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五百二十七章 可能的威脅   
  
第五百二十七章 可能的威脅

好吧!今天看到齊山又在那發火罵娘了,我靠,這子也不知道體諒我一下,這段時間我累的跟狗一樣,從今天開始把廢話全刪了,加快速度!

————————————————————————————

"我感覺我都快死掉了!"

云收雨歇,車窗外的大雨也淅淅瀝瀝有了變的征兆,羅玉蝶就躺在後排的長椅上枕著林濤的大腿,她抬起手臂擦了擦唇角的液體,慵懶的翻了個身嗲嗲的望著頭上的林濤,林濤手里夾著香煙,吐出一道長長的煙霧,左手肆意的在羅玉蝶平坦的腹上撫摸游走,觸手一片光滑細膩,然後笑著道:"是麼?不是你喊著讓我弄死你的嗎?"

"討厭!不許笑話人家,我被你弄的腦子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自己喊了些什麼!"羅玉蝶撅著嘴嗔怪的打了林濤一下,兩只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的望著林濤,見林濤下巴上凝聚的一滴汗珠快落下來,她不自禁的伸出香舌舔掉,輕聲呢喃道:"就喜歡看你在我身上流汗的樣子,我……讓你滿意麼?"

"還行吧,就是我們兩之間有層'隔膜’,讓我有點不爽!"林濤無所謂的笑笑,但羅玉蝶卻一臉歉疚的抱著他道:"對不起嘛!你也知道我現在身不由己,不然我也可以給你生個孩子的,下次嘍,下次你想怎麼樣都順著你好不好?"

"這可是你的哦!"林濤俯下身來調侃的看著羅玉蝶,羅玉蝶轉頭張嘴就在林濤上輕咬了一口,嬌嗔的罵道:"壞蛋!就知道欺負人家,上次被你弄的疼了三四天,真不知道你哪來這麼多壞主意!"

"不是你的人生得意須盡歡嘛!如果到老了這些招式你都沒試過,那你豈不是白活一場嗎?"林濤滿臉的壞笑,而羅玉蝶的緒卻一下低落下來,抱著林濤把臉埋在他的腹上,喃喃的道:"可是這份得意我真不知道還能維持多久,我現在感覺我就跟在走鋼絲一樣,腳下的鋼絲隨時都有可能繃斷,人生的最後能和你在一起,我至少就不會有太大的缺憾了!"

"會有辦法的!"林濤拍拍羅玉蝶光潔的美背,長長的舒著氣道:"我不會眼睜睜看著裁判所傷害你,不行就和他們做交易,武器,物資或者人參果種子,總有一樣是他們感興趣的!"

"為了我,你願把種子都交出來嗎?"羅玉蝶轉過頭,水汪汪的眼睛里閃動著感動的霧氣.

"為什麼不?我不覺得種子會比你重要!"林濤淡淡的笑著,然後拍著羅玉蝶的屁股道:"好了,起來吧,時間不早了,你再趴在我兄弟上面,它又要對你不客氣了!"

"你真和牛一樣,難怪娶那麼多老婆!"羅玉蝶見"林濤"已經有抬頭的趨勢,她被嚇了一跳,急忙爬起來,彎腰撿起地上的奶罩一邊扣著一邊對林濤道:"對了,告訴你一件事,東部一個大聚集地突然破城的消息你知道吧?"

"知道啊,我答應至少接收兩萬難民!"林濤伸手幫羅玉蝶扣上搭扣,雙手卻又不自禁的從後面握住了她的雙峰,拇指輕輕撚動上面的兩顆櫻桃,那里似乎是羅玉蝶的致命弱點,稍被挑逗她的嬌軀立刻就是一顫,軟軟的倒在了林濤身上,反手勾住林濤的後頸,嬌喘著道:"別弄了,就帶了一個套套,嗯哼……好妹夫,人家和你正經事呢!"

"你這稱呼真是亂七八糟的!"林濤哭笑不得的幫她把胸前兩團白肉又塞回奶罩之中,羅玉蝶嗲嗲的回頭親了他一口,略帶羞澀的道:"就是……就是一想到你是我妹夫人家就有點興奮嘛,不過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偷人,就偷了自己的妹夫,我們以後……會不會下地獄啊?"

