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三部分 第七十三夜 畫頭(3)   
  
第三部分 第七十三夜 畫頭(3)

“答應我,如果我死了,也要為我的家族後代解除這個厄運。”他流著淚說。我和紀顏點點頭。

到村子的時候,已經是入夜了,我們花了些錢,住在了一戶老鄉家里,我們叫英喜不要開口說話,更沒說他是日本人。

因為,早有人提醒過我們,這個村子里的人十分仇恨日本人,即便是三歲孩童,也被從小教育過,日本人都是人渣,是畜生。我依稀覺得村民的態度,和白水良夫奇怪的病症有關。

雖然大家對英喜的病很奇怪,但也不去多管,這里的居民有一點好處,從來不多事,似乎在他們的字典里沒有好奇兩個字,只要不妨礙他們,一切事情與之無關。

我們住在的是一個壯實的農家漢子家,看上大概五十多歲,可是非常健碩,肌肉依舊發達黝黑,可能長期農作的關系,大家互相聊了下,吃過了晚飯,大家便相繼躺下。

村里剛過九點,大都熄燈了,倒不是真的缺乏熱情,而是白天一整天的勞作,讓大家都很疲倦。

半睡半醒之間,我被紀顏推醒了。

他朝著英喜的床鋪指了下,不過很快用手捂住我的嘴,的確,如果不是這樣,我真的會叫起來。

英喜坐在床頭,動作似乎靈活了,仿佛一個女子一般,坐著梳理頭發的動作,嘴里又哼著仿佛是歌謠的東西。歌謠聲音漸漸變大。

門打開了,一束蠟燭的光透了進來,正好照在英喜臉上。

不,應該說是他腦後的那張臉。

那臉居然如活的一樣,仿佛有人用一把刀子雕刻出來的一般,五官都有了層次,尤其是嘴,真的在一張一合,而聲音,的確是年輕女性的,說出來的,也是中國話。所謂的梳頭,實際上是他背著手的,那動作非常誇張,仿佛雜技里的柔術一樣,手臂反轉到了非人的地步。

門外啪的一下,跪倒了一人。正是那個中年漢子。

“姨娘!”漢子手舉著蠟燭,大聲喊到。

英喜背對站了起來,手腳的關節響徹著折斷的聲音,他痛苦的高聲喊道,紀顏也不知所措,只是連忙咬破手指,將血塗抹在英喜頭頂,太陽穴,人中,口鼻耳朵嘴上,並用布把他的眼睛嘴巴鼻孔嘴巴包起來,當然,不能太緊。

燈光點亮,中年漢子帶著怪異的目光望著我們三個。而我也奇怪地問紀顏剛才在做什麼。

“魂以腦存,我用血封住幾個大穴,還有口鼻眼睛耳朵這些地方,可以暫時讓他的魂不散罷了,可是持續不了多久,只是例行之法。湘西趕尸為了不讓死人散魂去魄,也用朱砂封嘴,道理相似。”紀顏止住血,緩緩回答。英喜虛脫地倒在床上,紀顏看了看他的傷勢。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中年漢子點好燈,板著臉孔問我們。紀顏看了看我,還是把所有事情告訴了他。

“帶著這個日本人走吧,我不會為難你們,如果等大伙知道了,別說這個家伙,就是你們都很難走出村子了。”中年漢子冷冷地回答。

“當年白水的小隊在村子里到底做了什麼?”我不禁問道。

“難道那畜生居然也有愧疚麼,居然沒有像自己的後代說過?”中年漢子苦笑了下。

“其實,那年我根本沒出生,都是我娘告訴我的,姨娘是比她小六歲的妹妹,家里有一張她的照片,她是村子里唯一進過學堂,在大城市見過世面的女人,所以大家對她很佩服。我自小娘就拿著照片告訴關于姨娘的事情。她是學西西洋畫的,據說很得到老師的贊許。”中年漢子繼續說著,並且走到里屋,翻找了一下,拿出一張發黃的黑白老照片,照片是個年輕女子的半身像,果然,和英喜腦後的人臉很像。

