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四百九十六章 拆白黨   
  
第四百九十六章 拆白黨

我發現咱的書友都是正經人,我一寫激他們就噴,算了,我知道錯了,以後不寫激了,就回歸原始,回歸血腥吧!吼吼~

---------------------------------

"當……"

一擊之下,兩道黑光凶悍的撞擊在一起,發出一聲刺耳的金鐵交鳴之聲,林濤只感到右手的虎口猛一發麻,手中的黑劍差點就把握不住,但對面的夜叉卻更慘,射出的黑光像布匹一般被林濤"哧啦"一聲撕開,一刀直接斬在它的大鋼叉之上,鋼叉立刻脫手而出,夜叉也仰天一翻,痛苦的怪叫了一聲.

"噗~"

陳茵茵的臉色突然一片紫,張口便噴出了一大口鮮血,但她背後的夜叉此刻似乎不甘被人奴役,無聲的向天空咆哮了一下,渾身冒出了一股巨大的黑氣,兜頭就往陳茵茵的頭上罩去.

夜叉似乎是想突破某種束縛,但隨即它的頭頂便突兀的出現了一輪日,那日上隱約有六個金色的文字在緩緩流轉,樣子十分不凡,夜叉看著頭頂的日露出一絲畏懼的神色,又是一聲無聲的怒吼,身影卻是閃了一閃,終于老老實實消失.

"受死吧!"林濤盡管雙臂已經發麻,手中的黑劍也在和夜叉的對拼中被損耗,但是空手扭斷一個女人的脖子卻還是毫無懸念,只是他沒想到陳茵茵竟然還有保命的手段,只見她滿臉瘋狂的反手抓向自己的後背,"呼"的一下生生撕下來自己背上的一塊皮肉,那皮肉里正是她背上那副圖案里的一輪日.

陳茵茵"呼嚕"一口居然囫圇吞下了她自己的血肉,掛著滿嘴的血漿,滿臉怨毒的瞪著林濤,而她背上的日陡然被毀,封印在陳茵茵體內的夜叉立刻脫困而出,但陳茵茵本人恐怕也沒料到,夜叉巨大的身影躍然出現在她的頭頂之上,第一個所對付的竟然不是沖來的林濤,而是直接一爪狠狠抓碎了陳茵茵的腦袋.

癱坐在地上的陳茵茵一愣,根本來不及反應,眨眼間她青春靚麗的腦袋就像個爛西瓜一樣,"啪"的一聲就炸開了,里面的白的濺了一地,淒慘的流滿了陳茵茵整副嬌美的身軀,陳茵茵失去了腦袋,無頭女尸"咕咚"一聲倒在薄薄的地毯上,不知道她在死亡的最後一刻做何感想,會不會因為自己的作繭自縛而感到後悔!

"嗷~"

夜叉仰天長嘯了一聲,即使身為人類林濤也能聽出它吼聲里的暢快,林濤急忙定住身形,被封印和自*的惡魔完全是兩個概念,夜叉的能力估計會立馬暴增一倍都不止.

夜叉巨大的身體整個堵在了走廊之上,虎視眈眈的看著林濤,而林濤只好硬著頭皮再次凝練出一把黑色的雙手大劍來,連續兩次劇烈動用拉修爾的力量讓他十分吃力,拉修爾的力量就是一把雙刃劍,每一次動用都會讓他距離被徹底魔化大大的跨近一步!

不過夜叉似乎有些智慧,揮出一道黑光之後竟然轉身就逃,他大概是吃夠了人類的苦頭,再也不想和林濤這樣的硬骨頭傻拼了,林濤揮劍披散夜叉打來的黑光,發現這黑光里根本沒有積攢多少力量,這讓他明白,原來那夜叉根本就是強弩之末了!

夜叉正在幽深的走廊里奪路狂奔,林濤也拎著黑劍埋頭猛追,他一點都不敢讓夜叉跑出去,萬一等它恢複了氣力,少也是一頭尸魔級別的禍害,所以就算拼盡全力,無論如何也一定要殺掉它.

