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三部分 第五十二夜 清明雨   
  
第三部分 第五十二夜 清明雨

我雖然很不喜歡雨天,但有兩種雨卻並不介意。

第一種是雷陣雨,下得干脆利落,來得快去得迅速,而且下得爽快,如果你沒有一次赤裸雙腳在大雨中奔跑的經曆,那麼就無法體會到青春激情的感覺,因為隨著年紀的增長,人的身份與身體都不允許你在這怎樣做了。

第二種是棉雨,幾乎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仿佛如霧氣一般,但是鼻尖積累下來順著臉滑進嘴巴里雨滴會讓你才覺得原來是在下雨。

我之所以喜歡這兩種雨,因為在這種雨里面都不用打傘。前者撐傘無用,後者不用撐傘。

寒食一過,即是清明,所謂前三後四,這七天都可以祭奠緬懷過世的親人好友,不同的人手里卻提著大體相同的祭品,迎著雨往前。

清明雨是咸的。

那味道只有滿懷憂傷的人能嘗出來。我一直很奇怪,到底是因為這天被定為清明才總是下雨,還是因為這天老下雨才會被定為清明。

清早起來,老總自己都請假了,說是回老家祭祖。這幫猴子見沒了主管,自然是懶散的要命,春天本就如是,個個眯著眼睛,打著哈欠。我做完了手頭的事,于是買了些水果,去了醫院。

那兩人已經住院快一星期了,不出我所料,傷勢好的很快,記得那位主治醫師很詫異的告訴我,說他們兩人的身體恢複功能幾乎是正常人的兩倍甚至更高,我笑了笑,心中不以為然,只是說他們都是運動員來搪塞。

“運動員?那孩子也是麼?”醫生仍舊不死心。

“當然,你不知道我們國家的傳統麼,向來從娃娃抓起。”我繼續笑著說,愚人節過去了,可並不代表就不能說謊。

進病房的時候發現紀顏的床居然是空的,被子整齊的疊放起來。倒是黎正仰臥在那里,見我來了,冷眼看著。

“他出去了,早上起來就出去了。”黎正似乎知道我要問,提前告訴我了。

昨天我來的時候這里還有李多,出乎我的意料,她沒有對紀顏受傷而過多地責備我,倒是對黎正的傷勢很在意,並一再說我們幾個大人居然看不住一個小孩。

因為我們說好了,就說是那次去山上送小狐狸回來的時候摔傷的。李多和落蕾到也不懷疑。事實證明,越是看上去聰明的女孩子越是不能用太高級的謊話,最普通的反而最有效。

我把水果遞給他,黎正搖了下頭,繼續端著紀顏父親的筆記看著。我和他兩人驀然無語,只好自己坐在床前木凳上。

大概過了片刻,門外進來一人,站起身斜眼看了看,果然是紀顏,只是脖子上依然掛著受傷的手臂,紀顏的樣子略有憔悴,不過精神還是很不錯的。他見我來了,笑了笑,用另外只手示意我坐下。

“醫院不准我出去,所以只好再過幾天去掃墓了。”紀顏低沉著說了句。我忽然覺得病房里的空氣很潮濕,潮濕的讓我不舒服,我的嘴角卻依舊干裂,眼睛也很難睜開。

病房里只有我們三人,窗戶外面的雨還是那個樣子,不大,但也沒有停的跡象,好在不用帶傘。最多也只是淋濕少許而已。

“說個故事吧,否則我想睡覺了。”我把雙手撐了起來,伸了個懶腰,從帶來的水果里拿出一個桔子剝了起來。隨著我手指的動作,桔皮如同衣服般滑落下來,房間瞬時充滿了桔皮帶著酸味和誘惑的味道。

桔皮的香味和桔肉是不同的。

紀顏滿意的抽動了兩下鼻翼,笑了笑。

“你知道為什麼墳墓前總是種植著柏樹麼。或者有地位的人的墳墓前總是立放著石制的老虎麼?”我自然答不上來,搖了搖頭,把一片桔子遞給他,紀顏接了過去,放進嘴巴里。黎正依然專心在床上看書,沒有任何反應。

