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二部分 第十五夜 鏡妖   
  
第二部分 第十五夜 鏡妖

在報社沒見到落蕾,問她同事說她連假都沒請,我有點奇怪,本來今天約好了下去去接紀顏出院的啊,落蕾可不是爽約的人。沒心思校稿,問老總討了個差使就急匆匆地去落蕾家了。

落蕾住在自家的老房,她父母都在國外,不過家里在這高樓聳立的城市里居然還插進了一戶小巧的平房,可能也是地段不錯,居然一直沒拆遷,據說這房子有年頭了,還是她姥爺那時候做的,算是半個古跡了。房子里有不少她姥姥姥爺留下來的東西,有些年頭了,不過落蕾一直不肯般,可能也和她從小在這里長大有關吧。

轉了兩次車我拐進個小胡同,這胡同雖然直,但如同筷子一樣,瘦長而狹窄,基本上迎面遇見總要一個人要讓讓了。而且兩邊很高,即便光線充足,這里也是很暗,走進來就覺涼颼颼地。

落蕾的房子在一片空地上,旁邊離的最近的一戶估計也有百八十米遠,估計就算這里也很快就要拆了。大門緊閉著,我敲了好久也沒見人開門,只好轉到房子另一邊。平方的後面帶著個院子,她喜歡養一些花,平時到也算是個後門。好在這里治安不錯,要是有賊就不好了。

我透過窗子看了看里面,很安靜,而且沒燈光,我知道如果她在家一定會在窗戶右邊臥室里看書的。難道她不在家?我又打了個電話,里面沒有人接。剛要走,忽然依稀聽見好象聲摔東西的聲音。

“落蕾!落蕾你在家麼?”我又用力拍了幾下窗戶。這次我聽的更清楚了,是玻璃被摔碎的聲音。我心想不好,難道有賊入室?我撞開了後門,沖了進去,在廁所看到了落蕾。

她穿著睡衣披頭散發地躺在地上,到處都是玻璃碎渣,我小心的繞過去,結果看見她的手腕居然劃開了,另外只手拿著好到快玻璃上面還帶著血。我嚇壞了,趕緊扶她到床上,用我隨身的手帕簡單包紮了下,然後打電話給醫院還有紀顏。不過萬幸,她的傷口不深,大概割的時候沒用好力氣,但她人很虛弱,一直處于昏迷中。

我讓她躺了下來。心中奇怪,按理落蕾沒有自殺的理由啊,前幾天還笑嘻嘻的,而且就算工作壓力大也不至于自殺啊。我看了房間。幾乎所有的玻璃制品都不見了,我又看了看垃圾筒,里面全是碎片。

“奇怪。就算自殺摔一塊玻璃也就夠了啊。”我在黑暗之中思考,電源好象也被落蕾自己關上了。我沒找到總閘也就放棄了。

忽然我聽到好象老鼠一樣的叫聲,雖然很輕,但還是聽到了。接著腳邊好象高速的略過什麼東西,太快了,我幾乎沒反映過來。不過老房子里別說老鼠了,就是有條蛇也不足為奇。

落蕾很快就被送進了醫院,紀顏也來了。他看了看現場也感到迷惑,不過他從垃圾筒拿出一塊玻璃碎看了看。但似乎沒有新的發現。

“你覺得怎樣?”我見他一直蹲著不開口,就主動問他。紀顏抬頭望了望我,笑了一下。

“不知道,還是等落蕾醒了在問問她。”

我們趕到醫院,落蕾已經醒了,不過好象情緒很低落,而且不停的問人要鏡子。但鏡子一拿過來她照了一下就馬上扔到牆上去了,我們到的時候護士已經怒了。

“沒見過這樣的,直接送精神病院算了。”一個小護士氣沖沖的走了出來。落蕾見到我們就哭。

“紀顏,歐陽,我要鏡子!我要鏡子。”說著拉著我門的手,我不知所措望著紀顏。他依舊笑著。伸出左手在落蕾的人中上按了一下,接著右手拇指和中指彎曲對著她的眼睛做了個動作然後把她摟進懷里,落蕾居然很快安靜下來。

“告訴我,你到底怎麼了?”紀顏把落蕾放到床上扶著她躺下來。

“昨天晚上我洗完澡後換上睡衣像往常一樣對著里面的鏡子梳頭。開始並沒有什麼。梳著梳著我卻發現鏡子突然變得越來越模糊。”落蕾把雙手放到胸前,眼睛睜的很大,看的出她對昨晚的經曆還是很害怕。

