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五章:人類補全計劃   
  
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五章:人類補全計劃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楚軒坐在電腦椅上喃喃自語著,在那電腦上則出現了一些奇怪的數字,這串數字與楚軒留給蕭宏律的文字很是類似,都是毫無次序的雜亂數字,看起來一點規律也沒有,但這僅僅只是楚軒身後幾人的看法,楚軒這厮似乎已經看懂了這串文字的意義。

“什麼意思?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鄭吒忽然好奇的問道。

楚軒皺著眉頭想了半天,他才忽然問道:“之前南炎洲隊成員還有活著的嗎?他們的尸體怎麼樣了?”

“唉,已經沒有活口了,南炎洲隊的實力看起來似乎並沒有怎麼增長,居然被這兩個人就團滅了,還有幾人死得極慘……”鄭吒歎了口氣說道。

“換句話說,他們的尸體還存在了?”楚軒又皺起了眉頭,他想了半天後才道:“我可以把我已經知道的信息告訴你,但是有個很危險的前提?”

“危險的前提?”鄭吒馬上敏感的察覺到了“危險”二字,事實上,由楚軒嘴里說出這兩個字實在是太不容易,何止是不容易啊,那簡直是罕見得很,即便是很危險的事他也不會說出來,但是一旦從他嘴里說出來的話,那一定就是危險得很了。

“恩,沒錯,我已經知道了大概發生了什麼事,包括羅應龍你不能說出的話的內容,我也大概知道了,但是,不是我不想說,而是我不能說,一旦說出來就會有危險產生。”楚軒看著眾人說道。

羅應龍撇撇嘴道:“這不是和我一樣了嘛,你知道又有什麼用呢?”

“……所以我才說了,這只是危險的前提,而不是毀滅的前提。”楚軒忽然又說道:“我懷疑亞當布下了個局。把我,複制體的我,你,還有所有知情者都給騙過了,雖然不知道他干了什麼,但事實上我有五成到六成的把握做出這個推測。”

“等,等等啊,你所謂的不是不想說,而是不能說。是不是指一旦說出某些語言,就會直接被主神給抹殺掉?就像是我們回去現實世界後所有的限制一樣?”鄭吒也馬上明白楚軒地話是什麼意思了,他連忙認真的問道。

“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但這僅僅只是照常理而言,也就是說,每個人都堅信說出來就一定會消失這件事,甚至可能包括了複制體的我。”

楚軒推了一下眼鏡道:“從我們已知道的主神抹殺來看。是一旦說出那關鍵詞就會被抹殺掉,換句話說,目前既然我得到了有用信息,那麼以時間先後而論,尼奧斯是在留下信息之後才死掉的,那麼就出現了論點上的矛盾,也即是說留下信息的同時他並沒有被抹殺,反倒是被惡魔隊的人給打死,這與我們所知道的抹殺已經完全不同,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其中你們心里所認為地抹殺效果並不存在。”

“說慢一點,我們可沒有你的腦袋好使。”鄭吒揉了揉太陽穴道:“你的意思是說,主神地抹殺其實是騙人的,我們可以毫無顧忌的回去現實世界干任何事了?”

“不,我可沒那麼說。如果你想死的話也可以驗證一下不同地猜想……我的意思是說,他們所認為的抹殺可能並不存在,也即是說出某些事就會被抹殺的猜想可能是假的。”

說到這里,楚軒看向了羅應龍道:“我問你個問題……你親眼見識過亞當和敵人戰斗過嗎?我說的是親眼看見,任何敵人都行。包括恐怖片世界里的敵人或者是輪回小隊的敵人。”

“開什麼玩笑。你以為我們天神隊是弱隊嗎?雖然人數不多,但是每個人可都是別隊隊長上來的。實力方面最差也有二階程度,還有各種強化屬性和自創技能,就以我來說吧,好歹也是整個輪回世界唯一的正統修真者吧?而且我地實力……”

羅應龍很有一種說話就不停的氣質,站在他身邊的鄭吒當即就搖搖手道:“說重點,重點!”

