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第六集:指環戰爭(三) 第九章:楚軒之死與……另一次布局?(一)   
  
第六集:指環戰爭(三) 第九章:楚軒之死與……另一次布局?(一)


楚軒所站位置是那城牆即將炸開處,在原電影劇情里,這正是聖盔谷攻防戰的轉折點,否則以這雄壯關卡豎立在這里,強獸人們怎麼可能一夜之間就將其攻下?而這個轉折點鄭吒和楚軒商量之後也有了自己的解決辦法,那就是當城牆炸開之後,由鄭吒使用亡靈聖經來改變那一段地形,而這樣也就可以阻止強獸人們攻進城牆內了。

城牆會被炸開,本就是原劇情中所出現的情節,這樣的事情楚軒怎麼可能會記得呢?但是此刻的他卻真的站到了那一段被炸開的城牆之上,鄭吒轉身的瞬間,赫然就看到楚軒腳下一名強獸人拿著火把沖向了城牆的下不道洞里。

“不!”

鄭吒頓時急得雙眼一片赤紅,他基本來不及翻身下面,腳下直接在馬學上一點,整個人跳到半空中的同時,雙腳在空中用力一蹬,“瞬間毀滅”狀態使用出了“月步”,他整個人已經疾速的向楚軒所站站了過去。

但是這速度依然是一線,那個穿著火把的強獸人離城牆下方不過四五米距離,雖然他身上已經插滿了箭矢,但這只強獸人還是在最後瞬間里跳進了城牆下方的下水道洞穴中,接著轟然巨響,這一段大約六七米短的城牆轟然爆炸,那迎面而來爆炸力量是如此沙子在,甚至將沖去的鄭吒吹飛了數米遠,這那里可能是原劇情中黑火藥制造的原始炸彈啊,這威力絕對堪比高爆炸彈才對。

鄭吒被吹飛得向後翻出了數米遠,當他翻身落下的瞬間又是腳下一蹬,整個人絲毫不停的向那城牆爆炸處了過去,在那里,強獸人吼著瘋狂向內沖去,而他們卻遇到了更加瘋狂的鄭吒,因為擔心楚軒的安危,鄭吒此刻雙目一片赤紅,嘴中發出野獸般的低吼聲,當先幾名飛庫小說手打強獸人沖向了他,可是也不知道他干了什麼,這幾名強獸人在一瞬間就被切成了無數碎尸體,接著鄭吒直接撞進了這大群強獸人之中,搶先向著城牆那斷裂處沖了過去。

四周的強獸人自然是不干了,這些強獸人們都向他們之中的這名矮小(相對他們而言)的人類進行攻擊,但是也不知道發生了事,鄭吒只是雙手微微的動了幾下,在他身邊的數十名強獸人竟然都仿佛被怪獸活撕了一般,當鄭吒跑過之後,這一地只留下了無數碎尸,而鄭吒更是不知在何時一只手捏住了強獸人的腦袋,當他沖到那爆炸的斷壁處,狠狠的將這兩只強獸人按向了那斷壁,頓時兩聲悶響,這兩只強獸人腦袋被壓成了碎塊。

“楚軒呢?楚軒沒事吧?”鄭吒一沖進斷壁就瘋狂的大聲叫著,而在他身後則是一地的碎尸,這一路走來沒有任何一個強獸人能夠抵抗他一秒,這恐怖的戰斗力甚至讓遠處的強獸人都產生了遲疑。

在那城牆斷壁處,趙櫻空和程嘯都已經蹲在了那里,趙櫻空第一時間就將楚軒給抱了下來,而程嘯則蹲在那里不停往楚軒嘴中灌著藥,只是他的神色一片慌張黯然,絲毫看不出平日里那種嬉笑自信的表情,這樣的情景頓時就讓鄭吒心中出現了不祥。

“怎麼樣了?老子問你怎麼樣了?”鄭吒也不靠近,他就站在斷壁那里大聲的吼了起來。

程嘯卻也不專門組,他頭也不抬的大聲吼道:“媽的,你就站在那里好好的守住城牆好了!有病就相信醫生......老子就是醫生,你馬上給我閉嘴!”他邊說手上的動作也絲毫不停,只見他一下子就將楚軒的衣服給剝了下來,鄭吒頓時就看到楚軒左胸心髒處一股一股往處冒著鮮血,這樣的情景分明就是......

“啊!老子要你們償命!強獸人!薩魯曼!”

鄭吒一聲大吼,他提著虎魄就向斷壁外狂沖而去......

精靈王子勒芶拉斯眼中露出了一絲遲疑,他本想說些什麼話。但是看著強獸人戰陣里爆發的腥風血雨,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所以到最後他也只能皺眉繼續向遠處強獸人們射箭起來。

早在鄭吒等人還在精靈女王凱蘭崔爾那里時,楚軒當時就已經來找過勒芶拉斯,勒芶拉斯心里也忍不住的回想了那時的情景......

“......是的,是我要勒芶拉斯帶我來見你的,精靈女王。”此刻天色未亮,離黎明還有好些時候,而早晨時魔戒遠征軍才會離開這里,而那時精靈女王才會送給每個人一件禮物。在此之前,楚軒在凌晨兩點多時,已經叫醒了勒芶拉斯帶他來見精靈女王。

精靈女王凱蘭崔爾狡猾的笑道:“沒感情的人類啊,你現在見又是為了什麼呢?是為了來向我道歉嗎?為了那被你打碎的頭飾。”

楚軒卻是淡然的說道:“不,是為了和你進行交易而來......”