夜叉的速度非常之快,呼吸間幾乎就到了走廊的盡頭,但就在這時,樓梯上竟然緩緩走出一個無比清純的女孩來,這女孩穿著一身純白色的運動裝,雙手垂在腿邊,走起路來一點也看不到她的手在晃動,而且女孩見到凶神惡煞一般的夜叉直沖而來,雙眼中除了淡漠之外再也沒有其它半點色彩了,就好像她下了課正要回自己寢室一樣隨意.

女孩停下腳步就這麼直直的立在夜叉面前,夜叉憤怒的咆哮了一聲,揮起尖利的手爪,狠狠向著擋道的女孩劈去,可是在夜叉震驚的眼神之中,女孩只是輕描淡寫的伸出一只手便抓住了夜叉劈來的手掌,夜叉那比女孩頭顱還大的手掌就再也難以寸進半分,而整個走廊上都傳來"吱吱"作響的聲音,竟然是女孩腳下的樓板開始不堪重負要崩潰了.

夜叉幾乎難以置信的看著面前的女孩,而女孩也木然的歪著腦袋看著它,然後在夜叉都看不清的速度下,女孩極快的刺出一爪瞬間就打穿了夜叉的胸膛,夜叉就像被泰森打了一記超重拳,身子劇烈的往後一弓,一只白生生的手隨即就出現在它雄壯的背脊上,還做著黑虎掏心的可怕動作!

夜叉此刻只是靈魂狀態,身體一旦被打穿,它整個身軀就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迅速萎靡下去,眼見著越縮越,越縮越,但女孩的背後卻及時殺出一條大狗,張嘴猛地咬住夜叉的腦袋,然後凶狠的往嘴里一吸,眼見著夜叉就如同一碗美味的拉面一樣,順著大狗嘴里的吸力,被他一口全部吸進肚中.

"咯~"

米迦勒居然打了個飽嗝,看著身旁面無表的女孩十分滿意的道:"大壯,你家純也太牛.逼了吧,我還以為夜叉要在她手里拼上幾十個回合呢,靠!沒想到直接就被秒殺了,咯~不過這夜叉也太差了,身體里的力量十去八.九,味道真不怎麼樣!"

這時候就看金大壯顛顛的從樓下跑了上來,興奮的圍著純左看右看,欣喜的道:"我回來又煉了純半個月呢,雖然還沒變成金甲尸,但肯定厲害了不少,但我也沒想到她竟然這麼厲害了!"

"哈!原來你把她升級了啊,怪不得打怪這麼強悍了呢!"米迦勒一臉恍悟的點點頭.

林濤臉色有些蒼白的走來,仔細看了看純的雙眼,似乎少了一點混沌,多了一絲光彩,他蹙著眉對金大壯道:"大壯,以純現在的實力,和一只尸王單打獨斗都不成問題了,她能力這麼強,你一定要把握好才行,一旦失控危害就太大了!"

"嗯!我知道的,這幾天我一有空就給純念清心咒,化解她身上的殺氣,相信只要我不發瘋,純肯定沒事的!"金大壯憨憨的笑著道.

"你子,也是年齡給自己找個媳婦啦,總和純在一起也不是個事!"林濤關切的摸摸金大壯的腦袋,而金大壯卻低著頭道:"我……我一個人挺好的,我打算晚幾年再結婚!"

"好什麼好?你師傅不在了,你以後就得聽我的!"林濤伸手敲了金大壯一下,然後語重心長的道:"你也別瞞我,我能看得出你喜歡純,是男女之間的那種喜歡,對不對?但純再漂亮也終歸是個死人,而且已經死了幾千年了,根本不可能給你傳宗接代,既然你這次出關了,回頭我讓王娜給你安排幾次相親,莊里那麼多姑娘,總能找你一個你滿意的!"

金大壯聞抬頭看了看林濤,猶豫著對林濤道:"濤哥,我……我和你個事吧,我感覺……感覺純好像會活過來!"

"怎麼可能?"林濤趕緊轉頭看向米迦勒,米迦勒立刻了然,圍著純上上下下聞了個遍,然後搖著腦袋道:"道士你就別瞎扯了,純身體里半片靈魂都沒有,人複活最起碼的條件是身體里得存在靈魂吧?就像植物人,人家體內好歹還有些破碎的靈魂,你該不會是少男思春,產生什麼幻覺了吧?"