“……重點就是沒有,以我們天神隊的實力足以完成他所交代的任何任務,當然了,是指任何合理地任務,所以到目前為止根本沒有能夠勞動他動手的時候……等等,似乎有一次。”

羅應龍正想搖頭否認時,忽然他愣了一下,這才邊回憶邊說道:“那是在巨龍戰爭這部恐怖片世界里,我們按照他的布局去埋設核彈……咳,大概就是這麼一個意思,而他和兩個後勤成員一起待在城市外圍,誰知道無意中碰到了幾只從地底襲擊的怪物,當我們得到精神力控制者的信息時,他們已經被怪物攻擊了,當時是團隊速度最快地我趕了過去。”

“當我趕過去時,那幾只巨大怪物已經死掉了,而他們三個人看起來都沒有一丁點受傷地痕跡,雖然他們三人都說是其中一名後勤成員殺掉了幾只怪物,但是那個人我也熟悉,他並沒有很強悍的攻擊技能,至少無法讓怪物表面上毫發無傷地死掉,如果你真的要說的話,那麼就只有這一次最讓我感覺到奇怪了。”羅應龍認真的說道。

“是嗎?”

楚軒皺著眉想了半天,與此同時,鄭吒也模擬了蕭宏律的思考模式同時想了起來,只是無論他如何去想,也實在想不通楚軒這一番話的意思,這究竟代表了什麼呢?

“鄭吒,問你個問題。”楚軒想了好半天後才說道:“如果你要讓別人不知道你的底細,那麼你該怎麼辦?”

“呃,隱瞞吧,把我不想別人知道的事隱瞞起來。”鄭吒想也不想就說道。

“那麼你想要別人知道一個錯誤的信息,以此來誘導他干出些錯事,你會如何去做?”楚軒又問道。

“……欺騙吧,這些個問題有什麼聯系嗎?都是很簡單的道理吧?”鄭吒皺著眉問道,他認真看向了楚軒,雖然不知道該如何去解釋。但是憑直覺他認為楚軒這厮肯定有古怪。

“如果有一種欺騙,可以讓別人堅信認為這是真實的,那麼它就不是欺騙了……你可以把這種欺騙當作某種程度的真實,換句話說,當所有人都堅信虛假是真實時,在這些人的心里它就是真實的,即便該事實並不存在。”楚軒看著羅應龍道:“我認為你們所有人都被亞當給欺騙了,那說出遺跡與恐怖片任何內容,就會被抹殺的禁制並不存在。我至少有六成以上把握可以肯定了。”

(厲害!)

張小雪幾乎是有些目瞪口呆地看著手上封神榜,她看了好半天後才小心看向了身邊,楚軒正坐在那里默默吃著蘋果。看他的樣子似乎很悠閑一般,但是既然看得到中洲隊的正體版楚軒有著清晰的算計與非凡的思考邏輯,那麼眼前這個複制體的楚軒也絕對不會在悠閑無聊,他肯定也是在算計著什麼。

“真是厲害啊。以那麼少的信息得出這個推論,他好厲害啊,楚軒。”張小雪喃喃的說道。

“應該的,如果他是我地話……得不出這個推論,他就沒資格和我一起共演這最後一場戰斗的布局,也說明他已經不是我了,贏得這樣的敵人絲毫沒有意義。”楚軒頭也不抬地說道。

“可是……這樣真的沒關系嗎?亞當的真義被他推論到了,換句話說,他們很可能不會來我們這邊,而是會和中洲隊另一個小分隊合流。一同先去對付亞當,那麼你的布局也就……”張小雪歎息了聲,也不知道是在歎息兩個楚軒地智慧,還是在歎息兩個楚軒的對戰,好半天後她才問道。

“已經沒關系了。雖然無法由封神榜破解中洲分隊得到的指令,但是正體的我大概要做什麼我也能夠想到,在某種程度上,我和他是沒有秘密可言的,我們所要做的。和正在做的。不過是像圍棋或者象棋那樣,在對方眼底下做出布局與安排。只有我們雙方手上棋子的實力,還有我們彼此間不同的經曆,造成不同的價值觀,這一系列地不同才能決定我和他的勝負。”

楚軒又默默咬了一口蘋果,這才說道:“他在算計和布局抹殺我的棋子,我又何嘗不是將計就計來達到王對王,兵對兵的最終安排呢?”

