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三部分 第六十九夜 玩具   
  
第三部分 第六十九夜 玩具

第六十九夜玩具

枯燥的生活有時候也會有些很有趣的事情,我甚至會想,如果沒有遇見紀顏,我定和普通人一樣,過著朝九晚五的機械似的日子,當然,偶爾有時候也會遇見一些很討厭的人,比如剛才在報社門口,一位長相落魄的中年人,硬要我買下他的東西。

他的頭發很長,胡子拉渣,幾乎髒的發黃的襯衣有一半塞在皮帶里,而另外一般不安分地跑了出來,中年男人告訴我,自己失業很久了,據他自己地描述,自從在報紙上看見我關于那些有趣故事的文章後,覺得他這個故事我一定感興趣,並希望賣給我,以有急用。看他的模樣似乎很缺錢,我本不想答應他,可是那人死死拉住我的衣袖,並一再宣稱我一定會出錢。

“你怎麼就確定我會花錢來買你的故事?”我好奇地問他,但努力裝出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

“會的,會的,您一定會的。”男人見我終于和他說話,非常的高興,他把那一摞厚厚的檔案夾在腋下,雙手使勁在褲子上搓了兩下,本來就不成樣子的褲子一下子皺的如同醃菜一樣。他鄭重其事的將那檔案袋雙手交給我。

“你要先付錢。否則聽完故事走了怎麼辦?”他又說了一句,我當時也有些沖動,居然真的商量了一下價錢,把那檔案袋要了過來,等到男人笑嘻嘻地拿著錢走遠,我才有些懊惱,錢雖然不多,但萬一里面是一堆廢紙,這不是自己被別人當傻瓜欺騙麼?

我打開袋子,還好,真的是一摞摞手稿,字跡很漂亮,和那男人的樣子截然不同,或許,本來他也是位西裝筆挺,身份高貴的人,誰知道呢,這個世界的變化永遠比我的想法變化要快。

我將稿子帶回社里,閑暇的時候,拿出來看了看。

“在我還沒有失業的時候,居住在自己家傳的老宅里,那片地方現在已經被我賤賣了,沒有辦法,我無法還清自己的對銀行的欠款。

買我房子的是一對奇怪的人,看上去應該是父子,年級大些的有三十來歲,身材高大,相貌俊秀,而且對人禮貌有加,而且從他的舉止和那輛高價轎車還有一次性付清房錢來看,一定是位相當富有的人。

而那個小孩,實在讓人無法接受,你難以想象這樣一位溫文爾雅的男士居然會有這樣一個令人討厭,不,應該是令人作嘔的兒子。

男孩大概十二三歲,只有一米二幾左右,身上的一副髒兮兮的,頭發亂的如同鳥窩,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細小的單眼皮夾著一顆幾乎呆滯不懂的眼球,他的臉如同一塊吸飽了過期牛奶的大海綿,蓬松而鼓脹,但是又蒼白的很,令人稱奇的是,那孩子的手掌卻很大,幾乎和成人一般大小了,手指的指節也非常粗大,遠甚于同年齡的小孩,而且那孩子緊緊抱著一個已經破舊不堪的娃娃。

那個娃娃已經幾乎破的不成樣子,額頭的假發已經掉光了,還掉了一條手臂,整個身體帶著暗紅的鐵鏽色。

‘我的娃娃是最好的娃娃,它笑起來美貌如花,它的手腳靈活自如,它的皮膚不需要修補,你要是問我從哪里買的,我會告訴你這是我做的。’那孩子自從下車,就張著嘴巴唱著這古怪的歌謠,一時也不停歇,抱著那殘缺的玩具看著即將變成他們家的房子。

我正在和那男士談話,叮囑他們一些必要的常識和這附近的地理情況,人際關系等等,那男人很有禮貌也很誠懇的點著頭說著謝謝。

‘實在太感謝了,我和他出來匝道,還生怕有什麼地方不了解,經過您的介紹,我已經對這里有了初步的認識了,如果以後不忙,希望多來這里坐坐,無需客氣,既然相識我們就是朋友,您賣出這房子一定也非常不忍,所以萬一以後有經濟上的困難,可以來找我。’年輕男子的話讓我忽然覺得鼻子一酸,心頭一暖,畢竟這樣的朋友很少見了。

