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二部分 第29節:第三十一夜 吳鉤(4)   
  
第二部分 第29節:第三十一夜 吳鉤(4)

姑且稱之為臉吧,雖然看不清楚,但還是能發現已經燒得一塌糊塗了,只是從眼白部分看,好像還是個孩子的臉。而且他笑了一下,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齒,雖然嘴前面的門牙只有一半,似乎被什麼硬物磕掉了。

“陪吳鴻玩啊,不要走啊。”他居然說話了。吳鴻?剛才夢中提到的鑄鉤師的孩子不是就叫吳鴻麼?我實在有點混亂了,直起腰,努力想掰開那孩子的手,可就在這時,我看見地面上如鏡子般光滑的大理石映射出我後背的牆壁上,一個被燒得渾身如黑炭似的身體,正漸漸地從牆體破出,他就像早已經融合在牆壁里一樣,先是手,然後是頭和肩膀,慢慢地他把手朝我頭邊移動。我想離開,但腳被吳鴻抓得死死的,沙發下還不停地傳出稚嫩卻帶著沙啞的喊聲:“別走啊,陪我們玩啊。”

身後的手已經很近了,繞到了我面前,一下遮住了我的眼睛,我想去扯開,卻沒有任何氣力,只能任憑後面的東西靠在我的肩膀上,對著我的耳朵小聲說:“猜猜我是誰啊?”眼睛被勒得死死的,他的手指幾乎要插進我的眼眶了。門外響起了門鈴聲,是紀顏來了。我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居然掙脫了出來,踉蹌地跑到門邊。

開門一看,果然是紀顏,看我如此狼狽的模樣,他有點奇怪。我下意識地回頭望去,沙發下伸出的手和牆壁里出來的人體都不見了。但我手臂上和腳踝處黑色的手印卻依稀可見。

“你眼睛怎麼了?跟被火熏過一樣。”紀顏走進屋子,指了指我的眼睛。我立即拿來鏡子一照,果然,眼睛周圍都是黑炭一樣的殘渣,現在眼睛還有點疼,視力都不是太好。

我把事情的經過大體上和紀顏敘述了一遍,他一邊聽,一邊走到臥室,我也跟著進去。里面一切如常,沒有先前那麼高的溫度了,但桌子上落蕾送的蠟像娃娃已經融化成一堆蠟塊了,可見那些不是我的幻覺。紀顏找來張凳子,把手伸進衣櫃,拿出來的時候,手掌上沾滿了黑灰色的粉末。然後他從口袋里掏出個塑料袋,再把粉末小心翼翼地裝進去,封好。

“既然你住的地方老出問題,干脆去我那里吧,順便我去化驗一下,到底是什麼東西。還有,你說你老夢見一個鑄鉤師?”我拼命點著頭。他沉吟了片刻,忽然說:“我倒是認識一個考古學家,叫林斯平,好像他最近正在挖掘一個吳國古墓,就在郊區附近,里面就出土了把吳鉤。”

“林斯平?”我一愣,難道那個叫林隊的就是他?

“這樣吧,如果你還撐得住,我們現在就去找他,他是我父親的故交,向來和我們家往來密切,我稱他為林叔,其實他只比我大十歲左右,以前曾經為我父親所救,所以和父親成了好友。”這樣就好,我還正愁不知道怎樣接近林斯平呢,或許還可以因此拿到些關于古墓的資料。只片刻工夫,剛才的經曆就被我忘掉,職業習慣占了上風。

林斯平現在正待在寒風蕭瑟的郊外的一棟平房內,這里距那個古墓不遠,大部分人員在這里休息。南方的冬天雖然不似北方酷寒,卻透著股陰冷,而且濕風大,待久了,非常傷人,加上天氣灰暗,似是將要下雨,所以林斯平吩咐工作人員搭好雨篷保護好現場,就隨著大家進屋了。

我和紀顏到那里的時候,已經開始下雨了,好像還夾雜著小雪粒,劈劈啪啪地打得臉上生疼。開門的人正是林斯平,他一見紀顏就愣了一下,然後馬上放下握在手中冒著熱氣的搪瓷杯,雙手握著紀顏的肩膀。

“想不到你都長這麼高了!記得上一次看你,你還在你二叔腰那里呢。”林斯平非常激動,他的臉幾乎被風霜打磨得粗糙不堪,仿佛是月球表面一樣,在屋子昏暗的燈光下泛著黃光,紫黑色的嘴唇干裂得厲害。不過看得出,他很開心,五官幾乎都笑到一塊兒去了,與在挖掘現場看到的嚴肅神情截然不同。

“林叔,你也是啊,又蒼老了許多。”紀顏也笑道,隨即對著我介紹說:“這位是我的好友,叫歐陽軒轅,他是報社的,上午還來采訪過,不過他剛才遇見點怪事,好像和您的隊伍發掘的古墓有關。”林斯平全然沒有注意我,直到紀顏介紹才看過來,他用鉤子般的眼睛上下打量我一番後,收起了笑容。

上篇:第二部分 第28節:第三十一夜 吳鉤(3)    下篇:第二部分 第30節:第三十一夜 吳鉤(5)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