凱蘭崔爾愣了一下,她接著笑道:“若是為了交易的話,之前你的伙伴不也是承諾會和我們精靈一放進行交易了嗎?莫非你想繞過他和我們精靈一族單獨交易?”

“不,不是那些交易。”楚軒直接搖頭道“我希望能夠從你這里得到一些東西,而我則會將消除了索侖靈魂的至尊魔戒送經你,當然了,不是現在,是在下次我們再來這個世界時......”

凱蘭崔爾這次卻是皺起了眉頭,她認真的看向楚軒道:“雖然聽起來很誘人,但是你覺得這基本是不可能的嗎?索侖若真的是那麼好打的話,那我們好多種族也不會來送他黑暗君王的稱號了,這是畏懼,也是恐懼......你希望從我這里獲得什麼呢?”

楚軒一臉平靜的看向了凱蘭崔爾道:“我需要能夠讓人複活一次的東西,或者是讓人可以假死一次的東西,總之是這一類型的道具。魔法都可以......我我隊伍在這個世界里有很可怕的強敵,我不知道以我隊伍的力量能不能與之對抗,若是無法與之對抗的話,那麼無論是至尊魔戒,還是與精靈族的交易,這些都將一切成空......告訴我吧,精靈族有這樣的道具或者魔法嗎?”

勒芶拉斯的臉龐忽然一痛,一根箭矢從他臉邊射了過去,將他的思緒從那段回憶中拉了回來,而在那次楚軒與精靈女王的會面之後,楚軒也和他交談了一回,一直叮囑千萬不要將他和精靈女王會面的事告訴鄭吒等人,而勒芶拉斯也是一個心思玲瓏的人,他在答應了楚軒的要求之後,也就將這件秘密給鎖在了心中。

(可是楚軒,一切真的照你所預料的那樣進行嗎?鄭吒若是不能及時回憶起“那件”東西,那你的性格不就肯定不保了嗎?)

勒芶拉斯一直盯著下方鄭吒和身影,他好幾回都是欲言又止,直到鄭吒再次從敵陣跑回來時,他這才謝謝鄧射箭死死看向了鄭吒的動作。

卻見鄭吒手上拿著精靈女王送給他的那張世界樹葉,這個男人也不顧他渾身血汙,也不顧手上還鮮血淋淋,他直接就將世界樹葉塞了楚軒的嘴中,而這世界樹葉也是神錄,當它進入到楚軒的嘴里則馬上就化為了綠色的液體,接著慢慢向喉嚨中流了下去。

鄭吒呼了口氣,他死死盯著了程嘯道:“快點,看看楚軒的傷勢怎麼樣了?你不是連胞口開了個洞的波羅莫都救回來了嗎?為什麼自己的伙伴卻反而無法救下?!”

這番話卻是有些無理取鬧,救人也是看傷勢是否嚴重的,程嘯也不理他,只是拿著金針不停在楚軒胸口上刺入進去,而另一只手則拿著幾根手術線不停進行縫合,而趙櫻空手上還拿著一冰凝丹,只等楚軒陷入危急,她馬上就要將這顆丹藥塞入到他嘴中。

鄭吒就這麼死死的盯著程嘯的動作,他也不向斷壁外跑去了,剛才再一次沖去時,他一個人將沖來的兩三千強獸人全部撕成了碎片,這些強獸人居然再不刷子向這斷壁沖來。而這樣的情況下,城牆上的弓箭手都足以阻擋強獸人的靠近了,所以他才能一直站在了這里。

程嘯手上的動作越來越愉,而楚軒的臉色已經變得了稍微紅潤,胸口上的噴血也是越來越少,但是就在程嘯即將為那傷口打結時,他卻哇一聲大哭了起來,同時嘴里吼道:“媽的,老子不干了......***這算什麼事啊,直接就將心髒給打碎了,根本不給我治療的時間,根本不給放進冰凝丹的時間,媽的,這算什麼事啊......”

鄭吒臉色一變,他直接將程嘯給提了起來,他大吼道:“什麼事?這不是已經縫合好了嗎?他的胸不是已經好了嗎?我不是給你喂了世界樹葉嗎?為什麼不給他喂冰凝丹?為什麼?”

趙櫻空頓時就將手上丹藥塞進了楚軒嘴里,但是楚軒卻根本沒有被冰凍成人形,因為他已經再也吞不進那丹藥了,趙櫻空甚至咬碎了用嘴卻喂都無法,她摸了摸楚軒的脖子大動脈,接著就默默站了起來道:“......他死了。”

(亞當發,已經確認,楚軒死了......)

鄭吒手上一軟,程嘯頓時就落在了地面,在此刻的鄭吒雙眼一片赤紅與茫然,他就這麼轉過身去,一步一步走向了斷壁處的強獸人軍隊,就在他剛從斷壁中走出來時,一道爆裂箭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直射向了他面門,鄭吒單手一揮,在這枚箭矢即將射到他面門時,竟然一把就被他抓在了手中,接著他一聲大吼,整個人直接進了強獸人隊伍里......

上篇:第六集:指環戰爭(三) 第八章:戰爭……戰爭!(二)    下篇:第六集:指環戰爭(三) 第九章:楚軒之死與……另一次布局?(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