金大壯臉色一,低下腦袋吞吞吐吐的道:"是……是這樣的,有幾次我給純洗澡,洗著洗著她的手就……就擋住了胸部,還有那里,而且有兩次晚上我睡覺的時候,清楚的感覺到有人在摸我的臉,可我門窗都關的好好的,不是純還會有誰呢?"

"那會不會是你的潛意識在指揮純這麼做的呢?或許連你自己也不知道!"林濤分析道.

"應該不可能吧?每天我要調動純之前都會先念一段符咒才行的,回家休息了我就會把符咒撤掉,不然會無形中消耗我的心神,而且我讓她那麼做也沒意義啊?"金大壯愁眉苦臉的看著純,林濤只好拍拍他的肩膀,笑著道:"少男思春長有的事,你是真該找個媳婦好好了解什麼才叫女人了,這樣你才能把注意力從純身上轉移開來,省的你總是疑神疑鬼的!"

"那……那我盡量試試吧,不過我可不上娜姐的相親節目,太丟人了,就讓她給我暗地里物色就行了!"金大壯一臉羞澀的道.

"那隨你!"林濤拍著金大壯笑了笑,然後帶著他一起來到了樓下.

浴場門前已經炸開了鍋,里面的客人不但全被輸送出來了,而且整個山莊的戰士幾乎都全副武裝的集結在了門前,幾輛步戰車和坦克也被拉了出來,摩拳擦掌的對著大門,而那些穿著浴袍的客人弄不清山莊人怎麼好好的弄出來這麼大陣仗,不過看到十幾個面如死灰的男女在人群前跪了一排,他們估計這些人是犯了什麼大事!

"老公!"林濤從大門里一出來,嬌嬌第一個就哭喊著撲了上去,她剛剛的確是被嚇狠了,不但親手殺了人還被人用槍指著腦袋,這丫頭抱住林濤哭的就跟個淚人一樣,顛三倒四的著她在浴場里的遭遇.

"莊主,里面的況怎麼樣了?"齊天南抱著步槍神色緊張的跑了上來,他被林濤命令按兵不動,但聽到浴場里打的熱火朝天,急的都快發瘋.

林濤拍拍懷里的嬌嬌,輕松的道:"沒事了,叫人把里面清理一下吧,不過破壞的有點厲害,有幾個包廂徹底廢了!"

"林哥,是什麼人敢跟我們做對?我聽嫂子是來打果子主意的?"張旭也蹙著眉頭跑來問道.

"嗯!是想要腐尸果種子的,不過他們的身份有些複雜,一句話兩句話解釋不清楚!"林濤輕輕搖了搖頭,然後抬頭看著不遠處跪成一排的男女,他問道:"都問過了麼?"

"都問了,沒用手段就全部招了,不過都是些阿貓阿狗,沒問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張旭回頭又向人群里的楊妹招了招手,對林濤道:"具體讓楊妹跟你吧,她她和這些人以前打過交道!"

楊妹已經換上了她的那套黑色警服,長發也利落的紮成了一個馬尾,只不過她的雙眉都被修成了柳葉狀,配合漂亮的臉蛋根本就冒充不了男人了,林濤神色怪異的看看她,摳著下巴問道:"妹,你認識這幫人?"

"不是認識,有幾個根本就是通緝犯!"楊妹走過來表不複以往的輕佻,凝重的看著林濤懷里的嬌嬌道:"嬌,幸好你的意志夠堅定,否則你這輩子可能都完了!"

"什麼意思?"林濤感覺懷里的嬌嬌渾身一抖,"嗚"的一聲又哭起來了,他急忙摟緊她輕撫著她的後背以示安慰.

"這群人全是拆白黨!"楊妹看著那群人略帶恨意的道:"你們看到沒,他們除了幾個打手之外,全是男的帥氣女的漂亮,他們就是以行騙為生的,騙財騙色,而且主要目標就是有錢人家的姐太太,起初他們會裝作各種社會上流人物來接近目標,一旦和目標發生了關系之後,接下來就是敲詐勒索了,最可恨的是這幫人的手段太狠辣,很多人都被他們整的傾家蕩產,幾年前有個億萬富翁殺了他老婆又自殺的案子,那富翁老婆的夫就是拆白黨,那女人不但被騙財騙色,還弄的她們家破人亡!"

