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三百四十九章 家在何方   
  
第三百四十九章 家在何方

"嗯……"

睡夢中的白珊突然輕哼了一聲,幽幽的轉醒,她的右手下意識的往身下摸去,那柔軟的感覺告訴她,她似乎是睡在一蓬稻草上,她的頭疼欲裂,有種快要炸開的沖動,她輕撫住額頭,緩緩睜開了眼,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堵幾乎快壓倒她頭頂的低矮山壁,身邊隱隱還有火光飄動.

"林濤……"白珊艱難的呼喊了一聲,原本柔美的嗓子竟然也沙啞起來,但身邊遲遲沒有林濤的回應,白珊虛弱的側過頭去,可身邊除了一堆孤寂的篝火,哪里還有半個人影.

這是一個很的山洞,估計五六個見方就頂天了,人縮在里面根本直不起身子,那縫隙似的洞口若不是被幾棵枯樹枝壓著,外面的強風足以吹熄里面的火堆,可就這樣,冷風還在不斷的往里灌,發出鬼哭一般的恐怖聲音.

"林濤你在哪?"白珊看不到林濤,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那忽明忽暗的火堆就像她的心一樣,不斷七上八下,她不由自主的往火堆邊靠了靠,但些許的溫暖並不能驅散她心里的恐懼,她十分不安的掃視著四周.

空蕩蕩的山洞里只有白珊一個人,等待現在對于她來等同于煎熬,僅僅三四分鍾過去她就覺得好似過了半個世紀那麼漫長,她突然極度惶恐起來,生怕林濤就這麼一去不複返,把她一個人扔在這里.

白珊突然有了種被遺棄掉的絕望感,就和她當時被困在車里一樣,除了沒日沒夜的等待,只有無盡的恐懼與她做伴.

"林濤……"白珊又呼喊了一聲,這次帶上了哭腔,但回答她的依舊還是淒厲的風聲,白珊的身子微微一抖,艱難的從地上往洞口挪動,但是堵在洞前的枯樹枝就在這時不正常的抖動了一下,白珊的身形頓時一滯,因為一對碧綠色的眼珠正從那堆樹枝里露了出來,冷漠的朝著山洞里打探.

白珊嚇的寒毛倒豎,驚慌的摸起火堆里的一根粗樹棍死死的攥在了胸前,她這下緊貼著岩壁,嘴里結結巴巴的喊道:"你你……你別過來……"

白珊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就算不是活尸,可那雙綠油油的眸子也足夠嚇人,慢慢的,那東西從樹枝里露出了一截尖尖的嘴巴,黃色的,滿嘴尖利的牙齒絕對可以輕易隔開人類的皮肉,終于,那東西從樹枝後探出大半截身子,讓白珊徹底看清了它的全貌,竟然是一只土狗般大的黃鼠狼.

白珊從沒見過這麼大的黃鼠狼,而且它冰冷的目光中竟然沒有一般動物的警惕,反而充滿了嗜血的血腥,冷冷的看著洞里的白珊就像在打量一只到嘴的獵物,白珊被它看的脊背發涼,單薄的身子止不住的顫抖,嘴里也開始嗚咽起來:"林濤……你在哪里,快來救救我……"

"吱吱吱……"

土狗一般大的黃鼠狼都已經做出了准備撲擊的動作,卻突然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倒在地上痛苦的胡亂打著滾,沒一會竟然兩腿一蹬再也動彈不了了,而一把直沒如柄的蜘蛛匕首正死死的釘在它的頸脖上.

"這是黃鼠狼?怎麼這麼大呢?"

隨著一聲疑惑的聲音響起,堵在洞口稀疏的樹枝被人掀開了,林濤光著脊背的身影落在了白珊的眼中,白珊再也忍不住,扔掉手里的火棍,瘋了一般沖到洞邊死死的摟住了林濤的脖子,眼淚就像決了堤的大壩,頃刻間就灑滿了林濤的肩膀,白珊"嗚"的一聲徹底大哭了起來,嘴里不斷的哭喊道:"你去哪里了?去哪里了呀?為什麼不管我……嗚~"

林濤被白珊的失控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他不過也就離開了十幾分鍾去摩托車里拿了點食物而已,沒想到一回來白珊竟然哭成了這樣,他哭笑不得的輕輕拍拍白珊的後背,笑著問道:"是不是被黃鼠狼嚇到了?沒事的,你看它不是死了嗎?不哭了啊!"

白珊算是徹底的失控了,死死抱住林濤恨不得纏到他身上才好,嘴里也顛三倒四的喊著:"你為什麼不要我了,那個東西想吃掉我……我好害怕……嗚……"

"我……我沒不要你啊,我這不是回來了嘛!"林濤被白珊這句話弄的有些尷尬,卻也只好摟著她,溫細語的安慰了她好一會,白珊才哭哭啼啼的從他身上離開.