我剛要離開,抱著破舊玩具的的那孩子忽然轉過頭,睜大了眼睛盯著我,我看見他的嘴巴一張一合,卻那麼的不自然,那肥厚的嘴唇就像是快要干死的金魚一樣,大口的呼吸著不多的空氣。

‘你還會過來麼?如果來的話,記得給我帶玩具。’他說完,顯的很激動,臉頰紅了起來,胸膛也一起一伏。我一時被他問的沒了回答,整個人僵立在原地,下意識的機械的點點頭,還好男人發現了我的窘迫,笑著拍拍我肩膀,扶著那孩子進去了。

這個奇怪的房主就這樣住進了我家。

說來慚愧,雖然將房子賣了出去,我依舊欠著一大筆錢,我被剝奪了最基本的消費權利,過著如同乞丐般的日子,以往的那些稱兄道弟的朋友和趨之若鹜的親戚們一個個看見我如同看見了瘟疫一樣,避之不及,而我的妻子,也拋棄了我,只將那可愛的兒子留了下來,我既高興,又擔憂,高興是還好兒子還在,最重要的東西還在,擔憂的是自己吃苦到沒什麼,可是要是兒子跟著我吃苦就不好了,所以我努力工作,但還是被高額的債務壓著喘不過氣來。

終于有一天,我想起了那個男人分手前的話,我決定厚著臉皮,去找找他。

再次來到自己的以前的家,那是一種非常奇怪而心酸的感覺,如同看見以前的妻子或者女朋友躺在別的男人的懷抱里一樣,許久不來,房子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周圍略顯得比以前稍稍安靜了些,我叩響了門,等了半天,開門的卻是那個令我討厭的孩子。

‘和我的兒子比起來,這孩子是多麼難看。’我忍不住心里感歎道。

‘您果然來了啊。’那孩子沒有抱著玩具,換了一身衣服,可是相貌依舊,我努力壓制自己討厭他的情緒,故作友好的拍了拍他的腦袋,那頭卷曲的墨黑色頭發硬的如同彎曲的鐵絲。

‘你的父親在麼?我想找他有些事情。’我笑了笑,不料想他非常震怒地將我的手拍下來。

‘您太沒有禮貌了,怎麼可以隨便拍打別人的腦袋,在我的家鄉,這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他非常生氣的說了一句,接著忽然又彎著眼睛笑起來,胖胖的臉頰露出兩個酒窩,就像下水道的水流的漩渦一樣,又像是哪個人在他的臉上用圓規紮了兩個大洞。

‘原來你是找他啊,請等等,他在里面休息,我馬上去叫他出來。’孩子笑嘻嘻地答道,請我坐在里面。

我小心翼翼地走進去,里面的所有家具都是黑色的,黑色的木桌,黑色的茶幾,罩著黑色外套的沙發,以及黑色的玻璃杯,牆壁上掛著一副梵高的向日葵,雖然是仿作,但也活靈活現,在光線不足的地方看去,那花仿佛在隨風舞動一樣。

‘我去喊他。’孩子一步步走進內屋。

‘為什麼他不喊那男人叫父親呢,或許這孩子壓根不是那男人的兒子。’我納悶地想著,沒過都就,房間深處的黑暗處響起一陣輪子咕嚕咕嚕滾動的聲音,似乎是輪椅,鐵質的輪子滾在木板上,發出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音。

‘您果然來了。’我雖然看不清楚相貌,但肯定是那個男人,他的聲音依舊柔和充滿了磁性。

‘哦是的,實在,實在是難以啟齒,我的手頭很緊張,自己到無所謂,關鍵是不想讓我的兒子受苦,這不馬上六一兒童節了,他雖然很懂事,不說什麼,但我知道他很想去躺游樂場,所以,我才厚著臉皮來找找您。’我一口氣說了下去。

‘這樣麼?的確讓人心痛,我可以幫助您,因為我也可以體會您的心情啊。’那男人溫和地說道,接著我聽見一陣小聲地說話聲音。接著是一陣急促的腳步。

男孩從黑影里走了出來,手里拿著一些錢。

‘他說現金不多,暫時只能給您這些了。’男孩又笑了笑,這時候即便是他的笑容,在我眼睛里也顯的可愛了。我收下了錢,對他們千恩萬謝,並已在許諾盡快還清,不過那男人還是婉言謝絕了,並叮囑有困難的話一定要來找他。

