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二) 第七章:阿賴耶識與全面開戰!(二)   
  
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二) 第七章:阿賴耶識與全面開戰!(二)


此刻在離鄭吒戰場的不遠處,張琚A伊莫頓,楊雪霖三人正同萊因哈特對峙著,呃,准確的說是只有張琱@人在與萊因哈特對峙著,伊莫頓早在萊因哈特的偷襲中就受了重傷,那暗紅色的火焰果然是伊莫頓最致命的克星,一丁點火焰燃在了他身上,那沙化旋風的身軀瞬間就被點燃,即便伊莫頓那巨大的沙化旋風被整個燃盡,他也被迫化為了人形,但他身上依然還不停冒出青煙,整個人仿佛暈死過去了一般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萊因哈特哈哈一聲大笑,他在鄭吒那里失去的信心瞬間就被找了回來,雖然早知道他的暗炎威力巨大,但是在鄭吒面前他卻仿佛孩童般無力,讓他對自己的技能產生了強烈的懷疑,直到伊莫頓被燒的慘狀出現時,他的信心才重新樹立了起來,雖然他並不知道伊莫頓為什麼會出現眼前這樣的情況,既沒有死,也沒有再站起來。

“得了吧,你以為那小小的附魔箭矢真的能夠殺掉我嗎?別說是你的攻擊了,連你們隊里最強的鄭吒都殺不死我,你憑什麼能夠殺掉我?!”

萊因哈特渾身化為血光,他在離張琣呇怚H外不停的飛遁著,而在他的正面處,張睎q默的拉緊了銀色金屬弓,雖然那箭矢根本沒對向飛遁中的血光,但是氣機牽引下,萊因哈特知道自己只需要稍微慢上一瞬,那附魔箭矢就會將他給射個對穿。

張琣n歹也算是中洲隊的主戰力之一,而且是實力前三的人員,雖然近戰實力不強。但是領悟了使用精靈族力量的他,對于近戰也算是有了一定認識了,所以在見到萊因哈特地瞬間,他就知道一旦被他靠近了。他們三人就絕對會被殺掉,所以他根本沒加考慮,馬上就拉開銀色金屬弓使用了電之矢,氣機牽引下,萊因哈特馬上被驚得使用起了血遁,他根本不敢有絲毫停留,在這一瞬間,張痚n發了比鄭吒更強得多的氣勢,本能的,萊因哈特感覺到了致命的威脅。

在極早以前。張琣a心理障礙還存在之時,他就憑借風之矢讓複制體鄭吒不敢動彈,雖然那時複制體鄭吒的實力並沒有現在這般誇張。但張琩漁阞犒磥O比起現在來更是不如,所以可想而知這種將全身力量與信念,所有一切都灌注在一擊上,別說是萊因哈特了,即便是鄭吒也絕對只敢以“剃”來逃跑的份。

雖然場面暫時是對峙了下來。但是張琱艅膜]是暗暗發苦,那電之矢的威力肯定是極大的了,但是同樣的。其負擔也是極大,這且不論,憑借張琣麂隤漕倩攳擠韏晶麍O可以負擔下一箭到兩箭電之矢的,但這電之矢又不是什麼開關,豈能是說放就放,說收就收?他為了維持現在的射擊狀態,除開精靈族能量大量消耗以外,他地心神也處在極度緊繃狀態中,再繼續這樣下去最多一分鍾。他就必須得射出這一箭了,而若是不中的話……他們三人就絕對會死在這里!

(怎麼辦?拼了嗎?若只有我一人的話,即使是拿命去拼一下也無妨,但這楊雪霖……她如果真是引尋者地話,那她就是全隊的希望,我怎麼可能為了自己活命,而將所有的伙伴們都拋棄呢?而且伊莫頓……他可是我的伙伴啊!不能放棄!一定不能放棄!)

