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一部分 第1節:第二十六夜 船虱(1)   
  
第一部分 第1節:第二十六夜 船虱(1)

第二十六夜船虱

果然,在船尾處冒出了幾個青白色的半圓人頭,只露出額頭和眼睛,盯著我,或者說盯著船更合適。最後幾絲光線反射在那些個光滑的腦袋上,泛著白光。

李多(我還是習慣這個名字)的飯菜的確不太行,我們勉強吃完了。她樂呵呵地進去洗碗的時候,我問紀顏,黎連消失前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黎正說的別再讓李多解開耳朵上的封印又是為什麼。紀顏搖頭,他說自己也詢問過紀學,也查詢過資料,但那里也沒有關于黎氏一族的事,更別提什麼十三耳釘了。我只好作罷。

紀顏的傷並不重,我甚至開始佩服他那野獸般的恢複力了。才過了幾天,他的手腳已經可以動了。但還不能洗澡,大概還要過幾天傷口才可以遇水。

“再不洗澡,身上就要有虱子了。”落蕾削著一個蘋果笑道。

“我倒不會有虱子。對了,你們知道麼,輪船倒是會生呢,船虱。”紀顏說。

“哦?那是什麼意思?”李多洗碗回來,靠著沙發盤腿坐在地板上。

“船虱本來並不算什麼,但有的時候卻是致命的。”紀顏用手肘把自己撐起來,換了個較為舒適的姿勢,開始了他的故事。

去年夏天,我打算乘船從大連出發去煙台,坐的是一艘客貨混裝船,船里不僅載著幾百號人,還有幾十輛汽車。上部是客艙,下部裝載著過海的汽車和其他物品。我上去的時候,一些工人還在清理船底,旁邊一位身材魁梧、滿臉絡腮胡子、穿著黑色上衣的男人正站在那里指揮著,他把褲腿挽到了膝蓋處,赤著腳在碼頭上走來走去。我走了過去,想和他攀談一下。

他叫劉偉,是船上的大副,為人很熱情。距離開船還有段時間,我們坐在碼頭聊了起來。劉偉雖然才30多歲,但臉上被海風侵蝕得很厲害,鼻梁似乎被砸過,斜歪向左邊,紅紅的像一顆折彎的辣椒一樣。手上、臉頰紅彤彤的,而且粗糙干裂得厲害,我不禁想起了常年缺水的田地。

在他旁邊我可以清晰地聞到那種混合著海水和體味的特殊味道。他開玩笑地撫摸著自己的鼻子。

“被桅杆打的,那次出海遇到了暴風雨,我在甲板上收帆,結果腳一滑,砸在上面,就歪成這樣了,不過也沒什麼,能活著我就很感恩了。”說完他微微抬了抬頭,粗大的喉結滾動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麼事情。我看著輪船,好幾個人在水里面擦洗著,于是問他船員們是不是每天都要擦洗輪船,因為我覺得船面並不髒啊。

劉偉的眼睛很深邃,像那種希臘雕像似的,他望著前方,忽然說:“他們擦的不是那種髒東西,而是船虱。”

“船虱?”我還是第一次聽見這個名詞。

劉偉見我驚訝的表情,微微抬了抬嘴角。“知道你會奇怪。知道鯊魚麼?它們是海洋的霸主,大部分魚看見它們都會走遠,除了?魚。?魚長得像梭子一樣,細長細長的,背上有一個吸盤似的東西,它們就吸附在鯊魚的腹部,享受著免費的旅游,還可以從鯊魚的嘴巴里撈點殘羹冷炙。當然,輪船這種大家伙在海里面行駛也會招惹到這類家伙。但它們不是什麼大問題,我們需要提防的是另外一種髒東西。”說到這里,劉偉忽然壓低了聲音,湊到我跟前,我看見他那像彈簧鋼絲般的頭發一根根卷曲著,跟打了摩絲一樣。

“你知道麼?在那海里有多少冤魂,他們都是海難事故中死在大海里的人。冰冷的海水無情地將他們永遠留在了海里,大多數臨死前的人心里都期望著什麼?當然是輪船,他們渴望被救起,再次進入輪船,所以那些死者只要看見海里的輪船,都會執著地想要進來,然後把整船的人都帶進海里,我們一般稱他們‘船虱’。”李偉說完,拍了拍我的肩膀,哈哈大笑起來。我被他的話所驚訝,然後又被他的笑搞迷糊了。

“別害怕,跟你開玩笑呢,我都在海上這麼多年了,還從來沒見過船虱呢,那不過是傳說罷了,大家只不過在清理船壁上依附的貝類動物而已。”說完他站起身,深深吸了口氣。

上篇:第三部分 第七十八夜 捉迷藏    下篇:第一部分 第2節:第二十六夜 船虱(2)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