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二部分 第二十八夜 開眼   
  
第二部分 第二十八夜 開眼

經常有讀者對我說,為什麼不寫寫下蠱呢?我經常猶豫不決,到不是不想寫,只是這個實在太奇妙了,遠不是外行人可以寫的,若是胡編亂造,頗有褻瀆之嫌。于是遲遲不敢下筆,直到今天才想寫下這個故事,只是前面必須交代另外一個故事,因為直接寫蠱的話,有點唐突感。

在平安夜的故事寫完後,我接到一個電話。是一個女孩子,她非常干脆地說:“我必須和你談談。”

在談話中,我了解到原來她居然和故事中有部分相似的經曆,我不免感到好奇,無奈中國的電話費實在驚人,故事聽上去頗長,于是我們決定在qq上聊。

以下是我和她的對話。

“我是名畢業不久的大學生,別看我比你小,但我的經曆絕對比你要多。”我向來不愛說話,所以大部分都在看她打字。

“和大多數女孩子一樣,我也希望自己有一段愛情,而且在大一的時候,這段愛情真的來了。我遇見了個男孩,最起碼,在當時我還是非常愛他的。

大二的時候,我們,不,應該是我,為短暫的歡愉付出了代價,我去做了一次人流。當時他也在我旁邊,握著我的手。他扶著我走進手術室。那不是個大醫院,因為我怕在醫院遇見熟人,他更怕,我們兩個人如同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偷偷摸摸地找了個小醫院,一個外表看上去破舊,里面看上去更破舊的醫院,但收費卻比正規的手術要便宜一半。在我進去的時候,等候室的長木椅子上還坐著一個年輕女孩,孤獨一人,看上去也是個大學生,我當時心想,起碼我比她要好點。

作手術的時候是下午四點,天很陰,很冷,很沉,仿佛就蓋在你頭頂一樣,壓得人喘不過氣來。手術室不大,只有一張手術床,旁邊擺放了許多器械,在房間里泛著冷光。我忽然畏懼了,因為我感覺到肚子里的生命在拼命抵抗著,那天,我已經懷孕四個多月了。

那個男人,居然在我背後頂住我,他不耐煩地說了句‘別怕,很快的,不痛。’里面有一位醫生,帶著大大的口罩,把整個臉都藏了起來,只露出兩只鷹眼,神情漠然得看著我們倆。

‘快點,別磨蹭了。’他低喊了句。男友出去了,順便把手術室的門轟地帶上了。我無助的雙手捂著肚子,向那張床走去,並爬了上去。

“誘導還是附加吸引?”醫生翻弄著器械,那些東西碰撞的聲音非常清脆,在房間里回蕩。我被他問住了,一時沒明白。他見我不說話,歎了口氣。

“幾個月了?”

“四個多月了。”醫生略有些驚訝,怔了一下,隨即說,“那不能用誘導了,用附加吸引吧。而且,最好打麻醉吧,不然會很疼得。”他轉過身,又嘀咕道:“都四個多月了,真是太不注意了。”

我拒絕了麻醉的提議,我忽然有種非常迫切的想法,我要把這個孩子,這個不完整的孩子生下來,我要把這痛記憶輩子。醫生勸了我幾句,見沒反應,只好照做。

我選擇的是器械流產。的確,我真的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了,冰冷的手術工具進入我身體的時候,第一感覺不是痛,而是一種撕裂的感覺,隨之而來的疼痛直接傳遍了我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我的身體劇烈的收縮了一下。手術過程我不想再回憶了,總之,我一直在手術室里痛苦的尖叫著,那種叫聲連我自己都聽得嚇人。

當手術結束的時候,他進來了,一臉的不安,甚至不敢正視我的眼睛。我雖然虛弱,但神智卻很清醒,我一再要求看看從我身體里拿走的那一部分血肉。醫生遲疑了下。叫護士抱過來給我。

我也驚訝了,他出奇的大。四個月怎麼會這麼大。他已經有性別了,是個男孩,頭很大,我有種感覺,這個孩子如果真能生下來一定會很聰明很可愛。

我轉過頭,揮了揮手,眼淚無法自制的流了下來,護士又把孩子抱給了我男友,他顫抖著接過孩子。沉默了一下。忽然把手伸向孩子的臉。

27周的胎兒才能把眼睛發育完全並睜開,所以,他現在是緊閉著的。我男友當時不知道為什麼,他居然用手把孩子的眼皮打開了。一邊的醫生轉過來,喊了句:“不要!”但是,我男友已經打開了。

