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第七集:死神絕境(一) 第六章:撲朔迷離的疑惑(二)   
  
第七集:死神絕境(一) 第六章:撲朔迷離的疑惑(二)


波浪酒吧......聽就是一個曖昧得很的名字,根本不用想象,這個酒吧確實是個脫衣舞女郞們聚集的酒吧,不單如此,酒吧外面還有幾十輛摩托車和身穿奇形怪狀衣服的小混混們,相比之下,一身普通休閑裝的亞洲人出現在這里,反而讓鄭吒有些顯眼了。

不過鄭吒並不在意這些,相對而言,經曆過數遍生死存亡,槍彈戰場,甚至是列殘酷的恐怖片戰場之後,他的心靈早已堅毅鐵血,至少跟以前的他比起來幾乎是天壤之別,以前的他可不會拿著沖鋒槍威脅新人......事實上看多了生死之後,他只對自己的生命,伙伴的生命更在意,支不知道這是一種進步還是墮落了......

對于這些小混混他根本不會在意,如果有人來騷擾他,那就打翻在地好了,如果先一步攻擊他或者想搶劫他,那就殺掉好了,他的底線只在于不濫殺無辜,一旦會威脅到他和伙伴們生存的人......則必須無情清理掉。

很無奈啊......鄭吒心里也覺得有些無可奈何,但是為了生存下去,他只能繼續這樣的堅持......

波浪酒吧,果然是名副其實啊,在酒吧四壁上都站著幾名全脫美女鋼管跳舞,在酒吧的中間更是有個T字台上有好幾個美女在干著同樣的事,酒吧里坐著的男人們也有好些都抱著一個裸女,甚至更有人當眾就開始干著齷齪事,不過四周人卻是視而不見。他們只沉醉在這喧鬧刺耳的DJ樂中。

鄭噬理也不理周圍人,他直接走吧台處就揚了揚手,待到吧台老板回過神來時,他已經將拇指大水的金粒拋了過去。

那吧台老板奇怪的接過金粒,他就這麼掂量了一下,然後詭異的看向鄭吒道:“想要什麼灑?”

鄭吒冷冷的看著他道:“我不會你們的對話切口,所以不要拿這些來試我了,明說吧,幫我搞張身份證。明天中午前我要拿到手,如果完成了......這塊金磚就是你的,那身份證的錢另付,我會給兩塊金磚......這樣的委托你接不接?”

那老板死死看著鄭吒手中的拿塊金磚,然後他卻忽然搖了搖頭道:“......制作身份證的委托我確實可以接,但是時間實在太短促了,明天就要拿到身份證的話......我怕時間上可能趕不及。”

鄭吒什麼話也不說,裝著從懷里掏東西的樣子,他又從納戒中取了一塊金磚出來。然後啪的一聲拍在了吧台上道:“我沒空和你玩什麼談判游戲,委托金加倍,兩塊金磚是你的,四塊金磚是制作人的......明天中午前,是否可以完成你吸需要一句話就行,先說好,答應了之後就必須按時完成,否則你就死定了。我不管你的反台是誰,在這里有多大的勢力,反正你是死定了!”

那老板的臉色變了變,他卻並沒有多說話。只是雙眼死死看著吧台上那兩塊厚實的黃金金磚,不但是他在看,周圍好些小混混都傻愣愣的看著金磚,老板連忙奪過金磚放在了吧台下方,他低頭說道:“明白了,明天中午前你就可以拿到......我要一張你的照片。”

這一下卻把鄭吒給愣住了,他身上的東西雖多,那可是為了活下去而准備的裝備和輔助物啊,照片......誰會無緣無故帶一張照片進恐怖片里?這不是無聊嗎?所以他只能聳了聳肩道:“我還沒有照片。酒吧後台處可以拍照嗎?”

老板神色不變的從吧台里拿了一個小型照相器出來,他說道:“就在這里吧,雖然效果不怎麼好,但是制作方會修改一些的......”話音未落,照相機啪一聲就是一道刺眼白光。

鄭吒眼睛下意識的一閉,但是在閉眼的同時他忽然猛的一陣心悸,單手猛的向後抓去,在抓到一把冰冷銳利器的同時,他整個人已經轉身一腳踢去。

在剛才照相機拍照的同時,他身後一個小混混竟然拿起匕首捅向了他的後腰。而且不單是這個小混混,周圍幾個都有向這邊圍上來的意思,只是他們沒想到鄭吒的反應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一把握住匕首的同時,竟然還能反轉身體將身後人踢飛,這一腳的力量也打得離譜,一腳踢去,竟然將小混混踢飛出了數米遠,中間還連續撞倒了四五個人,一時間周圍的人都不敢圍上來了,周圍的人都是看向了鄭吒,整個酒吧中只傳來了刺耳的DJ聲,還有遠處一些不知情人的繼續喧嘩聲,不過在鄭吒周圍地人卻是靜悄悄的。