“布局的結束不過只是戰斗地開始……這最終一戰,比你們想象的更加漫長……”

“……這最終一戰,比你們想象的更加漫長,即便是干掉了亞當,也絕對不可能說是突然就結束的,這最終一戰,從智的開始,還必須要由力來結束。”

楚軒做出了亞當欺騙論地推測,羅應龍也不待他說完,馬上又叫囂著要去滅掉了那老小子,看樣子他實在是對亞當深惡痛絕了,但是楚軒卻說出了上面那一番話。

鄭吒拍了拍羅應龍,他接著就問道:“我大概明白你地意思了,主神的限制其實還一直存在,只是他們一直無法說出地這件事其實並沒有所謂的主神限制,他們之所以一直認為有,應該是亞當的欺騙才對……怎麼欺騙的?即使可以用幻術,聲音,文字,或者別的方式欺騙,但是羅應龍他們畢竟是高級資深者,實力都很強不說,尼奧斯那個家伙的智慧也是不弱,再怎麼也不可能一直被欺騙吧?”

“呃,從某些方面而言確實是這樣沒錯,但如果是完美欺騙呢?那即使是我在沒有任何信息提示的情況下也會被欺騙,所謂的智者,無論是我和複制體的我,亞當,尼奧斯或者蕭宏律,我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那將信息值最大化,只要得到信息,那怕那個信息有用值非常小,我們也可以分析出大量的有用信息來,憑此來做出判斷與布局,如果沒有任何信息,那我們和普通人幾乎毫無分別……”

“當然了,如果是我或者複制體的我,像惡魔隊那樣擁有某種程度的全知全能,而且也沒惡魔隊那危險的時空逆流負作用的話……那我們就是神了。”

楚軒說完這話後看了看周圍人,他接著才說道:“所以了。最完美的欺騙其實是信息上的欺騙,一旦信息被誘導或者隱瞞,那怕是我也會做出錯誤的判斷,所以亞當地欺騙只可能是信息欺騙……之前我看完了尼奧斯留下的信息時,腦海里忽然回響起了主神的聲音,也就是不允許說出任何關于遺跡,與遺跡所在恐怖片世界的任何信息,這就是為什麼我說不是不想說,而是不能說的原因了。”

周圍人除了羅應龍以外全都愣住了。羅應龍聳聳肩就道:“沒錯,我也是在自己腦海里接受到了這樣的信息,所以才不敢透露任何事情。不然你以為光憑亞當告訴我什麼就信什麼嗎?我還沒那麼二愣子!”

(你分明就是個標准二愣子……)

周圍人心里都暗暗想著,鄭吒直接就問向楚軒道:“能說明一下為什麼嗎?既然是主神的聲音響在了你的腦海里,為什麼又會是亞當的欺騙呢?這完全不符合邏輯啊。”

“……所以我才說只有六成左右地可能,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亞當應該和我一樣也是兌換的因果率武器,使用起來效果巨大,但是其限制也應該同樣巨大,雖然還不敢肯定,但是大概也能想象到他地因果率武器屬于那一方面……謊言與真實……”

“全名應該是引導真實的謊言。”

楚軒看著他面前的張小雪說道:“從封神榜上可以看到,亞當的強化屬性是這個S級地因果率武器,和我們所知道的所有因果率武器同樣,引導真實的謊言,也是使用起來效果巨大,但是所受的限制同樣巨大的一種技能。而且這個技能也是未完成版。”

