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五百七十章 純發狂   
  
第五百七十章 純發狂

"一個人盡可夫的婊子而已,我們家男人還沒濫到這種程度……"

一道冰冷的聲音突然打斷了馬克他們之間的討論,只看見密集的人群很自覺的分出一條寬敞的道路來,讓來人通過,馬克驚訝的看去,居然是曹媚扶著白茹,帶著林家的一幫女人走了過來.

話的自然是曹媚,這種黑臉一向都是她來扮演,她走過人群站定腳步,微微落後白茹半個身子,大聲對馬克道:"馬克,你告訴里面的人,我給他們半分鍾考慮的時間,時間一到,他們再不放人,你們就把整間屋子都給我炸了,也告訴夏嵐,她做為山莊人自然有義務保護山莊的重要財產,她死後我們會給她選一處好地方安塊紀念碑的!"

"可是……"馬克還是有些猶豫,他可不想成為林家女人爭風吃醋的幫凶,誰知道曹媚這一手會不會是借刀殺人,或許她們早就看夏嵐不順眼了.

"不用可是了!"挺著大肚子的白茹也看著馬克,淡淡的道:"就算換成了是我們被挾持了,也要有這種自我犧牲的覺悟,想必大家都清楚,腐尸果的種子一旦流落到別人手上會造成多可怕的下場,所以種子絕對不能流傳出去,莊主那里自然有我們姐妹會去解釋,你們照著做就行了!"

"好吧!"馬克無奈的點點頭,大姐大都發話了他也沒什麼好猶豫的了,轉頭就大聲的對屋吼道:"里面的人聽著,給你們三十秒的時間放人,時間一過,我們將把這里夷為平地!"

馬克的話一落音,周圍的人群便立刻散開再也不敢看熱鬧,白茹她們也被上百個戰士緊緊包圍著,退到了巷口的安全地帶,只留下一批全副武裝的精銳戰士虎視眈眈的圍著屋,手里的長槍短炮更是直直的指向屋.

"二十九,二十八,二十七……十九八七六……"

馬克一字一頓的緩緩倒數著,他面沉似水,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視著夏嵐的屋,此時的屋里面早已經被人熄了燈,黑漆漆一片什麼都看不清楚,原本站在窗邊的張海晨也被人拽了回去,周圍除了他的倒數聲,安靜的詭異.

馬克的右手緩緩抬起,周圍的戰士們也根本緊了緊自己手中的武器,可就在馬克將要倒數完畢,高舉的右手正准備放下的時候,安靜的屋突然發出"嘩啦"一聲大響,鋪在屋頂的黑色瓦片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四散飛射,包圍屋的戰士們本能的捂臉躲避,就見那只一直躲藏在屋中的吸血鬼竟然揮舞著翅膀閃電般破開屋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沖了出來,眨眼間就到了空中.

"開槍,開槍,把他給我打下來……"

馬克聲嘶力竭的怒吼著,他手中的步槍速度也不慢,任憑幾片黑瓦砸在身上也不躲閃,第一時間就舉起了步槍射向還在攀升的吸血鬼.

一時間槍聲大作,漆黑的夜空一道道通的火線接二連三的向吸血鬼身上激射而去,吸血鬼被打的慘叫連連,一對翅膀也被撕出了好大幾個破洞,到處都漏風.

吸血鬼不敢怠慢,慢上一秒都可能付出死亡的代價,他瘋了一般狂扇著翅膀,眨眼間就攀升到了七八層樓的高度,盡管身形被打的搖搖晃晃卻就是不掉下來,而手上拎著"生化武器"的孟黑子也只能原地跳腳干著急,這東西要是扔上去了,砸不砸的到吸血鬼先兩,散開之後肯定要先撒他們自己一臉的,那時候倒黴的可就是他們自己了,他老黑也得被兄弟們的吐沫星子給淹死.

今晚的月亮不算明亮,幾朵罕見的烏云正遮蔽在天空之上,讓漆黑的夜空更加看不真切,飛舞在天空中的吸血鬼眼見著越飛越高,越飛越穩,但一個不好,卻被一枚無心的流彈擊打在了翅骨之上,他的身形突然一個打了趔趄,忽忽悠悠的栽下好大一截才總算穩住身形.

就在這時,讓人意想不到的古怪事也發生了,空中的吸血鬼忽然間就好像一分為二,一個還在繼續往天空攀升,另一個卻仿佛失事的飛機,直挺挺的頭下腳上的從空中栽了下來.

"咚~"

吸血鬼的"分身"掉在地上發出重重的一聲悶響,可等那身體周圍的灰塵散開之後,眾人這才發現,這哪里是什麼吸血鬼,根本就是張海晨那個倒黴蛋,看他被子彈打成蜂窩一般的殘破身體,他肯定是被吸血鬼里克當成了擋箭牌,替死鬼,用完之後便把他給扔了下來,臨死前還體驗了一把自*落體的極端刺激,摔成了一堆頭臉不分的爛肉.

