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三百五十章 玉鳳山   
  
第三百五十章 玉鳳山

林濤舉著手電和白珊來到了當初停放摩托車的地方,還好,沉重的長江750並沒有被大風吹走,老老實實的呆在那,不過卻被風沙幾乎掩埋了一半,林濤和白珊費了不少力氣才把它從沙子里弄出來,而白珊也細心的用塊抹布把跨斗的黃沙清理乾淨.

這次長江750似乎有些不那麼給力了,林濤踩的滿頭大汗,足足花費了二十多分鍾才把它踩著,林濤跨上摩托車,看看油表,蹙著眉頭道:"得找個地方趕緊加油了,不然一百公里估計都跑不到了!"

"我們是不是得找加油站?"白珊熟練的跨進跨斗里,把色的背包抱在懷里.

"就怕加油站里沒油啊!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林濤無奈的搖搖頭,松開離合器,又開始了新的旅程.

大約是到上午十點多鍾的時候,兩人經過了一塊雕欄畫柱的大牌坊,通過上面斑駁的金漆依稀可以辨認出"玉鳳山"三個大字,林濤"嘎吱"一聲把車停在牌坊的陰涼下,側過頭看著白珊問道:"怎麼樣,珊珊?能撐得住吧?"

"還行,這幾天你教了我那麼多東西,連調整呼吸我都學會了,應該沒那麼容易再脫水了!"白珊點點頭,從圍巾里露出的雙眼笑意盎然.

"從現在開始你的眼睛要警醒一點了,因為我們接下來將要步行了!"林濤把纏在頭上的T恤解開,十分嚴肅的看著白珊.

"為什麼?"白珊一臉奇怪的問道.

"你看!"林濤掏出背心里的望遠鏡遞給白珊,搖搖的指著前方一團黑乎乎的地方,白珊舉著望遠鏡疑惑的向前看去,下一秒,她立刻驚呼起來:"天呐,路中間好多活尸啊,還有那麼多汽車撞在一起呢!"

"是啊,所以沒路了!"林濤點點頭接過白珊遞來的望遠鏡收好,從跨斗里抽出那本地圖冊翻到這里的頁面,指著上面標注的一個圈圈道:"這本地圖冊已經標注了這里是高危地區,也就是影城的人還沒清理過這里,這座玉鳳山是這里有名的風景區,每年都要大批的人前來燒香拜佛,所以人多一點也很正常!"

"那我們非要徒步穿過這里嗎?不能選擇其它的路嗎?"白珊蹙著眉頭問道.

"那要繞很遠,而且我們的摩托已經沒油了!"林濤無奈的拍拍身前的油箱,從摩托上下來道:"走吧,既然這里沒人搜索過,我們不定還能弄輛汽車呢,到時候有空調吹你就不怕中暑了!"

"我都快忘記有空調這種東西了!"白珊哀歎了一聲,疲倦的從跨斗里爬出來,她和林濤把車上所有能用的著的東西都拿上了,可事實上,除了那比較礙事的半瓶米酒和一瓶黃酒之外,其它東西連林濤的一個背包都沒塞滿.

林濤把鑰匙留在摩托車上就沒再管它了,觀察了一下地形後,他帶著白珊直接下到了田地里,大路上那麼多活尸,直直的走過去只能找死,所以他們一路上都盡量挑偏僻的地方走,林濤在食物緊缺的況下也想保存體力.

白珊隨著林濤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在田地里,渾身幾乎都被汗水打濕了,但是那吸附在棉質T恤里的汗液很快就又被轉化成厚厚的鹽漬,讓白珊身上也開始有了一種難聞的餿味.

四周的活尸漸漸開始少了起來,民房也開始變得稀稀拉拉,林濤拉著白珊從田里爬上了一條寬闊的大馬路,幾步走到一根倒塌的鐵杆旁邊,林濤用他的山地鞋在地上一撥弄,一塊深褐色的旅游指示牌便從沙堆里顯現了出來,上面用白色的大字標注著——青龍潭售票處3km!

"珊珊,想不想喝可樂?"林濤笑呵呵的轉身看著白珊,白珊卻已經有些搖搖欲墜了,站在原地晃晃悠悠的點頭道:"想!太想了!"

林濤一看白珊的樣子立刻就蹙起了眉頭,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他也沒什麼好避諱了,直接探手伸進白珊的T恤內,摸了摸她的後背,道:"麻煩了,你已經不出汗了!"

