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二部分 第31節:第三十一夜 吳鉤(6)   
  
第二部分 第31節:第三十一夜 吳鉤(6)

“啪!”一只烏黑的手掌拍在窗戶上,緊接著是一張小臉,翻著眼白,咧著嘴巴,他的牙齒雪白,門牙缺了一角,他的嘴巴兩邊的肌肉由于笑得過猛,已經破裂開了,燒焦的皮膚紛紛落了下來,如黑雪一樣。我嚇得往後一退,正好撞在了在看書的林斯平身上。

“搞什麼!”林斯平的書被杯子的水潑濕了,埋怨我說。我根本吐不出半個字,只是捂著眼睛,手指著玻璃,好半天結巴地說:“窗戶,窗戶上有東西!”

眾人圍了過去,然後是一陣哂笑。

“不過是風雪卷起的爛樹枝罷了,把你嚇成這樣。”我望了過去,果然一截焦黑的樹枝貼在窗戶上,還被風吹得啪啪作響,但在我看來,那樹枝卻極像人的手臂,或許剛才真的是我看錯了。大家哄笑了幾句,便又坐回原位,默默地等待雪停。

“你到底怎麼了?又看見了?”紀顏見我臉色很不好,關心地問。我搖頭,或許事情太奇怪了,連紀顏也沒辦法幫助我。再次灌下一杯熱水,我坐在爐火前,居然想睡覺了,這倒不怪我,因為已經有幾個人蜷曲著身體在旁邊呼呼大睡了,連紀顏也無精打采地看著火。我實在受不了,把杯子放到桌子上,靠著牆睡了過去。

“我這是神鉤!”我忽然聽見一個人在高喊,順著聲音望去,一個瘦弱的老人被幾個士兵模樣的人推搡在地,老人的身邊扔著一把鉤。

“狗屁!滾你的蛋吧,哪里來的鬼鉤、神鉤,你是想要賞金想瘋了吧?你的鉤和那些有什麼不同?”一個穿著青色長袍、頭上紮著發髻戴著冠帽、官員模樣的人從士兵後面走了出來,一邊指著老者罵道,一邊手向後一揮。我看過去,層層疊疊,不知道多少把吳鉤,各種各樣,堆放在地上。原來,這里就是鉤庫,想必這些人就是吳王專屬負責收鉤的人了。老者走後,又來了幾位,大體都和剛才一樣的遭遇。這個時候,我又看見他了。

雖然是背影,但再熟悉不過了,就是那個鉤師,他正站在我面前,但我無法說話,更無法靠近他,當然別提走過去看看他的長相了。

“怎樣算神鉤呢?”他走到官員面前,那官員用隙縫般的眼睛斜瞟了他一眼,從鼻子里哼了句:“神鉤和神劍一樣,可以自由駕禦,首先是鋒利無比,無堅不摧,接著可以由使用者呼之即來,揮之即去。我們大王說了,有了這種鉤,我們吳國想打贏哪個國家就打贏哪個國家,吳國自然可以昂著頭顱和那些中原的大國平起平坐了!即便成為霸主,也是理應之事!”

“自由駕禦的神鉤?”那男人低頭喃喃自語。

“做不出就不要在這里搗蛋,快滾!”官員揮了揮手,士兵便把那男人趕走了。鑄鉤師獨自一人走在路上,而我卻始終只能跟在他後面,仿佛兩塊同極的磁鐵一般,總是保持著一段距離,無法再接近了。

我一直跟隨著他,直到他回到了家里。鉤師似乎在家中翻找什麼,我看見他把箱子翻得亂七八糟,到處都是雜物。終于,他停住了。

“欲造神兵,以親祭之。”他低沉著聲音念道,反複念了幾遍,每念一次,語速便越快。最後他發瘋似的把什麼東西往後一扔。只見一張發黃的羊皮,飄落在我腳下。我仔細看了看,羊皮上用刀清晰地刻著幾個字:“欲造神兵,以親祭之。”正是剛才那男人反複嘮叨的那句。在這句話的後面,還刻著幾個字,比那些略小,但還是勉強可以看清楚。

“王詡題。”王詡?這個名字很眼熟啊,但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來,真是奇怪。我姑且沒再去想這個人,繼續看著那鉤師。他走到了一張床邊,上面躺著一個孩子。

鉤師在床邊站了很久,他的拳頭握得緊緊的,我知道他在想什麼,如果我可以喊可以動的話,就一定會去阻止他,但可惜,我只是個看客。鉤師終于動了起來,他嘴巴里不停地念叨著:“神鉤,神鉤。”

接著,他點著了爐火,鼓風機呼呼地吹著,里面的火苗越來越旺,紅得如血一般。鉤師脫去上衣,赤裸著上身,把孩子從床上提了起來。

上篇:第二部分 第30節:第三十一夜 吳鉤(5)    下篇:第二部分 第32節:第三十一夜 吳鉤(7)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