“《風俗通義》上說:‘《周禮》方相氏,葬日,入壙驅罔象,罔象好食亡者肝腦。人家不能常令方相立于側,而罔象畏虎與柏,故墓前立虎與柏。’意思就是說罔象這種怪物常在地中食死人腦,但是這個怪物害怕柏樹和老虎,所以人們就在墳墓上種植柏樹,安立石虎,以求得驅走罔象。這是墳墓遍植松柏的最初用意。也有種說法是秦穆公時,陳舍人掘地得物若羊,將獻之,道逢二童子,謂曰:‘此名謂?(yūn),常在地中食死人腦。若殺之,以柏束兩枝捶其首。’可見雖然記載略有不同,但大都是傳說樹立松柏是為了防止死者的尸骨為妖邪吞食。其實古人想法頗為束縛,如果像現在這樣火葬海葬,也就無所謂什麼擔心尸骨的問題了。

“說到清明,忽然想起了一個人,不過我始終不知道是否真的可以稱她為人,或許,人與非人的界限本身就難以界定。”紀顏的眼睛忽然閃爍著奇妙的光芒,我發現每次他開始敘述的時候,眼睛里總會閃過那種光。

“那年我正好十二歲,也是清明。不過那天的雨很大,雖然談不上傾盆大雨,但是那雨水很涼,就像是剛融化的冰水,打在身上一陣陣的疼。那時候還是倒春寒,那里像現在,感覺春天沒了,從冬天直接到夏天了!我和父親正本來是准備為爺爺掃墓,可是雨忽然大了。躲雨和下山的人居然把我們兩人沖散。十二歲的我雖然還不至于放聲大哭,可是也有些害怕。

隨著人流亂走,旁邊的過路人越來越稀少,偶爾有幾個好心人看見我,詢問了一下也迅速離開了,我只好漫無目的的走著。

雖然是白天,但卻同夜晚無異。我僅能憑借著淡薄的光線分辨著腳下的路,不至于讓我從陡坡上滑落下去。一直到我來到了間巨大的房子面前。

橫梁大概有三米多高,這樣的房子現在不多見了,非常的破舊,而且是純木制的,我猜想可能是以前人們在山上修築的祠堂,或者是專門供人避雨或是住宿的。你知道有時候大戶人家祭奠的過程非常繁瑣麻煩,步驟很多,人數也多,在山上修築一間臨時住宿的地方到也不足為奇。房子的門外有兩根極粗的大紅木支柱,即使是一個成年人也難以環抱,只是油漆早已經脫落,敗落之色盡顯,我甚至可以在粗大的柱身上看見一個個大大小小的裂縫和蟲洞,一些小蟲忙碌的在飛快爬進爬出。

邁過幾乎到我膝蓋處的門檻,我走了進去。

房間里面出乎意外的干燥,我很難想象春天里木制的房子居然比我們現在所謂鋼筋混泥土的磚瓦房還不容易潮濕,一進去你可以迅速聞到一陣只有木制品才能散發出來的奇特味道,那感覺就像是把被子放在太陽下曬了一段日子的氣味,清爽,舒適。

不過里面什麼也沒有,諾大空曠的房間和身材幼小的我形成了極大的反差。我在房間里喊了聲有人麼,不過回應我的卻只有一陣陣自己的回音。

雖然一進去一眼就能看完房間的每個角落,可是我還是不放心的到處走了一遍,最終確定,這里的確荒廢很久了,因為每個地方都有層厚厚的灰塵。

我回頭望去,自己濕濕的腳印從門檻處一直到房間的各個地方,足跡越來越淡,猶如在地面上畫了幅奇妙的圖案。我暫時忘記離開父親的恐懼,居然好奇的在觀察起這間空房。

門外的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聽長輩說,清明的雨下得越是大,越是長,證明那年死的人越多。

清明雨啊,死者的眼淚。”我聽了,竟忘記將桔子放入嘴里,因為我的長輩也是這樣對我說的。紀顏沒有注意我的舉動,他仿佛不是在講故事了,整個人已經沒有注意旁邊的東西,全部沉醉在兒時的記憶里。