張痦r的一咬牙,將舌尖給咬了個粉碎,他本來已經開始漸漸潰散地精神頓時一緊,那強大的壓迫力依然繼續保持了下去,同時他心里也下了一個決定,三十秒後若再無絲毫變化,那時他就將不顧一切的射出這一擊……也總比待死地好。

(十七,十六,十五……)

張琱艅蔆t暗倒計著數字,整個人卻慢慢平靜了下來,莫名的,在生死徘徊的邊緣,他的內心反倒是甯靜了下來,就如同止水一般,血光遁的速度與方向變動都被映在了他的腦海中,但是看到歸看到,太快的速度讓他根本無法完全瞄准,若真是以速度而言的話,血光遁僅僅只比鄭吒的“剃”速度稍慢一些,但是持久力卻是遠勝之,所以也才能持續逃跑這麼久。

在張琱U定決心時,萊因哈特仿佛也感覺到了什麼,他再不多說半句話,只是全力運轉血光遁四處游走,不過這血光遁地速度似乎也下降了少許,雙方的精神力實際上都已繃到了極限,此刻只需要有一丁點異變就會拼死一擊了。

“看到了,在那里!”

一個男子的聲音從極遙遠外傳了過來,這個聲音正是程嘯的聲音,與此同時,在聲音落下的瞬間,場中兩人也都有了動作,那團血光再無遲疑,瞬間就化為數團向張痧e沖而去,而張琱]是有了動作,拉緊的弓弦輕輕一顫,弓弦上的箭矢已經射擊而出。

在附魔箭矢射出的瞬間,四周一切都仿佛停頓了一般,這是一種很難形容的玄妙感覺,整個空間中只有那枚箭矢依然還在不停前進著,不過一刹那,箭矢已經射到了那數團血光面前,待到萊因哈特看清這一枚箭矢的軌跡時,它卻已經從血光中射穿了出去,直接射入到了不遠處的鋼鐵通道牆壁之中,而被那枚箭矢射透的兩團血光直接就湮滅不見了,連一丁點的殘余都沒有留下,電光火石的瞬間,這便是電之矢的威如了。

剩余的血光還有兩團,它們疾飛到了張畯惚e瞬間融在了一起,接著萊因哈特又恢複了人形,只是他的臉色一片灰白,看起來嚇人得很,仿佛那死人的臉色一般,不單如此,他的渾身更是劇烈的顫抖著,可想而知道剛才那兩團血光被湮滅對他的傷害也是極大。

那一分為四的血光遁可不是什麼障眼法,而是真正的血族高級技能,將生命力分為四份逃脫出去,只要有一份存活下來便能夠讓主體不死,只是那四團血光都是他的生命力,一旦消失了兩團也會讓他半死不活,當然了,若非這個技能,電之矢的威力也足以秒殺他了。

“竟敢這樣……你竟敢這樣!死吧!”

萊因哈特此刻那里還看得出來那帥氣的模樣,他如同瘋了一般大聲呼喝著,一把就將渾身發軟的張痤僑ㄕb了手上,任憑伊莫頓軟弱無力的卷來一條沙蛇,他一口就咬在了張琲熔鉹l上,接著仿佛在吸血一般大口吸食了起來。

來援助張痤奶T人的除了王俠,程嘯二人以外,竟然還有安蘇娜也跟在了其中,她卻是見了那暗紅色火焰後擔心不已,這才強行跟在了這二人身邊,她卻是心里明白,自己在這輪回世界最大的保障就是她的男人伊莫頓,否則像她這樣的普通人存活幾率實在是極小,即便是在中洲隊里也一樣。

此刻三人在遠處看到的正是萊因哈特抓住張畬阞滷●滿A而伊莫頓仿佛受了重傷一般,只能有氣無力的在旁邊放出一些沙子,接著就見萊因哈特一口咬向了張琲熔鉹l,而王俠和程嘯瞬間就急紅了雙眼,兩人已經是拼了命的向著戰場沖去。

但是二人畢竟沒有提高速度的技能,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張痝Q吸食了十多秒,接著他仿佛死掉一般被萊因哈特扔在了地上,這個男人似乎還意猶未盡,他輕輕一揮手打散了四周的飛沙,接著一把抄起地面的伊莫頓也同樣吸食了起來,也不知道這個沙化的不死身怎麼會被吸食,但在遠處二人的注目中,十多秒後連伊莫頓也被拋在了地面上,再也一動不動了。

“啊!好爽……中洲隊的人真***強啊,隨便抓兩個人都有這麼強的能量,這種感覺,從身體深處源源不斷湧出來的能量……哈哈哈,只要吸收完中洲隊的所有人,那時的我將成為超越一切的‘神’!哈哈哈……”