"來,先喝點水壓壓驚!"林濤勾著腰坐到了火堆旁,擰開扔在火堆邊的礦泉水遞給白珊,然後笑著道:"你怎麼哭的就跟只花貓一樣,好了,喝完水就給我展現一下你的廚藝吧,我可是把鍋碗都帶過來了,就看你表演了!"

"你干嗎突然離開啊?也不和我一聲,我才不給你燒東西吃呢!"白珊嘟著嘴,梨花帶雨的埋怨著林濤,但是看到林濤光著的上身竟然全是一道道血印子的時候,她震驚的問道:"呀!你怎麼了?怎麼身上全破了呀?"

"沒事的,一開始來的時候被石子劃的!"林濤笑著搖搖頭,摸出了一支煙放進嘴里.

"你怎麼還抽煙?不許抽了!"白珊急忙撲上來扯掉林濤嘴里的香煙,嬌嗔的白了他一眼,然後跪著挪到他的身後,一看到林濤背後可怕的傷口,白珊立刻蹙起了眉頭,心疼的道:"還逞能,你瞧瞧你背後都快爛了,咱們沒有酒精,這可怎麼辦呀?"

"弄點水先幫我把傷口里的沙子清理一下吧,睡上幾覺它自己就會好的!"林濤聳聳肩,相當無所謂的道.

"那怎麼行呢,這樣肯定會發炎的,萬一把你劃破的東西很髒怎麼辦?"白珊苦惱的蹙著柳眉,但林濤卻摸出自己的折刀放在火上烤了烤,遞給白珊道:"先用刀把那些東西都挑出來吧,然後用水沖一下,實在不行就把匕首燒了燙在傷口上,那樣就不會感染了!"

"瞎,不能胡來的!"白珊借著火光看著林濤身上大大,橫七豎八的猙獰傷疤,傷感的道:"你以前受的這些傷都是怎麼活下來的呀?我光看著就很擔心了!"

"呵呵~習慣了就好,有時候在緊急況下受了傷沒辦法止血,只能給自己來下狠的,直接拿火藥倒上去點燃我都試過好幾次了!"林濤笑了笑,笑容中或多或少也有些無奈,但是扶著他肩膀的白珊卻沒話,很快,林濤就感覺自己背後的傷口上有個濕濕/軟軟的東西在舔/動,林濤驚訝的想回頭去看,就聽白珊支吾著道:"別動,口水有消毒作用,現在只能這樣了,不過……不過這件事你不許和別人,任何人都不行!"

林濤沒話,只是點了點頭,之後白珊也沉默了一下,很快就又開始用她粉嫩的香舌繼續給林濤的傷口消毒,時不時還喝上一口水再吐掉,白珊舔的很仔細,因為林濤背上那道最長的傷口有些深,她不得不用力頂/進去,把那些黑乎乎的髒東西用舌頭給勾出來.

濕濕涼涼的舒爽感讓林濤下意識的哼出來,但這種曖昧的聲音卻讓白珊臉上一,她什麼也沒,只是恨恨的在他肩膀上狠擰了一下,林濤立刻住嘴,不由訕訕的笑了一下,可心里還是忍不住心猿意馬起來.

消完毒白珊就帶著一些幽怨躲到一旁不理睬林濤了,自顧自的擺弄起他們今晚的晚飯,但做到一半她卻還是心軟的提醒林濤,道:"如果你不是很冷就暫時別穿衣服了,你那衣服可夠髒的!"

"拜托,我的髒衣服好像都在你身上吧?我想穿也沒的穿啊!"林濤盤腿坐在火堆旁,指了指白珊身上的衣服,白珊這才發現身上的衣服竟然是林濤的,她低頭看看,驚訝的問道:"你什麼時候給我穿上的?我還以為你是怕傷口感染自己脫掉的呢!"

"你也太沒心沒肺了吧!你先前在外面差點被凍僵,都開始胡話了,要不是我脫衣服給你,世界上怕是早就沒白珊這個人了!"林濤沒好氣的搖搖頭.

"林濤……"白珊十分感動的看著林濤,很認真的道:"謝謝你!"

"別謝,謝就太生分了,畢竟現在只有我們兩個相互依靠,我為你做什麼都是應該的,誰叫我是男人呢!"林濤笑了笑,很和煦.

"嗯!"白珊輕輕點了點頭,但是氣氛卻突然尷尬起來,白珊只好沒話找話的指著洞前的黃鼠狼尸體道:"你准備吃它嗎?它好臭呢!"