“其實從我們已知的所有因果率武器,還有主神處還可以兌換的因果率武器來看,所有因果率武器都遵循著一點,那就是扭轉因果,也即是先確定果之後。再去產生肯定會發生果的因,這一過程我稱之為哲學性效應,我和正體的-driv是,封神榜是,引導真實的謊言也同樣是。如果說我和正體地因果率武器是以肯定與堅信這種意念來產生能量。封神榜則是以因果點來改變整個宇宙空間,那麼引導真實的謊言就是以誓約與意志來改變人心。側重點不同,其功效的強弱也有不同,但是在信息欺騙領域,完全發揮的引導真實的謊言確實是不遜色于封神榜地強大因果率武器。”

楚軒推了推眼鏡道:“只是其限制也非常之大,他一生都無法睡覺,這是他第一次使用,也是到目前為止最後一次使用所發出的誓言,憑借主神處所兌換的丹藥倒確實是可以完成這個誓言,只要誓言未破,他的謊言就會一直被隱瞞,好一個信息欺騙的絕招,只要是有關謊言方面地信息,那怕是在不同地位面也可以完全欺騙……所以凡是知道了那個真相的人,都會道不可說三個字……”

“……以上就是我推測地全部,信息上的欺騙讓所有知道真相的人不敢開口,其實真相很簡單,那就是納尼亞……”

“那里呀!”羅應龍忽然一把扯過了楚軒,他大叫了三個字,接著又吼道:“媽的,你可是中洲隊最強的智者,我在天神隊也不停聽到你的威名,無論是你還是複制體的你,整個輪回世界實力達到一定程度以上的小隊,沒有不知道的,我剛來中洲隊你就想死了嗎?之前還聽你們說要成為輪回世界最強小隊,本來有我加入之後實力肯定大增,但是你死了的話,那還成個屁啊!就如同沒有亞當的天神小隊就只是一群蠻人一樣,沒有你的中洲隊又算是個什麼呢?”

楚軒搖搖頭道:“我有自己的安排,而且如果按照主神的抹殺邏輯,剛才三個字已經足夠被抹殺了,或者是思想里有關于任何透漏的想法也會被抹殺,這些細節我在很早以前就試過了,所以……現在的把握已經有七成到八成了……”

“那就是納尼亞傳奇,這部恐怖片世界里有第二次複活的機會……”

楚軒這話一說出來,羅應龍就是驚慌的大叫了聲,這個二愣子一臉驚慌的摸著自己身體。好半天後才狂喜的哈哈大笑起來,笑了幾聲後才忽然回過神來,接著不停地大罵亞當是騙子之類,看那樣子似乎已經完全忘記周圍人的存在了。

“在說明之前不得不提一點……亞當很危險,非常危險,和他面對面戰斗的話,你們必須要有死的覺悟……”

“為什麼?那家伙的力量到底是什麼啊,我到現在還沒有明白。”羅應龍聞言後馬上就偏過頭來問道。

“……那麼繼續說明納尼亞傳奇。”

鄭吒連忙拉住了憤怒沖前的羅應龍,他苦笑著說道:“一切都要仔細說明白。一會說完後也順便告訴我們一下亞當的實力與能力吧。”

“納尼亞傳奇這部恐怖片世界,呃,准確的說應該是西方玄幻片。在原電影劇情中也確實出現了死人複活的事件,雖然那是一頭獅子,但是死亡後複活地第二次複活機會確實存在,而且照尼奧斯的留言來看並不會和第一次複活機會相抵觸……這是第一個重要留言。第二個重要留言則是尼奧斯進入到了白膚系遺跡中所獲得的信息。”

“白膚系遺跡?那方地?聖人系還是修真者系?”鄭吒連忙問道。

“很遺憾,和我們之前的猜測不同,白膚系似乎只有一個遺跡,他們的聖人和修真者已經聯合在了一起,准確的說,因為黃膚系兩方地勢力太過強大,以至于白膚系與黑膚系的聖人與修真者都各自聯合,形成了並不松散,也並不緊密的兩個聯合體,而亞當所得到的東西正是白膚系聖人與修真者聯合起來制造的最終武器。也是白膚系理念的最終體現……至高存在。”

“至高存在?”除了羅應龍,鄭吒等人都是滿臉好奇的念叨著,鄭吒更是問道:“是指造神嗎?”