孩子將我送到門口,剛要關門的時候,忽然隔著門縫望著我,看的我有些不適。

‘我不是告訴過您麼,下次來要為我帶個玩具。’他忽然收起笑臉,嚴肅的望著我。

我這才想了起來,連忙說對不起,並告訴孩子我一定會履行承諾。

‘好的,我姑且再相信您一次吧。’說著,他一邊咯咯笑著,一邊合上了門。

有了這筆錢,我和兒子過了個非常快樂的六一兒童節。自從失業後我從來沒那麼高興過,當然,我從心底里感謝那個男人,也為自己遇見貴人感到由衷的幸運。

可是日子還在過去,我卻一直找不到工作,剛覺得苦悶的時候,我一個朋友介紹我去馬戲團找點零活。

那是一個不大的馬戲團,與其說是馬戲團,倒不如說是一群跑江湖的藝人,只不過到處在鄉間郊外村子里表演些拙劣的魔術和雜技,外加一些略帶下流的節目來吸引觀眾,這種團體大都是臨時湊合的,隨時可能散掉,就如同稀泥活好的建築,用手指戳一戳就會碎裂。

我在那里為他們搬運一些雜物和道具,還負責為演員准備伙食,還好這些人都比較和藹,而且對我還算不錯,工資是每天結算的,雖然辛苦,但能拿到一筆相對還算可以的收入,對我來說已經很難得了。

這里的頭頭是一個上了年級的老人,大概有六十歲了吧,可是他的嗓音和氣魄卻一點不像,他總是一副發怒的表情,嚴厲訓斥著戲團里的每一個人,紅紅的臉龐總是掛著如同京劇演員一樣誇張的胡子,只不過是雪白的,據說戲團里大部分的女演員都和他有染,閑暇的時候喜歡大碗的喝酒吃肉,總的來說是一位還算豪爽比較容易接近的人。

當然,他見過我兒子,並十分喜愛他,這也是我在這里受到的打罵比較少的原因。

他的左臉和左半身有著很嚴重的燒傷痕跡,每當我問起,他總是閉眼不說,要不就長歎一口氣,說是很早以前的就事了,不必再提。一次在他的房間里——一處臨時搭建的木屋,我看見他的凌亂不堪的桌子上居然擺放著一個相架,里面有張黑白照片,雖然是黑白的,但卻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性,她的鴨蛋形的了臉龐和圓潤的下巴,以及美麗而慈祥的大眼睛讓人看的很舒服,隨時都可以發覺她非常慈愛而富有同情心的光芒。

我問過別人,大家都說這是團主以前呆的的馬戲團表演魔術的一個女孩子,這個女孩子團主很少提及,只是在喝醉的時候說起過,只不過在團里一場大火後也銷聲匿跡了,據說這女人和那場火,是團主心里永遠的傷痛。

由于生意不錯,馬戲團在這塊地方呆的時間稍微長一些,所以我賺足夠了那份錢,並打算還給那個男人。

我雖然失業,雖然落魄,可是我的自尊心還在,既然答應了是借的,就應該還,雖然沒有限定日期,但自己的心里應該有個明確的時間,所以錢一旦夠了數,我立即帶著兒子回到了那里,當然,我還特意買了個娃娃,我不會犯兩次同樣的錯誤。

兒子堅持要去是因為他覺得也應該向人家道謝,而且自己也很想在回家看看,畢竟是長大的地方,我對兒子的懂事非常欣慰,于是父子兩個去拜訪他們父子兩個。

很幸運,這次那男人在家,是他給開的門,雖然眼神略帶疲憊,但依舊是充滿陽光的笑臉,而非常優美的眼神。

‘是您?有事情麼?’他和藹地問我,並把我和兒子邀請進來。房間里一如上次一樣,不過稍微要亮堂一些。

‘你上次是不是生病了?還是腿腳受傷呢?所以才坐著輪椅吧?’我忽然問他,男人猛的一愣,驚訝了一下,隨機笑著點頭,不再說話。接著他從里面端來了兩杯可樂,我和兒子都喝了些。