萊因哈特的臉色已經恢複了紅濕,不單如此,他身上的氣勢比之前更強了不少,明顯吸食過張睇P伊莫頓後,他的力量果然有了大幅度提升,這厮的囂張頓時又重新冒了出來,當即就旁若無人的大聲呼喝著。

興奮的叫囂了幾聲後,他這才看向了嚇傻了的楊雪霖,可惜這個女人是個非常弱小的普通人,他微微皺了皺眉頭,正打算干掉她時,一股熱流已經從他身後襲了過來,不過萊因哈特早已經心里有數,他輕易的向外跳飛躲開了這次襲擊。

王俠和程嘯根本就是在瘋狂向前沖,不但拉開了與安蘇娜的距離,兩人間的距離也漸漸拉了開來,程嘯的速度明顯比王俠快多了。不過王俠可以在百米開外就發動攻擊,所以第一次地攻擊卻是王俠先一步發動,數只妖力形成的炸彈蜂終于是將萊因哈特給逼退了。

萊因哈特也從那癲狂中冷靜了下來,他飄在半空上冷笑著看向眾人道:“說實話。中洲隊的強悍超過了我想象,果然不愧是曾經戰勝過天神小隊的隊伍,之前是我太小看你們了,隨便吸收兩個人地能量與技能,我的實力就提高了兩成不止,想來真是危險啊,之前我甚至還打算以一人之力來全滅了你們,說到這里……還真是期待能夠吸收鄭吒啊,那時的我絕對可以成為全輪回世界最強的人了!”

王俠和程嘯根本就不理會這條瘋狗的嚎叫,程嘯速度最快。他直接沖到了張痤奶H處,一把就將張痤鼎磞b了懷里,仔細一檢查才松了口氣。雖然張畬薿孚市袚L弱,但是他畢竟還沒有死,也沒有如二人想象般的被吸成干厚,只是整個人已經陷入到重度昏迷中了,同樣的。伊莫頓也是處在這樣的狀態里。

程嘯默默的從地面站了起來,張琱T人已經被他擋在了身後,那萊因哈特見此頓時冷笑起來道:“手下敗將?這麼快就好了傷疤忘了疼?這次可不是只打斷你一條腿就可以的了……

“是啊……這次可不是只打斷一條腿就可以地了……,

程嘯也不多話。嘴里默默的念了一句,整個人就翻身跳了起來,就仿佛那鳥兒展翅飛行一般,彎曲的身體以不可思議地角度從萊因哈特身邊飄了過去,就是這一飄而已,數道極其銳利的勁氣已經切向了萊因哈特。

萊因哈特臉上一直都帶著冷笑,任憑這些勁氣切向了他的手臂和身軀,接著在那勁氣中化為了沙塵,待到這勁氣消失不見後。那些沙子又複原成了他的身軀,看起來根本是一點事也沒有,這招看起來和伊莫頓的招式卻是如此相似,只是他地衣物已被氣勁給切得了碎爛,這點卻是比伊莫頓遠遠不如了,看來他也並不能完全吸收另一個人的力量。

程嘯一擊不成再無力追擊,整個人從半空中就向地面落去,但是萊因哈特剛一恢複就向他俯沖而去,眨眼之間,萊因哈特已經沖到了程嘯身邊,正打算一把將程嘯給抓在手上時,迎面卻又有十多道勁氣襲了過來。

“南斗水鳥拳……飛燕流舞!”

本該在半空中已經無法借力的程嘯,他卻不可思議地在那里轉回了一大圈,待到落地時,萊因哈特抓向他的雙手已經被擊成了沙塵,而下一秒,程嘯終于安然的落在了地面上。

萊因哈特看著他的雙手有些發愣,在剛才程嘯轉身的瞬間,他的攻擊就被禦去了大半,同時還有強力的反擊來到,待到他回過神來時,本該在半空中毫無還手之力的程嘯卻已經落地,這一切不過只是瞬間而已,發生得讓萊因哈特愣是沒有回過神來。

“哈,哈哈……太好了!中洲隊果然是沒有弱者啊!你們全都不要走了,都變成我的實力吧,哈哈哈!”