"媽的,那死蝙蝠手里還抓著一個人,是夏嵐那娘們!"手里換了一副望遠鏡的孟黑子大聲的嚷嚷了起來,從望遠鏡里看去,滿身是血的夏嵐被里克死死的擋在身前,垂著腦袋也不知是死是活,而里克用了雙層人肉保護,難怪一直死不了.

"都別開槍……"馬克急忙按住戰士們的槍管,阻止他們繼續射擊,然後搖搖頭無奈的道:"算了吧,把那只吸血鬼趕走就行了,夏嵐能不能活下來就看她自己的運氣了……嗯?"

正著話的馬克震驚的看向了夜空,雖里克剛剛受了傷差點栽下來,可現如今他強忍著疼痛又飛到了六七層樓那麼高,但一條纖瘦苗條的身影卻冷不丁從斜刺里殺了出來,在一棟三層的建築上足尖一點,竟然猛的一躍而起,手里舉著寒光四射的長刀,凶悍的斬向身在空中的里克.

圓圓的月亮比末世前要大上三倍還不止,從馬克他們的角度看去,里克的身體正好印在了月亮碩大的輪廓之中,形成了一個黑黑的十字形,而那突兀殺出來的黑影就如同切開了這輪圓月的刀光,帶著一抹黑芒,分毫不差的和里克擦肩而過.

遮住圓月的烏云恰巧在此時散開,黑影從里克面前擦過之後,一蓬看不清顏色的液體從他身體里噴射出來,早就習慣厮殺的戰士們都知道,那肯定是里克身體里的血液,但讓他們驚駭莫名的事,里克的下半幅軀體竟然也和血液一起墜落了下來,而且他這次是真正的一分為二,是被那黑影直接給一刀兩斷.

吸血鬼子爵里克就好比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先是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還連著翅膀的上半身便打著圈,一繞一繞的飄落下來,最後"轟"的一聲砸進一座公共廁所里,被里面砸翻的大量屎尿給堵住口鼻,竟然生生溺斃而亡.

里克摔下來了,但他懷里的夏嵐竟然沒有跟著一道摔下來,畢竟黑影剛剛只是和里克一擦而過,電光火石間根本沒人看清什麼,而滿頭大汗的金大壯卻在這時急匆匆的跑了過來,看到目光呆滯的戰士們張口就問他家純落到哪里去了,眾人這才恍悟,原來剛剛那舉著長刀的黑影竟然就是銀甲尸純.

"是你控制的純,怎麼還來問我們?"馬克奇怪的看著金大壯,很是納悶.

"不是的,純不是我控制的,是她自己突然沖出去的,連我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金大壯急的滿頭大汗,手舞足蹈的比劃道:"剛剛旭哥讓我帶純出來待命,我和旭哥正躲在那邊樹林里看看能不能偷襲呢,誰知道純看到那只吸血鬼突然飛上天空,竟然搶了旭哥的刀就沖了出去,我……我可是半點命令都沒下啊!"

"靠!你家那只僵尸不會又擅自行動了吧?要是讓她傷了人你子就倒大黴了!"孟黑子怒氣沖沖的瞪著金大壯,他家純可是早就有不良記錄了,上次在沒有金大壯的命令下就差點把張旭給分了尸,這次萬一要是發了狂,能造成多大的破壞誰都無法估量.

"你快試試能不能把她給叫回來!"馬克也想到事的嚴重性,急忙催促.

"試了,但沒反應啊,我連她在哪都感覺不到!"金大壯急的一頭白毛汗,像只無頭蒼蠅一般四下亂轉,不過好在一個哨兵很快就從遠處跑來,急匆匆的彙報了純的況,可他帶來的非但不是好消息,而且還聽的眾人遍體生寒.

"大壯,你快去看看吧,你家純發瘋了,她不但把夏嵐殺了,還把她的胸膛給破開了,連心髒都挖出來了!"哨兵臉色發白的看著金大壯,要不是他跟著林濤見識過幾次更加血腥的場面,不定他當場就要吐出來了.

"不好!"金大壯一拍大腿,就像屁股著火似的沖向哨兵所指的方向,剛剛饒過幾棟房屋便看到了純制造的血腥場面.

純落下來的地方恰好是一片剛剛收割完畢的田地,誰也沒想到她從那麼高的地方落下來還帶著夏嵐,居然是毫發無傷,她此時正跪在泥地里,在她的面前就橫放著夏嵐面目全非的尸體,而純的一雙手如同手術刀般直直的插進夏嵐的胸膛里一動也不動,被挖出來的心髒還擺在她的腹上一跳一跳的,看的讓人頭皮一陣陣的發麻,好幾個女人都忍不住干嘔起來.

夏嵐的腦袋軟軟的搭在一旁,臉上布滿了濃濃的驚恐之色,而她充滿灰敗的雙眼瞪的大大的,里面除了極度的驚恐外,還帶著一絲絲讓人心生憐憫的解脫,也許連夏嵐她自己都覺得這輩子活的太累了,走向死亡何嘗也不是一種最好的選擇.

上篇:第五百六十九章 驅邪和蝙蝠精    下篇:第五百七十一章 亡靈轉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