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二部分 第33節:第三十一夜 吳鉤(8)   
  
第二部分 第33節:第三十一夜 吳鉤(8)

“來陪吳鴻玩啊。”我的眼睛閉上了。

“這是我的神鉤。”熟悉的聲音讓我再次蘇醒,我睜開眼,身上衣服都是干的,我又回到了兩千多年前?我朝聲音的位置望去,那個鉤師依舊背對著我,前面是先前那個收鉤官。

“開玩笑!你如何證明?”那個官員看都沒看他,在他看來,每天這種人他都看了成百上千了。

“里面,仔細地看啊,這對鉤里面有我一對雙胞胎孩子的血肉,這對鉤就是我的孩子!”鉤師的聲音非常激動,幾乎詞不連句。

“哈哈哈哈,神鉤?”官員狂笑起來,旁邊的士兵也笑了起來,周圍其他獻鉤者也笑了起來。鉤師似乎被激怒了,他大聲質問道:“這是大王定下的法令,我鑄的明明是神鉤!為什麼不相信?”這時我看見有一隊人馬走了過來,非常眾多,領頭的是一個將軍模樣的人,披著鎧甲,一只手按著寶劍,一只手提著馬缰。人群看見了,立即閃到一邊,給隊伍讓開一條道路,那些個官員起初還在大笑,但現在已經謙卑地跪在了地上,鉤師背對著,不知道大王來了,但很快也被旁邊的人按倒了。

馬背上坐著一個人,身材高大,皮膚黝黑,透著代表健康的暗紅色,下巴和腮部生滿了黑黑密密蜷曲的胡須。他那額角高聳的頭頂上戴著一頂王冠,上面垂著七條玉珠帶子。幾乎快要連成一字形的濃眉下面,從中間挺出一只碩大的鷹鉤鼻。那雙特大的眼睛深陷在眼窩里面,閃爍著駭人的紅光,凝視著馬下的人們,大家都不敢直視他。

“王上,這里便是鉤庫了。”一個發須皆白,看上去雖然年老,但身板硬朗強健,穿著似士大夫的人走了過來,向馬上的人作了揖。那人原來正是吳王闔閭。

“這人,到底在吵什麼?”吳王質問收鉤官。那官員把剛才的事稟告給了他,闔閭很有興趣地用手摸了摸胡須,在旁人的攙扶下,從馬上下來了。

鉤師站了起來,終于面對著我了,但他卻深勾著頭,把那鉤捧到吳王面前,吳王拿起一把觀摩了一下,又摸了摸,失望地放回去。

“這如何稱得上是神鉤?充其量不過是把好鉤罷了。”

“大王,這對鉤里有我一對雙胞胎孩子的骨血,只要我呼喊他們的名字,即便再遠,也會飛過來貼著我的胸膛,這,還不算是神鉤麼?”

吳王好奇地望著鉤師,“哦?那就讓你試試吧。”眾人議論紛紛,大家擠出塊空地,剛才一個曾經嘲笑過鉤師的士兵,抱住了其中一把鉤子,離這鑄鉤師幾十米遠處站住。

“開始吧,你現在就呼喊看看,是否那鉤可以飛過來,如果可以,我便賜你的鉤為神鉤,並且百金之賞也是你的。”

那個殺死自己兒子的男人站到了中央,先清了清嗓子,然後張開手,對著抱鉤的士兵喊:“吳鴻!扈稽!過來啊,我是你們的父親!”場邊的人都不說話,大氣都不敢喘,靜得嚇人。抱鉤的士兵汗都流下來了,臉上既有恐懼,還夾雜著些許的興奮,仿佛他可以感覺到鉤內的靈魂一樣。

“吳鴻!扈稽!過來啊,我是你們的父親!”第二遍喊過了,但卻沒發生任何事。大家開始騷動了。

“吳鴻!扈稽!過來啊,我是你們的父親!”第三次了,即便這次聲音已經嘶啞了,可鉤還是沒有任何動靜。鉤師絕望地跪在地上,口中自言自語說,“神鉤,神鉤啊。”官員的臉色非常難看,他一直看著吳王,生怕他一怒之下會責怪自己,但闔閭嚴肅的臉卻忽然奇怪地抽動了一下,然後竟縱聲大笑起來。

“真是個瘋子啊!”他笑過後,便命令收鉤的官員,“給他百金的獎賞吧,以報答他對我的忠心罷!他竟殺了自己的兒子!”吳王一邊重複著最後一句,一邊上馬走了。臨走前,他把其中的一把鉤給了那個須發都白了的中年人。

“伍相國,這鉤便給你吧,當作紀念。”那人接過鉤,謝過了,然後看看接著黃金的鉤師,搖搖頭,走開了。

鉤師散開了頭上的發髻,長發披了下來,懷里抱著黃金,一口氣奔跑回家,我卻始終跟在他後面。但是當他回到家的時候,看見的卻是他妻子的尸體,脖子上有一道紫黑色的淤痕。

上篇:第二部分 第32節:第三十一夜 吳鉤(7)    下篇:第二部分 第34節:第三十二夜 縮頭(1)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