“那要看你是如何看待神這種生物的了,如果是指力量強大,擁有遠超越人類想象力量的生物的話。所謂地神和超人的定義並無不同,但若是指那種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無法想象,無法形容的至高存在的話。那麼這就是白膚系所造物的最高理念了。可能當初地白膚系聖人不光在盒子制造者面前感覺到了無力,面對黃膚一系的勢力時也同樣感覺到了無力。所以他們就合力造了這個白膚系的最終武器,也即是那遺跡中所留下的人類補全計劃了。”楚軒點點頭,又搖搖頭道。

“人類補全計劃?動畫片EVA?開什麼玩笑……”程嘯當即就鬧騰起來道。

“是啊,就這點而言我也感覺很吃驚,我們現實世界不光是不停拍出各種恐怖片,連這白膚系的最終武器竟然也出現在了動畫片里,直到這一步,我之前地關于主神控制了部分人來拍電影,警告人類地設想已經破滅,很可能真正控制現實世界拍出這些電影與動畫片的人……是盒子制造者也說不定,總之這點推論還需要仔細去考慮一下,我們接著說那人類補全計劃,按照白膚系聖人與修真者地考慮,他們認為單一的生物已經不足以對抗盒子制造者,無論是從思想的懦弱性,還是從生命體本身的局限性而言,既然是要超脫這個被制造出來的宇宙,那麼就必須是要遠遠強過這個宇宙次元的生命體才行,于是他們以此為理念,終于隱瞞黃膚系聖人,修真者與黑膚系三大集團,暗底里制造了這最終武器,換句話說,從某種程度上他們已經背叛了人類,背叛了其余兩大集團,所以在當初制造出來之後,他們並沒有信息使用這武器消滅三大集團,主要是消滅黃膚系兩大勢力,所以他們將其雪藏了起來,以待未來的白膚系傳人得到該武器,以此來制造出至高生物……”

“那個東西就是生命樹陣圖,而該計劃就是人類補全計劃。”

楚軒說到這里時歎了口氣道:“這個設想我也曾經有過一點點朦朧想法,只是還沒有那麼完全……每個生命體都存在各自獨特的心靈之光,這是所有到達第四階的人都確定了的,是吧?鄭吒。”

鄭吒之前聽得腦袋發漲,直有一種被忽悠了的感覺,聽到此刻楚軒問他。他也只能點點頭道:“恩,你沒說錯,雖然只有第四階的強者才能感覺並且使用自己的心靈之光,但是我們也同樣能夠感覺到所有生命體都具有這種能力,即便還沒有覺醒到心靈之光,但是它確實存在于其意識極深處,這點毫無疑問。”

“恩,心靈之光在某些情況下是可以融合的吧?”楚軒點點頭又問道。

鄭吒也不遲疑,直接點頭道:“恩。沒錯,比如進入別人地意識深層空間里,比如你所謂的神我層時。心靈之光就可能會被強大一方融合掉。”

“人類補全計劃正是如此,白膚系聖人與修真者,他們雙方合力制造出了生命樹陣圖,是打算融合所有生命。准確的說是以人類心靈之光為主體,別的所有非人類生命的心靈之光為營養與能量,形成一個純粹只有心靈之光,能量,智慧,經驗,意識的至高生命體,這個過程就被稱之為人類補全計劃。”

“不可能!”鄭吒馬上就大叫了起來道:“第四階強者,不,准確的說是第四階中級強者。全都是度過了心魔的人,不管是頓悟的度過,還是以力強過,其精神體已經堅固到只可摧毀,不可轉移或者影響地地步。怎麼可能會被別的東西所融合呢?就像是兩塊磁鐵即便互相吸引,但是一塊磁鐵被固定在大地里,另一塊磁鐵即便吸引力再大也沒用,總不可能……”說到這里,鄭吒忽然停下了話語。他已經想到了某個可能性了。

