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三部分 第70節:第六十夜 割喉(8)   
  
第三部分 第70節:第六十夜 割喉(8)

如果王真要報複,殺死逮捕自己的刑警的女朋友和害自己失去工作的同事似乎說得通,可是那個死在車子里的公司白領以及那個迪廳下班的DJ和他並沒有任何聯系,這就有點讓人不明白了。

桑一陽給我們的資料可以說是比較詳細的了,但並沒有太大作用。警察甚至懷疑過王真的家人,但電梯里的那個錄像又讓他們覺得非常的不解,這也的確無法被認可為是人所能做到的。

我和紀顏決定先回王真所在的醫院,去看看那個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人。紀顏則去病房翻看王真的病曆。

我看了看王真已經萎縮得如同雞爪一樣的手,忽然心生感慨:曾經是一雙治病救人的手,卻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實在叫人惋惜。

沒過多久,紀顏便回來了。

"你知道王真是怎樣自殺的麼?"紀顏一邊看著王真,一邊對我說。我搖了搖頭,似乎資料上並沒有寫。

"剛才我打了個電話給桑一陽,王真入獄前在拘留所的時候,除了他的親戚朋友外,還有一個人探望過他,這個人是柳落石,那個逮捕過他的人。兩個人似乎交談過,而王真在回去後,就想用毛巾勒死自己。"

我大惑不解,除了上吊,人怎麼可能勒死自己?

"拘留所里沒有可供上吊的地方,也沒有任何鐵質的鋒利道具,王真開始就表現過自殺的跡象,所以只要他單獨一個人的時候,連嘴巴里都放了牙套,根本合不上,就是為了避免他咬舌自殺。不過王真的確很厲害,居然把帶來的幾條毛巾系在一起,綁在兩邊的鐵欄杆上,再把脖子套進去,然後身體開始轉圈,毛巾如同扭螺絲一樣,把脖子慢慢勒緊。

"你也知道,自己勒死自己是不可能的,因為失去意識後手自然會松開,不過鐵柵欄不會,而且那毛巾是濕的,所以即便後來王真被勒得昏迷,脖子上的結卻依然很緊。他差一點就可以死了,很湊巧,那天的警衛突然接到個電話,然後就發現了他在自殺,便把他救了下來。但是由于缺氧太久,他就變成現在這樣了。"紀顏慢悠悠地在王真的病床前走來走去。

"其實他躺在這里還是很幸運的,因為我聽說有好幾個受害者都買通了里面的牢頭,要廢了他的手,可能他知道了消息,所以決定自殺吧。"

我望了望躺在床上的王真,開始對這個瘋狂的外科醫生有了些憐憫和同情。他恐怕這輩子都只能這樣了,連死的權利都喪失了。

從醫院出來的時候,門外停了輛警車,我以為桑一陽來了,四下看了看卻沒發現他,我猜想估計上廁所去了吧。也好,我不是很喜歡和他搭話,這人總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

不料,車門漸漸打開,從里面出來一個人,但不是走出來的,而是從車里翻出來的,我看見他的喉嚨就像破裂的水管,鮮血從里向外噴射出來,飛濺得到處都是,車子里面也鮮紅一片。

上篇:第三部分 第69節:第六十夜 割喉(7)    下篇:第三部分 第71節:第六十夜 割喉(9)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