"天啊,我就知道我又要中暑了!"白珊已經知道自己不出汗代表著什麼,林濤只好擰開包里的最後半瓶黃酒澆在她的頭上,讓她降降溫,然後把背包背在胸前,蹲下身體道:"來吧,我來背你!"

白珊一點逞強的想法都沒有,直直的就趴在了林濤的背上,雙手耷拉在他的胸前,連抱住他的力氣都沒了,林濤直起身緊了緊背上的白珊,無奈的道:"以後你真要多注意點營養,你看你身子輕的,都不知道有沒有九十斤!"

"八十八!"白珊無力的笑了一下,解下系在腰上的長T恤,擋在了她們倆的頭頂上.

林濤背著個輕飄飄的白珊絲毫都不覺得費力,一步步飛快的跑在長長的水泥大道上,當初的進山旅游大道如今一片荒涼與破敗,滿目瘡痍,若不是一些氣氛濃烈的標語還間接的存在,很難想象這里曾經接待過幾百萬的游客.

沒一會,一個還頑強聳立著的青石牌坊就出現在了兩人的眼前,牌坊的後面是一片廣闊的停車場,用手臂粗細的褐色原木柵欄圍著,十幾面都成爛布條的化纖彩旗任然在迎風招展著,大門前灰撲撲的青石牌坊根本讓人看不清上面寫的是青龍潭還是售票處,不過十幾輛藍白相間的警車和救護車堵在那里卻讓林濤有些的意外.

"珊珊,你在這里等我一下,我先過去看看!"林濤走到一塊簡介牌後把白珊放了下來,白珊聽話的盤腿坐在陰涼處,虛弱的解下頭上的圍巾並囑咐了一句:"心點,看看就趕緊回來!"

"好!"林濤點點頭抽出插在包里開山刀,把背包扔給白珊,又觀察了一下四周,極快的向停車場的方位跑了過去.

林濤手里拎著開山刀心翼翼的摸到大門旁,背靠著木頭圍牆,一眼就看到了被困在警車里的幾只穿著警服的活尸,太陽似乎快蒸干了它們的體液,很緩慢很艱難的才偶爾動上一動,林濤沒去理它們,順著圍牆又上前幾步,探頭往里一看,里面猶如活尸飼養場一樣的場面立即讓他瞪大了眼睛.

當初被困在停車場的游客估計不少,這些警察明顯是封鎖了這里,除了停車場原有的幾扇大鐵門被關起來了之外,正門後還用沙包壘起來了一個凹字形的障礙帶,里面光活尸他就足足看到上千只,而且障礙帶後面他看到了一堆疊起來足有一兩米高的慘白尸骨,可想而知,如果尸骨上的人肉還在的話,當時又會是一番怎樣的恐怖場景,尸體又會疊碼的有多高!

停車場上到處都是爆炸過後的坑窪,十幾把腐鏽的微沖甚至八一杠就散落在障礙帶的後面,地面上的沙子被風一吹,還能看到滿地銅黃的子彈殼,但那些槍支明顯都廢了,林濤一點都沒有打開鐵門去撿它們的打算,不過一間和售票處緊挨在一起的商店卻引起了林濤的興趣.

林濤轉身對遠遠望著他的白珊笑笑,跑著走到木牆後面的另一側,這木牆後面緊挨著的就是售票大廳,色的瓦片不用抬頭就能看見,林濤伸手試了試木牆的結實程度,退開後一個助跑就麻利的翻過了那堵兩米多高的木牆,盡量控制著落地的姿勢不發出太大聲音,林濤蹲著身體四下看了看,反手一刀劈飛一只呆站在牆角活尸,然後貓著腰,極快的貼到了售票處的後窗上,扒在窗沿上悄悄往里面觀察.

這里的商店似乎采用了全國旅游景點都慣有的模式,一邊是售票處,和它同一個大廳的另一側就是旅游用品店,肯定是私人承包的,但有多少收入會落入景點官員的個人腰包那就不得而知了.

各種花花綠綠的商品在商店的玻璃門前擺了一大堆,只是看里面全是倒塌的貨架和崩碎的玻璃,估計當初可能是被驚慌的旅客進行了沖砸,而幾只呆頭呆腦的活尸被困在貨架之中,一會撞撞牆,一會撞撞玻璃.

