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第二十二章《送別》   
  
第二十二章《送別》

"都退後!"馬真人喝道"國忠你跟我後邊!"

張國忠剛想一鎬砸爛鐵鏈忽被馬真人攔住."別動不對勁…"

只見馬真人走到鐵箱子前把耳朵貼在箱子上聽了一會沒什麼動靜示意張國忠把羊稿遞給自己哐的一聲砸開的鐵鏈子看師傅如此心張國忠也不敢像剛才一樣魯莽了從村民手中拿過一把鍬用鐵鍬頭輕輕敲開了鐵箱子.

這一開不要緊一陣刺骨的臭氣就連馬真人都干嘔了好幾下(馬真人的衣服,被子的洗滌時間都是以五年為單位計算的馬真人的被子面質地和皮夾克差不多絕對能當防彈衣用蓋著這種被子都能睡的心安理得可以看出馬真人對臭味有著何等的免疫力此刻連馬真人都干嘔其味道可想而知)就這一瞬間一條白蛇從棺材里爬了出來體型和竹葉青差不多度異臭捷好像還會跳刺溜一下躥到了馬真人的腳下.

馬真人光顧者捂鼻子等反應過來這蛇已經爬到了自己腳下照著大腿就是一口.馬真人練了這幾十年也不是蓋的看著一條長蟲沖自己來了立馬騰空而起挑起五尺多高(這便是傳中的輕功電視里的飛簷走壁大部分都是為了滿足觀眾的視覺感受而特技制作的藝術誇張真正的輕功練到馬真人這個境界已經是巔峰境界了所謂輕工只是形象化的叫法馬真人並沒有變輕這一跳完全靠的是雙腿的爆力)但雖然跳開了但蛇這一口還是咬到了馬真人的緬襠褲前文提到過馬真人的褲子有防彈衣的潛質即使是這樣已經被油泥膩硬了的褲子還是被蛇這一口咬的脫絲了此刻馬真人和張國忠心中都是一驚這條蛇實際上是"虯褫"按常人理解就是蛇精"褫"是脫了衣服的意思相傳蛇修仙共分三個階段到了最終階段就是虯褫在茅山教的所有記載中關于虯褫的記載僅有一段相傳宋朝有個道士看見半個村莊的人同時出殯很是不解村民曰:"有蛇為祟"當時這位道人便升壇做法結果一位死去的村民口中爬出了這種白蛇被道士以猷術(一種已經失傳的茅山法術)斃之現在李二蛋身子這個德性八成全是這玩意弄的被它這一口要是咬見了血恐怕不死也是半殘.

此時馬真人已經落在了兩米開外離著這虯褫的就是張國忠.眼見虯褫攻擊師傅張國忠哪能看熱鬧?抄起手中鐵鍬照著虯褫的身子中段就是一戳畢竟是熱血青年管你什麼大仙仙先吃我一鐵锨是真格的.

只聽見嘭的一聲虯褫身子斷成了兩截"你娘個球的老子拍死你…"一邊大吼張國忠反手又是一鍬啪的一聲拍到了虯褫頭上.

把鐵鍬往地上一戳張國忠擦了一把汗准備走近看看這個虯褫到底是個什麼玩意眼前生的一切簡直太怪了短成兩截的身子完全沒有出血而且頭仿佛是鐵打的以自己剛才一鐵鍬的力道哪怕是石頭都拍碎了但這虯褫的腦袋干脆就是沒啥事.

就在張國忠往跟前一湊合的時候虯褫的身子咔嚓一聲又自己對到了一塊腦袋抬起看著張國忠吐起了信子♀一幕立即把張國忠嚇得後退了好幾步.

修仙的畜牲都是有靈氣的第一攻擊目標就是對自己威脅最大的人當時它攻擊馬真人一是因為馬真人道行高陽氣盛二是馬真人手里還拿著把厲害的家伙然而此刻張國忠的舉動顯然激怒了這個東西第一攻擊目標自然也就成了張國忠.

四外村民都嚇的夠嗆早就躲到幾十米開外了就連李隊長都退到了十幾米外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切.

"接著這個!"馬真人把匕扔給張國忠.也正在此時虯褫啪的一聲跳起老高一口就咬在了張國忠手中的鐵鍬把上這木制的鐵鍬把咔嚓一下被咬掉一塊木茬子.按理蛇的下顎力量並不算大至多是能把嘴張的很大而以而眼下這條虯褫顯然跟一般的蛇不一樣.

看著馬真人扔過來匕張國忠伸手去接就在這時虯褫跳起咬到了鐵鍬又掉到了地上繼而又是一躍張國忠一閃身子雖然沒讓虯褫咬到但匕也沒接到.

哐當一聲匕掉在了幾米開外張國忠回身想去撿匕就在這時忽然覺得自己的腳脖子被人死死的攥住了撲通一聲摔了個馬趴而他身後的虯褫則挑釁性的緩緩爬向張國忠.

馬真人最初也有一些輕敵的思想從前幾個鐵箱子來講全是一些蟒蛇級的家伙沒想到這次是這麼個玩意而且動作會這麼敏捷.

看著徒弟命懸一線馬真人一竄而上一腳踩住了虯褫的尾巴此時虯褫回頭就是一口正咬在馬真人的腿上.

"啊!!!"馬真人一聲慘叫只覺得一陣鑽心的劇痛一條腿立即失去了知覺撲通一聲就躺下了.此時李隊長也急了三個兒子一把沒拉住只見李隊長拎著一把羊搞三步並作兩步沖了上來一鎬就拍在了虯褫身子上這虯褫的身子仿佛是亨做的被砸癟後立即鼓了起來立即放棄了馬真人把頭轉向李隊長也正在此時一塊大石頭嘭的一聲砸在了虯褫的身上原來李隊長的三個兒子看爹沖出去了也不顧一切沖了上來.

