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二部分 第28節:第三十一夜 吳鉤(3)   
  
第二部分 第28節:第三十一夜 吳鉤(3)

衣櫃依然半開著,仰起頭正好看見櫃子的邊緣,里面很黑,實在看不太清楚。我勉強摸到開關的位置,剛想按下去,但很快又縮了回來,原來電燈開關已經燒得燙手了。房間無法再待下去了,桌子上的蠟像居然已經在熔化,屋內的溫度太高,幾乎變成了一個蒸籠。

逃出臥室的我走進了浴室,用水去沖洗手腕上的痕跡,但那黑色的手印怎麼沖也沖不掉,拿手去搓洗也無濟于事。回想剛才的夢以及莫名其妙失蹤的吳鉤,我依稀覺得兩者間似乎有什麼聯系,這下我不管紀顏對古墓感不感興趣了,因為我知道他一定對我的夢和遭遇感興趣。

電話打過去,還沒說完,他便急著叫我過去,後來又改口說他自己過來,並叮囑我別再進臥室了。我只好隨便找了件大衣披著,坐在客廳等他來。

大理石鋪設的地面非常漂亮,幾乎和鏡子一樣,但在冬天看上去也非常的冷。剛才接連受了幾次驚嚇,現在出的汗在背上開始慢慢蒸發,我整個身體像被放入逐漸變涼的溫水一樣。我使勁把自己裹緊了點,但一點用也沒有,我想紀顏估計要十幾分鍾才能到,因為他的宗旨是能走路就不坐車。

頭又開始劇烈地疼痛了,是那種熟悉的感覺,我很驚訝,因為伴隨著頭痛的居然還有強烈的睡意,我拍了拍自己的臉,但一點用也沒有,如同被孫大聖的瞌睡蟲附體了般,我居然在客廳睡著了。

真是驚訝,我又回到了先前看見的那個地方,不過這次並沒有那麼高的溫度。我看見那個男子,就是那個鑄鉤師。他沒有在鑄鉤,而是蹲在一堆鉤子前發呆,在他旁邊,一對長得一模一樣的雙胞胎正呼呼酣睡。其中一個正是我見過的那個五歲的男孩。一個年輕的婦人大約二十六七歲,穿了一身淡黃色的衣裙,頭頂上挽了一個螺形的很大的發髻,用一條深紫色的絹帕圍在了四周。她身材比較高大,臉色接近棕紅,手上端著一個黑色的木盤,盤子里裝著碗盛著合水的麥飯、新鮮的燒魚,還有幾張薄餅。我看著婦人的裝束和吃食,覺得他們應該是吳越一代的居民。但奇怪的是,即便我可以清晰地看見盤中的食物,卻依舊無法看清楚那男人的臉,因為他深埋著頭,雙手插進了濃密而烏黑的頭發里。

“吃點吧,為了得那百金神鉤的獎賞,你都多久沒好好吃東西了?”婦人依舊站在旁邊勸慰,臉上帶著焦急的表情,但聲音卻異常溫柔。蹲在地上的男子沒有任何動作。

“我鑄了上百把了,為什麼始終鑄不出那神鉤?到底要如何啊,百金的懸賞之日就要到了!”

“吳王是因為鑄不出超過越國的劍才去鑄鉤,干將和莫邪走了,再也沒有可以和越劍匹敵的劍了,我們的大王腦袋里只有戰爭和殺戮,你何必去為了那百金而耗費心血呢?我們的孩子在漸漸長大,你卻從未教導過他們,吳鴻經常向我抱怨,說父親對他很冷淡。”我站在不遠處,好奇地聽他們夫婦倆的對話,想必旁邊熟睡的雙胞胎有一個就叫吳鴻。

“百金啊,我一個窮苦的鑄鉤師要鑄多少把鉤才有百金?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名聲,如果我成功了,我就是吳國最優秀的鉤師!”男人似乎越說越激動,再次站了起來,背過身,又去努力鑄鉤了。那婦人望著他,深深歎了口氣,默默地朝孩子們走去。

爐子里的火又燃燒起來。我的手和臉又感覺到那火燒的灼熱感,這感覺讓我醒了過來。望了望四周,紀顏還沒來,我依舊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四周靜得很,對面牆壁上的掛鍾提醒我,原來我只是睡了幾分鍾,不過很好,因為我的頭不疼了。

“站起來走走吧,免得老坐著感冒了。”我把外衣一卷,剛想起來,馬上發覺腳踝處有異樣的感覺。

我低頭一看,自己的腳踝處被兩只近乎燒盡的木柴般的手牢牢抓住了,手指如同雞爪,雖然瘦弱,卻氣力極大,幾乎入肉了,我被抓得生疼,忍不住喊了一聲。我彎下腰,順著那手臂望去,在沙發黑暗的底部,我借著不多的光線,依稀看見有一張人臉。

上篇:第二部分 第27節:第三十一夜 吳鉤(2)    下篇:第二部分 第29節:第三十一夜 吳鉤(4)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