"你的意思是,他們這次的目標是嬌?"林濤凝聲問道.

"嗯!"楊妹點點頭,無奈的道:"其實這幫人之前已經接觸過你好幾個老婆了,除了幾個大肚婆,像媚姐和白珊都被試探過,不過媚姐是老江湖了,那些白臉裝作大老板上午勾引她,她下午就叫人把他們打了一頓,而珊珊幾乎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他們也沒什麼機會,羅榕那里就更別提了,她好像除了你,對任何男人都不感冒,所以這幫人就急了,直接把目標對准了嬌給她來硬的,在飲水里和香薰里都下了藥,目的就是想讓嬌就范,然後把過程拍下來逼她去拿腐尸果種子!"

"嗚~"嬌嬌哀鳴一聲,伸出一截被自己咬破的香舌,含含糊糊的哭訴道:"老公,那些壞蛋想侮辱我,為了保證清白我把舌頭都咬破了,嗚~我好疼好疼,你快親親我吧……"

林濤看嬌嬌哭的這麼傷心,兩道眉毛都被米迦勒燒糊了,他只好厚著臉皮當眾在她的舌頭上親了一下,然後轉身走向那幫跪著的人,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道:"你們誰是聖光教的?"

十幾個男男女女聞互相看了看,然後全都低下頭不作聲,林濤冷笑了一下,道:"看來都入了教了,那你們誰是宗教裁判所的?"

這時候這幫人卻露出了滿臉茫然的神色,顯然不知道裁判所為何物,如此看來這幫人的確是幫蝦米,林濤搖了搖頭再也沒了興趣,轉身對看押他們的周猛冷聲道:"都拉去種果子!"

對于敢傷害自己家人的混蛋,林濤一向不會留,今天要不是嬌嬌意志力夠強,他已經不敢想象那可怕的後果,他轉身招呼齊天南疏散部隊,卻看到呂梁嘉正鬼鬼祟祟的跟曹媚在著什麼,他蹙著眉頭喊了一聲:"呂梁嘉,你過來,我有話問你!"

呂梁嘉的臉一變,十分為難的看了身邊的曹媚一眼,曹媚苦笑了一下,只好拉著呂梁嘉一起走到了林濤面前,摟住林濤的胳膊道:"爺,你是想問呂為什麼會正好出現在浴場的吧?"

"對啊!山莊里不是有規定,不准我們的人在賭場和浴場消費麼?他過去是干什麼的,而且還帶那麼多人!"林濤奇怪的看著呂梁嘉,但呂梁嘉低著頭死活不吭聲,曹媚只好道:"是我讓他過去找人的!"

"你?找什麼人?"林濤一頭霧水的問道.

"當然是找那個想和你一夜的女人嘍!"曹媚白了林濤一眼,嬌嗔的道:"誰叫她敢勾引你來著,我當然不會讓她好過了!"

"我媚兒,你這醋勁也太大了吧?不過你也算歪打正著,救了嬌嬌一命,不然我們就真慘了!"林濤親昵的摟住曹媚,調侃的問道"聽那些人也勾引你來著?"

"哈!就那些土鱉啊!"曹媚相當不屑的看著被周猛拽著頭發拎走的一幫人,冷笑著道:"剛開始我還真以為他們是准備來山莊投資的大老板呢,中午還請他們吃了一頓飯,誰知道吃了一半就發現他們的目的不純,竟然是來打我主意的,把好聽話一籮筐一籮筐往我耳朵里倒,但人家天生麗質難自棄,還用的著他們嗎?老娘在飯桌上就跟他們翻臉了,讓人揍的連他們媽都不認識他們,還親自上去抽了他們幾個大嘴巴,哼~也不打聽打聽老娘……呃?老公,你別這樣看著人家嘛,人家一直都是很淑女的呢,都是被他們氣的……"

上篇:第四百九十五章 夜叉探海    下篇:第四百九十七章 青山見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