萊因哈特發了一會愣,他地目光接著就變成了貪婪,反正他已經具備化沙的能力,這程嘯近身功夫雖好卻也傷不了他,至于另一人王俠的炸彈能力威力雖大,能不能傷到這化沙能力也是未知……況且他還有暗炎技能,只要不是遇到了鄭吒,他再怎麼也不會輸給中洲隊其余人。

程嘯默默的看了看身後的張琱T人,他接著從懷里拿出了一對拳套,同時,萊因哈特也全身化沙,一大片黃沙從半空中直撲了下來,首當其沖的就是要將程嘯給掩蓋在其中。

不遠處的王俠大急,不要命的向這邊沖了過來,但是還沒等他跑出幾步遠,在那黃沙中忽然傳來幾聲肉打肉的悶響聲,還沒等他回過神來,那萊因哈特已經從沙塵中跌飛了出來,他整個人已經從沙塵變回了人形,而且身上和脖子致命處都是深可見骨的深痕,鮮血從里面不停的飚出來,隨同他跌出來的身影,程嘯也是一翻身跟隨他躍了出來。

“南斗水鳥拳……飛翔白麗!”

程嘯仿佛長了一對飛翔的翅膀一般,整個人在半空中不停的旋轉前進著,而那銳利的拳勁也不停向萊因哈特轟了去,瞬間而已,萊因哈特整個人已經四分五裂開來,接著那些碎開的肉塊全部變成了血光,接著才在十多米開外再次組成成了人形。

萊因哈特的臉色看起來很有些糟糕,在剛才那一次對攻中明顯吃了暗虧,還沒等他徹底變成人形就已經大吼了起來,渾身上下冒起了洶湧的暗紅色火焰,讓本想要追擊的程嘯也不得不停了下來。

“怎麼可能!化成沙塵之後,你那物理攻擊怎麼可能會打到我?別開玩笑了……是了,你那手套是傳說魔法類物品,就如同我的火焰可以燒掉那沙塵一樣,你的手套也可以打到我……”萊因哈特吼叫一通後,他終于是冷靜了下來道。

程嘯也不理他,只是將要一只手放在後背上擺了擺,在他身後的王俠馬上回過神來,這是他們軍隊系統特有的聯絡姿勢,意思為掩護他。

王俠也來不及細想,眼見程嘯又一次沖了上去,他也馬上用妖力將幾枚電漿炸彈給控制了起來,隨著程嘯的沖前,那幾枚電漿炸彈也跟隨著飄向了萊因哈特。

程嘯的實力在中洲隊來說其實並不出眾,准確的說,他的實力在中洲隊里已經算是中下等級了,倒不是說他本身實力很弱,只是他並沒有特別在行的一方面,除開醫術,他遠程比不上零點,中程比不上張琚A霸王,王俠,近戰則比不上鄭吒與趙櫻空,總而言之,除了醫術無可替代以外,他的戰力基本上可以說是可有可無的。

但,真的是這樣嗎?

程嘯向前沖時,那萊因哈特果然是化為血光撲了過來,速度比風沙化時快了不知道多少倍,憑程嘯的速度是絕對無法將其阻攔下來的,不過在程嘯的身後是那數枚電漿炸彈,火光閃動間,炸彈竟然先于程嘯之前炸向了血光,王俠對于炸彈的控制確實已經算得上是爐火純青,那炸彈的波動只波及在程嘯前方一大片區域內,不但是將那血光團給阻攔了下來,而程嘯卻是毫發未傷。

血光團果然是極其懼怕那電光爆炸,在那爆炸波動發起的同時已經瘋狂的向後遁去,但是血光速度雖快,也快不過爆炸的雷光閃電,在遁後的同時還是被雷光閃電給吞噬了進去。

萊因哈特終究不是那些半調子的外星人,他本身避開了那爆炸的最中心,雖然被雷光閃電所籠罩,但也只是被籠罩在邊緣而已,紅光一閃便沖了出去,只是這血光明顯不能如沙塵那般無視某些攻擊,至少這血光已經冒出了焦黑的煙氣來。

待到萊因哈特從血光變成人形時,他渾身上下果然都是燒焦的痕跡,但這厮也強悍,身上的燒焦以肉眼可見地速度不停愈合起來。只是那臉色看起來越發的鐵青色了。

萊因哈特心里可真是憋屈極了,他一向都是自視甚高的人,所以之前才會孤身挑戰鄭吒,雖說鄭吒在輪回小隊中流傳著恐怖的傳言。但他自認為憑借自創技能加上強悍實力是絕對不會輸地,誰知道現實殘酷,他不但是輸了,而且是被嚇跑了的,這讓他心里直感覺屈辱,所以才那麼饑不擇食的想要吸完所有中洲隊人的力量,以他的自傲來說,輸給鄭吒雖然是屈辱,但也還算情有可緣,但若是輸給別的人。那他還真的會被憋屈而死。

“你們……你們都要死!”

