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一部分 第16節:第二十八夜 開眼(1)   
  
第一部分 第16節:第二十八夜 開眼(1)

呂綠痛苦地號叫著,跪倒在地上。

“那些女孩子根本沒有錯,你卻如此殘忍地殺害她們,還有二十年前被你燒死的那些人,你自己好好反省一下,靠著這樣複活的姐姐,還是你願意見到的麼?”紀顏把遙遙扶了過來交給我,轉身又對跪在地上低著頭的呂綠說,“你既然知道失去親人的痛苦,卻反而變本加厲地實施給別人!”紀顏不再說話,和我一起走出了排練室。

我回頭望了望呂綠,他始終跪在那里沒有動。

遙遙的母親再次看見遙遙幾乎要瘋了,使勁地親著女兒。隨後的談話中,她承認是她把風鈴的事告訴了學校,至今她仍舊非常後悔。我們沒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她,只說是在學校里找到遙遙的。

至于凌水源,他那次看到呂綠,就發覺他和風鈴太相像了,回去後,女兒的死和今天看見呂綠竟然使他突然難以自拔,在自責中服毒自盡了。而呂綠,我們再也沒見過他了,學校的資料里,對他只有短短幾字的說明:此人已經轉學。

李多經常不快地抱怨,抱怨為什麼呂綠不辭而別,都沒告訴她。紀顏一直安慰她,她也就漸漸忘卻了。直到一個月後,李多接到了呂綠寄來的禮物,上面寫著的地址離這里很遠。

是一盤磁帶,我們聽了聽,就是那首歌,那首他作的詞、凌水源譜曲的歌。是他唱的,不過現在聽上去卻非常的清澈好聽。

“風鈴是姓田吧?”我問紀顏。紀顏笑,“你是想問呂綠為什麼叫這個名字麼?”我點點頭。

“笨啊,呂綠就是呂呂啦,雙呂就是田字啊。”紀顏開心地笑道。我摸了摸頭,也笑道:“原來是這樣。”

第二十八夜開眼

他顫抖地把孩子抱過來,只是一下,那孩子便如同觸電一樣,哭聲戛然而止。全場的人不再笑了,而是非常驚訝地看著他。

孩子笑了。很漂亮。但在我看來,我覺得他笑得很詭異,不像一個孩子的笑容。

經常有讀者問我,為什麼不寫寫下蠱呢?我總感到猶豫不決,倒不是不想寫,只是這個實在太奇妙了,遠不是外行人可以寫的,若是胡編亂造,頗有褻瀆之嫌。于是遲遲不敢下筆,直到今天才想寫下這個故事,只是前面必須交代另外一個故事,因為直接寫蠱的話,有點唐突感。

在平安夜的故事寫完後,我接到一個電話,是一個女孩子,她非常干脆地說:“我必須和你談談。”

在談話中,我了解到原來她居然和故事中有部分相似的經曆,我不免感到好奇,無奈中國的電話費實在驚人,故事聽上去頗長,于是我們決定在QQ上聊。

下面就是她在QQ上告訴我的她的親身經曆。

我是名畢業不久的大學生,別看我比你小,但我的經曆絕對比你要多。

和大多數女孩子一樣,我也希望自己有一段愛情,而且在大一的時候,這段愛情真的來了。我遇見了一個男孩,最起碼,在當時我還是非常愛他的。

大二的時候,我們,不,應該是我,為短暫的歡愉付出了代價,我去做了一次人流。當時他也在我旁邊,握著我的手。他扶著我走進手術室。那不是個大醫院,因為我怕在醫院遇見熟人,他更怕。我們兩個人如同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偷偷摸摸地找了個小醫院,一個外表看上去破舊,里面看上去更破舊的醫院,但收費卻比正規的手術要便宜一半。在我進去的時候,等候室的長木椅子上還坐著一個年輕女孩,孤獨一人,看上去也是個大學生,我當時心想,起碼我比她要好點。

做手術的時候是下午4點,天很陰,很冷,很沉,仿佛就蓋在你頭頂一樣,壓得人喘不過氣來。手術室不大,只有一張手術床,旁邊擺放了許多器械,在房間里泛著冷光。我忽然畏懼了,因為我感覺到肚子里的生命在拼命抵抗著,那天,我已經懷孕4個多月了。

那個男人,居然在我背後頂住我,他不耐煩地說了句:“別怕,很快的,不痛。”里面有一位醫生,戴著大大的口罩,把整個臉都藏了起來,只露出兩只鷹眼,神情漠然地看著我們倆。

上篇:第一部分 第15節:第二十七夜 合唱團(8)    下篇:第一部分 第17節:第二十八夜 開眼(2)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