“起初我以為是浴室的水蒸汽,于是擦拭了起來,接過剛擦乾淨,我就看見自己的頭發如同被潑了油漆一樣雪白雪白的。我嚇了一跳,看看頭發卻還是黑的。緊接著鏡子里的我急劇的衰老,就像電影里演的一樣,顯示皮膚變的老皺然後是眼睛深陷臉頰干癟,最後居然變成了個骷髏頭。你知道我嚇壞了沖出了浴室,我又去找別的鏡子,結果看見的都是那樣情景的重顯。我把所有的鏡子都砸碎了。最後就算沒有鏡子,我迅速衰老的畫面也會憑空出現在牆上,電燈也關不上,我只好關閉總閘。我折騰了一晚上,到早上的時候腦子昏沉沉的,在走進浴室的時候又看見腳下的瓷磚印出那畫面,我最後崩潰了,把牆上的玻璃砸了,感覺我好象已經真的風燭殘年一樣,然後就沒知覺的拿起玻璃自殺,還好歐陽來的早。”她像小貓一樣縮成一團,看來真的別嚇著了。

“所以你剛才一直要鏡子?想看看是否真的變老了?”紀顏問。

落蕾點了點頭,隨即哇的一聲哭出來,她坐在床上摸著自己的臉。“你們看啊,看,看我是不是真的變成老太婆了?”我和紀顏對望了一下,哭笑不得。我讓她躺好,然後安慰說:“沒有,當然沒有,你是我們社最漂亮的,現在是以後也是,你趕緊睡一覺醒來後就會和平時一樣精神美麗了,你還有很多工作等著你呢。”落蕾果然安靜不少,像孩子一樣乖乖躺下了。

紀顏對我說:“我已經知道是什麼東西了,不過我們要回她家一躺,現在落蕾情緒不是很穩定,干脆等她稍微好點我們在去。”我點點頭。

我還有事,于是過了一個多小時看落蕾睡熟了就要回社里去了。臨走前紀顏對我說無論看見什麼都別太在意,等他去找我,然後我們一起去落蕾家,我奇怪他為何叮囑我這些,但他是那種不問又不說的人,我急著有事,也就沒多想了。

做車回到社里感覺有點內急,于是去了廁所。我們社廁所有面非常巨大的牆鏡。我洗手的時候對著照了照,整理了一下。

剛准備轉身里開,忽然聽見有人叫我。

“歐陽!”是落蕾的聲音,奇怪,她怎麼跑出來了?而且她應該在醫院啊。我回頭一看,廁所里什麼也沒有,我笑著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這是男廁所啊,就算她來了也不可能在這里啊。

但在我第二次轉身的時候我發現有點什麼不對勁了。

那面高而寬大的鏡子里有我的一個鏡象。

每個人都會照鏡子,里面的像就是自己。

但我在眼角余光看到了。我在轉身,而里面的我卻依舊站在哪里。我奇怪的揮了揮手,但里面的那個“我”已經站在原地。

無論看見什麼也別相信,我突然想起了紀顏的叮囑,別管了,幻覺而已,閉著眼睛走出去!我真的閉著眼睛走出去了,但當我以為我走出廁所的時候睜眼一看我卻走到了鏡子面前,我的臉幾乎挨到鏡子了,也幾乎挨到了里面那個“我”

里面的我似乎是我,但樣子很猙獰,而且尤其是眼睛,居然沒有瞳孔!只是灰白的一片。而且好象很快就會沖出鏡子到我身上來。我恐懼的用手撐著洗手台像離開,但我無論用多大力氣,都不行。我突然明白了,我們平時照鏡子當你向鏡子走去鏡子里的像也會朝你走來,但現在好象我成了像了,自己的身體完全不受控制。

我的雙腳完全沒了知覺,仿佛被焊接在原地一樣,鏡子里面的我帶著嘲笑看著我,我第一覺得自己的臉是如此討厭和令人憎恨。

肩膀上忽然多了點什麼,我沒辦法轉頭,似乎全身都被凍住了,我只能通過鏡子看身邊的東西,哪怕我明知道那應該是不真實的。

是手,肩膀有只手,緩緩的從肩膀摸下來。那只手我在清楚不過了,那只幫著創口貼的手。那只手我在熟悉不過了,藏在我內心深出的恐懼忽然被完全湧現了上來。那是她的手。

蒼白修長的手沿著肩膀一直撫摩下來,我似乎感覺到真的有東西在肩膀上,然後又是那熟悉的耳語:“我來了,正看著你呢。”

我快支持不住了,忽然聽見紀顏不知那里的喊聲,似乎很遙遠又好象就在旁邊。接著鏡子里我的像開始模糊起來。然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駭然的我傻子般站在那里,旁邊則是紀顏。

“果然是鏡妖。”紀顏走過來拍拍我的臉讓我清醒下,我也用冷水沖了沖,聽他一說,奇怪地問:“鏡妖?”