“老板......照片拍好了嗎?”鄭吒理也不理那個小混混,他只是轉過頭來繼續看向了吧台老板。

鄭吒卻搖搖頭道:“不是雙倍金錢,我沒時間陪你玩什麼金錢游戲......記得,委托完不成,你就會死......你一定會死!所以,盡量把委托給完成了吧。”說完,他將手上匕首輕輕放在了吧台上,人卻開始向酒吧外走了去。

吧吧老板的手一直放在吧台下方,那只手一直都捏著一把來複槍,可是仔細去看,卻可以看到他的手不停在顫抖,特別是看到那匕首後,他的雙手顫抖得更厲害了。

周圍的小混混們也都圍了上來,其中一人拿起匕首就驚叫起來道:“中國功夫!這是中國功夫啊!”

原本那匕首上卻帶著幾個拇指印,甚至連手上的指紋都一一刻印下來,就仿佛鄭吒的手是烙鐵一般,這卻看得周圍人一陣咋舌,特別是吧台老板,他的臉色已經青了又白,白了又青,數十秒後,他連忙掏出一個手機開始不停說起話來。

鄭吒從酒吧中走了出來,他看了看天色,此刻天色已經大黑,時間約莫是在晚上九點左右,而他又沒辦法住什麼酒店,這卻讓他為難了些,所以決定還是找處寬闊的廣場好了,在那里的椅子上將就一個晚上。

此刻外面的路上卻有些濕,在鄭吒來這個酒吧之前下了一場暴雨,來得快也去得快,甚至一些地方還有小水窪,只有那些騎摩托的嬉皮士們卻不在意這些,他們吆喝著不停騎著摩托來來回回。

另外還有些站街女就在酒吧外面,她們打扮得花枝招展,渾身都散發著刺鼻的香水味,身上也只穿著很單薄的1性感衣裝,一看就知道她們的職業是什麼,當鄭吒路過她們身邊時,這幾個女子甚至還出言挑逗和引誘,直到鄭吒理也不理她們的獨自走來,這幾名女人才郁悶的又停下了話語。

不過其中一個女人似乎想不過味,她一口濃痰吐在了鄭吒走過的道路上,眼里滿是一些郁悶之色,就在這時,一輛摩托吆喝著從她們面前開過,恰好一下子擦在了這口濃痰上,卻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或許是因為雨天打滑的關系,或許是因為這口痰的關系,總之這輛摩托突然間打滑起來,並且以更加快的速度直沖向了不遠處的鄭吒。

那摩托上的小混混剛來得及叫出一聲而已,他整個人就被摩托拋飛下來,而整輛摩托已經滑著地面上的水跡直沖向了鄭吒,待到鄭吒回過頭來時,那摩托離他已經只有兩三米遠,躲肯定是躲不及了,他只能腳下一蹬向後急腿,沒退幾步就沖到了一個小水窪中,這時他才終于有機會運行輕功跳了起來,順利的從摩托上方一米多處越了過去。

鄭吒落下來後呼了口氣,他默默的沉思起來,心里卻想不明白這一切是偶然?還是他已經是死神盯著的死亡人選了?不可能吧,這才多久時間,那對母子倆按照劇情現在可一個都沒死啊。

就這麼一愣神間,那輛摩托已經撞在了他身後的一根電線杆上,一撞到電線杆上,摩托就是一陣猛烈爆炸,這股爆炸是如此的猛烈,將地面上一些石塊都炸得飛了起來,其中一塊石片直劃向了半空中,輕輕一劃就將電線杆上的電線給劃斷,那斷的電線直落向了地面,不知是巧合還是什麼的,這根電線正落在了鄭吒所站水窪的邊緣外,嘶的一聲輕響,鄭吒已經覺得渾身痛苦欲死。

鄭吒的身體素質比普通人強了好向倍,但是也無法直接硬抗這高壓電,瞬間而已,他的身體已經整個僵直,身上也似乎散發出了焦臭味,眼看著他已經要被股電流給燙熟,千鈞一發之間,他眼睛突然變得了迷茫,拼命從納戒中拿出了空氣炮,此刻他已經全身僵硬,手指只來得及扣下了那開關,接著空氣炮已經開始了充能與吸氣......

“二!“

“一!”

這兩秒時間在此刻的鄭吒感覺起來卻是如此漫長,幾乎仿佛是要過了一生一世一般,他努力將炮口對准了斜下方,當那炮口波動出現時,巨大的沖擊力終于整個爆發出來,除了將水泥地面轟成沙石以外,巨大的沖擊力還反作用的將鄭吒也推向了遠方,當他慢慢離開小水窪時,整個人眼前一黑已經暈死過去......而那電線依然還在不停咆哮甩動,只可惜它的長短只能靠近小水窪,而鄭吒已經離小水窪有數米之遠了......

上篇:第七集:死神絕境(一) 第六章:撲朔迷離的疑惑(一)    下篇:第七集:死神絕境(一) 第七章:伙伴的攻擊(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