“總不可能力量比大地還要大吧?這正是我要說的。這人類補全計劃按照字面理解來看,完全是連鎖式地反應。而且是超越了物理界限的連鎖反應,靠近補全中心點越近,就越有可能率先被吸收融合,即便一開始那個集合體還很弱小,但是隨著其吸引力的不停增加,其吸引范圍也會越來越大,被吸引的生物極有可能會看見其內心深處地心魔,無論是最愛的,最恨的,最害怕的,最無力的,只要無法抵禦其心魔,就會被這個集合體所吸收,即便是成功抵禦心魔,隨著集合體吸收了弱小生物的不停變強,也可能發生以力強引的過程,就如同心魔其實也可以以力證道一般……你認為,憑借四階,甚至是五階的人,可能和整個地球包括細菌在內的所有生命集合體相互抗衡嗎?這畢竟是白膚系的最終造物,是以創造至高生命體為目標地計劃,只要還是生命體,那就無法與其對抗,這正是人類補全計劃的全部了,而且這個集合體還融合了所有人類的意識,經驗,知識,思考模式,甚至是武學修養,科學理論等等一切……這個形式的生命體,它已經不是人類想象范圍內的生命體了,這是真正地神,上帝,至高生命體……”

羅應龍直到這時才歎了口氣道:“現在知道我為什麼要逃出天神隊,並且要殺掉亞當了吧?我不想變成其中之一,我就是我,我是羅應龍這個單獨的個體,而擁有陣圖的亞當,他完全可以成為整個集合生命體的主要意識,而宋天那厮滿腦袋只有他所謂的刀道,生死都已經不為他所考慮,所以他放棄自我融入集合體也完全贊成,他只希望融合進至高生命體後可以體會那至高無上地刀道,剛才聽了你地說法我才知道,他的願望還真可能實現。”

“不是可能,是一定可以實現,不光是至高地刀道,任何意識,經驗,智慧都完全可以超越人類的極限,這是一個很可能會由數十億生命體意識集合而成的融合體……”

楚軒冷笑了聲道:“我終于也知道複制體的我為什麼會有之前那一系列動作了,所謂的棋子啊,拋棄也便拋棄了,只要能夠達成布局,並且得到大部分人的勝利,那便什麼也可以不顧……”

周圍人一時間都沒有聽懂楚軒在說什麼,只有鄭吒隱約間似乎想到了什麼,不過此刻他也沒有心情去想那些旁事,當即就問道:“那該怎麼辦?這個人類補全計劃可以阻止嗎?還是一旦啟動了就無法阻止?”

“可以阻止。也不可以阻止,阻止的方法很簡單,那就是殺掉生命樹陣圖持有者亞當,這是最簡單直接的一個,但是很可惜,天神隊,不,天使聯盟的實力不說很強,但是絕對屬于輪回世界三強隊之一。我們若是與其正面抗衡,完全無法以布局或者設計來削弱他們的力量,以硬打硬的話。結果只會是慘勝,而惡魔隊也絕對會如願以嘗地作為觀虎斗的人,成為最終勝利者,我大概能夠想象亞當的想法。那就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他根本不去計較什麼布局和設計了,只需要坐等人類補全計劃的准備完成,然後就可以成為最終也是唯一的贏家……我知道的,他是在等我和複制體的我出招吧。”“……除了直接殺掉亞當以外,就真沒別的辦法可以阻止了?”鄭吒算是聽明白了,他依然不放棄的問道。

“沒了,這就是我說為什麼不可阻止,這人類補全計劃完全是連鎖反應,就如同裂變一般。只要開始了就無法停下來,除非是殺死亞當才行,不過這個補全計劃也有一定缺陷,那就是時間……因為生命樹陣圖乃是連接所有生物心靈之光地造物,它的作用並不是吸收心靈之光。而是連接心靈之光,真正吸收融合所有生物心靈之光的東西,是亞當自身地心靈之光,換句話說,雖然他占有了控制生命樹陣圖的優勢。可以在人類補全計劃開始之後就吸收周圍弱小生命體的心靈之光來壯大自己。但是若是所吸收生命體的心靈之光比他還強,那麼結果只可能是他變成被融合地其中之一。而最強的生命體則成為主意識,懂了吧?亞當絕對不可能,也不敢從一開始就將人類補全計劃放到第四階強者們身上,特別是你和複制體的你身上。”

