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二部分 第四十五章 不穿鞋(3)   
  
第二部分 第四十五章 不穿鞋(3)

我們討厭鞋子,住在這里的所有人都經曆過你一樣的恐懼,但久而久之也就麻木了,除了出外沒辦法,否則絕對不去穿鞋,我兒子雖然小,但也看見了,所以他也很懼怕鞋子,只要在家就絕對不會穿鞋子。”女人看著池月說道,面帶愧疚地說:“你的同學我想可能只是個警告罷了。其實我不想加害你,但我怕孩子出事,也沒有辦法,而且樓下的人逼這我這樣做。他們不知道從哪里聽來的,只要一個和那女人長得很像的你死了,怨氣才能平息。”

“所以你見我住進來後就想讓我趕快搬走,只要過一天,我就會死?”池月吃驚地問。

“你看見的那些東西不是她想讓你離開,而是警告你不准離開。所以,我才會說,我們這些人就如同倀一樣,把你領到這里來。”小寶母親說完了,長長喘了口氣。

紀顏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事情似乎清楚了,不過我還是想知道當年那房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他揮了揮手,示意我出來。

“月池暫時留在這里吧,我和歐陽下去看看。”

到了五樓門口,我問紀顏打算怎麼辦。

“其實那件事我有所耳聞,只是沒記起來發生地是在這里。我一向喜歡搜羅比較特殊的案件,加上有些警察朋友。其實五年前的事情那女人只說對了一部分。”紀顏點燃了根煙,順便給了我一根。

“哦?難道還有後續?”我沒心思抽,好奇地追問他。

“是的,那個男的,其實當時並沒有死。不過也差不多了,在現場的時候心跳呼吸都很微弱,才被誤以為死了。後來在途中被救了過來。”紀顏慢慢說著。

“那太好了,把他找來就是了。”我趕緊說到,但是紀顏聽完卻搖頭。

“我要是那個男的,我會後悔自己沒死在現場。他被救活後,交代了那天的事情,雖然他的嘴唇都被咬掉了,而且精神很不穩定,但還是大體上說清楚了當時發生了什麼。

案發的當時,他正在女人家里休息,由于欠了一屁股債務,他在打算如何從這里再搜刮一筆錢,很可惜,那個女人也幾乎被榨干了。當他打算掃興的離去時候,發現自己的鞋子不見了。

一雙很普通的皮鞋。

兩下里一交織,他就大吼起來。結果發現是那個小男孩藏起來了,問他藏到哪里,也不說話,結果母親出來後發現所有的鞋子都不見了。全被男孩藏了起來。

原來這個人很喜歡用皮鞋毆打男孩的母親。男孩總是躲在一邊觀看著。”紀顏一邊說,一邊走進了房間。我隨著他,走到了池月的臥室。

“當男人發現鞋子不見,錢又沒弄到,非常的生氣,他開始毆打男孩,結果女人從廚房里跑了出來,手里提著菜刀。

在爭執的過程中,男人搶過了菜刀,並把到架在了小孩的腿上。

“如果不給我錢,反正我也會被放高利貸的砍死,要麼,我現在就把這討厭鬼的腳砍下來,以後討飯也容易點。”男人這樣威脅道。

自然換來的是一頓痛罵,不知道為什麼。或許人在意識混亂的時候行為也混亂了,總之這個男的居然真的下手了,一刀砍掉了孩子的腳掌。

任何一個母親面對這種情況都會發瘋。這個也是,結果自然是沖過去厮打起來。一個被咬成重傷,而那個女的被砍到了頸動脈,當場死亡了,孩子也失血過多沒救回來。據說開始的時候女人在外面喊了很久,想乞求幫助,雖然是中午,大家都聽到了女人的哀嚎,可是沒有一個人肯出來。

如果事情就這樣結束也就罷了,可是住進醫院的重傷的男子沒過幾天就失蹤了,尸體,不,應該說是尸塊被發現扔在了醫院的垃圾堆中。

幾乎被剁了個粉碎。監視器錄像只錄到了一個畫面。”紀顏一邊拖鞋,一邊站上了池月的床。

我奇怪他想干什麼的時候,他卻用手敲了敲天花板。

“到底拍攝到了什麼?”我問他。

“一個女人,一個拿著刀的女人走進了病房,頭發全是白色的,但是只有背面。”紀顏又跳了下來,繼續在房間里踱步,似乎在尋找什麼。

“你知道死者不穿鞋光腳意味著什麼麼?”紀顏突然問道,我自然搖頭不語。

“沒有鞋子的人,會永遠在常世不停地走下去,永無止境,直到找到自己合適鞋子為止。或許這里居住的人認為池月可能就是適合的‘鞋子’。

當一個母親看著孩子受到傷害,再懦弱或者溫柔的人,在那一刹那也會變成夜叉。”

“夜叉?”

“使得,佛教中的夜叉履行著行刑者的職責,他們會吃鬼。人,也會變成夜叉。”紀顏又轉悠回臥室。他的話讓我糊塗了。

“你不是看見了天花板上孩子腳印了麼。有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妥?”