萊因哈特若不是還顧及著要吸收二人力量,他已經使用暗炎將二人給燒成焦碳了,此刻他眼見王俠的炸彈已經消耗一空。下一波炸彈的攻擊還需要好些時間,當即他就狂吼一聲再度化為了血光,直接就向程嘯方向遁了過去,而那速度以程嘯的實力是絕對無法躲開地。

程嘯根本沒有絲毫躲避的意思,他竟然還向著半空中跳了起來。直接向著那血光迎了上去,讓人驚奇的是,那血光遁地速度何其之快。已經快要接近鄭吒“剃”的速度了,程嘯居然在那千鈞一發的瞬間躲了過去,而且順帶的還在那血光上擊了幾下,接著他和血光才交錯著落下地面。

“我長輩曾經告訴我,沒有最強的武術,只有最強地個人……‘主神’那里任何一門兌換屬性都有其特點和強悍之處,有些屬性看起來可能很弱,但用得好的話卻可以提升百倍的威力……南斗水鳥拳,看起來似乎是‘主神’空間很垃圾地一個屬性。但是如果由鄭吒來使用,即便是一百個你也會被切成碎塊,而由我來使用的話,我僅僅只能找到它的一種戰斗方式……風,用風來躲避你的攻擊,用風來攻擊你,甚至用風來結束你!”

程嘯落地的瞬間腳下一蹬,他整個人又再一次跳了起來,同時他也吼道:“你以為我能夠眼睜睜看著你傷害我的伙伴,然後任憑你輕松離去嗎?在我死之前,你沒可能再前進一步!”

之前雙方交錯而過時,萊因哈特的血光遁微微一停就向王俠狂沖而去,此刻的王俠才剛剛將那炸彈給控制起來,若是被萊因哈特接近了的話後果真是不堪設想,程嘯就是在這個時候跳了起來,他整個人在半空中以奇異地姿態旋轉了起來,而那血光遁的四周漸漸出現了劇烈的流風,這流風的速度越來越快,甚至已經誇張到幾乎可以用肉眼觀察的地步了,瞬間而已,那血光團陷入在了流風中,而程嘯也滿臉汗水的從半空中落了下來。

(真是倒黴啊,本想耍耍帥,但是誰知道這厮會這麼的強……拜托了,不要再站起來,我現在連站的力氣都沒有了,雖說南斗水鳥拳本來就是用身體帶動風來傷敵,但這一招太猛了,把我的體力全都耗盡,真想躺在地上啊……)

程嘯一落地就用手撐著膝蓋,整個人半彎著身看向遠處,這一招的威力實在是超過他想象的大,在那血光團中大約有上百立方米的鋼岩被風刃切成了碎片,而整個血光團也是完全四分五裂,雖然還在緩慢的融合中,但是看這融合速度實在是慢得很,看來萊因哈特也在這次攻擊中受了重傷才對。

果然,當那血光團融合為一體後,萊因哈特再次化形出來,他此刻的形象看起來真是糟糕極了,渾身上下的衣物已經被切成了碎片,身上更是血肉橫飛,到處都是深可見骨的傷痕,這次他身體愈合的速度比上次慢了許多,他也不等身體完全愈合,狂吼一聲又向程嘯沖去,此刻的他似乎已經憤怒到喪失神智的地步了,可是還沒等他沖到程嘯面前,數道雷電閃光又一次迸發了出來,萊因哈特再次被電漿炸彈所逼退。

“哈哈哈,知道了吧?我們中洲隊沒有人是好欺負的!就憑你這只小蝙蝠,打你成兩個小餅餅還不是輕松得很的事情嗎?哈哈哈……”程嘯一見萊因哈特的狼狽樣,他終于是忍不住的大聲嘲笑了起來,雖說他自己也是筋疲力盡,但是看到敵人狼狽確實讓他高興極了。

萊因哈特再次被逼退,他身上舊傷未好卻又添新傷,直到這時,這個男人居然徹底冷靜了下來,他深吸了幾口氣才說道:“是我不對,確實從一開始就小看了你們所有人,中洲隊不愧是連天神小隊也認可了的強隊……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小看你們,也不會再顧及著要吸收你們的力量,若是能夠吸收則好,不能吸收就要全力殺掉你們……那邊那個美女,從現在開始我也顧不得你了,若是你沒死的話,就答應成為我的女人吧,我有辦法帶你回我的西海隊里,自己想清楚……”

“血炎獸!”