我和他稍稍聊了會,正准備從口袋拿錢出來還給他。這時候,那個討厭的男孩又跑了出來,我不知道為什麼,將手又拿了出來。

‘哦,是您啊,對了,答應給我的玩具帶來了麼?’男孩不客氣的說,那神態非常的高傲和不屑,仿佛在指揮一個下人。

我忍著氣氛,依舊笑著把那娃娃給他,誰知道他拿過來看了看,一下扔在了地板上,這時候的我雖然不至于非常惱怒,但臉上估計也完全失了顏色了。男人非常抱歉的拾起娃娃,小心的塞回到那男孩手里,可是他依舊扔掉了。

‘我的娃娃是最好的娃娃,它笑起來美貌如花,它的手腳靈活自如,它的皮膚不需要修補,你要是問我從哪里買的,我會告訴你這是我做的。’他忽然低垂著腦袋,仿佛脖子被人打斷了一樣,從他的身體傳來上次聽過的歌謠,但這次聽上去非常陰沉沙啞。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那男孩忽然又抬起頭,滿臉興奮地看我一旁發呆的兒子,忽然沖了過去將他一把抱了起來,我和兒子都來不及做反應,一下子居然說不出話來。

他看上去比我兒子還要瘦弱矮小些,卻輕易地將他抱了起來。

男孩子高興的用手捏著我兒子的可愛的臉蛋,扯的他大叫著痛,我想過去抱回兒子,卻發現自己邁不開步子。

‘好可愛,好可愛的玩具啊,做,做我的玩具吧,我會把以前的都扔掉。’男孩望著我兒子,忽然說了這麼一句。

‘不要!’我忽然有種非常不好的感覺,可是眼睛一黑,昏了過去。在我失去意識的時候聽見的只有那男人充滿歎息的一句話。

‘你為什麼還要回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才醒了過來,看來那可樂里一定下了藥,我的頭疼的厲害,仿佛用幾個強壯的摔跤手用巨大的胳膊從不同方向大力的擠壓著一樣,眼睛要睜開都非常困難,房子里空蕩蕩的,看看手表,才發現本來是下午來的,現在幾乎接近傍晚了。

我看了看四周,似乎自己被抬到了原本是以前臥室的地方,由于非常熟悉,即便更換了家具走起來也輕車熟路,我沒有發現兒子,于是擔憂的大聲呼喊他的名字,可是找了半天,卻沒有蹤跡。

一直走到了另外間臥室,那原本是我兒子的,看來現在居住的是那個討厭的小鬼,房子很乾淨,里面有個大櫃子,一層一層的,每層五格,我仔細看了看,全都是非常破舊的人偶玩具,各種各樣的都有,穿著不同的衣服,有的沒了手,又的沒了腳,有的沒了腦袋,但大多數是和我兒子年齡相近的小孩模樣。不過身體小了幾號而已。

我忽然覺得有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並且走了過去,打開了櫃子,一陣刺鼻的藥水夾雜著腐肉的味道撲鼻而來,我捂著鼻子拿起了其中一個斷了手的人偶。

當我的手握住的時候,感覺的不是干硬的塑料或者是粗糙的木質紋理,卻是那種非常滑膩而柔軟如同被水泡浸過的肥皂一樣感覺,沒錯,那是種肌肉的感覺。

我又看了看剩余的娃娃,在一些娃娃的手指頭上,我看到了指紋。

沒有那個玩具會精細到手指上都刻有指紋。

這些娃娃,這些人偶,這些玩具,都是活人的肢體,活著的的小孩的身體組合而成的。

我的兒子!

