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第十三集:暴風雨前奏 第七章:多方智戰(一)   
  
第十三集:暴風雨前奏 第七章:多方智戰(一)


“不怎麼對勁啊。”

這是鄭吒醒過來時聽到的第一句話,他莫名其妙的揉著太陽穴,在霸王的意識空間中他耗費了大量精神力,一出來還有些迷糊懵懂,好半天後他才聽明白蕭宏律的話。

“呃?什麼意思?我才剛睡醒,牙也沒刷,俯臥撐也沒做,腦袋還很痛呢,不明白你說的話……”鄭吒傻傻的回了一句道。

“我說事情不對勁啊!”蕭宏律略略大聲的吼了一句,他接著也捏著頭發說道:“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我心里越來越慌,總覺得有些什麼事要發生一樣……”

“呃……你好朋友來了?”鄭吒想了想忽然問道。

蕭宏律愣了一下,傻傻的問道:“誰啊?啊,你這家伙!”

不過蕭宏律畢竟是蕭宏律,馬上就從這個問題回過神來,當下又急又惱的吼道:“別學程嘯!你即便學他也學不像!”

鄭吒哈哈笑了起來,拍了拍這個小男孩的頭發道:“只是搞活一下氣氛嘛,你太緊張了,記住,任何事情都可以好好商量,但是如果連你都陷入這樣的緊張里,那麼團隊其余成員不是會更加緊張了嗎?”

蕭宏律聞言就深吸了口氣,接著才冷靜下來道:“總之你快梳洗一下,然後我給你說說我不好的預感。”

“哦?”

十分鍾後,二人坐在了會議室中,旁邊還有幾人若無其事的看著書。更多地人則在這驅逐艦上巡邏走動著。

“是我讓他們去巡邏的,雖然從推理上而言,我們幾乎毫無破綻。但是在戰場上,預感也不能隨便的漠視,所以我讓他們分為幾班倒在驅逐艦上巡邏,如果發現東海隊地偷襲人員立刻進行攻擊。或者說發現任何非本艦人員,立刻進行攻擊。”蕭宏律擺擺手。似乎頗為無奈的說道。

“哦?那麼說說你的預感吧。”鄭吒依然還有些莫名其妙的樣子。

“如此這般,嘰里咕嚕,然後那樣。因為所以……你懂了吧?”蕭宏律連忙一陣噼里啪啦地說道,說完後他就緊緊的盯著了鄭吒。

“呃,是你發現團隊里幾個人地死氣特別重,所以才覺得你和楚軒的推理可能有漏洞,于是產生了疑惑,是這樣的吧?”鄭吒邊吃著東西邊喃喃問道。

“沒錯,就是這樣。”蕭宏律點點頭回答道。

“楚軒怎麼說?”鄭吒撓了撓頭。他又問道。

“他說推理沒有錯。但是……我不相信他!”蕭宏律肯定地說道。

“確實,那家伙確實不值得信任。那麼推理有錯嗎?”

“……推理沒錯。”

蕭宏律看見鄭吒又是莫名其妙的看向了他,他才連忙說道:“別以為我是在開玩笑。雖然推理確實沒錯,但是我的預感這次真的很強烈,一定有什麼線索被我們忽視了,而這個線索是如此的重要,甚至足以決定整個布局的內容和我們後面的戰斗。所以我一定要找到這個線索。現在你把複制體出現地情況,包括他所說地每一句話都仔細告訴我,記住。千萬不要有一絲一毫的遺忘。”

鄭吒也不遲疑。他對于蕭宏律地智慧也確實有著很大的信任,當即就詳詳細細地將複制體到來經過說了一遍,甚至連每一句話和每一個神態都仔細說了出來,也虧得他現在體質超人,連這些細節都完全記得清清楚楚,不多時就將他遇到複制體的經過完全說了出來。

……自可惡啊,並沒有特別的信息留言啊,我到底是有什麼漏洞沒找到?”蕭宏律扯著頭發低吼起來道。

“安拉安拉,不是你所說那樣嗎?當一切線索都完全否定。那麼得到的結果不管有多麼不可思議,那都只可能是最終的結果,所以當一切地推論都直指無錯時,我想你和楚軒地推論不可能有錯誤才對。”鄭吒連忙笑著安慰道,畢竟蕭宏律還是個孩子,偶爾的懊惱舉動方才顯得正常一些。

“不,一定是有什麼事情我漏掉了,一定有!現在我越發肯定這個猜測了,但是我卻找不到這個漏洞,那怕是百分之零點一的可能都可以啊,為什麼我會找不到這個漏洞呢?”蕭宏律卻是越來越懊惱,整張小臉都懲得通紅一片。

