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三部分 第63節:第六十夜 割喉(1)   
  
第三部分 第63節:第六十夜 割喉(1)

第六十夜割喉

電梯的底部似乎粘著什麼東西,就像是一塊口香糖一樣,死死趴著。電梯越來越靠近,我也看得越來越清楚。

是一個女人,穿著黑色的職業套裝,但衣服顯得非常陳舊,頭發低垂了下來,遮蓋住了一部分臉。她雙手雙腳張開著,像一個"大"字一樣,刻在電梯底部。

紀顏已經完全康複了,不過黎正還需要留院住些時日,可能是因為身體縮小到了孩童的樣子,恢複能力也差了不少。紀顏離開的時候黎正連眼皮都沒抬,依舊在看書。出院後的紀顏在家中靜養,可惜這幾天李多也在,要靜恐怕是不大可能了。

幾天後,當我來到紀顏家時,卻看見了一位身穿制服的年輕警察,大概二十七八,高而偏瘦,幾乎半凹陷的臉頰帶著病人般的蒼白,卻也有一股不服輸的韌勁和嚴肅認真猶如機器般的冷酷表情。制服穿在他身上空蕩蕩的,有些滑稽。同他握手的時候感覺很有力,尤其是食指。

"我是刑警隊的桑一陽。其實我們不認識,不過我的一位警校校友和紀先生應該是故交了。"桑一陽的聲音很獨特,是那種混合著回聲的低沉嗓音,隨著巨大喉結的上下滾動,他薄而緊閉的嘴唇吐出幾句有力的話語。我把名片遞給他,年輕的警探伸手接過,卻並不看,而是拿眼睛一直注視著紀顏。

紀顏笑了笑說:"不妨說一下,我一時記不得了。"

年輕的警探頓了頓,說:"葉旭,想必你還有印象吧。他告訴我你幫他破過一樁非常奇特的案子。其實我並不相信這些,不過最近這件事實在是很古怪,葉旭又極力向我推薦你,我也希望紀先生最好能和警方合作,盡一下優秀市民的責任。"桑一陽說話的樣子簡直和黎正有得一拼了,都是一副居高臨下的表情。我歎了口氣,心想又來了個不好對付的家伙。不過紀顏卻毫不在意,而是高興地坐了下來。"說說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果然,這家伙除了對奇怪的事情感興趣外,絲毫不在意別人的態度。紀顏的熱情似乎讓桑警官有些意外,不過他很快也坐了下來。我看見他坐下的時候特意用手往腰間挪了一下。

我也在旁邊坐了下來。

"事情是這樣的,最近夜晚經常出現割喉的案件。起初我們認為是搶劫殺人,可是被害者的財物分文未動,幾名被害人之間也毫無聯系。長時間的排查絲毫沒有進展,所以大家都把這件事情判斷為無差別殺人。"

"無差別殺人?"我問道。

桑一陽皺了皺眉頭,不過很快又解釋道:"就是凶手殺人沒有絲毫的預判,隨意殺人。這樣我們很難找到他。而且所有被害者遇害的地點、時間都沒有共通性,也沒有目擊者,簡直成了懸案。"桑一陽說到這里有些生氣似的吐了口氣。

"如果不是上周看到電梯里留下的錄影帶,恐怕我們就會把這事當作普通的變態殺人狂案件來處理了。"桑一陽的語氣有些不連貫了,居然帶著略許悲傷。我很想知道他到底看見了什麼。

"最近的一名遇害者是一個白領女孩,她是獨自一人在電梯里出事的。"桑一陽一邊說,一邊拿出了一卷錄影帶。

"你們看了就知道了。"他指了指電視。

畫面上出現了一名穿著黑色套裝的年輕女性,梳著一頭過肩的烏黑頭發,背著一個皮包,攝像頭正好是從頭頂上方正對著她。女孩似乎有些疲倦,身子歪斜地靠在電梯壁上。

似乎沒有什麼不妥。

忽然,她好像想起什麼一樣,開始翻找背包,原來是手機,她拿出手機看了看,似乎有些不解,不過還是放到了耳朵邊上。

"注意看這里。"桑一陽忽然把帶子放慢了,畫面一下一下地慢慢前進。

我清楚地看到,女孩耳邊的頭發好像飄起來了幾根,宛如失重或者有風一樣,接著,女孩的喉嚨起了變化,而最奇特的是她自己竟渾然不覺,依舊對著手機喊話。

我看見女孩的喉嚨就像拉鏈一樣,被慢慢拉開一道口子,沒有流血,一滴血也沒有,傷口幾乎被一直拉到脖子的另外一側,然後停止了。

上篇:第三部分 第62節:第五十九夜 裂縫(8)    下篇:第三部分 第64節:第六十夜 割喉(2)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