“那個叫白水的家伙,帶著部隊以查找傷員的名義住在村子里,大家都很害怕,姨娘也閉門不出,村子里年輕的女性都躲了起來。只不過姨娘躲在屋子里天天畫畫,娘後來說,經常看見她流淚。

開始的時候,並沒有發生什麼,白水曾經想在村子里找些姑娘,但可能又嫌棄鄉下姑娘土氣,于是他帶著部下去逛縣城的窯子去了。可是沒過多久,白水的部下到處忽然對村民們詢問年輕女性的下落,大家都很恐慌,不知道鬼子想干什麼。大家沒有答應,白水就帶著軍隊挨家挨戶的搜索。

果然,所有的女孩子都被搜了出來,被整齊地叫道村口排成一行。村子里所有人也去了。娘被姨娘藏了起來,那是家後院的小地箱子,一般是用來放置醃菜的,只能容納一個人進去,姨娘似乎預感到了什麼,堅持要將母親藏進去,因為那時候母親剛懷了我大哥。

娘呆在里面很擔心姨娘,所以搜查的鬼子剛走,她也爬出來,悄悄的跟在後面,伏在村口不遠處的亂石堆里看著。

原來,白水和他的部下,要的是年輕女人的腦子。

不知道是聽誰說的,說是生吃活女人的腦子做藥引可以治那些髒病花柳病,白水和他的部下一定是在縣城里染到的,那時候這病是非常麻煩的。

當白水靠著翻譯結結巴巴說出來的時候,在場的人幾乎都嚇暈了,白水告訴村民,只需要一個志願者就可以了,而且最好是自願的,否則藥效不好,他還是要再殺一個。當然沒人願意站出來,白水似乎有些不耐煩了,掏出槍,就把我大伯一槍打死,大家都呆滯了,接著他走回原地,說沒人願意他就隨意挑一個殺了取腦子。

姨娘離開的時候剛畫了幅畫,不過誰也沒看見畫了什麼,這是我娘告訴我的。抓走的時候她手里攥著那幅畫。

姨娘將畫扯碎,然後塞進了嘴里吞了下去,白水和他的部下都很詫異,不明白是為什麼,姨吞下畫紙,往前走了一步,微笑著來到白水面前,告訴他自己願意做他們的藥引。

就這樣,姨娘被砍掉了腦袋,白水和他的部下分食了她的腦子,而姨娘的尸體被大家收殮起來安葬在村子里。

沒多久,白水帶著部隊離開這里,然後就再也沒回來。”中年漢子低沉著聲音說完了。我們還未來得及反應,忽然英喜從床上爬下來。

他幾乎已經無法彎曲自己的膝蓋了,但是他趴在地上努力做出跪下的動作。

“我為我祖父的暴行感到愧疚,我知道道歉並沒用,但是他和我的父親已經得到報應了,我不怕死,但我希望解除掉您阿姨的詛咒,我還有個未出世的孩子,他是無辜的啊。”英喜斷斷續續地喊到。中年漢子本來堅毅的臉龐有些異樣,他抽動了幾下臉部,想去扶起英喜,但又停下了。

“我也不知道如何去幫你,這我實在無能為力。”他重新站起來,看了看英喜的後腦。

“但是,我可以替你們向大家保守秘密,我只能夠做到這點了。”說完,他歎氣走了出去。

“請等等,您阿姨是不是還有些別的遺物?”紀顏站起來問道,中年男人思考了下,說好像有。我和紀顏將英喜扶上床,讓他休息一下。

在里屋,有一間不大的房間,里面布置的乾淨簡潔,很像女孩的閨房,中年漢子告訴我們,自從他姨娘死後,家里人無論住的在緊張,都不准進這個房間,而且所有的布置都和當初一樣。

里面只有一張掛了蚊帳的木床,書桌,和一個畫架。

“如果是帶著怨念而死,她留下來的東西,應該可以感覺到什麼。”紀顏翻了翻那些畫紙,可是大部分都已經變脆發黃,可能整理的還算不錯,沒有發黴,因為這里氣候還算干燥的緣故。