“忽然,我聽見身後有聲音。那時我記得自己是一個人胡亂走到這里的,難道還有別的過路躲雨人麼。

當我轉過頭,去看見一個穿著白色過膝長裙的女孩。

女孩看上去似乎比我年紀稍長,長而密的頭發隨意的披在肩膀上,仿佛灑落了一塊黑色的綢緞。她的膚色很白,白的幾乎透明,背對著門外站著,光線幾乎透過了她的皮膚。

不過我沒看見血管。

從始至終,我都沒覺得這個女孩的臉上有一絲血色,不過我非但沒有害怕,還覺得很高興。

因為終于有人陪我說話了。

世界上有兩種人不會畏懼鬼神。瞎子和小孩。

我不是瞎子,但那時候我確實是個無知的孩子。所以我走了過去,笑著端詳著女孩,女孩似乎有些吃驚,但隨即也笑了起來。

我低頭看著她的腳,沒有穿鞋,但是也沒有濕,甚至她的全身找不到一點被雨水淋過的痕跡,從門檻到她站的地方,一點異樣也沒有,仿佛她是飄著進來一般。

‘你迷路了?’女孩開口了,聲音很亮,帶著很強的穿透力,如同泉水般清澈透明。但是奇怪的是她的話居然很清晰,但是卻一句回音也聽不到。我自然答複她,自己是隨著父親來的,結果迷路了。

女孩笑了笑,雕塑般的五官組合的很漂亮。

‘我陪你聊聊吧,等你父親來。’她走了過來,輕輕地撫摸了下我的額頭。然後和我並排坐在了高高的門檻上。她的手並非如我想的一樣冰冷,相反,和外面的春雨相比,她的手心更溫暖。

‘你的衣服濕透了,如果不弄干,小孩的骨頭軟,寒氣入骨,對你可不好。’她笑著說,我則為難的看著如同膠水一樣粘在身體上的衣物。

‘你為什麼沒有濕呢?你不是也從外面來麼?’我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奇怪地問女孩。

‘我當然不會被淋濕,你覺得一滴雨可以淋濕另外一滴雨麼?’我對她的話不是很了解,她似乎知道以我的年紀無法理解,便不再說話,只是用手平放在我肩膀上,不消多久,我感覺身體開始暖和干燥起來,原來所有的水居然從衣物上吸了出來,凝聚在女孩的手上,然後又慢慢消失。只是做完這一切後,女孩的臉色更白了。

我和女孩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只是她的注意力始終在雨中,在山外,總是心不在焉,仿佛在期盼什麼人一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記得天色越來越暗,外面的雨也越來越大,而且起了風,山上的風和平日里的風不同,像刀子一樣,又重又沉,仿佛要把我扯碎一般,我只知道自己越來越想睡覺,雖然心里很期待父親的出現,可是覺得這希望越來越小了。

當時忽然有種想法,如果我死在這座墳山上,倒也是算得上死得其所了。

女孩面帶憂愁地看著我,雙手扶著我肩膀用力搖了搖,我多少恢複了些神智。可是腦袋沉甸甸的,脆弱的脖子仿佛支撐不住,隨時會斷裂掉一樣。

四周的溫度越來越冷了,空曠的山谷居然能隱約聽到哭泣聲。我無法分辨是那些上墳祭拜者的還是那些留戀人世不肯離開的靈。總之我的身體從未有過如那次般的舒服,仿佛整個人都輕飄起來。女孩似乎很著急,用手指輕輕地劃過我的臉龐,像微弱的風拂過一樣的感覺。

‘醒醒,睡著了會被凍死的,山上的氣溫降的很快。’可是她的聲音在我聽來也越來越遙遠,瞬間被雨聲吞沒了。

‘你是人啊,還這麼小,這世界應該還有你只得留戀的東西啊。’她忽然說了這麼一句。

‘你不是麼?’我笑著問她。女孩見我肯回答她的問話了,也笑了起來,無論是著急還是微笑,她的臉都仿佛同水做的一樣,都是如此的透明真實,不參雜任何雜質,絲毫不做作,就像剛出生的嬰兒,開心就笑,惱了就哭。可是人往往如是,越是長大,越是入世就反而把娘胎里帶出來的東西都扔掉了,據說人在剛出身的時候其實都會游泳,而且水性極好,這也是為什麼有的父母在孩子出生不久就經常放在水池里鍛煉他們的水性。而有部分人則漸漸忘記了自己的天性。不知道這算是人類的進化呢,還是退化。

斯巴達克人在孩子剛剛出世就用烈酒為他們洗澡,如果孩子身體不夠強壯,就會當場抽風而死,所有人都不會為他的死哭泣悲哀,包括他們的父母,因為不夠強健的人,在戰場上遲早會被淘汰。

所以那時候的我忽然明白了個道理,大多數時候,還是要靠自己,因為,當你想去依靠任何東西的時候,你就把背後出賣了,你回不了頭,你無法預知後面究竟是一堵牆,還是一張紙。