腦袋仿佛被硬物重重擊打了下,我幾乎窒息過去,雙手緊緊扶住了櫃子的邊緣才沒讓我倒下去,走出房子的時候,我看了看那書桌,厚重的玻璃下面夾著幾張照片,我把它們取了出來,放到身上。接著連忙跑出房間,繼續尋找兒子。

我一定要找到他,雖然我不願意印證自己心里的那個可怕念頭,當我將這個房子搜索了幾次後卻徒勞無功,當我絕望的時候,才想起原來我們家還有個類似半地下室的儲藏室。

入口在廚房,我將地板翻起來,靠著打火機微弱的光走下去。

‘我的娃娃是最好的娃娃,它笑起來美貌如花,它的手腳靈活自如,它的皮膚不需要修補,你要是問我從哪里買的,我會告訴你這是我做的。’這歌聲悠揚的在地下室里傳出來,猶如做好的肉,香味四散開來,火光很弱,弱到仿佛隨時會被黑暗吞沒掉。

‘爸爸,我在這里,在這里啊。’我忽然聽見了兒子清脆的喊叫聲,連忙朝那個方向跑過去。

可是我的打火機照過去,卻是那個丑陋孩子的臉。

他緊緊閉著嘴,但嘴角抑制不住的向上敲著,眼睛笑成了一條縫隙,兩邊的臉頰像肉丘一樣鼓了起來,在火光下他如同一個微笑的惡魔。

‘你在找你兒子麼?’他開口了,但聲音卻無比粗糙干澀,猶如一個上了歲數的老人,發出的很久沒有上過機油的軸輪轉動的聲音。

‘在這里呢。’地下室忽然亮堂開來。我看見了我兒子。

他抬著頭,緊閉著可愛的大眼睛,青紫色的臉上帶著誇張而不真實的笑容,嘴角垂下兩條細線,手和腳也掉著線,擺成一副高抬起手的動作,猶如一個木偶一樣坐在一張醫院用的手術台上。

旁邊則站著那個男人,一直帶著和藹微笑的男人,不同的是在他的周圍牆壁山,掛著很多殘破的人體斷肢,旁邊的台子還有很多大玻璃杯,里面浸泡著一些兒童的頭顱,一排整齊的堆放著,還有很多的醫療器械道具,以及血跡斑斑的手術台。

‘你為什麼要回來呢?’那男人說到。

‘你帶來了我的玩具啊。’那孩子哈哈笑了起來。

我終于再次昏了過去,那次我甯願自己不要在醒過來。

不過我還是蘇醒過來,而叫醒我的卻是我的兒子。

‘爸爸,快醒醒啊。’兒子帶著哭腔推搡著我的身體,我恢複了意識,驚喜交加,一把摟住他,直到兒子喊疼才松開手。接著我發瘋一樣脫光兒子的衣服,到處尋找傷口,很幸運,他的身上依舊光滑細嫩,沒有任何一丁點受傷,這時候我才松了口氣。

在地上我拾起了一封信,上面寫著是留給我的。我來不及觀看,就抱起兒子,趕緊離開了那地方。

第二天好好睡了下,我一邊看著信,一邊朝馬戲團走去。

‘不知道如何向您敘述這件事情,首先我要為我的父親奇怪而頑劣的舉動道歉,他就是如此一個人,雖然年輕的時候做過錯事,但他已經不會那樣了,所以我才一直看著他,為了滿足他幾乎有些變態的需要,我不停的收集那些剛剛死去的孩子的身體加工成他喜歡的玩偶,我必須以我的人格和生命發誓,我絕對沒有殺過一個人,這些尸體都是從各個地方買來的,當然,這需要一大筆錢和精力,可是,誰叫他是我父親呢?

您聽到的孩子般的聲音,不過是他腹語發出的聲音,他是一位腹語天才,這種家傳的絕技到我這里已經消失了,當然,這與我不願意學習有很大關系,雖然我畢業于名牌醫科大學,但無法負擔這些高額費用,所以我有著自己的生意和事業,因為我僅僅是希望我的父親過的快樂些,畢竟,他也受到了很多傷害,尤其是母親去世以後,他才變得非常的焦躁情緒容易波動。

這只是他執意要給您開的一個玩笑,所以我再次向您道歉,作為歉意,我們搬走了,離開這里,所以臨走前再次留下這封信,對您和您兒子受到的驚嚇表示萬分的抱歉。’我把信揉成一團,扔了出去,暗暗罵了一句神經病。

