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五百二十八章 潘多拉魔盒   
  
第五百二十八章 潘多拉魔盒

我切的廢話應該看不出來吧?自我感覺還挺流暢!

--------------------------------------

林濤也沒拿傘,任憑鹽粒般的冰雹打在身上,舒爽的感受這殊為難得的冰冷與潮濕氣,不過當他走進內莊的時候,一把花傘卻擋在了他的頭頂,就聽一個女人在他身後責備的道:"怎麼也不打傘呀?凍病了怎麼辦?"

林濤回過頭看著郭萬珍,接過她手中的花傘笑著道:"沒關系的,這點溫度我還不在乎,對了,這都快一點了,你怎麼還不回去睡覺?"

"今天莊里大盤點,我們幾個會計一直忙到現在!"郭萬珍輕輕的笑笑,她本還想和林濤保持適當的距離,但冰粒卻不斷落在她的脖頸之中,她吃不住冷,只好縮頭靠在林濤身旁,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輕輕挽住了林濤的手臂.

林濤撐著傘和郭萬珍並肩往回走,郭萬珍自從到了山莊之後,各方面的條件都大幅度的上漲,自然恢複了一點以往的氣色,菜綠色的臉頰也飽滿緊致起來,酥胸也挺翹了不少,看上去少了幾分中年婦女的模樣,多了幾分俏婦人的韻味.

"今天我去軍營問了一下詩詩的狀況,雖然沒看到丫頭,不過聽基本上已經適應了營里的生活,表現的也很不錯,你不用太擔心的!"林濤看了一眼身旁的郭萬珍,有時想想,自己和她居然有了這麼大一個女兒,林濤開心的同時心其實也相當的複雜.

"嗯!"郭萬珍點點頭,把搭在額前的長發順到耳後,微笑著道:"其實我很感激羅榕,雖然我從沒想過讓詩詩當兵,但有人能約束她無法無天的性子,我真的很欣慰,不然她仗著你是她父親,驕橫慣了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詩詩還是很懂事的,也很聰明,不知道你看沒看過她在游戲室里賭錢,那架勢連我都佩服!"林濤的眼里閃現著溫柔的目光,接著問道:"對了,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還習慣吧?"

"很好啊!"郭萬珍笑著回答道,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襯衣和一件單薄的黑色外套,因為寒冷她不自禁的抱緊了林濤的手臂,然後輕聲道:"這里的生活比以前好了一萬倍,同事們也很不錯,就是她們對我太客氣了,領導還專門給我安排了一間單獨的辦公室,我覺得挺不好意思的!"

"沒關系的,畢竟你是剛來,等大家都知道你的性子隨和了,他們就會把你當真正的朋友一樣看待了!"林濤無所謂的笑笑,感覺到郭萬珍的身體被凍的瑟瑟發抖,他很自然的抽出手臂摟住了她的肩膀,郭萬珍並沒有掙紮,只是把腦袋垂的更低了,耳根也有些發.

郭萬珍並不和林濤住在一塊,茉莉替她找了一間新蓋的二樓居住,雖然里面還住了幾個人,卻都是未婚的單身女孩,也不是那種嘰嘰喳喳吵鬧的類型,這樣一來郭萬珍也算有幾個話的同伴,不至于一回家就冷冷清清.

林濤撐著傘把郭萬珍送到樓門前,也不知道是不是樓里的姑娘們看見他來了,幾個房間里的燈光立刻熄滅,連電視聲音也飛快的消失不見,郭萬珍轉身推開未裝門鎖的大門,跨進去伸開客廳的吊燈,然後回身扶著門框對林濤道:"要不要進來坐一坐?"

林濤本想直接回去的,但想想至今還沒進過郭萬珍的家門,似乎也太不關心人家了,他略微猶豫了一下,便點頭走了進去,在郭萬珍的帶領下,進了一樓左邊的一間房間.

郭萬珍的房間擺設十分簡單,一張床,一套寫字台和衣櫃就是所有,林濤把傘放在寫字台上,伸手拿起上面的一個金屬相框,里面的彩色照片是一家三口,照片里被林詩詩親熱挽住的男人也並非郭萬珍的前夫,而是林濤.

這張照片是在林詩詩強烈要求下才拍的,就在別墅的陽台上,林濤和郭萬珍一左一右夾著笑容燦爛的林詩詩,郭萬珍的腦袋搭在她的肩膀上,笑的也十分真摯,看不到一點勉強,林濤的手臂也很自然的摟著她們母女倆,宛如真正的一家人.

"沒怪我一直霸占著詩詩,讓她和我們住吧?"林濤放下相框,回頭看著郭萬珍,郭萬珍倒了一杯溫開水遞過來,站在林濤面前略帶局促的道:"怎麼會呢?詩詩的幾位媽都是很出色的女性,能教會她很多東西,要是和我這個老太婆住在一起,我又能教她什麼呢?"

"呵呵~阿珍,我知道你想女兒,這次等詩詩從軍營里回來,你就搬過來和我們一起住吧,一家人何苦非要分開呢!"林濤靠在寫字台上,溫柔的看著郭萬珍,郭萬珍始終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搖搖頭輕聲道:"不用的,她白天不是一有空就來陪我嘛,我真的挺好的,你不用為**心!"

