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五百七十八章 階下囚   
  
第五百七十八章 階下囚

"呃啊……"

黑暗中林濤痛苦的呻吟了出來,努力想睜開那仿佛重若千斤的眼皮,但他的意識里一片渾噩,就像被人生生拆碎了千百片,等一片一片的緩慢凝聚起來之後,他的身體才逐漸有了一點知覺.

林濤感覺自己全身就像散了架一樣,虛脫是他唯一的狀態,一陣賽過一陣的痛楚從四面八方傳來,卻都能痛入骨髓,想想就和當年那場空難過後一樣,他因為失血過多倒在地上一動也不能動.

他不知道自己如今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幾天,中間似乎醒來過幾次卻又昏過去了,四周黑洞洞一片,哪怕連手指放在眼前都看不見半點,要不是偶爾眼冒金星他就差點以為自己是瞎了.

四周充滿著一種動植物腐爛的氣味,就好像他當年剛走進大沼澤時的味道差不多,聞多了反而有一種讓人亢奮的感覺,跟磕了藥一樣過癮.

林濤一連深吸了好幾口氣才調勻了呼吸,他摸摸索索的打探著四周,發現地上鋪著厚厚的稻草,腐爛的氣味大概就是這些稻草所發出的,但很快,一塊冰冷而又堅硬的牆壁入手了,但他重重的敲了敲,居然連一點回聲都沒有,這個不好的消息告訴他,他現在極有可能是被關在了一處地下室之內.

"有沒有人?"林濤喊叫了一聲,但他嗓子里發出的艱澀聲音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和一個被割了聲帶的病人在話差不多,怪腔怪調的聲音在四周不斷回響,這地下室竟然很是不.

"吼~你醒的可真夠快的,三槍六個洞,你居然都沒死,你他媽是怪物麼?"

林濤本沒有期望這里有人能回答他的,但黑暗之中傳來的沙啞聲音卻讓他欣喜起來,他一邊摸索著聲音的方向,一邊低聲問道:"你是誰?"

"嘩啦啦……"

再次傳來的竟然是一陣鐵鏈晃動的聲音,林濤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猜到對方估計是被鐵鏈子拴住了,而對方也在這時道:"告訴你也不認識,我是狼族的銀狼勇士坎普亞,哈哈~你認識我嗎,子?"

"坎普亞?"這次林濤狠狠的一愣,過後他驚喜的道:"你真是坎普亞?我是林濤啊,我們一起在影城外並肩作過戰的,你還記不記得?"

"靠!你……你是林濤?難怪我你的味道怎麼有些熟悉呢,可你子怎麼也被關到這里來了呢?艾米那婊子好像還沒能力把你捉住吧?"坎普亞也激動起來,鐵鏈也跟著一陣"嘩啦啦"亂響.

"唉~一難盡啊,我本來是來找黃超然麻煩的,誰想到低估了他的實力,落到現在這個下場,你呢?你又怎麼會被關在這里的?"

林濤摸准了坎普亞的大概方位,他靠在一堵冰冷潮濕的牆壁上,脖子和僅剩的一只獨臂上都被人拴上了粗重的鐵鏈,林濤伸手摸了摸他的身體,但這一觸手他便悲哀起來,當初龍精虎猛的一個狼人勇士,現如今被關在這個暗無天日的鬼地方,竟然瘦的只剩下一身皮包骨頭了.

"唉~我比你更慘,我連我自己是怎麼進來的都不知道,當時我們跟著妮可一起來到這該死的大學城,等清理完這里的活尸以後,有天晚上艾米那婊子居然主動跑來勾搭我,我一時沒忍住,就和她搞了一次,誰知道那婊子剛爽完就跟老子翻臉了,也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就把我弄暈了,再醒來的時候我就被鏈子鎖在了這里,除了每天有固定的人給我送水送飯,你是我這麼長時間以來見到的第二個活人,就是不知道我那些狼崽子如今怎麼樣了,估計況也好不到哪去!"

坎普亞長長的歎息了一聲,聲音里充滿了無限的悲哀,沉默了好半天他又用膝蓋搗了搗身邊的林濤,問道:"喂!身上有雪茄嗎?沒有香煙也行啊!"

"屁啊!難道你沒看到我進來的時候被他們扒的就剩一個褲頭了嗎?"林濤喪氣的搖搖頭,問道:"對了,我昏迷多久了?"

"我哪知道?這鬼地方連一絲光線都透不進來,不過從給我送飯人的時間來看,你應該昏迷快一天了吧!"坎普亞甕聲甕氣的回答道,然後想了想又接著問道:"你有沒有見過妮可?這段時間我左思右想,覺得出賣我的人應該不會是她,那妮子是個做大事的人,肯定不會輕易和我們狼族翻臉的,就是不知道艾米那婊子抽什麼瘋,竟然敢對老子下毒手!"

"看到你我就明白了!"林濤無奈的歎了口氣,靠在牆壁上道:"外界都傳妮可丟了影城,被家族懲罰帶走了,但現在看來肯定不是這樣,肯定是艾米聯合黃超然把妮可也給關押了,為的就是奪取大學城的控制權,不過妮可現在是死是活就不知道了!"

"媽的,這臭婊子,老子要是能出去,一定生撕了她個爛貨!"坎普亞憤怒的罵著,然後又賊兮兮的問道:"林濤,你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力量帶我們出去?這是個地下室,鐵門就在我們的右前方,你要是恢複了,等送飯的人進來了,你干掉他我們就可以出去了!"