“恩。”紀顏一邊回答我,一邊拿出一支毛筆。又拿出一個香煙盒大小的鐵盒子。

“鏡妖是最普通的妖怪,一般藏在鏡子或者一切可以映出景象的東西里。它們喜歡惡作劇,一旦照鏡子的人被里面鏡妖變成的像看見眼睛,哦,對了,鏡妖不像人類,它們沒有完整的魂魄,所以變成的人像是沒有瞳孔的,可是如果你和這眼睛對視上了就會被它知道你心底所最懼怕的東西。”他打開盒子,里面黃黃的。接著他拿著毛筆蘸滿然後把鏡子整個寫滿了字,好象是佛經。最後只有中間留了個杯口大的位置。

“有熱水瓶麼?”他寫完後轉頭問我。我馬上沖到辦公室,現在找個熱水瓶還不容易了,不過還是在隔壁找到一個。來的時候紀顏正用手蓋著那片沒寫字的地方。他接過熱水瓶打開蓋子,把瓶口對准,猛的打開手掌,在把瓶子靠過去。我看見瓶子劇烈的動了幾下,然後又是老鼠似的叫聲。紀顏迅速把蓋子蓋上,然後貼上下好字的封條。

“對付鏡妖普通的方法沒用,只要有可以反光的東西它們就可以逃掉。所以把它關在熱水瓶里是最好不過的了。哈哈。”說著搖晃了兩下瓶子。

我疑惑地問他:“為什麼我會動都動不了,而且好象我和落蕾看見的都不一樣啊。”

“你和落蕾不過是被它催眠了,鏡妖通過觀察你們的心知道你們所恐懼的東西,然後在鏡子上釋放出來,當人類恐懼的時候自然也是精神抗拒操縱最薄弱的時候,鏡妖當然會控制你了。不過它沒什麼惡意,不過是喜歡整人,我把它關在熱水瓶幾天它自然會知錯了。”說著又搖晃了下熱水瓶,瓶子里面響出幾聲沉悶的怪叫。

“放了他?萬一它又到處跑到別人鏡子里害人怎麼辦?”落蕾的樣子和我的遭遇讓我有點討厭這家伙。紀顏聽了沉思了一下。

“你和落蕾在單獨遇見這些家伙時候很危險,不如這樣,我把鏡妖封在你眼睛里,成為你的一部分,這樣既可以不讓它四處搗亂,你也可以在危急時候有保護自己的能力。”

“那有什麼用,這家伙很厲害麼。”我心想它除了制造幻覺好象也沒什麼本事了。

“你錯了,如果你有了鏡妖的能力可以輕易找出別人的弱點,一般人都會被你控制住的。怎麼樣,如果你反對那我也只好把它帶回去永遠封起來。”瓶子里的鏡妖似乎知道一樣,大聲叫喚著,熱水瓶也抖動的厲害。

“恩,好吧,聽起來似乎很不錯。”我還是同意了。

“不過你要記住,一但你的眼睛裝進了鏡妖你也就會看見你本來看不見的那些玩意,不過你別害怕就是了。”紀顏叫我把手伸出來,然後拿了跟銀針紮了一下,把我的血滴進了瓶口。

“出來吧。”紀顏對著瓶子喊道,一個身形類似與剛出身小貓的物體跳了出來,全身白色的,但半透明,長著細長的耳朵和尖尖的小嘴巴。前面的兩個爪子比後面要小的多,有點像鼴鼠。眼睛和綠豆差不多大,機警的看來看去。

“如果你還敢亂來,我就把你永遠封起來。”紀顏對它喊道。鏡妖恐懼的縮成一團。我開始有點喜歡這小家伙了。

“只有我和你可以看見它,普通人看不見鏡妖,如果你不願意把它封在眼睛里就讓它跟著你吧,就當養了只寵物。”鏡妖跳到我肩膀上,似乎一點感覺有沒有。

“好,太好了。”我拿手逗了逗鏡妖,它身體很冷。

“好了,時間不早了,如果你不想看見它可以叫它消失,鏡妖還是很通人性的。”紀顏看了看手表,說讓我和他一起去接落蕾出院,不過鏡妖的事就別告訴她了,就和她說是工作壓力太大出現的幻覺。路上我問紀顏,為什麼落蕾那里會出現鏡妖。紀顏回答說,用過很久的物品都會吸取人的氣息,尤其是鏡子,常年反射著人的相貌,時間長了自然會形成靈物。不過這些家伙一般只能得到人的一部分精神,所以大部分都不是很厲害。

上篇:第一部分 第十四夜 七人眾    下篇:第二部分 第十六夜 影噬(上)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