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第一部分 第十一夜 獨眼新娘 (下)   
  
第一部分 第十一夜 獨眼新娘 (下)

背後如冰一般寒冷,回頭一看,落蕾居然穿著一身血紅的嫁衣!上身是民國初年那種的絲綢小襖,下身穿著翻邊裙角的紅色裙子,腳上則穿著紅色的繡花鞋,嘴唇也擦的鮮紅,四周很黑,看上去就像嘴巴在滴著血一樣。她無神的看著我,不,應該說根本就看不見我,緩慢地走了出去。

哪里來的嫁衣啊?我揉揉眼睛以為看錯了,但眼前分明是紅色的嫁衣,而且她已經走出里屋了。

我心中大喊聲不好,趕快跑到窗戶那邊,繞一圈很長,但落蕾走的很慢,我想還是來的及的。

我喘著氣跑到窗戶那里,一看空無一人。我心想紀顏你該不是也中邪跑了吧。沒辦法再次跑回去發現落蕾已然快走出屋外了。

“別擔心,她走不出那雙門檻。”忽然紀學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旁邊站著神情坦然的紀顏。

我再一看落蕾,果然在跨出門檻的那一下忽然暈倒了。

看來雙門檻不僅僅只會絆倒人。在落蕾摔倒的一刹那,她身上的嫁衣也消失了。不,應該說像煙一樣全部飛進了她的左眼里。

“獨眼新娘。”紀顏和紀學兩人異口同聲的說。

我把落蕾抱起來放在椅子上。面無血色的她看起很駭人。但最令我覺得不舒服的是她明明現在是暈著的,但她左眼居然圓睜著,瞳孔泛著血紅色。

“什麼獨眼新娘啊。”我不解地問。

“你是外地人,當然不知道這個傳說。民國的時候村子有個很漂亮的姑娘,結果當時戰亂橫行,連我們這樣偏遠的山村也無法幸免。她被一個來這里政糧的軍官看上了,說是軍官,其實就和土匪無異。她當然不願意嫁,但軍官卻以全村人的性命作為威脅。結果村里的人都來勸她嫁給那個軍官,有的甚至辱罵她不知好歹,要拖著大家一起死。最後她流淚答應嫁給軍官。並且讓軍官發誓只要自己嫁給他就不許在傷害村子。軍官自然答應了。

那天夜晚,軍官在村口等著花轎。好長的送親隊伍麼。等到了村口,那軍官去撩開喜轎的簾門,結果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當時在場的有很村里的人。有幾個大著膽子走過一看。那姑娘居然用剪刀自盡了,自盡也就罷了。但她居然在臨死前把自己的左眼用手挖了出來我在手上。當地的人知道,這是個非常毒的詛咒。因為他們認為人的臉如同一個太極圖。兩個眼睛分別是圖上的兩個黑白點。左眼觀陰右眼觀陽。達到一個平衡。但她臨死前挖出左眼,代表著她左眼看到的人都得死。”紀學看著左眼冒著紅光的落蕾徐徐道來。

“後來村子出現了大屠殺,接二連三有人死去,先是那個軍官,被部下發現死在房間里。左眼沒有了。後來是那些威逼過她的村民,都沒有左眼。而且有人說在出事的晚上他們都看到一個身穿紅色嫁衣的女孩出現。也有個自稱看到過女孩的臉只有一個眼睛。事情越鬧越大,結果是我們紀家老太爺,也就是我的爺爺出面,以犧牲自己右眼的代價把她封在了自己的眼睛里。所以村里幸存的人都非常尊重我們紀家並為我們建了這棟房子。

但祖爺爺也抑制不住她的怨氣。沒過多久就病勢了,她臨死說,獨眼新娘會在七十年之後再度出來,但不會再濫殺,而是找到一個和她長相年齡相仿的女孩坐上她的花轎,替她走完她的孽路。”

我聽完大驚。落蕾還沒有醒過來。難道她真的要成為獨眼新娘的替身?

“沒有別的辦法了麼?”我難道眼看著她就這樣莫名的死去?

“不知道,她帶著極不信任別人的怨氣死去。很難對付。雙門檻只不過暫時延緩她的腳步。你看到她張開的左眼了吧。那只眼睛會慢慢從瞳孔開始變紅,一但整個眼睛都變成紅色就沒救了。”紀顏走過來,指著那發著紅光的眼睛,果然紅色的部分比剛才略大了一些。

“快救救她啊。”我抓著紀顏的肩膀,大聲吼道。紀顏吃驚地望著我,拍了拍我的肩膀。“放心,我和叔叔會暫時把她般到古廟那里,希望可以暫時控制一下,有時間我們才能有辦法。”