我並沒有看到里面什麼樣子,但是他突然驚恐地把孩子往地上一扔,踉蹌的往後面退,甚至人都摔到了地上,一邊用手指著那孩子,一邊打張著嘴巴,吐出幾個字來。

“洞,洞,黑洞。”他似乎嚇壞了。我鄙夷地看著他,這個我曾經深愛的男人現在我看來卻無比丑陋。醫生走了過來,把孩子重新抱起來。

“當然是黑洞,眼睛又沒發育好,不過,像這樣流下來的孩子,最好還是別去看他們沒長好的的眼睛,開眼之後,據說很麻煩的。”醫生的語氣一直都是非常冷淡,或許他看這種事太多了。

好在流血不多,我的身體恢複得很快。男友一直面帶愧色地在床邊陪伴我,但等我能下地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分手。他沒有挽留,也很自然的答應了,這段愛情,就這樣和大多數人一樣,變成了記憶深處的一道疤痕,只不過,我的比別人要重一些。

在分手後,其實我更痛苦,大量的喝酒,曠課,我以墮落的方式懲罰我自己,室友們在勸阻無效後開始遠離我,我成了真正的意義上的孤獨者。我甚至還接觸了毒品,那種搖頭丸,暫時的神經麻痹,使我可以好受一點。這種日子持續了半年,直到我有一次在吸食過量之後,一頭撞在了凳子角上,我捂著鮮血噴湧的傷口,疼痛讓我蘇醒了,我發現我應該要好好活下去,雖然額頭的疤現在都無法去除,但我卻帶著感恩的心去看待它,畢竟,我再次活了過來。

後來的事比較平淡了,我努力學習,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和那個男人的聯系更加少了,只是例行的問候,要說不恨他不可能,但發現現在冷漠比恨更多點。

但其實,真正的事情才剛剛開始。

今年六月份,我的大學同學鈴的孩子滿月,大家都來慶賀,當然,也包括我的前任男友,我們很友好的寒暄了幾句,席間他似乎有很多事要告訴我,但我臉上的表情,讓他欲言又止。說老實話,才這麼短時間,他變化的很厲害,消瘦而虛弱,眼睛旁邊深深的黑眼圈,頭上的白發居然也依稀可見了。

鈴生了個兒子,非常可愛,胖乎乎的,只是一點不好,非常愛哭,而且那哭聲讓人聽得發毛,如同有東西在抓一樣。還好人多,到也不是很難受。這時候有同學打趣,說大家輪流來抱這個孩子,看看孩子喜歡誰。

游戲開始了,每個人抱著孩子都無法阻止他哭泣,每抱一個引起的都是一陣大笑,鈴兩夫妻看的哭笑不得。一直到他,我的男友,他顫抖的把孩子抱過來,只是一下,那孩子如同觸電一樣,哭聲嘎然而止。全場的人不在曬笑了,而是非常驚訝的看著他。

孩子笑了。很漂亮。但在我看來,我覺得他笑得很詭異,不像一個孩子的笑容。

我的前男友的眼睛里忽然有點異樣,他想把孩子還給下一個人,但大家都在起哄,連鈴兩夫妻也說讓他多抱抱,還要他做孩子的干爹,無奈,他只好繼續抱著。

這個時候,孩子忽然在他懷里摸索起來,小手一直向上摸去,直到摸到他的眼睛。

我的前男友不動了,任憑那只小手摸著。等到鈴把孩子抱走,我才發現,他原來已經嚇得呆立了。宴會結束後,他終于找到我,並一再要求和我談談。

他滿臉的無措,慌亂的找出根煙,哆嗦地點燃了,猛吸了幾口,開始鎮定下來。

“你到底想說什麼?不想說我走了,我還有很多事。”我有些不耐煩,多看見他的臉幾次我就覺得煩燥。他拉住我的手,那手依舊和幾年前一樣大而厚實,但那種溫暖,已經沒有了。

“別,別走。”他如同一個犯錯的孩子一樣,滿眼的哀求,我忽然心軟了,停了下來,聽他敘述。

“這幾年,對的,就是那次陪你去人流以後,我,我一直坐噩夢,夢見那個孩子,空洞洞的眼窩發著咳人光。接著,我的耳朵邊上經常會聽見小孩的笑聲,早上起來,經常能看到臉上,脖子上,有,有那種嬰孩的手印,紫紅色的。還有很多怪事。而且最近我會不自覺地去畫一些畫,當我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畫的都是全部一樣的畫,我帶了一幅,你看看。”忘記說了,我前男友是學美術的,現在是個小有名氣的畫家了。我接過他從口袋里拿出的畫,對著昏暗的路燈看了起來。