楚軒指了指鄭吒,他又接著說道:“這樣做個比喻吧,生命樹陣圖可以看成是一個力場,或者說是領域,絕對空間之類,這個空間會隨著使用者心靈之光的強弱而增加和擴大,所以亞當最開始會做什麼呢?那就是吸收身邊弱小生命體的心靈之光,這就是他創建天使聯盟的原因,那些團隊的人員其實都是他變強的養料而已……對了,宋天估計是這補完計劃最重要的一環,只要能夠吸收宋天的心靈之光,有了這個第四階強者地打底,再加上那數十個人和一路上喪尸身上的細菌等等生物的心靈之光,估計他也就能夠吸收掉你和複制體的你了,另外生命樹陣圖在啟動之前需要一定時間來與這個位面契和,

鄭吒沉呤了起來道:“換句話說,也就是只能殺掉亞當了?而且也只需要殺掉亞當就行……但是亞當的實力不明,還有他身邊也有另一個四階強者,要在短時間內無損殺掉他確實很難,而且也不能讓這個計劃開始,否則其余人雖然消失了,但是他卻會變得越來越強,連同所有生命體都可以吸收嗎?這麼說起來……媽地,楚軒,你把病毒放到了城市里來,創造了這麼多強悍無比的生化怪物們,亞當一旦吸收了它們,那不是瞬間就變得超級強大了?”

“……你這個白癡……”楚軒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他冷笑著問向鄭吒道:“你手臂中的心靈之光大概是其余生物第幾階基因鎖程度?”

“我手臂中的心靈之光?開什麼玩笑,心靈之光是存在于意識靈魂深處地力量,手臂中怎麼可能會有心靈之光?”鄭吒莫名其妙地回了句道。

“這就是了,你覺得那些碎肉會有所謂的強悍心靈之光?那不過是細菌作用下地生命體進食與保命本能而已,如果真要論心靈之光的強弱的話,那些喪尸不過只具有細菌們的心靈之光而已,總量還比不上一個普通人,所以如果真的將亞當周圍的人都變成那些怪物,即使亞當開啟了人類補全計劃,短時間內他還真沒威脅我們的實力。”

楚軒又看了看周圍人道:“我承認,人類補全計劃確實是可以創造出一個至高生命體來,如果補全完畢,其力量很可能真的達到了我們之前所猜測的基因鎖第六階,或者修真者所謂的混元大羅金仙的地步,果然不愧是西方一系的最終造物,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夠突破出這個盒子的限制……但是我更加好奇的是,既然西方一系的最終造物已經如此厲害,那麼我們東方一系的最終造物又會強到何等程度呢?那東西會不會在複制體的我手上呢?僅僅只是某種程度的全知全能嗎?那未免也太……”

“喂!你們都瘋了嗎?”

羅應龍忽然在旁邊一躍而起,他大聲吼道:“你們都瘋了嗎?已經知道了亞當的計劃,那還不趕快聯絡惡魔隊去攻擊他們?即使不要這最終一戰又何妨?那家伙瘋了啊!他不但想要吸收這輪回世界各個位面的力量,甚至還想回去現實世界把所有人都變成他的養料,正因為這樣我才不計死亡也要殺了他!你們都瘋了嗎?居然什麼反應都沒有,還有楚軒啊,居然那麼隨意的討論亞當的人類補全計劃,你們都不怕他真的完成了這個計劃嗎?”

“已經沒有關系了……”

楚軒看著遙遠外黑沉沉的天空,他喃喃說道:“一切局都已經布下,從一開始我就沒打算讓亞當完成任何計劃,無論是人類補全計劃,還是別的什麼計劃,我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讓他去完成……”

“局已經布好,棋子已經落下,至于結局如何就不是我能夠知道的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所能做的就是這麼多了……”

“我畢竟還只是個人……”

上篇: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四章:兄妹對訣……與南炎洲隊的絕唱(二)    下篇: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六章:分戰!對戰!強戰!(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