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二部分 二叔   
  
第二部分 二叔

天微冷,大雨,二叔去世已經二年了,明天就是清明,父親從早上起來就不說話,悶頭抽煙。叔過後,父親一下老了好多,感覺人一下就垮下來了。打我出生二十年,就看過他哭過兩次,第一次是在接到叔去世的消息時,第二次是在火化時。

父親的反應讓我和母親有些許驚訝,雖說是兩兄弟,但老是水火不容。叔去世前還和父親大吵一架,兩人犟的很凶。臨了,叔扔下一句,沒見過你這樣的人。二叔好賭,母親問父親是不是叔來借錢,父親只是悶頭不說話。那時,我正要上大學,家里要供房。十分緊張,我也有些埋怨二叔。叔常抽煙,導致喉頭長了個瘤,醫生說不盡快割的話,容易癌變。二叔總是不在乎,道是父親煞是緊張,兩家人都很緊張。父親東借西討為他籌了筆錢,想給他做手術又怕他亂花,只好暫時收在自己這。那時我猜想估計是二叔要將錢拿去賭,心里竟有了絲淡淡的埋怨。

後來我如願上了大學,誰知沒過多久,竟接到二叔的死訊,第一反映是人都木了。兒時與二叔的事情象砸開地面湧出的泉水,壓也壓不住。二叔極寵我,甚至超過了自己的親生女兒——我堂姐。二叔是賣肉起家的,改革初就是萬元戶了,但總是由于奶奶的贍養問題與父親爭吵不休。但不管吵的多凶,我只要去他家,總是享受著皇帝般的待遇,嫉妒得堂姐老問嬸誰是二叔親生的。但雖說寵我,但卻也十分嚴厲,父親常常在管不了我的時候說,再頑皮,就告訴你二叔去。于是,我馬上安靜下來。母親笑說,這招真是屢試不爽。但沒過多久,二叔生意出現問題,家境每況愈下。加上染上酗酒,賭錢的惡習。我漸漸與二叔疏遠了。二叔也察覺了,每當他又要摸我的頭時,我總是乖巧的閃開,他的手就停在空中,尷尬得笑了笑,說道孩子大了不在粘二叔了。這時候,我心中忽然泛起一陣內疚感,于是我的成長在對二叔的愛與反感中交替進行著。

二叔對我上大學很是高興,在家里的慶祝會上,父親甚至破例讓他喝了酒。二叔拍這我的肩膀,:“小剛,咱們家也就你上了大學了,光宗耀祖啊!”,他停下來喝了口酒,可能是太激動了,竟嗆到了,我趕忙上去拍他的背,不料摸到的都是堅硬的骨頭,紮手。我當時就哭了,二叔的身子一向是好的,現在竟變成這樣。“我沒事了,娃子,你一定要好好讀書,別向你二叔這樣,有錢也會遭人算計,做別人的大頭,被別人叫傻子!”

我聽父親說過,二叔是被朋友騙光了錢才導致生意失敗的。

“叔,別難過了,我會好好讀書賺錢的。”我哭著說。

父親奪過二叔的杯子,“夠了,你喉嚨不能在喝了。”說著就將二叔扶進房里。結果就向上面說的一樣,二叔與父親不知為何在房里大吵一架,然後就氣呼呼的回去了。

二叔是在早上過的,聽醫生說,是喉嚨里的瘤子惡化了。堵住了氣管,活活窒息而死。父親聽後,邊哭邊罵。這個不爭氣的東西,叫他別抽了,別抽了,就是不聽啊,早點去作手術不就沒事了嗎?自己做個什麼孽啊!罵著罵著,就被哭聲淹掉了,最後只剩下單純的嚎哭聲,我聽人說,一個人真正傷心時,不是哭的,是嚎叫,父親的樣子把我都嚇到了,就如同一個小孩一樣蹲在地上,抱著叔的頭,不停的嚎哭,然後是不停的罵他,有幾次竟哭的沒了聲音。

父親在叔在世時常罵他,罵他交友不慎,罵他自暴自棄。後來聽說叔為了討本家親戚的歡心,竟在他病床前衣不解帶的伺候他三天,其實這人雖然輩分幣二叔大,年紀不及二叔。父親知道後沖到醫院將他從病房脫出來,還未說話,就扇了一耳光。

“做人要有骨氣!餓死也不要去做別人的狗和奴才!”

二叔一句話也不說,聽著父親罵他,“你還要不要臉了?知道床上的人還沒你歲數大嗎?還一口一口一個叔,你知道自己的親娘還瞎著眼躺在床上嗎?你有這樣伺候過嗎?你有去看過一眼嗎?你個不爭氣的東西。”二叔沒還一句口,末了,等父親說完,他緩緩說:“哥,我的事我有數,我都是為了能過好一些,就算我對不住媽跟你吧。”說完,又回病房了。留父親一人在後面不停地罵他。

現在叔過了,父親談到二叔就是內疚與痛苦,他說叔去世後還能常看到叔的影子在他面前晃,還是那樣瘦,別人都是肉包著骨頭,他卻是象骨頭包著肉,一根跟戳在外面,又黑,黑的都看不清長啥樣了。父親常歎到叔沒享過一天的福,天生就是吃苦,或許死對他也是個解脫。說來可笑又可悲,我們竟無力料理二叔的後事,最後,連墳地都是那個二叔照顧過的親戚置辦的,冥瞑之中,叔竟象是已經預料到自己的後世一樣。真是莫大的諷刺。

今天,我突然問父親,那天二叔與他到底是為什麼吵起來。父親掐了煙,說到,“是為了你,你叔知道我們沒辦法同時支付房錢又供你上大學,所以要把動手術的錢先給我們墊上,自己等以後在做手術,但沒想到,還沒等到作手術,他竟急著走了!”我一聽,已經沒了感覺,二叔如果早做了手術,就不會去了,竟是我,竟是我害了二叔!

外面的雨愈下愈大了。父親收拾好東西,一言不發,低著頭走了出去,出門的時候,外面陰沉的光照射進來,我依稀看見父親的影子里旁邊,仿佛還有個瘦長的人影。

我知道,二叔從來就不曾離開過我們,他一如往昔,在祝福,保佑著我們。

上篇:第二部分 第五十一夜 誕    下篇:第三部分 第五十二夜 清明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