也只能如此了。古廟在村子中心,也不知道多少年曆史了,反正在村民的保護下還保存的很好。我們把落蕾放在佛像底下,並用金色的佛珠圍起全身。我們三個則圍坐在她旁邊。

紀學告訴我們,祖爺爺說過,要徹底制服她必須平息她的怨氣。至于如何平息,他還未來的及細細交代就去世了。只說過一句從哪里來就應該從哪里回去。

我們還沒好好琢磨這句,落蕾的眼睛卻越來越紅了。幾乎已經看不到眼白的部分。古廟和佛珠根本絲毫沒有作用。

從哪里來就從哪里回去?到底什麼意思,我望著她慘白的面孔和那始終無法閉上散發著血紅色光的左眼。

“難道非要我把眼睛替你換一下?”我忍不住脫口而出一句。旁邊的紀顏猛地一驚。

“對了,是不是能找到她當年挖出的眼球就可以平息她的怨氣了?”紀顏的話很有道理,但等于沒說,村子不大,但要在這里找一個眼球,還是幾十年前的談何容易。

“不,她的左眼應該就在祖爺爺的右眼里。”紀顏堅定地說。

“那當年紀老太爺為什麼自己不把左眼還給她?”我問。

“可能當時她怨氣太強吧。”紀顏回答道。

“恩,小四的說法很有道理。但如果是這樣,我們就要挖開爺爺的墳墓,別說奶奶不答應,你自己也難免背上不孝的罪名。”紀學警告紀顏。

“沒什麼,奶奶那邊我去說服她,你們現在就准備開墳。事關人命,祖爺爺會理解我們的。”說著,他走出古廟前對我說,“放心,落蕾會沒事的,我絕不會看見我的好朋友再在我面前死去,絕不。”我知道他的話指什麼。我相信紀顏會成功的。

我和紀學叫人看著落蕾。然後帶了些人前往紀家祖墳准備開棺。

紀老太爺的墳墓很氣派,而且非常乾淨整潔。我們上過香跪拜後心中默念懇求老太爺原諒。

墳是用大理石建成。打開很不容易,而且還要小心千萬可別損壞了。這時候紀顏來了。

“奶奶那邊我說服了。我說未來孫媳婦危在旦夕,她要出事我也不活了。”紀顏果然有做主持的本領。

終于,我們挖到木制棺材了,又是一次跪地禱告後,我們打開棺材。紀老太爺的尸體已經完全腐爛了。但他的右眼果然如同紅寶石一樣依然在閃爍紅光。我們把它小心拿起來,用紅布包起來。

就在大家准備把老太爺的墓複原,那幾個負責看著落蕾的人跑了過來。我心一沉知道出事了。果然,他們說落蕾剛才突然站了起來,向門外沖去,力氣很大,攔都攔不住。他們沒辦法只好趕來告訴我們。

時間不多,我們幾個拿著眼球趕快去找落蕾,但她會去哪里呢。

“因該是落蕾上次說看見娶親隊伍的地方吧。”紀顏猜測到。沒辦法,我們也只有去那里。還好他的猜測很准確。

落蕾身上又穿上了那身紅色嫁衣,如果上次在晚上看見她穿只令我決的恐怖的話,那這大白天看著她穿我只覺得一種非常誘惑和淒慘的美麗。

她就那樣站在那里不說話。只是看著天空。我把眼球那到手上慢慢接近她。紀顏也想過去,被紀學攔住了。

“從哪里來你就應該從哪里回去,我不想看見這個女孩成為你的替身,如果你非要她穿嫁衣,我也希望是以後她和她喜歡的人走在一起在穿。”我小心的說。

“你是誰?你愛這個女孩麼?”她帶著冷笑回答,聲音已經變了,很空靈。

“不能說愛吧,我們認識不深,但我不能看著她死,也不想看著你在錯下去。”

“錯?你能體會到眾人背叛你,把你往死里逼的感覺麼?你體會不到,如果你是我,你會比我恨這人世千百倍。”她幽幽的望著我,左眼依舊通紅。

“所以我把本屬于你的東西還給你,如果你覺得不夠。”我停了一下,深呼口氣,堅定地說:“我可以把我的左眼給你。”

她吃驚地望著我,隨即嘲笑地說:“那好,給我吧。”說著伸出右手。

我也呆住了,說出去容易做很難。我的手始終停頓在左眼邊。

“挖啊?我沒多少耐心,時候一到,接這個女孩的花轎就要來了。你看看那邊,好象已經來了哦。”她無時不刻在嘲笑著我。我似乎也聽到了迎親的音樂了,果然,一隊全提穿著鮮紅衣服的隊伍抬著轎子正朝這邊走過來。

如同一條紅色的舌頭,在這空闊的地面上延伸。

沒時間了,如果少一只眼睛能救她,值得。我橫下心,挖向自己的左眼。

就在我的指頭觸到眼球的一刹那,起了一陣大風,幾乎把我們都吹倒了。紀顏和紀學也趕過來扶助我。大風過後什麼也沒了。落蕾倒在地上,身上褪去了那件血色嫁衣。

天空中響起了那個聲音,幽怨地說了一句:“我以後還會盯著你的,看你是否在說謊。”接著,一切都結束了。

糾纏村子幾十年的獨眼新娘終于離去了,我不敢保證她是否真的離去了,還是她的那只泛著紅光的左眼正在某個角落看著我,或者,看著你們。

上篇:第一部分 第十一夜 獨眼新娘 (上)    下篇:第一部分 第十二夜 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