林濤可不敢大搖大擺的繞到正大門從那里進去,只要被一只活尸發現,那麼他所要面對的就將是上千只活尸的連鎖反應,"呼啦"一下就會把他淹沒在尸海之中,所以林濤很明智的選擇了卸下防盜窗爬進去,那種空心的不鏽鋼防盜窗根本就是防君子不防人的擺設,林濤雙手一用力就能掰彎兩根,最後他還是嫌麻煩,干脆一口氣把整扇防盜窗都從窗戶上拽了下來.

"吼?"

林濤跳進來的地方是一間玻璃幕牆的辦公室,他一落地,一只穿著制服的女活尸便立刻發現了他,但它的嘶吼的聲音還沒來得及響起,光禿禿半根毛都沒有的惡心腦袋便斜斜的滑下來一半,"啪嗒"一聲砸在地上摔成一灘爛肉,而身體卻被林濤及時拉住慢慢放倒,就連落地的聲音都沒發出來.

空蕩蕩的大廳里游蕩著好幾十只活尸,灰色的大理石地面上覆蓋著薄薄的一層黃沙,損壞的電視,破碎的玻璃,以及焦糊的牆壁無一不在述著當時的混亂.

林濤站在辦公室里有些躊躇不前,因為大廳的電動玻璃門肆無忌憚的敞開著,他要是就這麼走出去的話,外面的活尸一樣會發現他,然後沖進來撕碎他!

林濤蹙著眉看看地上的被自己斃掉的活尸尸體,他帶著很不願的表蹲下身體,但還是咬咬牙,伸手扒掉活尸身上的衣服,破開它的五髒六腑,把那些黑色的血漿全部塗抹在她那件黑色的制服外套上,然後屏住呼吸,披著那件女活尸的外套,一步一步,故作姿勢僵硬的往外走去.

活尸髒器里發出來的濃重臭氣很好的掩蓋了林濤的氣息,但林濤還是盡量把動作幅度放到最,就像個在跳霹靂舞的傻/比青年一樣,雙手摸著玻璃牆一路安全的到了商店門口.

"吼吼??"

困在店里的幾只活尸齊齊的望了過來,歪著的腐爛腦袋上似乎充滿了疑惑的表,但林濤根本沒理它們,脫掉制服外套轉身便關上玻璃門,自顧自的翻找著對他用有的東西,然後找來四個大大的旅行包,只要是吃的和喝的就往里一通海塞,幾條檔次最高的香煙他也沒放過,一股腦全部塞了進去.

不過這樣一來他的人類身份立刻露餡了,被困在貨架里面的幾只活尸全都瘋了一樣,大吼著就想要撲上來,不過林濤卻很淡定的擰開一瓶果汁喝了一口,優哉游哉的看著那幾只猶如困獸一般的活尸,道:"別忙活了,你們又不會飛,怎麼過來啊?過來還不是死路一條,好了,各位,咱們後會無期啊!"

林濤隨手把果汁瓶子砸在一只活尸的腦門上,然後從容的拉開門,等他大搖大擺走出去的那一刻,大廳里的活尸們也發現了他,一個個張牙舞爪的猛沖而來,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林濤鎖上辦公室的玻璃門,還笑嘻嘻的對它們揮揮手.

林濤順著原路返回,站在木牆後面把手里的包一個個的甩出去,可他才剛甩完第一個,牆外立刻傳來"哎呀"一聲驚叫,然後就白珊在外面幽怨的喊道:"心點呀,砸到我腦袋了!"

林濤又把剩下的三個旅行包接連扔了出去,攀著木牆就翻了出去,然後笑呵呵的看著滿臉委屈的白珊,問道:"不是叫你在那等的嗎?干嗎又跑過來?你這不是等著我砸嘛!"

"我看你在里面半天不出來,怕你出事嘛!"白珊揉揉自己的腦門,氣鼓鼓的道.

"我要有事你來了也只能幫倒忙!"林濤也伸手揉揉白珊的腦袋,笑著道:"記住,我要真出了事,你能跑多遠跑多遠,知不知道?"

"呸呸呸~"白珊立刻跺著腳吐了好幾口吐沫,嗔怪的看著林濤道:"不許瞎,你要是出事了,我還怎麼活呀?呃……不是你想的那樣,就是,就是我一個人肯定也活不了了……哎呀,反正不是殉啦……"

白珊越解釋越亂,林濤看著她漲的通的臉,很沒良心的笑了,又揉揉她的腦袋,笑著道:"好了,你可真夠糾結的,快走吧,這里不是久留之地!"

上篇:第三百四十九章 家在何方    下篇:第三百五十一章 野豬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