張國忠摔趴下後覺得兩條腿就和灌了鉛一樣的沉也不聽使喚了但師傅的慘叫激出了他身體最深層的潛能兩只手一較勁往前爬了三四步一把抓到了匕回過頭來正好看著蛇從石頭下鑽出正把頭瞄向扔石頭的李二貴.

"用真氣!!用真氣…"馬真人嘴角淌著血竭盡全力大喊此時有幾個村民也趕上來了但眼前這陣勢誰也沒敢再惹這東西∨國忠理了一下思路丹田一較力幾股暖流湧向右手只見張國忠用匕割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刀刃帶上血後三兩下便爬到了砸住虯褫的石頭跟前.

要人這種動物潛能是可怕的一旦爆出來真的能夠創造奇跡.此刻張國忠就像一名高位截癱的患者一樣下半身使不上一絲力氣硬是靠著兩只胳膊的力量爬的竟然比走還快.

此時的虯褫也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從身後過來回過頭沖著張國忠又竄起了半尺高照著張國忠面門就是一口張國忠把眼一閉一匕揮了過去.

一瞬間張國忠忽然覺得自己的腿能動了他張開眼睛只見虯褫的頭已經被自己剛才那一下子砍了下來斷開的兩截身子流出了橙黃色的液體跟李二蛋七竅流出的黃水一個顏色也就幾秒鍾的功夫這虯褫的身子由雪白變成了橙黃漸漸黑.

"來人啊!!來大夫啊!!!!"張國忠抱著人事不省的馬真人眼含著淚水瘋一樣的嚎叫著此時李隊長已經讓人把簡易擔架做好了幾個人抬起馬真人一路狂奔回了村.

跟上次一樣大夫們正在郁悶病人為什麼忽然好了能看見東西了也能話了黃水也不流了此時上次那個老中醫又讓人抬進來了…

撕開馬真人的褲子主治大夫一皺眉只見整條腿連帶大胯一片黑青腳脖子出有連個黃豆粒大的血斑明顯是咬傷."這是什麼東西咬的??"主治大夫問到"蛇是蛇!大夫!怎麼樣?怎麼樣啊大夫我師傅他怎麼樣啊…"張國忠撲通一聲給大夫跪下了"你救救我師傅大夫我求求你救救我師傅…"此刻幾個村民也開始暗暗的抹眼淚就連李隊長也眼圈通"大夫馬道…馬中醫是俺們全村的恩人你救救他大夫…"

"這是什麼蛇?"大夫咬著牙憑自己行醫幾十年的經驗就算是最毒的金環蛇,竹葉青也沒這麼厲害的毒性兩個黃豆粒大的傷口就讓整條腿都變成了青黑色."先給病人注射強心針李隊長馬上弄個馬車市里才有血清…"大夫看著馬真人已經在慢慢放大的瞳孔無奈的作出了注射強心針的決定.

此時這位醫生也知道強心針只不過是給這位老者爭取一點遺的時間而所謂市里有血清也僅僅是口頭上的安慰這種從來沒見過的劇毒市里怎麼可能有血清…

一針強心針過後馬真人醒了過來.

"師傅…"

"不用啦…"馬真人擺了擺手推回了張國忠用手拿著的藥片和水"把煙袋給我…"

"師傅大夫市里有血清李福去套車了咱馬上去市里…"張國忠強忍著眼淚故作鎮定.

"不用啦你以為市里那個…什麼玩意能抵用嗎?…"馬真人掙紮著嘬了一口煙"國忠啊你也不了有些事也該和你了…"

"恩…"

"國忠啊你聽著你現在…你現…就是全真教第…第一百零四代掌教茅…茅山第九一百五十三代掌教…茅…茅山術志…全真…全真三十六法…好好看把…把祖師爺…祖師爺的名字記著…"著馬真人從煙袋鍋子上裝煙葉子的布袋里拿出一塊古玉"這個給你…還…還有那把匕…匕別弄丟…了以後有…都有大用…"

"師傅你什麼啊師傅咱現在去市里市里有血清啊師傅!!現在人定勝天啊師傅…"

"勝…勝個屁!人…"馬真人鼓足了氣再每一句話"人能勝天…但沒那個定字啊…我活了一百多…歲也夠本了你子你個…王八…羔子得把…道家…揚…"馬真人掙紮著想坐起來張國忠趕忙上前去扶.

"可不許…不許丟我馬老道的人…不許…"

煙袋鍋還冒著煙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馬真人斜著靠在張國忠懷里含笑羽化.

"師傅!!"這一切對張國忠而來的太突然了幾個時前還好端端的師傅此刻已經不在了"大夫!!大夫!!快再打一針啊!大夫!!打針啊!李福!!!車套好了沒有咱還得去市里啊…"

……

馬真人的隨葬品只能用簡陋來形容除了生前的煙袋鍋外便是一身用料頗為不錯的壽衣.

不論是做法還是行醫馬真人一生不知道救了多少人但卻只有等到死後才穿上了件像樣的衣服能帶走的也只有生前這個不離身的破煙袋鍋.

馬真人的墳前張國忠久久不願離去擦了一下從家里帶回來的口琴帶著一種徹骨的愧疚慢慢吹了起來.一陣冷風飄過張國忠一陣寒戰一曲《送別》也許就是馬真人聽到的用心吹出的曲子吧……

長亭外

古道邊

芳草碧連天

晚風扶柳笛聲殘

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壺濁酒盡余歡

今宵別夢寒

也奇怪好幾年沒下過雨的李村當夜忽然雷聲大作下起了雨而且裹著冰渣子…

上篇:第二十一章 鐵箱    下篇:第二十三章 殄文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