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三部分 第七十五夜 回唐(2)   
  
第三部分 第七十五夜 回唐(2)

“我說過,控尸蟲可以依照我的意願變成任何形態,回來吧。”黎正的斷臂慢慢的長了出來,原先被砍斷的部分就像被磁鐵吸引一樣,逐漸回來了,包括系著返魂香的部分。而紀學身上的釘子也軟了下來,全部回到黎正身體上,紀學一點傷也沒有,好好的爬了起來,只是略有驚訝。

“剛才似乎昏過去了。”紀學望望自己的身體,紀顏又驚又喜。

李恪面無表情地望著下面的人。

“不要忘記了,我還有九尾狐。”李恪冷笑道。

“哦?似乎我剛才聽見,有返魂香的人才有資格和九尾對話吧?”黎正的手完全複原了,手里拿著那塊真正的完全的返魂香。而且把他交還給紀顏。

“原來是裝的。”紀顏笑了笑。

“不全是,有時候,真的很想殺死你。甚至在剛剛的幾秒鍾前,不過,我不是他的對手,必須要動點腦子,”黎正笑了笑,隨即又說道,“而且為了妹妹,我不會這麼做的。”

“你們似乎高興太早了。”李恪的紙鶴終于飛了下來,高高在上的皇子又和我們同一地位說話了。

“看看你的手臂吧,黎正。”李恪指著黎正複原的手,“當你用殘骸將返魂香卷過去的時候,我已經把那把紙刀連帶送過去了。”

黎正抬起手,果然,一把白色的紙刀從肌肉里刺穿出來,直接插在心髒部位,黎正哼都沒哼一身,倒了下來。

“我根本不在乎返魂香被你們拿走,因為只要殺光你,這個自然是我的。可惜,黎正,我本來想給你個機會,但你錯過了,不要怪我,你們黎家人本就是皇奴,就像你的祖先,不好好盡忠職守,造次的下場就是如此。”李恪高傲地說。

“哥。”我聽見身後傳來了李多的聲音,原來她醒了,而且似乎以前的記憶也恢複了。她流著淚抱著黎正的身體,後者的呼吸已經很微弱了,但他還是笑著伸出手撫摸著李多的臉。

“很感人啊,臨死可以聽到妹妹的呼喚就夠了吧,不像我,我的兄弟姐妹整天都想著如何排擠我,殺死我,提防我。”李恪的話忽然透著一股悲涼。

“你們凡人的事情太麻煩了。”九尾站了起來,咧了咧嘴,露出了整排的獠牙。“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李恪皺了皺眉頭。

“你們應該知道,我另外的身份安倍晴明擁有控制所有妖怪的能力,既然這樣,不要怪我了。”李恪高抬起頭,雙手合十與胸間,他的眼睛里已經看不到瞳孔,朝外散發著黑色的暗光,嘴巴不知道在念些什麼。

“和妖怪訂立契約的人會共享妖怪的力量和生命,黎正,如果你的控尸蟲消失了,你也就消失了,雖然你的身體不會被殺死,但你的本源被滅,你也無從依靠了!”李恪大喊道。

我的眼睛開始劇烈的疼痛,仿佛有什麼要跳出來一樣,我痛的大叫一聲,接著鏡妖從我眼睛里跳了出來。

它的狀態很不好,仿佛快死了一樣,而我也發現,自己的一只眼睛也失明了。

“歐陽,你沒事吧?”落蕾扶住我,我搖搖頭,只是捂住眼睛。

“原來你的眼睛里也有啊,那小家伙死去的話,你的眼睛也要永遠瞎掉了!”李恪繼續笑道。我用剩下的眼睛看了看紀顏他們,黎正幾乎接近死亡的邊緣了,他的身體猶如干枯的樹枝,開始枯萎開裂,紀學的面色通紅,只有紀顏和李多沒有大礙,而落蕾也無事。

“全都死吧。”李恪眼睛里的亮光更加強烈了。

李多站了起來。

“紀顏哥哥,把你的匕首給我。”她走到紀顏身邊,紀顏遲疑了下,把匕首給她。

“你的血劍,需要擁有靈力的血吧。”李多緩步走到紀顏面前,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黎正。紀顏奇怪地將匕首遞給她,李多帶著欣賞的眼神把玩著匕首。

“幫我照顧哥哥,他真的很可憐。”說完,李多對我們最後微笑了一下,紀顏似乎覺察了什麼。

無奈太晚了,李多已經把匕首插進了身體里,鮮血噴灑而出,落蕾哭著跑過去扶住掙紮著站立的她。

“拔,拔出來,別讓哥哥和大家就這樣死去。”李多蒼白的嘴唇扇動了幾下,艱難地說出幾個字來。

紀顏顫抖的握住完全沒入身體的匕首,終于閉上眼睛,將匕首拔了出來。隨之而來的是李多昏死了過去。

“居然用心愛人的鮮血鑄劍,這是你們紀家的傳統麼?如同你的父親一樣?哈哈哈哈!”李恪笑道。

紀顏愣了愣,但手中的血劍似乎與以前不同,更紅,更亮了。

“來啊,看看你的血劍是否可以刺穿我的身體,看看是我死的快還是你們死得快!”李恪全身籠罩著白色的光芒,將身體遮掩住了。紀顏拿著劍沖了過去,對主李恪的身體刺下去。

我期待這一劍可以刺穿李恪的身體,那一刻仿佛時間也停止了。

但是一陣強光後,李恪的身體的確被刺穿了。

但刺穿他身體的並非是紀顏的劍,那血劍依然消退,冒出縷縷血色霧氣,圍繞在兩人身邊。

紀顏和李恪都很驚訝,因為刺穿李恪身體的,居然是九尾的長而鋒利的爪子。

“真夠無聊的,還是讓我快點解決吧。”九尾拔出了爪子,李恪的身體開始朝外噴灑鮮血。他似有不服地望著九尾。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不是我把你召喚出來的麼?不是我讓你擺脫了一千多年的束縛麼?你和我的約定呢?交易呢?”李恪絕望地大吼。