整張畫的背景是灰黑色的,塗抹的不是很厲害,里面畫了一個頭大大的嬰孩,雙手抱在胸前,卷曲成一團,但他的眼睛是睜開的,里面空洞洞的,但又有一種如同黑洞一樣的吸力,仿佛能把看的人靈魂都吸進去一樣。我感到有點頭暈,立即合上畫紙。

“你,想太多了吧,可能是幻覺罷了,再說你們畫家不經常都神經兮兮的麼。”我冷靜了下,把畫紙扔還給他。然後一扭身就走了,把他一個人留在路燈下。

幾個月後,我聽說他辦了畫展,並力邀我去,我看時間也有空,為了打發無聊的生活,就去看了。

畫展的派頭挺大,看來他在這方面混得不錯,我看了看畫展的名稱,叫開眼。

總共有幾十幅畫,全部是畫眼睛的,老人的,少年的,男人的,女人的,外國人的,中國人的,各個眼睛全部不同,帶著的感情也全部不同,不得不承認,他的確是位很有才華的畫家。

在畫展廳的中間顯著位置,擺著一幅巨大的畫。吸引了很多人。

我走過去一看,居然就是他曾經給我看過的那幅。不過放大後看上去顯得更加讓人不安和冷。在旁邊,很多人在小聲評論著,有說什麼畫意深刻,代表了生命的追求,有的說又後現代感的迷茫,諸如此類,我聽得直想發笑,全都是扯淡。

當我從畫展的後門想出去的時候,忽然一只手拍在我肩膀上。我嚇得回頭一看,居然是他。

我的前任男友。

“你還是來了。我不得不把他畫了出來,仿佛不受控制一樣,這樣宣泄一下我好過了點。”他的聲音很嘶啞,看來又抽了不少煙。過道很黑暗,我看不清楚他的臉。

“少抽點吧,別不愛惜自己身體。”我微歎了口氣。把皮包提了下。黑暗之中他似乎呼吸的有點急促。

“你,還是關心我的啊。”

“沒別的意思,我看你誤會了,我已經有了新的男友了,就快結婚了,我不想再和你糾纏下去,我也不恨你,也不愛你,你我之間沒有任何的羈絆了,至于你的悔恨,我接受。”說完我就要走。他默然無語,我好像依稀聽見他在抽泣。

我頭也不回的往外走,忽然耳邊好像聽見了小孩的笑聲,咯咯咯,非常的清晰,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正好一束光不知道從哪里射了進來,他正回頭往畫展走,光照在他的腳上,我看見了。

一個嬰孩。

胖胖的,抱著他的小腿,正回過頭看我,滿是笑容的臉上,兩個大大的黑洞,還對著我揮了揮如蓮藕段樣的小手。我已經不會動彈了,全身的血液如同凝固了一樣,直過了十幾分鍾,我才緩過來。摸索著牆壁走出了過道,重新回到陽光下。

隨後的日子里,我經常得知前男友的消息,他過得非常落魄,甚至窮困潦倒,而且還問我借過幾次錢。最後一次見他,他已經不成人樣了,哪里還有畫家的風范。

再後來,我就沒有他的消息了,他仿佛失蹤了一樣。”她的故事停頓了一會,我忍不住問道:“後來呢?”

她轉過話題:“你知道下蠱麼?”我一愣,的確,經常聽說,但到底是怎麼回事卻從來不得而知。

“難道,你知道?”我問她。沉默許久,她回過話來。

“是的,因為我就是苗人的後代,不過這里面很複雜,我今天還有事,下次再談吧。”說完,她下線了我望著顯示器有點茫然。我只好等她以後再來聯絡我了。

上篇:第二部分 第二十七夜 合唱團    下篇:第二部分 第二十九夜 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