刻老劉頭已經出門扶起了幾近昏迷的秦戈而一幫村民手里也拿著麻袋棍棒等家伙趕過來了.

"張同志實在對不住你們!"李村長一邊哭一邊道歉其實這個時候更想道歉的是張國忠因為自己本來答應給人家瞧病的現在可好把個病人給瞧跑了.

得知自己孫子去向不明的消息後李村長並沒生氣而是一臉無奈轉頭看著李二壯的媳婦"惠琴啊今天的事你也都看見了趁著年輕你就改嫁吧…!"

"爺爺!你的這是哪家子話?我…我生是李家的人死是李家的鬼我…"

張國忠可不想聽他們拉家常"李村長村里有米沒有?"扒開秦戈的子現被咬的一圈血牙印周圍泛出了一大片黑青.

"有!有!"李村長立即叫人回家抗來一大麻袋米夠一家子一冬的口糧了.

把生米用溫水泡了泡張國忠把米敷在了秦戈的傷口上(米有拔陰毒的功效秦戈的傷勢並不嚴重所以用米還是有效的)"李村長你放心你孫子不會有事的明天我們會把他找回來的."張國忠明白那東西已經在李二壯身上修成了萬宗真身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放棄這個身子.

"嗯!張同志咱明個一塊找!你們也得注意安全萬一你們要是為了救我那個半死不活的孫子有個三長兩短我老李頭就算一頭撞死也賠不過來呀!"李村長哭喪著臉仍然萬分感激張國忠暗中感歎這些山里人真是太樸實了.

一夜間張國忠給秦戈的傷口換了四五次米傷口漸漸恢複了血色但被換下來的米已經變成黑的了.

第二天早晨秦戈的藥勁基本上已經過去了人也清醒了.

"秦先生既然你找我們來就得相信我們不要總是自作主張!"張國忠對秦戈昨天的冒失非常的氣憤若不是他李村長的孫子也不會犯病更不會跑.

秦戈徑直走到了張國忠和老劉頭跟前並沒有評價自己昨天的作為.

"張掌教…"

張國忠一愣這種語氣似乎是要…

"謝謝…."罷秦戈轉身去收拾東西了∨國忠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謝謝這兩個字竟然從秦戈的嘴里出來了.

"謝他那我呐?"老劉頭的舌頭昨天咬的過火了話還不利索嘟囔著起哄…

李村長找了二十幾個年輕力壯的伙子這席子村不大也就二三十戶人家這已經是全村最精壯的勞動力了∨國忠把匕別在腰間而秦戈這次嘗到了厲害也把手槍別在了腰里.

"李村長你知道你孫子是挖了哪家的棺材著上這個道的嗎?"

"不知道啊!有一天他去山里挖藥材回來後還好好的到了當天晚上就這樣了…"

看來只能順著血既找了也不知道這血架有多遠∨國忠此刻後悔當初那一刀為什麼沒再割深一點.

果然血跡也就延續了有一里左右便消失了♀個地方根本就沒有路而且山勢越的陡峭大隊人馬行進相當的緩慢這群村民實在是搞不懂這三個城里人兩老一少怎麼比自己這地地道道的山里人爬石崖子還利索.

"李村長您要是相信我就讓大隊人馬先回去我們三個保證把你孫子帶回來."張國忠一是不願意讓大隊人馬耽誤時間二是對秦戈不放心萬一這個冒失鬼關鍵時刻把槍抽出來豈不是要嚇壞這幫山里人?

李村長著實也對這三個人佩服之至尤其是兩位老者看著一把年紀了卻永遠在村里壯勞力的前面這麼多人跟著確實也是累贅."嗯中!俺信你張同志!你們可要心!"

"李村長這個你拿著."張國忠從兜里拿出一打子大團結足有三百多塊塞給李村長"你給村里人分分我這次出門也沒帶很多…"這席子村真是窮的讓張國忠感慨況且自己還把人家孫子弄丟了雖是實屬無奈吧但心里畢竟過意不去.

李村長一再推辭最後還是收下了錢感動的哭著帶人回村了.(張國忠此時並沒有多少錢秦戈的支票還沒有去兌換王子豪的六萬港幣也沒兌換.)

———————————————

今天加班回家就已經凌晨了唉寫完這章徹底崩潰~~~

上篇:第三十章 席子村    下篇:第三十二章 星吮台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