萊因哈特慢慢從半空中落到了地面上,只見這個男人雙手一招就是一大團暗炎出現在了其中,本來程嘯休息這片刻已經恢複了些體力,正打算跳起攻擊時,一見那暗炎就馬上停了下來,畢竟程嘯也是輪回世界的資深者了,光是一看那暗炎就可以想象其威力,絕對不是他的南斗水鳥拳所能比擬的了。

萊因哈特嘿嘿笑了起來,他的笑容配合那暗紅色的暗炎,看起來真是猙獰味十足,只見他一扭雙手中的暗炎團,整個暗炎頓時洶湧澎湃了起來,他身邊大約十米范圍內全都被這火焰所籠罩,接著這火焰以他為中心不停旋轉了起來,形成了一個漏斗狀的火焰山,直到這時,整個火焰仿佛化為了怪物一般,洶湧的向眾人撲了過來。

“大家趴下!躲到我後面去!”

王俠一聲大喝,直接就將控制著的幾枚電漿炸彈給扔了出去,但這雷光閃電卻也只能稍稍逼緩那火焰怪物,只要電漿消失,這火焰怪物肯定又會再次逼迫上來,王俠當機立斷就將一枚微型核彈給拿了出來,一邊用妖力控制著,一邊對著身後扔出了一塊妖力所化炸彈,將那里給炸出了一個深度大約兩米左右的坑洞,他當即就大聲叫道:“程嘯!把他們全都搬進那坑洞里!快去啊!”說話間,那枚微型核彈已經緩緩飄浮在了他的面前。

程嘯反應也快,他飛快就將張琱T人給拋入到了坑中,但剛剛來得及一手夾著安蘇娜,另一手夾著楊雪霖,從他身後就傳來了劇烈的爆炸聲響,接著爆炸波動與劇風襲來,他與二女已經被摔飛出數米開外了。

在其身後,王俠正全神貫注的操控著那枚微型核彈,這可比不是電漿炸彈的威力,如果一個不好連他們都會死在這核彈波及之下,所以這也是最考驗他近來訓練的時刻了。

中洲隊里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訓練方式與變強道路,比如程嘯就從那南斗水鳥拳中領悟出了那風字殺招,而王俠的訓練方向則是對炸彈的精確控制,從指甲殼大小的妖力制造炸彈開始控制。直到能夠對微型核彈地爆炸波動也能精確控制,這門訓練才算是達成,而王俠僅僅只是才開始訓練而已,此刻為了控制這核彈的爆炸波動。他幾乎是連吃奶的力氣都拿了出來,身上更是血管素筋直冒,不多時一道血管直接裂開,然後是另一道……在那核彈炸開時,王俠已經仿佛血人一般了。

微型核彈的威力確實是可怕,一經爆炸就向著四周洶湧滾去,那暗紅色炎獸也瞬間被炸成碎片,這爆炸威力還未停止,接著爆炸波動就轟在了整個通道里,仿佛太陽般地光芒不停閃動著。除了暗紅色血炎苦苦守衛的一小團,還有王俠身後的空白處以外,其余地方都已經被爆炸波動所吞沒了。同時,整個通道再也承受不住這股劇烈的爆炸波動,它開始處處崩潰起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待到那爆炸已經徹底停下來時,整個通道已經變得面目全非。許多處都完全斷裂為了兩截,從斷裂空洞處向下看去不知道有多深,想來這通道已經徹底是廢掉了。

“啊!”