回到馬戲團,馬上找到團主,將事情的經過和那張舊照片給他看,他望著照片好久,抽了好幾根煙,在我的催促下,才緩緩開口說道。

‘那個家伙,也是個可恨可憐的人,他是個侏儒,一個後天養成的侏儒,他的父母——也是我以前馬戲團的主人,為了能夠表演些賺錢的節目,居然將自己最小的兒子從小灌輸藥物,並讓他常年呆在狹小的罐子里,所以變成了這個樣子,他在團里的節目是最招人喜歡的,整個馬戲團都靠著他賺錢,可是他得到的卻是最低劣的食物和整個馬戲團的人的嘲笑,他總是默默忍受,忍受兄弟和雙親的打罵,他對任何人都是報以微笑,因為他還有我和那個女孩這僅僅的兩個朋友。因為他的父母和兄弟根本沒把他當作親人,甚至壓根沒把他當作人來看,只是作為工具,僅僅是賺錢的工具。可是雖然受了這麼多苦,他卻一直保持著如孩子一樣的心態,喜歡開玩笑和游戲。

他相當聰明,總是自己自學一些知識,還會自己設計節目,孩子們見到他就會微笑,大人們看了他的腹語節目也驚歎表演的如此惟妙惟肖。他和那個美麗的女孩在一起總是惹別人嘲笑,可是誰也不曾想到,那女孩真的愛上了他,還為他做了許多人偶玩具。團里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投以鄙夷的目光,尤其是年輕男演員總是恨不得殺了他,因為他搶走了這些人心里的對象。而女人們則嘲笑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甚至連牛糞都不如的東西上。

終于這件事被他的父親——當時的團主知道了,其實這個老家伙也對那女孩垂涎已久,他萬萬沒有想到如此美麗的姑娘居然和他最瞧不起的傻瓜兒子混在了一起,所有人都把惡毒的言語加到那女孩身上,他們朝著女孩吐口水,撕扯她的衣服和頭發,在她的身體上留下各種傷痕,大聲的罵她是賤貨,婊子。我雖然想救他們,可是卻人微言輕,最後女孩在眾人的毆打咒罵中居然流產了。而那小子也被關進了一個漆黑的房間,終日不見陽光。在這個黑暗的房間里,終于他的心也逐漸變得黑暗了。

最後,他被疏于看管的女孩放了出來,但是常年積壓的怨恨讓他做了傻事,他模仿團長的聲音,叫大家去一個密閉的房間,說是年底分紅獎金,當一班人興高采烈的走進去,卻發現里面堆滿了干柴,當這些人開始懷疑的時候已經太晚了,接著他鎖上了門,並在外面放起了大火。而他的雙親兄弟,卻不知道去了哪里,後來聽說他將那些人全部圈養了起來,永遠活在黑暗的地下室里面。

除了我,所有人都被燒死了,其實我也只是因為他良心發現,囑咐我沒有去那個房間,我是因為事發後想去救火而被燒傷了,不過那兩人稍稍安頓了我,並為我治好了燒傷,但是還沒等我痊愈,他就帶著女孩離開了,再也沒有來過,他走的時候只帶走了所有女孩為他做的的人偶娃娃和那張整個馬戲團的合影。’團主終于說完了,眼睛里有些淚光在閃爍,一雙大手緊緊攥著那長照片,發黃的照片。全然不像他平日里的樣子。

‘他已經將這相片遺留了下來,是意味著想忘記那段往事吧。’我接口說道,團主愣了下,也點頭,隨後將那照片撕扯的粉碎,扔進了垃圾桶。

我也沒有在回過那個宅子,將它閑置了起來,帶著我的兒子,辛苦的生活,雖然難受,但是我堅信什麼苦難都有到頭的日子,人在最好的時候要想到自己最壞會怎樣,真到了最壞的時候,卻又要想想好日子可能也不遠了,我的兒子聰明懂事,才是我最開心的。

只是,每當他向我小聲提出想買個玩具的時候,我都不免有些心驚。”

我讀完了這個故事,略有些壓抑,從窗外望去,居然看見剛才那個男人,他正剛才獲得的收入為兒子買了些零食,兩父子其樂融融地走在一起,雖然他們很貧窮,但相對某些人來說,他們非常富裕。

我這才記起明天就是父親節了,或許,我也該為我的父親做些什麼,不談送什麼禮物,起碼陪他聊聊天,下一盤象棋,或者只需要安靜地呆在他身邊,默默地看著他,這樣,他就會高興好一陣子了。(玩具完)

上篇:第三部分 第六十八夜 冥婚    下篇:第三部分 第七十夜 針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