"黃鼠狼肉的味道可不好,太騷了,我先把它扔出去吧!"林濤起身用樹棍挑著把黃鼠狼扔了出去,然後轉身回來也不知道什麼,就蹲在火堆邊看著白珊擺弄那對粉絲,但飄忽的眼神卻時不時落在白珊那彤彤的俏臉上,而白珊也似有所覺的向他望過來,不過彼此的眼神只要一對上,立刻就會驚慌的分開,連林濤也不例外.

等白珊把熱氣騰騰的粉絲遞給林濤後,林濤只嘗了一口就立刻瞪大了眼睛,忙不迭的點頭道:"好吃,真好吃,你果然沒吹牛!"

"呵呵~我的手藝可是盡得我媽的真傳,這里的調味料實在太少了,不然我還能做的更好吃呢!"白珊十分得意,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你老婆都沒我做的好吃吧?"

"咳咳~"林濤立刻猛咳起來,白珊也發現自己的話好像比較容易引起誤會,急忙端起自己的碗,差點把臉伸進碗里去.

外面的風呼呼的刮著,一點停下來的意思都沒有,兩人都已經睡了一下午,現在一點睡意都沒有,兩人就盤腿坐在林濤弄來的茅草堆上,一邊撥弄著篝火,一邊輕輕的聊著生活上的點點滴滴.

白珊其實是個生活很單純的女人,用她的話來,如果不是很必要的活動,她能抱著電腦在家宅上一個月都不出門,所以她的生活閱曆幾乎連林濤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不出一個時,白珊就連自己第一個暗戀對象都了出來,而林濤也知道了長來她家鋪子的流浪狗叫丟丟,之後她似乎掏光了所有的回憶,開始抱著雙腿,歪著腦袋,靜靜的當起了林濤的聽眾.

男人四十一朵花,女人四十豆腐渣!男人就像一壇越陳越香的老酒,越是沉澱,越是魅力十足,當然,腦子不做主的除外!

林濤就像一壇老酒,往往一句話就能讓白珊品味上很久,其實他的故事他也不知道該從何起,只是隱瞞了那些最隱秘的東西,便想到什麼就和白珊什麼.無疑,林濤的經曆絕對是精彩紛呈的,在白珊看來簡直就是五光十色,林濤到一些開心的事她會跟著一起暢快的大笑,而林濤聲音低沉的道一些陰謀詭計的時候,白珊也會緊緊的捏住自己的拳頭,恨不得撲上去咬上那些壞家伙兩口才好!

林濤的孜孜不倦,白珊也聽的毫不厭煩,並且雙眼一直都亮晶晶的如癡如醉,最後臨睡覺前白珊一臉認真的和林濤她決定有時間再寫一本書,主人公就以林濤為原形!

誰都沒想到外面呼嘯而過的颶風一刮竟然就是整整兩天,飛沙走石頗有種毀天滅地的龐大氣勢,而這兩天林濤和白珊呆在洞穴里可謂是百無聊賴,連林濤的祖宗十八代都快完了,兩人終于停下了自掘**的可怕勾當.

這天凌晨,黃鼠狼已經被饑餓的林濤和白珊雙雙吞下肚子里了,連礦泉水也全部報銷完畢,肆虐的狂風總算停了下來,而林濤也在這時及時的醒來,他看看依偎在自己懷里尋找溫暖的白珊,臉上笑的格外溫柔,這兩天三夜下來,衣衫單薄的兩人幾乎已經天天都抱著睡,倒不是他們太主動,而是只要一睡著,第二天醒來必然是這樣,兩具年輕的身體不由自主的糾纏在一起.

"珊珊,醒醒……"林濤輕輕拍拍白珊的俏臉,白珊呢喃了一聲,緩緩醒了過來,她一看自己又是趴在了林濤懷里,俏臉一,卻沒了太多的羞澀,順了順自己額前的青絲,把手臂從林濤的頸脖下面抽出來,有些茫然的問道:"怎麼了?天還沒亮呢!"

"風停了,我們趁著天還沒亮得趕緊出發,太陽一出來就太熱了!"林濤笑了笑,和白珊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出了洞穴.

"啊!總算結束了地老鼠的生活了,真是暗無天日啊!"林濤站在山的山腰間,大大的伸了個懶腰,但白珊卻回頭留戀的看了一眼身後的洞穴,苦笑著道:"猛的一出來還真有些舍不得這里了,這洞雖然了點,但好有安全感,就像我們的家一樣!"

"我們又不是山頂洞人,哪有住洞里的道理,走吧,我帶你找個新家去,真正屬于我們的家!"林濤呵呵一笑,大步帶著白珊往山下走去,而白珊則是靦腆的一笑,並沒有反駁林濤話里的歧義,只是,現在家在何方,或許連林濤自己都不知道吧!

上篇:第三百四十八章 狂風    下篇:第三百五十章 玉鳳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