"可……"林濤剛了一個字就不知道如何開口了,其實他心里明白郭萬珍從始至終都是愛著自己的,正所謂愛的有多深恨的就有多深,要是她早就不在乎自己了,當時又見到自己時就不會那樣失控的大發雷霆,而且她自己也了,當初的她已經做好准備等林濤成年,心甘願的為他生下孩子,這就是最好的證明,雖然這是一種病態的畸形戀,是從逆來順受中漸漸衍生出來的變態愛戀,但愛就是愛,任何一個女人都忘不了奪去自己第一次的男人,郭萬珍也同樣放不下.

林濤放下手中的水杯,輕輕拉住了郭萬珍的手緩緩磨挲著,郭萬珍人到中年,手卻還是那樣細滑,但郭萬珍猛的被林濤握住手,全身都狠狠抖了一下,雙頰燒的通通,連呼吸都屏住了,她根本不敢看向林濤,曾經的記憶也不敢讓她抽出手,臉上的慌亂任誰都能看的出來.

曾經的林濤傷的郭萬珍很深很深,而融合了他記憶的新林濤自然而然就對她產生了愧疚,一個人的性格最主要就是來自他的記憶和感受,即使現在的林濤像個觀眾一樣去"翻閱"曾經的記憶,但時間一久卻也難民感同身受,被之前的林濤給影響到.

柔和的燈光下讓郭萬珍暈的俏臉更顯迷人,無助的眼神也讓人無比愛憐,雖然林濤無意和她再次發生什麼關系,卻還是忍不住輕輕把她拉進懷里,摟住了她的蠻腰.

郭萬珍的呼吸明顯急促起來,腦海中,對以往和林濤單獨相處的記憶也如同潮水般湧現出來,她永遠也忘不掉林濤用那種命令的口氣讓她把自己脫光,雖然她一度都覺得十分屈辱,當真正等林濤肆無忌憚的欣賞她美麗的嬌軀時,郭萬珍知道,她還是很動的,也為自己的身體可以取悅林濤而深深感到自豪……

"鈴鈴……"

一陣吵鬧的手機鈴聲傳來,這把一直都睡不踏實的郭萬珍嚇了一跳,急忙光著身子爬下床去,從林濤的褲子口袋里翻出手機來,遞給滿臉困倦的林濤,還不放心的叮囑道:"千萬別和我在一起呀……"

林濤蹙著眉頭接過電話,有些納悶今晚陪他睡覺的嬌嬌怎麼會打電話過來,按理自己不回去她們一般都不會過問的,因為被哪個突然發騷的老婆截了糊也是常有的事,但看著手機上一排陌生的號碼,他就更加疑惑了.

"喂!哪位?"林濤接通電話摟住床邊滿是不安的郭萬珍,用眼神示意她不是自己老婆查崗來了.

"哪位?怎麼不話?"林濤奇怪的看看自己的手機,上面明明顯示著接通的狀態,但手機里靜悄悄什麼聲音都沒有,就在他以為自己接到曾經那種詐騙的電話時,聽筒里傳來的均勻呼吸聲卻讓他的心里狠狠一悸,急忙問道:"蘇蘇?是不是蘇蘇?"

"是我……"蘇玥的聲音終于在電話里響起,聽起來無比清冷,就好像不帶一點感的機器人一樣.

一種巨大的驚喜讓林濤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激動的問道:"蘇蘇你在哪?你肯原諒我了嗎?"

"……你手里是不是有另外一只潘多拉魔盒?"蘇蘇沉默了一陣,才問了一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潘多拉魔盒?"林濤愣了一下,奇怪的問道:"什麼是潘多拉魔盒?"

"……"蘇蘇在電話那頭長吸了一口氣,似乎是在極力的穩定著自己的緒,然後淡淡的道:"就是我以前從你手上取走的那只銀色的金屬方塊,上面有很多的花紋,我們稱之為潘多拉魔盒!"

林濤一下就想起來林詩詩交給他的那只盒子,他研究了許多天都沒弄明白那是什麼東西,但他還是誠懇的回答道:"對,我手里是有一個那種類似的方塊,但蘇蘇你怎麼知道的呢?"

"潘多拉魔盒互相之間會有感應,靠的越近盒子就會閃爍的越厲害……"蘇玥似乎無意多,林濤也無意多問,便道:"蘇蘇,那盒子你是不是想要?我可以給你!"

"不……"蘇玥毫不猶豫的拒絕,又短暫沉默了一下,冷淡的道:"那盒子有你想象不到的巨大功效,我們和黑暗聯盟都想得到它,但我不想它落在任何個人手中危害人類的安全,如果你願意的話,希望你能好好保管它,別讓它落入任何人手中……包括我!"

林濤心里一拎,有些著急的道:"我可以保管好它,但你知道,你想要的話,我的命都可以給你!"

"我想要你的命我會親手去拿,不用你給!"蘇玥毫不留的回了一句,聲音聽起來絕無比,然後緊跟著道:"明天安東尼會親自打電話給你,讓你們幾大聚集地派人去協助難民過來,我收到消息,黃超然會在路上設伏對付你們,你好自為之……"

完,蘇玥直接掛了電話,不給林濤任何流連的余地,林濤一連"喂"了好幾聲,再撥過去卻已經提示電話已關機,他只好喪氣的把電話扔在床頭,心里也是五味雜陳.

上篇:第五百二十七章 可能的威脅    下篇:第五百二十九章 安東尼求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