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二部分 第24節:第三十夜 買衣(4)   
  
第二部分 第24節:第三十夜 買衣(4)

(“一百元?”我不禁問道。伯父也停下來,轉過頭,神情有些黯然。)你也想到了吧?在我接過的一瞬間,就有一種非常不祥的感覺。當年我給那年輕人的一百還真不是小數目,而且那種錢明明在新幣改版後已經很少見了。而且怕是假錢,我一般會在錢的左上角寫上一個五角星的符號。我把錢幣翻過來一看,果然,那個熟悉的符號正在上面。

我的頭轟的一下大了。來了,果然來了。雖然這麼多年我都盡力向善,我不奢求能得到那孩子的原諒,只希望自己的良心好過點。我還設想過自己的下場,但當它真的來臨的時候,而且是報在我自己的後代身上時,我卻猝不及防。女兒在旁邊叫我都沒聽見。

“或許不過是巧合啊,您可能多慮了。”我雖然也聽得有些奇異,但仍想安慰他。伯父哼了一聲。

“我當時也是這樣安慰自己。等我給你看點東西,你就不會這樣想了。”他掙紮著想下床。我阻止了他,並在他的提示下,從對面的箱子里翻出了一盤錄像帶。我非常奇怪,但不便去問,只好放進了錄像機。伯父要求我仔細去看。

這是一盤監控錄像,我看見日期赫然是幾年前的,我明白了,這就是樓下攝像頭的錄像。錄像是黑白的,但還算清晰,不久,畫面上出現一個戴著灰色寬沿布帽的人,帽簷壓得很低,看不清楚臉,看樣子像是在等什麼人。又過了會兒,一個學生模樣的女孩子走了過來。我一下就認出來了,這就是我同學雨竹。那人見到雨竹,立即沖過去攔住她跟她說話,雨竹開始沒搭理他,兩人還起了點小爭執。後來那人似乎開始哭了起來。最後,雨竹脫下了襪子,塞給了那人後便走進去了。

拿到襪子後,那人便朝著攝像頭走過來。是的,他現在正對著攝像頭。我看見他的手慢慢地伸向頭部,摘下了帽子。

白色的臉孔,的確,即便在黑白錄像帶上,那白色也非常瘆人,仿佛是剛用油漆刷過了一樣,尤其是那只鼻子,出奇的巨大。他的面貌就如同剛才伯父描述的一樣。尤其是最後,他居然笑了一下,我發現,他的牙齒都是黑色的,一笑,仿佛沒有牙齒一樣。周圍的人都奇怪地看著他。隨後,那人戴上帽子,離開了。

錄像帶結束了,滿屏幕的雪花,而我卻仍然沒回過神來。伯父從我手中要過遙控,關閉了電視。這才說:“現在,你相信了吧。”

“可是,你也說這是幾年前的事啊,這些年雨竹不是好好的麼?”我依舊反問他。伯父搖搖頭,用顫抖的手指了指自己的心髒。

“他在折磨我。”伯父一個字一個字地吐出來,緊閉起眼睛,眉頭皺在一起。“看過貓抓老鼠麼?抓住,放開,再抓住,再放開,直到貓膩味了為止。現在,我和我女兒,就是那只老鼠。這些年我一直看著雨竹,她想去外地發展,被我阻攔了,想去旅游被我制止了。平日我經常叮囑她小心這個小心那個。你不會體會我的心情。我無時無刻不在擔心著她。我就像一個隨時等待宣判的囚犯,我生怕忽然一個電話打過來就告訴我女兒出了意外。早知道這種結果,我甯肯自己去死,也不想雨竹有事啊。”伯父說完,不禁老淚縱橫。我看了也一陣心酸。

“伯父,不如這樣,你先不必過于擔憂,我回去告訴我的朋友,我相信他能幫助你。”我不知道紀顏是否真有把握,不過他總應該比我們有辦法。伯父看了看我,艱難地點了點頭。

雨竹把我送出來,一路上總低著頭。“真不好意思,浪費你這麼多時間,但我還是抱著一線希望,希望爸爸的病好起來。”

我安慰她幾句,隨後雨竹就上樓去了。我立即打電話給紀顏,把事情大體上告訴了他,並想讓他出來一趟,看能否幫忙。不料紀顏聽完語氣大變。

“重要的不是拿去的襪子啊!應物是可以解的,但那張錢才是關鍵。你趕快叫他們把錢燒掉。然後你把錢灰拿出來再給我。對了,你現在在哪里?我馬上趕來。”我把地址告訴他,他很快掛斷了電話。我也再次往雨竹家里趕去。按了很久門鈴,大門才打開,她見是我,有點驚訝。

上篇:第二部分 第23節:第三十夜 買衣(3)    下篇:第二部分 第25節:第三十夜 買衣(5)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