“好拉好拉,不過就是複制體過來一趟嘛,沒什麼大不了地,即便有漏洞也會在別地地方找到才對。”鄭吒又是拍了拍蕭宏律的頭發,說完後他站起來就打算離開會議室。

“等,等等!你剛才說什麼?”蕭宏律忽然眼中一亮,他連忙扯住鄭吒問道。

“呃?即便有漏洞也會在別的地方找到才對,這句嗎?”鄭吒愣了一下說道。

“不,上一句……不過是複制體過來一趟嘛,對!就是這一句,雖然可能性極小極小,但若真是如此的話,那麼就能夠解釋得通我的預感與我們布局的漏洞了,還有接下來東海隊的行動也幾乎可以解釋,天啊,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目前的處境確實是非常非常……楚軒這個家伙!我不信他沒想到這一切,他一定是打算將計就計,但是我們很可能會死掉一兩人,甚至更多啊!這樣地情況簡直是危險透了!”蕭宏律越想越興奮,到最後已經大聲吼了起來道。

“什麼東西?楚軒那厮又干了什麼讓人深惡痛絕的事了嗎?是嗎?”鄭吒對于這番話卻是敏感極了,他急忙就問道。

“倒不是說他做了什麼壞事,只是這比壞事更加嚴重罷了……,

蕭宏律興奮一陣後也冷靜了下來,他捏著自己的頭發呼氣道:“一切都可以解釋得通了,按照這一系列的推論而言……我從頭給你說一遍吧。按照我們之前地推論。東海隊應該會比我們先一步到達釣魚島,這點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呃。繼續,這點我早就知道了。”

蕭宏律點點頭,他繼續說道:“那麼我就從這里開始說起吧,首先。東海隊從一開始地作為來看,他們並非超出了我們的預料。換句話說,這是一只很普通地隊伍,他們按照一般人的思考模式隨便劫持或者雇傭了一艘漁船,而他們一開始的位置應該是在……”蕭宏律說著話時。他忽然左右張望了起來,接著從旁邊一個桌子上拿起了一張紙和一只筆來,只見他在紙上不停畫動著什麼東西。當他畫完後,鄭吒才看到那紙上出現了一個圓圈和一些莫名其妙的輪廓。

******

“這些輪廓代表了陸地。而這個圓圈中心代表著釣魚島,那麼東海隊出現地位置基本上應該是處在圓圈邊緣上,同時……我們出現的位置也有極大可能是在同樣地位置上。”蕭宏律指著那紙上的輪廓說道。

鄭吒此時也進入到了解開基因鎖第三階中。他看著圖畫點頭說道:“恩。大概可以這麼理解,這也能說明‘主神’為什麼讓我們晚進來的原因,而不是將我們的距離拉開……明白。然後呢?”

“接著地情況就很有趣了,如果東海隊是按照我們的思考模式,也即是按照團隊智者的思考模式,那麼此時應該以‘主神’給予地‘勢’來創造最大有利情況,比如搶劫軍艦。或者是布置埋伏,甚至是聯絡和收買國家之類,無所不用其極。但是從我們知道的情況來看,東海隊並未做到這一切,准確地說,東海隊完全像一個普通隊伍那樣搶劫或者雇傭一艘他們看見的漁船,然後再拼命趕往釣魚島,這點屬于最笨的辦法,同時,也是他們所能想到地唯一辦法。”

蕭宏律說到這里時歎了口氣,他在紙上用力劃了兩筆道:“其實從這點來看。也可以將東海隊分為兩種情況,一是他們地實力僅此而已,只知道以最笨的方法趕往釣魚島,把勝利的可能性寄托在幸運和敵人地無能上,這是其一,二是他們扮豬吃虎,以這種方式來降低我們的警覺,讓我們步入他們的陷阱中,換言之,在前面有他們的逆襲陷阱。”

“話雖然如此說,但是這種可能性極低極低,大約只有百分之十左右,因為從一點就可以看得出來了……他們並未引起這個世界任何的動蕩,或者所注意力吧,既然說到這一點,那麼就必須要從他們地實力上來認證,首先,我們必須肯定東海隊比我們弱,而且是弱得太多太多,否則這麼些天里,我們早已經追趕上他們了……正因為比我們弱上許多,所以他們比我們更早進入這部恐怖片世界,也站在了更強‘勢’的地位上,所以了,既然比我們弱上許多,那麼他們就沒有可能拋棄整個世界的力量來單獨應戰。”

“當然,也不是絕對不可能,這點可能性也是有地,只在他們是養殖隊的情況下成立,因為單獨一兩人的強大,再加上特殊的功法與屬性,這點很可能讓他們冒險的想來偷襲我們,雖然可能性極小,但也可以成立我的預感與推理,因為在他們偷襲下,我們死人的可能也會有,但是絕對不可能是實力強橫的團隊成員,只可能是非戰斗人員與新人,那麼王俠的死亡預感就基本可以否認這點了……

蕭宏律說到這里時擺了擺手,他無可奈何地說道:“這樣一來,我的推論就陷入了死角,首先我的預感無法解釋,而要解釋預感就必須逆反我的推論,可是擺在眼前的信息卻告訴我推論沒錯,即便可以用推論來修正布局,但是得到的大方向卻不會改變,這點應該是我和楚軒都會做的事情,如果在沒有新的更多的信息前……我們必將走向東海隊給我們布下的陷阱之中,因為我們從一開始的推論方向就錯了!”