紀顏走到畫架面前,那里是白紙一張。

“從那天起幾十年來都一直沒動過麼?”紀顏問男人。

“是的,即是是搬出去曬曬,也是小心翼翼,而且像畫架那些畫紙畫筆都沒有碰過,這房間一般不讓人進來。”男人回答到。

“有米酒和醋麼。”紀顏伸手問,我很奇怪他干嘛要這個,很快中年男人拿來了米酒和陳醋。

“在弄張薄牛皮。”紀顏結果東西,將米酒和陳醋倒在一起。過了會,薄牛皮也弄來了。

紀顏將米酒和陳醋調制配的液體塗抹在牛皮上,然後又重新按在畫紙上面。中年男人驚叫了一下。

“你干什麼?”他想沖過去阻止,不過紀顏猛的將手指咬破,在牛皮上塗抹了一道血跡。

他將牛皮拿下來,找來張白紙再次鋪上去,並放到了太陽底下。

“曬干後,把牛皮揭下來,不過要小心點,不要把紙弄壞了。”接著他又告訴中年男人,自己這麼做,是想看看那位死去的姨娘臨死之前究竟畫了什麼。

牛皮被小心的揭開,白紙上果然有一副畫,雖然不太清晰,但大體可以分辨出來。

那是一副女子的畫像,但是我們只能從服飾來看,因為光有頭發,而整張臉孔不見了。

“我明白了。”紀顏恍然大悟道。他拿著紙,走進英喜的房間。

英喜平躺在床上,顯的很虛弱,紀顏叫我把他扶起來。

後腦的臉孔緊閉著眼睛。

紀顏小心的將紙按上去。

那幅畫完整了,我這才看到原來那個死去的姑娘其實非常美麗而充滿藝術的氣質。

“該走了麼,原來已經過去了。”女孩的臉依舊閉著眼睛,張了張薄薄的嘴唇,說出這麼幾個字。

紀顏緩緩的將紙拿下來,英喜腦後的人臉也不見了。而紙上的人像也如同掉進了水里一般,漸漸模糊不清,然後最終消失了。

只過了數小時,英喜的手腳骨頭都複原了,我們無法解釋,也不想去解釋,他幾乎是帶著感恩的神情謝謝我們和那個中年漢子,中年漢子始終不屑一顧,並警告他不要再回來這個村子。

“我不能擔保,下次見到大家會怎麼對付你。”他冷冷說道,不過卻還是帶著憂傷地看了看低垂著頭的英喜,看著他光光的後腦。

或許,他們都是受害者。

英喜離開的時候告訴我們,他根本沒打算活著回去,能有這樣的局面已經是出乎意料了。

“我會告訴我女兒,他祖父的罪惡,這沒必要去隱瞞,而且,我會想辦法帶著我太太而女兒來中國定居,雖然有些難,雖然可能大家不會喜歡我們,但我還是會去做的。”英喜堅定地將紙條地給我們,我和紀顏則笑道隨時歡迎。

“下次,下次來我一定不用在寫字和你們交流了!”英喜將最後一張紙條給我們,然後進了機場。

“你在想什麼?”我看見紀顏凝神著若有所思。

“我在線,父親是不是特意將這個事情留給我來解決的,也或許他知道,整件事就是輪回,他無力去阻止,時候到了,自然會有一個結果。”他緩緩說道。

“那米酒和醋?”我好奇地問。

“我只是將幾十年前的畫痕勾勒出來罷了,那女孩臨死的畫當然留著不少的怨氣,米酒是可以捕捉到那些東西的,而我的血只是為了固定住並且讓它實體化罷了。”紀顏解釋說。

出去的時候,街道上到處懸掛著標語,電視里也提醒著我們,今天是七月七日。

(畫頭完)

謹以此文,紀念那場無意義戰爭死去的人,不要去說什麼抵制日漫,日制產品,那樣沒什麼意義,我們要做的,是讓這個國家真正強大起來,而不是消極的去逃避。

上篇:第三部分 第七十三夜 畫頭(2)    下篇:第三部分 小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