“看到了,好像覺得似乎只有一只腳的腳印。”我終于想了起來。紀顏點點頭,他忽然蹲了下來。

“來幫幫忙。”紀顏喊了我一下。我走過去,幫他把床翻了起來。

床的地板顯露出來。

紀顏笑起來。

上面用膠帶紙幫著很多雙破舊的鞋子。包括那雙白色的女士皮鞋。

我們回到了樓上,池月仍然躺在沙發上和那個女人聊著。

“我躺在樓下的時候,你家小寶好像很喜歡光著腳跑來跑去,有點鬧啊。”池月對小寶的媽媽說。女人非常驚訝的站起來。

“沒有啊,小寶的房間里鋪的是很厚的地毯,我怕他著涼才特意買的。”池月驚訝的望了望女人,又低下了頭。

這時,門外響起了很嘈雜的聲音。

原來所有的住戶都上來了。他們手里都拿著東西,拖把,菜刀或者撐衣架。

“把那個女孩趕出這樓!那樣女鬼就會追著她出去了,這樣樓層拆了大家也不會有事了!”其中開始那個戴著眼鏡,知識分子模樣的人喊道,其余的人立即贊同。

除了我和紀顏所有的人都赤裸著雙腳。這麼多雙腳交叉站在了一起。

“你們不覺得太自私了些麼?”我忍不住問道。

“那你說是死一個好還是死大家這麼多人好?”眼睛忽然沖我噴了一句,弄得我啞口無言。

“如果我離開大家可以安全的話,我願意走。”池月忽然站了出來。一時吵鬧的人群忽然安靜了些。

我和紀顏包括小寶的母親都無法勸阻池月離開。池月不說話,只是默然穿起了鞋子。

“既然要走,還是穿這吧。”我和紀顏與池月一起被趕出了這棟大樓。

外面的天氣已經非常壞了,初春的雨帶著還未完全離去的冬寒劈頭蓋臉的下了下來。

“你們走吧,我們只想好好的活著,不想再擔驚受怕了!”眼鏡和大家站在樓道出口,冷冷地說。

這時候,一個閃電打了下來。

眼鏡忽然失聲驚叫起來。

“她來了!”里面赤裸著雙腳的人紛紛往里避去。小寶的母親被人擁到了牆的外側,幾乎出來了。

可是在雨中的我和紀顏什麼也沒看到。可是池月也坐到了地上。

“她來了。”她也指著地面顫抖著聲音說,身體還不由自主地朝後挪著。

小寶忽然叫了一聲。他的身子居然自己走了出來,不,應該仿佛是被什麼脫了出來一樣。

另一面小寶的母親和舅舅死命拉著小寶的另外一半。

“別搶走我兒子啊!“那女人尖聲高叫起來,接著微弱的樓道光和閃電,我發現女人的神情很駭人,真的如同我看過的夜叉雕像一樣。

但是似乎小寶的母親和舅舅兩人的力氣也無法組織小寶被拖出去。他的身體大半已經被淋濕了。

里面的人忽然騷動起來。

“既然她要你兒子,就給她啊!不要連累我們!”他們自覺而默契地一起從後面把三人推了出去。我和紀顏連忙扶起小寶,幫他遮擋下大雨。紀顏則和小寶的舅舅把女人扶到一邊。

混亂之中我聽到了轟隆一聲巨響,接著是一陣沖擊把握震倒在地。等我意識到的時候,發現樓層開始坍塌了。

還是紀顏反應迅速,連忙把我們拉開。

樓層塌的非常之快,里面的人一個也沒來得及跑出來。

廢墟中,我看見了無數赤裸著的雙腳,從廢石堆里伸了出來,他們到死也沒穿上鞋子。

“看見了麼?”紀顏抱著小寶,指著廢墟向我說。

是的。我也看見了。一雙沒有穿鞋的腳。一個拿著刀渾身白頭發的女人,她的臉如同帶了個面具,完全變成了佛教里夜叉的樣子。

她的另外只手牽著一個小男孩,男孩的左腳掌被砍掉了,男孩的手上提著一雙白色的女士皮鞋。他們兩個呆滯地站在那片廢墟上。

不過只是一瞬,很快又不見了。

原本就要被拆遷的房子,結果在暴雨中自己坍塌了。這件事其實也算不上什麼新聞了。

而從中獲救的四人當然應該深感幸運。

不過幸運從來都不是老天爺賜予的,幸運要靠自己爭取。

解決了例行的公事,紀顏暫時為這四人找到了住處,就和我找了個地方坐坐休息下。

“你是怎麼知道鞋子在床底下?”我問紀顏。

“當然是四處找啊,不過也得益于我父親。他經常外出,小時候我單純的認為只要把他鞋子藏起來,他就不會離開了。那時候的我,就是把鞋子用膠帶幫在了床板的底部。所以,我自然會去看看。”

“那對可憐的母子還會出現麼?”我想起雨夜中看到的情景,還有些不舒服。

“會的。成為夜叉的人是無法消失的,他們母子會永遠走在這世界上。”紀顏忽然嚴肅的對我說。

“如果你在夜晚街道上看見沒穿鞋走路的人,趕快把自己的鞋子脫掉吧,否則,他就會一直看著你的鞋子,跟著你回家了。”

說完,他又孩子似的笑了笑。我一直追問他說的是不是真的,但他閉上嘴不再說了。

“走吧,還是回我家一起喝點酒驅寒吧,否則會生病的。”紀顏拍了拍渾身濕透的我。

雨已經停了。(不穿鞋完)

上篇:第二部分 第四十五章 不穿鞋(2)    下篇:第二部分 第四十六夜 枕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