"天堂地獄又有什麼區別,關鍵還是看你自己的本心!"林濤無所謂的笑笑,然後斜斜的靠在椅背上看著羅玉蝶穿著趣內褲,羅玉蝶有些受不了他灼熱的眼神,緊繃著雪白的大屁股,嬌嗔的拍了他一下,撒嬌道:"別看了啦,臉都被你看了,和你個正經事,很重要的!"

"吧!"林濤雙頭枕在腦後,好整以暇的道.

"你知道那個大聚集地是怎麼被活尸攻破的嗎?"羅玉蝶套上黑色的低領線衫,點了一支煙抽了幾口又塞進林濤嘴里,然後抱著林濤的膝蓋道:"據襲擊他們的尸潮並不算很大,大約一兩百萬的樣子,這種規模的尸潮對擁有五十多萬人口的大聚集地來根本不算什麼,他們依舊像往常一樣站在城牆上據守城市,可誰都沒想到,那些活尸就好像突然有了智慧一樣,並不是一窩蜂的湧向城牆,而是集中攻擊幾個點,而且最可怕是什麼你知道麼?那些活尸居然會搭人梯,用很快的速度一個踩一個就上了城頭,那座城連三個時都沒守到就破了城……"

"怎麼會這樣?"林濤驚愕的看著羅玉蝶,難以置信的問道:"會不會是那種變異的尸兵?"

"不會的,尸兵我知道,雖然厲害卻不可能聚起那麼大的規模!"羅玉蝶很確定的搖了搖頭,蹙起柳眉道:"那邊傳來的視頻我也看了,雖然拍的很混亂,但是不是尸兵還是能分辨出來的,而且根據教會經驗最豐富的生物學家判斷,襲擊他們的活尸可能是發生了二次變異,不但變的更加聰明,速度和攻擊性也跟著漲幅了一大截,比起那些尸兵可能也不遑多讓!"

"如果是這樣可就真麻煩了!"林濤的眉頭深深的蹙著,活尸變聰明這是誰也不希望看到的,如果以後的活尸都變成這樣的話,無疑會進一步壓縮人類的生存空間,甚至徹底滅亡人類也不是不可能,林濤略微思考了一下,問道:"聖光教對這件事有什麼應對?"

"安東尼已經下令讓人改造城牆,准備把城牆改成對外傾斜的樣式,再增加一些額外的防護措施,不過這些都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聖堂已經開會研究了好幾天了,多數人還是認為盡量把尸潮殲滅在遠處才是最保險的,再依靠城牆去堅守已經很危險了!"羅玉蝶的面色也很凝重,接著道:"你們最好也早做准備,縣城政府辦事的速度也不會多快,等你們得到通知可能都下個月了!"

"我們並不靠城牆防守,那麼龐大的尸潮我們想守也守不住!"林濤輕輕搖了搖頭,思慮了好半天才道:"其實那些活尸也不一定是二次變異,我不知道你們裁判所對尸皇了解多少,但我以前接觸過,尸皇身邊所聚集的活尸基本上都擁有智慧,只是或高或低罷了,就怕攻擊那座城的尸潮是尸皇帶領的就麻煩了!"

"你是活尸中真正的王者,那種和人類一樣聰明的尸皇?"羅玉蝶的臉有些僵硬,驚訝的問道:"可是至今我們並沒有得到過有關于尸皇的消息啊,最厲害的也不過是一些高等級的尸魔,再如果真是尸皇出現了,怎麼可能只有一兩百萬只活尸追隨呢?"

"如果這是一只剛剛晉級的尸皇呢?"林濤看著羅玉蝶,道:"連歐洲都有尸皇出現,我們國家十幾億人口又怎麼可能不出現一只?尸皇往往都是最先接觸感染源的一批活尸進化而成的,所以它身邊聚集的都是一些高等級的活尸,指揮普通活尸有秩序的捕獵再簡單不過了!"

"如果真是尸皇,我們把它殲滅的可能性有多大?"羅玉蝶嗓音干澀的問道.

"不知道!"林濤搖搖頭,喪氣的道:"我在俄羅斯遇上過一只尸皇,它的思維能力幾乎和人類一模一樣,而且十分的陰險狡詐,那次它也並沒有帶領多少活尸,只派了幾只尸魔給我們設了一個陷阱,就讓我們全軍覆沒,只有我一個人逃了出來而已,等于我實際上並沒有和它直接交手,我們就敗了,所以尸皇有多大的力量我一點也不清楚!"