我終究還是蘇醒了過來,看著女孩,雖然身體虛弱,但已經好過多了,因為我覺得沒有先前那麼冷。

女孩的衣服始終沒有被山風卷起一絲一毫,仿佛她生活在和我不一樣的空間里。我看見她的手心產生了一陣陣白霧,白色的霧氣籠罩著我,原來是這霧隔開了冰冷的空氣和強勁的山風。

‘謝謝你。’我沒有多說話,因為每多說一個字就會耗費更多的體力,要感謝,這三個字也夠了。可是女孩沒有回答我,她的臉色越來越白,即使在這幾近漆黑的夜色里也能看得非常清楚,她就像黑夜里的月亮,散發著銀色溫暖的光,只是這光已經越來越暗淡了。

她始終保持著同樣的動作,不過她的身體開始慢慢變得透明,我想伸手去抓住她,兒時的我想法很單純,因為我已經覺察出來她要走了,孩子的想法很直接,要走的東西當然要抓住,留下來。

可是我抓住的只有空氣。在我伸手的一刹那,她已經完全不見了。我那時才知道什麼叫隨風而逝,女孩好像從來沒有來過一樣,或者說我似乎只是在這座古老的木頭房子里做了一個夢。

當我無法分清自己是否還在夢中的時候,居然在雨聲中聽到了父親的喊聲,喊聲充滿了無奈自責和絕望。我立即跑了出來,也對這聲音的方向高喊。

終于,我和父親再次相見了,他沒有責罵我,只是一見面就緊緊摟住,我覺察他的身體在發抖,那時恐懼和興奮的混合,我從未見過在外人面前向來沉著冷靜溫文爾雅的父親會發抖。

‘沒事就好。’父親也只說了四個字,隨即把我抱了起來。我堅持不肯走,把那女孩的事告訴了父親,末了,還一再問他,是不是自己做的夢。父親聽完,低頭不語,良久才用手電筒照了照地上。

地面上有一灘水,極普通的雨水。

‘那時雨靈。她們只能生活在墓山,她們是天上的雨流過墳墓帶著死者執著生念的妖怪。而且她們永遠無法成道,也無法離開,只要下雨,雨靈就會出現,幫助那些在山上迷路的人,避免他們被凍死或者迷路。’父親低沉著用著帶有磁性的聲音解釋著。

我好奇地問雨靈到底去哪里了。父親則不說話。

‘回天上了吧,她只要幫助過了人,就會重新回到天上,等著下次下雨再回來,又會重新幻化成女孩的樣子,在山間游蕩,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其實,雨靈里說不定也有你爺爺的心願。’父親笑了笑,把我抱起來,用衣服裹住我,我依附在父親寬大厚實溫暖的胸膛上很快就睡著了。等我再次醒來,已經在家里了。

那次後父親不再帶我去掃墓,無論我如何央求,他也不答應。所以我想再次見到雨靈的心願也沒再實現過了,甚至到了後來,父親去世後,我也去掃墓,但也只是從旁人口中聽過那白衣少女的傳說,清明雨每年都下,可是我沒有再見過她了。”紀顏說著居然笑了下,如同孩子般可愛,隨即低沉下來搖搖頭。

“要不等你傷稍微好些,我陪你去吧。”我見他有些許傷感,看了看窗外,清明雨依舊下著,雖然看不太清楚,甚至只能靠看地面上水窪來判斷,伸出手,飄落到手掌的雨點弄得手心有些癢。

“不過我估計是見不到她了,雨靈只會出現在需要幫助的人的眼前,像她名字一樣,雨靈沒有任何的雜質,單純的令我們這些人覺得羞愧。”紀顏點了點頭,緩聲說著。

他好像忽然想起什麼,走過去對著床上的黎正說:“你的腿不好,要不我幫你去祭拜下好麼?”黎正抬起頭,冷望著紀顏。

“不需要,我討厭那些繁文縟節,更何況,”黎正說到這里,忽然頓了一下,“更何況我連他們葬在哪里都不知道。”最後一句他說的很快,很輕,很隨意。黎正說完之後,便將筆記放到枕頭邊上,蓋上毯子睡過去了。

外面開始晴朗了,那點雨也開始慢慢消退,我可以看到一點陽光從陰霾的云層中漏出來。

清明一過,討厭漫長雨季就結束了吧,大家都說,過了清明,天氣才會真正好起來,我長噓了口氣,空氣很清新。身後響起了開門聲和銀鈴般的笑聲,我知道是誰來了。(清明雨完)

上篇:第二部分 二叔    下篇:第三部分 第五十三夜 家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