一聲慘壕突然響起。原來一塊巨大鋼岩落下,正好壓在了程嘯雙腿上,那雙腿已經齊膝被壓爛,也虧得他運氣還好,若是那鋼岩再向前多落半點,他已是連命都沒了。

王俠顫栗著從亂岩中立起身來,此刻的王俠看起來真是淒涼極了,混身上下都是裂開的傷痕,身上的血跡也是又黑又紅。不知道流了體內多少血液,他先向四周看了看,接著就急急向程嘯跑了過去,可是還沒等他跑到程嘯那里,整個通道忽然劇烈顫抖了起來,王俠一個不慎就跌倒在地,也不知是他太過虛弱,還是撞擊了腦袋,在跌到的同時就被帥暈了過去,此刻眾人都渾身是傷,唯獨倒是那兩名女人毫發無傷,她們都是迷茫的從地面站了起來。

……自安蘇娜,過來幫我,過來救救我……”

一個微弱的聲音在不遠處響了起來,這正是伊莫頓地聲音,安蘇娜本來還迷茫的望向四周,聽到這個聲音後她臉色一變就向那聲音發出處跑了過去,待她跑到那邊斷崖處後,這才看到那斷崖下的情景。

通道地這一處早已斷裂,而在裂口的另一邊則有一塊大約四五米的岩塊半吊在對面懸崖上,懸崖下方則是深不可見的,伊莫頓和張痟N吊在那鋼岩塊上,准確的說是伊莫頓拉著張琣a手吊在那鋼岩塊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兩人就會摔下這懸崖下方,而那岩塊離安蘇娜這邊足有四米多遠,即便安蘇娜想要去拉二人一把也是不可能的了。

伊莫頓努力回過了頭來,他看到了安蘇娜就站在身後的懸崖上,他當即就說道:“幫幫我,我現在還無法化沙,被那人給吸干了力量……幫幫我……”

安蘇娜臉上陰晴不定,她回過頭向後面看了看,在那里正有一團暗炎正在慢慢升起,伊莫頓也看到了那邊那團暗炎,他心中忽然產生了不好地預感,而此時安蘇娜已經轉身向著後方跑了過去,在她轉身的瞬間,伊莫頓只覺得整個世界仿佛都崩潰了一般。

從來未曾試著如此去深愛一個人,為了她能夠放棄任何榮華富貴,即便是性命和信仰都可以放棄,這段長達數千年的愛戀,為了讓她一直陪伴身邊,他也毅然加入到了中洲隊里,而憑借他的聰明才智,他也大概知道了自己的世界是電影的情況,他也曾偷偷看過了那神鬼傳奇一二集,對于電影里的結尾他也曾看過,雖然他覺得那種情況基本不可能發生,但是心里總是種下了陰影,直到此刻,他終于體會到了電影里的自己的心情,那種哀莫大于心死,若非還拉著張琚A他已經像是電影里地那樣自落懸崖了。

安蘇娜邊向著那火光跑去邊脫下了外衣,待到她跑出十多米開外時,她猛的停了下來,接著就將外衣給撕成了碎條狀,這個女人毅然的轉過身來,接著向著那懸崖跑了過去,只見她一陣加速就沖出了懸崖,接著直跳到了對面的岩塊上,一落地這個女子就滾了兩個圈,緩沖了那股沖力後,直接將手中的幾股布條扔下了懸崖道:“伊莫頓!抓住布條……那部電影我也看過,但是……不要胡思亂想,我也真的愛你!”

伊莫頓看著旁邊的布條,他心里真的是愣愣的不知所措,直到安蘇娜將布條纏在鋼岩上,接著再次催促時,他這才一把拉住了布條,然後任由安蘇娜將他和張痤鼎啎F起來。

安蘇娜好歹也算是中洲隊的成員,龍血和T病毒源液也自然有她的份,兩個人的重量也還難不倒她,這個女人當真是有種彪漢的氣勢,將兩個大男人從那懸崖下給拉了起來,然後她一肩扛著伊莫頓,一只手拉著張琚A從這岩塊上翻了上去,直到另一邊完整的地面上後,她這才松了口氣劇烈喘息了起來,而伊莫頓仿佛直到這時才回過神來一般,他狂喜的抱起安蘇娜親吻了起來,而這個男人的眼角上竟然也有淚珠出現……

“安蘇娜!我們永遠不會分離,那怕再過一百年,一千年,一萬年……那怕再過一次來世,我也會護人永遠!”

而不遠處,那團暗炎已經越來越龐大了……

上篇: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二) 第七章:阿賴耶識與全面開戰!(一)    下篇: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二) 第七章:阿賴耶識與全面開戰!(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