“錯了?不會啊,這推論很合理,如果是我還不一定能夠做出這樣的推論呢。”鄭吒捏著頭發不停想了起來,想了好一陣子,他才奇怪的問向了蕭宏律道。

蕭宏律撇撇嘴,似乎對鄭吒所說的話有些不以為然。不過想來也是,畢竟是依靠基因鎖模擬的思考模式,比起正宗角色來說肯定是要差上那麼一些,而作為團隊地布局者與智者而言。每一步的推測都必須是謹慎且細致的,這一丁點的差距說不定就會讓整個布局完全大變樣,所以鄭吒平日里也從未出現過什麼想代替二人去思考地想法。

“首先,我們從根本上的推測就錯了,如果說,那東海隊的智慧,在這個位置上突然變成了我和楚軒的等級呢?也即是說,前面他們沒有智者存在,後面他們的位置到達這里,而我們開始追趕他們並且布下搜索網絡時。他們的智慧忽然間大幅度提升了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一切都可以解釋得通了!”

“怎麼可能……啊,你的意思是說……”鄭吒忽然回過神來大驚小怪的叫道。

“恩。沒錯……”蕭宏律點點頭道。

“你的意思是說,複制體地我見了我之後,去見了東海隊,並且把我們的行蹤和計劃都告訴了東海隊?”

“……你是白癡嗎?”

蕭宏律目瞪口呆的看著鄭吒,他苦惱地按著太陽穴吼道:“那有你這樣的白癡啊!複制體出現了。就一定是複制體干的嗎?你……算了,我直接告訴你好了,這一切應該不是複制體和惡魔輪回小隊所干。至少可能性只在一兩成左右,不然你以為是什麼?狗血般的劇情嗎?挑戰他們之前還需要給予考驗?別開玩笑了,我想惡魔隊即使有這個實力與技能,他們也基本不可能如此去做,因為對于強者對手的尊重,其實就是尊重著自己,惡魔隊有著惡魔隊地驕傲,他們不允許對手,特別是他們認定的對手在戰斗前有所損耗。雖然這樣的想法在這個輪回世界中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是如果對象是那最強地惡魔小隊的話,那我想應該,不,絕對可以成立!”

“惡魔隊出現的意義不在于此,他們出現的真正意義在于告訴了我們一個事實……那就是別的隊伍可以突破時空限制,世界限制,甚至是‘主神’的限制而聯絡到我們!這樣一個事實!”

蕭宏律說到這里呼了口氣,他擺擺手道:“這點其實從很早以前我就開始考慮了,那就是關于我們得到黃膚系遺產開始,作為遠古聖人與修真者的遺產,特別是最強大膚系的遺產,我不相信里面沒有克制靄主神,的東西,一定有!並且還可能不少,不然地話,他們的遺產和遺產獲得對象,都還在‘主神’的限制中,那樣一來,被別的團隊再次搶走的可能性也還存在,所以他們必然要為其遺產做最後的打算,也即是可以克制住‘主神’,那麼別的戰斗情況就是物競天擇了,至少他們認為不可以讓後代受制于非戰斗的背景上……所以我萬分肯定,黃膚系,白膚系,黑膚系,這三系聖人與修真者,他們的遺產肯定都有類似的東西,那就是克制靄主神’的器具或者功法!”

“事實上,楚軒那已經使用過的東皇鍾,應該就已經具有這方面的能力,只是應該還不完全,畢竟沒有能量來完全使用這東西,那麼話題可以轉回來了,既然我們獲得遺產可以克制‘主神’,那麼另外兩種遺產為什麼不能克制?換言之,除了惡魔輪回小隊以外,肯定還有至少一只隊伍具有穿越,不,也可能無法穿越,但至少要有越過空間,時間,世界,將信息傳遞給另一個恐怖片世界的辦法!”

蕭宏律伸出手指比畫了一下道:“惡魔輪回小隊有複制體的楚軒,我很清楚這個家伙的特性,他是不可能干出莫名其妙事情來的,而複制體的你我就不太清楚了,但既然他們是在同一只隊伍中,那麼就一定會有所關聯……複制體楚軒不然會複制體鄭吒干出莫名其妙的事來,換言之,複制體的你到我們這個世界來,他一定有原因,但是從你詳細告訴我的經過來看,他沒有說出絲毫有意義的事,那所謂的警告或者挑釁其實根本不成立,不過是些廢話而已,你們的立場早已經站定,他們一定會有所一戰,勝者最強,敗者死亡,他們沒有絲毫的緩和余地,即便有,也不是他那幾句話可以緩和的,所以了,他的到來另有深意……這個深意就在于他到得莫名其妙,我之前也說過了,當一切的虛假都剔除之後,剩余那個可能性不管有多麼不可思議,都是唯一的答案,複制體既然沒有給出任何一個可能性,那麼我想的那個唯一可能性就是答案……”

“複制體來告訴我們一個事實,有另一只隊伍插手了這場戰斗,那只隊伍想借東海隊之手來削弱我們!如此而已!”

上篇:第十三集:暴風雨前奏 第六章:暗處的真正對手(二)    下篇:第十三集:暴風雨前奏 第七章:多方智戰(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