"怪不得大裁判長鄭而重之的對我,一定不要在沒把握的況下對付你,惹了你比捅了馬蜂窩還麻煩!我可是知道,除了你似乎沒有人能在見到尸皇之後還能活下來的!"羅玉蝶很開心的笑了,然後調侃的道:"不過你放心好啦,我這輩子只會在床上對付你,讓你心甘願的死在我身上!"

"要不我就再死一次?"林濤邪惡的笑了,摟著羅玉蝶的脖子就把她拉進了懷中,右手往她雙腿中一探,泥濘濕滑的地方手指稍一用力便陷了半截進去,還一吸一吸的如同嬰兒無牙的嘴在輕輕吸允一般,未經生育的她,那里也十分的嬌嫩緊窄,但羅玉蝶嬌柔的身子早就不堪鞭撻,深吸了一口涼氣後,她無力的推著林濤作怪的大手,嘴里哼哼道:"不要了老公,你就不心疼人家麼?"

"就你這戰斗力還怎麼弄死我?"林濤哈哈一笑,松開懷中的羅玉蝶,羅玉蝶甜絲絲的吻了他一下,乖巧的拾起地上的衣服跪在地上服侍林濤穿衣,待林濤穿戴整齊之後,她一邊套著自己的長褲和短靴,一邊轉頭道:

"對了,還要和你件事,黃超然代表黑暗聯盟的人想和教派合作,但安東尼和大裁判長的分歧很大,安東尼主張以和為貴,但大裁判長卻不同意,想借機把他們連根拔起,現在我已經升為裁判所的白衣執事,裁判所在這一片的人都由我掌管,我接到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刺探大學城一切有用的報,但他們對城市的掌控力度太大,我要是把報點直接設在大學城就太容易暴露了,所以我想設在你那,到時候你可別為難人家哦!"

"只要你們別來刺探我就行了,不過房租我還是要收的,而且肯定不便宜,你可要考慮好才行!"林濤笑著眨眨眼,而羅玉蝶也無所謂的聳聳肩,道:"又不是花我自己的錢,我可不會心疼,再一個好的報員培養出來很不容易,報點設在你們那里對報人員的生命也有保障,所以這筆帳誰都能算的過來!"

"呵~賺聖光教的錢我可是一點心理障礙都沒有!"林濤摟住羅玉蝶,兩人又親昵的溫存了一會,之後羅玉蝶直起身打開隨身攜帶的拎包,掏出一個巧的對講機叫人來接她,等一輛黑色的越野車緩緩開到商務車邊上的時候,羅玉蝶拉開車門撐開雨傘,走下去回頭看著林濤道:"其實我認為你今晚應該感謝我才對,你是在發泄還是在做.愛,我還是分的很清楚的,不過我願做你的發泄工具,想安慰你一次可不容易!"

羅玉蝶完便轉身走了,給林濤留下一個十分燦爛的笑容,但靠在座位上的林濤表卻有些訕訕,他知道自己今晚一直都不是很投入,一次次走神都是被羅玉蝶給主動拉了回來,而且為了拋開那些繁雜的念頭,他撞在羅玉蝶身上的動作格外的用力,這讓羅玉蝶白皙的肌膚上也出現了好幾塊青紫,差點就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圍,但羅玉蝶卻至始至終都咬著牙默默忍受,心甘願的為郎排解憂愁!

羅玉蝶走後,空蕩蕩的車廂里就只剩下林濤一個人,他點了一根煙呆坐了好一會才爬到前排的駕駛座上打著汽車,也許是羅玉蝶的另類開導方法真起了作用,林濤覺得煩悶減輕了不少,本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想法,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緩緩把車開回山莊.

大學城不知道打了多少顆人工降雨的導彈上了天,讓晚上這場雨一直持續了很久,甚至在氣溫驟降的況下還下起了顆粒狀的冰雹,打在汽車上就如同刮起了黃沙一般"叮叮"作響.

商務車駛進山莊的時候,除了穿著雨衣在巡邏的戰士們之外,街面上基本已經看不到什麼人了,不過大街巷里卻多了無數的瓶瓶罐罐和各色的水桶,放在屋簷下盛接著難得一見的甘露.

林濤把車開回軍營的停車場,把鑰匙扔給門崗的守衛,守衛接過鑰匙看都沒看林濤,打開辦公桌抽屜隨手把鑰匙扔了進去,這才抬頭給了林濤一個心照不宣的微笑.

上篇:第五百二十六章 墮落?    下篇:第五百二十八章 潘多拉魔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