"我被打了三槍,失去了體內四分之一的血液,我剛剛都是爬著過來的!"林濤沮喪的搖搖頭,十分無力的道:"最關鍵的是他們禁錮住了我體內的力量,我現在恐怕連只臭蟲都捏不死,不然我的待遇肯定和你一樣,被鐵鏈子拴住了!"

"那你的兄弟會不會來救你?"坎普亞不死心的問道.

"來肯定會來的,雖然我給他們下了死命令,一旦我出了事,他們要立刻搬進青山縣去,但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他們肯定會為我報仇,但黃超然又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他肯定會有所防備,甚至是提前反撲,我真怕他們出事啊!"林濤到這傷神的捏了捏眉心,而坎普亞也喪氣的道:"靠!不能真在這里等死吧?"

"聽天由命吧,至少也要等我恢複一點力氣再!"林濤完便不再語,默默的靠在牆上想著心事,而坎普亞似乎太長時間沒和人交流了,一直絮絮叨叨的在那個不聽,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厚重的地下室鐵門被人一下打開了,強烈的亮光刺的里面兩個男人連眼睛都睜不開,但隨著一股特殊的香水味飄了進來,林濤和坎普亞就算拿腳指頭也猜到了,來人除了艾米那**還能是誰?

"喔喔~這里的味道可真適合你們呢!"艾米輕輕扇著鼻間的味道,邁著優雅的貓步一步一步的踱下台階,選了一塊較為潔淨的地方停下腳步,她原地轉了一個身,戲謔的看著狼狽的林濤和坎普亞,玩味的道:"兩位大英雄,滋味如何啊?我能來看你們,是不是很驚喜呢?"

"臭婊子,你要是能給我們跳個脫衣舞就更驚喜了,我太想念你那晚跪在地上舔.我大香蕉時的樣子了,知道嗎,你那時像極了一只母狗,發發.騷的母狗,哈哈哈……"坎普亞大聲的狂笑,但額頭上暴跳的青筋卻無疑出賣了他此刻的心.

"哼~你這個死殘廢,今天我就讓你下地獄和你那些狗崽子團聚!帶走!"艾米面色冰寒的一揮手,鐵門外立刻沖進來兩個瘦高個的低等血族,解開固定在牆上的粗鐵鏈,像拖死狗一樣把坎普亞粗暴的往外拖去,而坎普亞也無力掙紮,只是瘋狂的對林濤大喊道:"兄弟,我先走一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著呀,為我報仇,把這臭婊子的腦袋擰下來為我報仇……"

坎普亞高亢的聲音漸行漸遠,只留下艾米洋洋得意的看著林濤,然後緩緩上前一步,站在他的雙腿間,用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道:"那只臭狗太討厭了,明明已經淪為階下囚卻還是那麼不可一世,我親愛的前主人,希望你不要和他一樣,識趣點才好!"

"想和我談條件?"林濤微微抬起頭來,卻冷笑了一下,道:"你可以回去告訴黃超然,底牌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才有,我還有我女兒她們,任何一個人在這里出了事,就將會有超過兩枚以上的洲際導彈瞄准這里,你也好,黃超然也好,這里的任何一切全都將不存在!"

"呵呵~那我好怕怕呀,洲際導彈呢,那麼大,那麼粗,都不知道人家受不受得了哦!"艾米十分不屑的一笑,居然抬起一只腳直接踩在林濤的褲襠上,然後一點一點的開始用力,林濤痛苦的悶哼一聲,死死的瞪著艾米,但艾米卻笑的無比開心,並且低下頭嘲諷的道:"你騙誰呢?就算你真有導彈,但你敢放嗎?你的老婆,你的孩子,你舍得讓她們陪我們同歸于盡嗎?"

"那你就殺了我試試,就算黃超然能逃得了,你們血族又跑得了嗎?"林濤的臉色漲的通,從來都不願欺負女人的他,頭一次生出一種想把艾米這個賤人撕的粉碎的沖動.

"殺了你不是太便宜你了嗎?"艾米呵呵一笑,然後彎下腰拍著林濤的臉頰,得意的道:"只有讓你活著,你那些手下才不敢輕舉妄動,別我不念舊哦,和你上床我還是很滿意的,所以只要你乖乖聽話配合我們,我一定會把你養的白白胖胖的!"

"去你媽的!"林濤"呸"的一口口水吐在艾米的臉上,粘稠的唾液就如同他當初的射給艾米的"精華"一般,惡心的掛在艾米的眼眉之間,艾米氣的尖叫了一聲,揮起手臂重重的抽了林濤一個大嘴巴,她一邊擦著臉上的唾液,一邊憤怒的吼道:"你給我下地獄去吧,還有你那個嘴賤的女兒,我馬上就會把她變成我的血仆,讓他和城里最下賤的乞丐去交媾,你就等著吧!"

"你敢!"提到林詩詩,林濤如同一只垂死掙紮的野獸,雙目通的吼道:"你要敢碰我女兒一根汗毛,我一定把你碎尸萬段!"

"哼~你先顧好你自己吧!"艾米不屑的冷笑,轉身便往鐵門外走去,不過當她即將走出這間昏暗的地下室時,她又轉過身來,浮笑著道:"以後的日子還長,咱們慢慢的玩,有的是好戲在等著你呢!哈哈哈……"

上篇:第五百七十七章 惡魔的交易    下篇:第五百七十九章 迷地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