“別激動,首先告訴你,如果我要出來,沒有人可以阻攔,我也不需要任何幫助,至于我和你的約定或是什麼交易,你應該清楚,我不是賜予了你兩次生命麼?該知足了,而且我只是按照自己的隨意而來得想法做事,什麼時候我想出現自然會出現,就如同剛才,或許只是一刹那,也學我消滅的是紀顏而不是你,總之我也不知道下一秒我會做什麼,要怪,就怪你的命運吧,李恪,命運你是無法改變的。早在你死的那時候,所有的東西都是無法改變的。”九尾走到黎正面前,返魂香飄了起來,一直到它的眼窩邊。

九尾狐睜開了一直閉上的那只眼睛。

那是個空洞洞的眼窩,原來,這塊東西居然這個正是它的眼球。

“返魂香不是那為印度高僧火化而來的寶物麼?”紀顏驚訝地問。

“可笑,那不過是我為了報答他而寄放,但人類的貪婪居然想據為己有,那家伙用法器將我的眼球分成了三塊,而且吞服了下去,所以我不過是在要回自己的東西罷了。”九尾眨了眨眼睛,似乎在適應著。

“好了,結束了,我該走了,你們的事情我不想在搭理了,總之,我拿到了我要的東西,當然,這幾千年的追尋之路有你們低微的人類作伴讓我倒多了一些趣味,或許,我還會來找你們。”九尾睜著眼睛,微笑著在環繞的紅色霧氣中慢慢消失,就像燒盡了蠟燭的燭火一樣,熄滅了。

黎正和紀學也很快恢複過來,走到了躺在地上的李恪身邊。他胸口大量留學,呼吸都很苦難。

“我費勁氣力,學習那麼多法術,只是為了保存這身體和靈魂,等待回去的機會,算計了整整一千多年,卻的來了這種結局,為什麼,為什麼。”李恪大口吐著鮮血。

“告訴我們,那些被你催眠的孩子的關鍵字是什麼。”紀顏走過去,扶住他的肩膀,李恪笑了笑,眼睛卻望著天空。

“母親,我還是未能成為皇帝啊,為什麼你不再對我微笑了?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能看見你的笑容,希望本來身為皇族的我們不用受那些低微下賤人的氣,難道,這,也有錯麼,還是說,真的我的命運,早就已經注定好了?”李恪的聲音越來越微弱。

“別死啊,告訴我關鍵字是什麼!”紀顏大聲喊到。

“回唐。”李恪艱難地說完,閉上了眼睛,他的身體也很快地冷卻僵硬,迅速的腐爛化為塵土了。

鏡妖又回到了我的眼睛,當我睜開眼睛,驚訝的發現,李恪死去的地方站起來一個面容文雅俊秀的小男孩,穿著一身唐裝,而旁邊則走過來一個美麗氣質高貴的年輕女性,身著唐朝貴婦的衣飾,微笑著牽著男孩的手,朝遠處走過去了,兩人的背影慢慢消失掉,融合在一起。

李恪沒有騙我們,那些孩子醒了過來,四處哭喊著找父母,我們只好打了電話給警局,接著在警察來到的時候悄悄離開了那學校。後來黎正告訴我們,看門的老頭在被他打暈了,那個人只不過是紙虎殺死的一個地痞流氓的尸體罷了。

李多的傷沒有大礙,不過需要在醫院呆上好一陣子了,只是她經常纏著紀顏,我和落蕾來了多看不見了。黎正依舊離去了,他留下字條告訴我們,雖然李恪已經完全消失了,但他的身體依舊不是正常人,他決定四處游曆,相信一定有辦法可以讓自己的身體恢複如初,當然,我們衷心祝福他。

我和落蕾相視一笑,走出病房。

“我不明白,為什麼李恪要帶走那些孩子。”路上落蕾問我。

“你知道徐福麼?當年秦始皇給了他五百對童男童女,讓他出海尋找仙丹,據說,日本人可能是這些人的後代呢,當然,只是傳說而已。”我笑道。落蕾睜著大眼睛,不解的望著我。

“你想,如果李恪回到過去,我們所有人都會被改變了,或許你我包括我們的祖先都會完全消失掉,這麼說吧,我們整個的層面都會被毀滅了,而李恪可能認為,他帶去的那些孩子,可以延續這個時代的生命,亦或者他想從這里選出一批孩子,創造屬于他自己的烏托邦,屬于他自己的大唐。”落蕾聽完,哦了一聲。

“其實我也只是猜想罷了,究竟他想做什麼我不知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要想重新見到盛唐重新回到這世界上,不過,可能他的方法錯了吧。這世界可能的確比以前肮髒了,複雜了,但也同時在進步發展,負面的東西不可避免,我們只能將他最小化,努力的控制在一定范圍內吧。”我又繼續說。

“你聽上去很像教書的老先生在說教啊。”落蕾眨著眼睛笑道。我搖頭。

“或許吧,反正如果真相在我們有生之年看到第二個盛唐,那要靠我們自己去努力開拓了,走吧,報社還有很多任務等著呢。”我拉著落蕾的手,朝下一個路的轉角走去。(回唐完)

上篇:第三部分 第七十五夜回唐(1)    下篇:第三部分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